白夜笙

【金光】【缜砚】锦囊妙计

*全国卷2的产物
*忽然发现不会写短篇了
*有微量鳞鱼

北冥缜受封太子之时,太虚海境动荡方平,百废待兴。
鳞王北冥封宇却把这百废待兴的海境,全数交到了新任太子的肩上。
奉旨监国的北冥缜内心有点方。

他试图劝阻鳞王,好歹在海境多留一段时间,待治下恢复清平盛世,再去往佛国。北冥封宇却没有答应。
“缜儿,你是我北冥封宇的儿子。”鳞王离去之前看着他,眸光深重,“是未来的海境之主。若这些微的风浪余波,便令你驻足难行,他日又何谈守护一境安危?”
“是,”北冥缜有些愧疚地低头:“儿臣必竭尽所能,守护海境,不负父王所托。”
“甚好。”
鳞王一笑点头:“若数天下风流人物,必有今朝吾儿一席之地。”
难得被鳞王夸赞,北冥缜微微有点耳红:“父王赞谬。”

临去之前,北冥封宇给他留下了三个锦囊。
“昨夜本王梦中遇见师相,”鳞王一本正经地说,“师相说你监国之中,会遇三大难题,遂留三枚锦囊予你。”
意识离体中且并没有托梦能力的欲星移:“……???!!!”
这简直鱼在家中睡锅从天上来,就很气。

北冥缜非常仔细地把锦囊收好。
然后鳞王便在俏如来的引荐下,带着欲星移去拜访佛国光门的高僧了。
如今地门早已湮灭,文殊剑不知所踪,若要找寻师相复苏的契机,大约也只有佛国还有蛛丝马迹可寻。

送走鳞王的监国太子殿下,很快就迎来了他的第一道难题。

北冥缜收到了一大摞奏折。
奏折有长有短,有的歌功颂德有的哭诉要钱,但他们都会在结尾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地指向一个核心——
太子殿下,您请尽早大婚。

大约是前太子英年早逝给海境的臣民们留下了深刻的阴影,先前海境也曾因为夺嫡而屡生波折。
如今鳞王暂离海境,短时间内看上去不会回来,若是新鲜出炉的太子殿下有个好歹,好不容易波浪靖平的海境,恐怕又要迎来动荡。
所以大臣们都非常有志一同地上折子,群情恳切地劝谏太子殿下,您赶紧娶个太子妃,生个正儿八经的继承人。

北冥缜也有点气。
北冥缜是个海境不平何以家为的上进好鱼苗,压根儿没考虑过谈恋爱和结婚这种区区小事儿。
在驳回了一批又一批的奏折未果之后,他只好分外无奈地去拆了第一个锦囊。
第一个锦囊里大刀阔斧地写了一行字:去找砚卿。
立志成为海境第一咸鱼的砚寒清:“……???!!!”
这简直鱼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就,也很气。

北冥缜非常麻溜地去找砚寒清了。
砚寒清听罢事情始末,微微叹了一口气:“殿下。”
“你说。”
北冥缜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殿下也是时候考虑人生大事了。”砚寒清非常恳切地劝慰。
北冥缜顿时觉得自己被小伙伴抛弃了。
不开心。
别的人可以劝我大婚,但是、但是……算了,说不出口,难过。

北冥缜蔫儿蔫儿地回了宫。
想了想,干脆把第二个锦囊也拆了。
第二个锦囊里的内容让太子殿下顿时对自己的父王肃然起敬。
里面只有六个字,写的是:不干活,就赐婚。
翻译过来,就是既然砚卿不肯干活,就用给他赐婚来威胁好啦!反正比起干活他肯定更不愿意成亲,本王就是如此的英明神武不用谢。

北冥缜看罢一拍桌案,赞道:“妙计!”
姜还是老的辣……不对,父王英明神武!
于是北冥缜又磨刀霍霍地去找砚寒清了。
砚寒清正在尽职尽责地尝药膳。

“砚寒清,”北冥缜开门见山,“你既赞同大婚,那便与我成婚如何?”
砚寒清猝不及防,顿时被药膳呛到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鳞王也猝不及防地打了个喷嚏。
“奇怪,”北冥封宇莫名其妙,总觉得背后有点凉,“好像觉得有什么事情超出预料了……”

“殿、殿下,”砚寒清咳得惊天动地,北冥缜心下非常过不去,赶紧走过去帮他拍背,砚寒清好不容易喘过气来,赶紧义正辞严地推拒,“殿下三思!此事万万不可……”
“为何不可?”北冥缜反问,“若你我成婚,一来,群臣便不会逼吾生子,二来,你亦不必出任官职,三来,我若在朝事中遇到难题,还可就近与你商讨……”
砚寒清下意识回道:“……后宫不得干政。”
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赶紧否决:“不不不,臣是说,此举万万不可!”
“却是为何?”
“岂不闻『受光于庭户见一堂,受光于天下照四方』,当知兼听则明,殿下乃未来的一境之主,怎可事事听从臣的谏言?”
“父王亦有师相在侧,吾为何不能有砚卿?”
“可……臣身为男子!”
“我不求子嗣,纵是男子又何妨?”
“这……婚姻乃人生大事,殿下应寻一心悦之人才是。”
“那正好,吾心悦先生。”
“啊……?”

这段争执,以北冥缜勇不可挡的直球攻势获胜结束。

砚寒清觉得非常苦恼。
忽然被告白,好像并不排斥还有点小高兴。但是,谈恋爱没问题,并不想告别试吃官奔向太子妃啊。
一条咸鱼忽然失去了梦想……
还是先擅离职守冷静冷静好了。

北冥缜也有点小苦恼。
忽然告白了,但是告白对象好像不太想接受怎么办?
怀揣着这样的苦恼,监国的太子殿下悄悄拆了第三个锦囊。
第三个锦囊就写得稍微长了一点——
『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
儿子啊,正视现实,不要逃避,你是未来的一境之主,要有一境之主的魄力,不要动不动就拆锦囊,为父只擅长炖优质鸡汤,不擅长为卜先知啊。

北冥缜看罢眼前一亮。
“原来父王早已看破!”他顿时有点小羞愧,觉得鳞王大约是在指点自己,不要畏惧人言畏惧阻力。虽然鲲帝一脉确实没有男子成婚的先例,但先例都是要人去做的,自己何妨来开这个先例?
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北冥缜心情愉悦地拿过那一大摞积灰的奏折,银钩铁画地在上面逐一批复:
“下月初八,宜嫁娶,宜入宅,上上大吉,当可大婚。”

远在千里之外的北冥封宇,再次打起了连环喷嚏。
他颇为不解地摸摸下巴,内心疑惑:“莫非本王乍然离开海境,水土不服?”

砚寒清对北冥缜批复的奏折一无所知。
在后者下发奏折之后,御膳房的人就把今日的晚膳呈了上来。
食盒里规规矩矩地躺着三个锦囊,以及一张字条。
字条上,落着笔锋清峻的一行字:
奉君锦囊,内有妙计拒婚。

End.

*短篇好难写短篇真的好难写!!!
*就,随便看看吧2333








评论(10)
热度(53)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