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金光】【缜砚】愿者上钩

*继续七夕贺文一发
*之前那篇《锦囊妙计》的后续。
*和前文关系不太大,不看前文单独看也没关系。

近来被海境众臣一致逼婚的北冥缜,收到了一枚锦囊。
锦囊是放在御膳房送来的食盒里,以“奉君妙计拒婚”的由头送给他的,显而易见是出自某位试吃官的手笔。

这个锦囊,送上来的时间点,颇有些微妙。
——是在北冥缜终于勇气值点满,向砚寒清非常直球地表白之后。

于是北冥缜怀着一种交织了期盼和忐忑的微妙心情,迅速拆开了这枚来自砚寒清的锦囊。
里面放着一张纸条。
他有点紧张地继续拆纸条,脑中一瞬间闪过了各种对于纸条的内容的猜测——
最有可能的,那只试吃鱼会在里面写上一大堆打太极的话。譬如殿下如今既已监国就要有监国的魄力,不能反过来被臣子们逼迫啊,大婚这种事是您的个人私事,怎么能任由臣子左右呢,拿出您在边关治军时的铁血手腕来镇压掉那些呼吁您大婚的奏折吧,微臣虽然官小位卑只想做一只快乐的咸鱼帮不上太大忙,但在精神上是看好殿下你的哦给你一个爱的么么哒。
嗯有么么哒好像也不错了……
然而,但是,或许……里面会是他想要的答案呢?
比如微臣掐指一算觉得今天是个好日子,七月七鹊桥牵,如此良辰如此夜,微臣也就勉为其难答应和殿下大婚一下,这样就能堵住那些大臣催婚的嘴啦!是不是超机智超棒!
北冥缜一边面无表情地脑补,一边在心里做好了旋转跳跃炸开烟花的准备,一边也开始对自己进行深刻的反思:最近我似乎一直把脑洞开往了莫名其妙的方向,这有点不符合一国皇子的身份啊,大概是和狼主在一起待久了的后遗症……吧?

纸条拆开,上面却只有一行字,格外简短。
北冥缜有点不甘心地把纸条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最终确认,砚寒清确实没有在上面留下更多的讯息了——
“第二个锦囊,在右文丞手中。”
北冥缜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只得收拾好自己跑偏八百里的脑洞,默默找右文丞去了。

右文丞最近很忙。
海境动乱虽然已经平息,但在这场动乱中,或被杀害或已反叛或是牺牲的官员却不在少数,急需选拔出有能者来填补上这些职位的空缺。于是勉勉强强算是“当今海境最高文官”的右文丞,差点把自己忙成一个陀螺。
北冥缜是在一堆文书里把他刨出来的。

“啊,殿下!”
右文丞看见是他,瞬间便回想起了某位同僚的托付,“殿下是来拿砚寒清的锦囊对吧?”
北冥缜尽量矜持而不显得那么急切地点头:“嗯。”
“殿下稍、稍等一下!”
右文丞俯身,去浩如烟海的各种文书里翻寻。然而大概是文书太多、锦囊太小、桌案太乱,他埋头艰难地找了小半个时辰,依旧一无所获。
北冥缜等得有点焦急,却又不是很好言明这份焦急,只好问:“你记得大概放哪里了吗?我来帮你找吧。”
右文丞目光闪烁,支支吾吾地没有回答,最后仿佛终于恍然大悟一般,用力过度地拍了一记脑门:“啊,我记起来了!”
他伸手入怀,摸出一个蓝白色的锦囊,非常诚恳地向北冥缜递过去,并且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微臣忙中生乱记错了!锦囊是一直放在身上的……差点误了殿下的事!应该是……这个吧?”
北冥缜怀疑地打量他一眼,心道似乎有哪里不太对?
然而这样的怀疑毫无来由,北冥缜只好拿过锦囊,大度地表示并不计较他这一点小失误。他摩挲了一下锦囊,却不知为何没有当场拆开,反而又凭着直觉追问道:“他是何时给你的?还有没有别的交代?”
“别的交代……”右文丞再度神色犹豫起来,北冥缜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迟疑,于是笃定:“说吧,一定有别的交代。”
“那微臣就说了……”右文丞抬手扶额,似乎想挡住即将来自皇三子的怒意,“砚寒清说……如果殿下来拿锦囊,请我务必帮他再拖延半个时辰。呃……我刚才真的已经尽力了……”
北冥缜:“……并不需要你这样的尽力。”
心好累,还能不能好好地让我拆个情书了。

