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金光】【杏默】看到鬼

 
  *有非常微量的一点点缜砚。
  *时间线是鳞王没醒海境之乱未平的时候。其实是今年中元节时候挖的坑,翻手机看到了捡起来填平。
  

  ——有事没事,尽管烧纸。
  

  七月半,鬼门开。
  民间皆有传言,说是小孩子如果在这天夜晚独自出门,就会遇到自阴间返还、游荡于世的鬼魂。
  今日恰逢中元。
  
  修儒今天有点心神不宁。
  他先跑到了砚寒清处,小声问:“砚大哥,你们海境,有卖冥纸和香烛吗?”
  “当然有。”
  砚寒清弯下腰,在自己试膳的桌案下掏了掏,拿出一扎纸钱,一对烛,一把香,慷慨大方地递给了修儒:“拿去吧。”
  “咦?”
  修儒颇有些疑惑,又问:“砚大哥,你准备这些……也是要祭拜亲人