北冥缜拿着锦囊离开,右文丞本来还想问问殿下你们到底在打什么哑迷,最后在北冥缜冷肃目光注视下,很是识趣地掐灭了自己的好奇心。
……但是总觉得殿下和砚寒清有什么不得了的小秘密!啊超好奇!身为海境八卦小贝壳的我居然对此一无所知!
等下班之后悄悄去问下误芭蕉好了!
右文丞暗中做下了决定。

虽然拿到锦囊的过程并不美妙,北冥缜还是对第二枚锦囊抱有了很大的期待。
这么偷偷摸摸地递话,里面肯定不会是什么正经内容了,说不定就是对方写了情书又不太好意思直接给我呢?
想想就很激动。

北冥缜内心雀跃神色淡定地拆开了锦囊,锦囊里依旧只是一张字条,一句话。
——“第三枚锦囊,去找雁王。”
北冥缜:“???!!!”
本殿下被欺骗了感情,就很气。
还有雁王是怎么一回事啦!虽然很向往鸿雁传书之类的……但并不想要这样的打开方式!

纵然自认已经相当了解砚寒清了,然而此刻的北冥缜,仍旧难以猜透对方的心思。
路过的误芭蕉似乎看出了他神色里的苦恼,特地停下来为他炖了一碗鸡汤:“殿下,不必懊恼。”
“嗯?”
“据说,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会降低的。”误芭蕉语重心长,“对比一下鳌千岁,您的未来还是充满希望的呢!”
北冥缜:“……谢谢。”
你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我简直无法反驳?

海境之大,要找到雁王的行踪,实在有点困难。
好在对方并没有隐匿踪迹的意思,甚至在北冥缜苦寻不久后,就以一颗断云石给他指出了明路。
既然肯为砚寒清转交锦囊,北冥缜觉得雁王大概今日并没有搞事的兴致。不过,在看见对方身影时,他仍旧谨慎地在三丈之外停步。
“先生手中,是否有一枚锦囊?”
雁王微微瞥一眼他,倒是很干脆地抬手,将一物掷来:“拿去。”
北冥缜伸手接住,锦囊仍旧很薄,里面或许依然只是一张纸。他没有急着离开,反倒继续发问:“先生和砚寒清……有交情?”
怎么想……这两人好像都只有打过架的交情才对吧?
“你想问我为何会替他转交锦囊?”雁王微微挑眉,不等北冥缜回答,又自问自答道,“因为你拆开锦囊后的表情,一定很有趣味。”
北冥缜顿时皱眉:“你看过锦囊内容?”
“何必看呢?”雁王轻轻嗤笑一声,“即便不用脑子,也能猜出究竟。”
北冥缜:“……”
和你们智者比起来我等凡鱼确实没有脑子哦?
不过听他话意,这枚锦囊里的内容大概不会如己所愿了……
难过。

待他离开,雁王微微回头,复又朝礁石遮挡的阴影处道:“出来吧。”
“哈……”
有人曼步而出,掩口轻笑:“这就是你让我过来的原因……海境的新书素材?”
“爱恨情仇,权利纠葛,宫闱秘闻。”雁王一拂袍袖,挑眉反问,“难道还不够让你感觉趣味?”
凰后轻笑出声:“没错……确实是下一本书的好题材。”
雁•鸿雁传书•九界同人本幕后出版商•王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而预订中的下一本九界小黄书主角北冥缜,正心情焦灼又欢喜地在拆他的第三个锦囊。
所谓事不过三,这一定是最后的锦囊了!
事实证明他是正确的。
这确实是最后的锦囊,因此锦囊里那张纸条上,不再是短短一行字,内容丰富了许多——
“殿下拿到这枚锦囊,应当已是黄昏时分。”
没错,为了集齐锦囊召唤心上人,我也是很拼了,北冥缜心道。
“这几个时辰的时间,足够微臣离开皇城了。”
北冥缜:嗯???!!!
“殿下厚爱,令微臣心甚忐忑。微臣毕生所求,不过是茅舍竹篱,一生恬然,不沾政事、不涉江湖。而今……而今亦为此反复思量,终难心静,终难抉择。或许,待与殿下拉开距离、互不相扰后,微臣方能彻悟内心真正所求。”
他要走了啊……不,应该是已经走了吧。北冥缜忽然有了那么一点点的难过。
“殿下今日所问,待微臣知晓答案后,再行作答可否?”

北冥缜轻轻叹了口气。
他心底有些沮丧,但又很快把这点轻微的沮丧情绪掐灭掉了。
自古好事多磨……他这样安慰自己,其实并没有收到拒绝的答案啊,砚寒清已经在信中写自己难以心静了,应该也是有那么一点点心悦我的吧。
这样一想,就又有点小开心了呢。

北冥缜漫步回宫,暮色渐起,弦月在天。
今日七夕,受曾游历盛朝的北冥清涟影响,海境亦有鹊桥相会、穿针乞巧的习俗。
皇城内宫灯结彩,笑语处处。北冥缜捏着手里拆开的三个锦囊,有些茫然地走在热闹的人群中。

拜先前的动乱所赐,鳞王第三子的面容,皇城中许多人都已识得。北冥缜不欲引起太多人注意,便信步走到被当做“银河”搭起“鹊桥”的某条河流边,席地坐下来。
有沿路叫卖乞巧用具的波臣围住他兜售,北冥缜并不太擅长应付这样的热情,只好买下一点针线。
河岸边生长着的繁茂水草在他脸上投下斑驳阴影,北冥缜随手将线穿过针孔,末了又为自己的无聊举动摇头失笑,信手将针投入水中。
针尖在波光粼粼的水面里载沉载浮,北冥缜抬头望向如水月光,心想,如果乞巧当真有用的话,我不是织绡的鲛人,不必赐我巧手,但愿……能让我在下一个七夕,不再是孤身一人。

耳边忽然响起脚步声。
“殿下为何孤身在此?”
有人朝他走来,然后他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这样问他。
“嗯?”
大脑放空状态的北冥缜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地不想提起自己方才“乞巧”时那点无法言说的心思,快速瞥了一眼手里拈着的线以及河里漂着的针,不知为何就蹦出了一句:“我在……钓鱼。”
“钓鱼?”
来人失笑,紧挨着他坐了下来:“殿下钓鱼的方式……真是分外别致。”
北冥缜这时才反应过来说话之人到底是谁,他顿时想要侧头去看一看,却在下一瞬间又开始心生迟疑,唯恐自己只是误入了一场月光下的幻梦。
“你……不是已经离开皇城了?”
最终他还是没有转头,只是非常轻声地问道。
“我是打算离开皇城,”那人也轻轻地说,“但在还未离开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不舍了。”
北冥缜心底微微一跳。
“所以……”砚寒清笑了笑,伸手拨动了一下他手里拽着的那根丝线,“既然殿下在此钓鱼,那微臣只好愿者上钩了。”

刹那之间,身侧的繁华喧嚣如织游人,皆已远去。
他只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北冥缜侧过头,伸手揽住砚寒清的肩,在他盛满月光的眼眸上落下一个最轻柔不过的吻。

END.

*这篇又名#缜缜环游海境#
*海境里有不有河这是个问题……就当它有吧(。)
*阿缜钓鱼,愿者上钩(。・ω・。)ノ♡






评论(7)
热度(61)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同人合志or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不接同人长篇。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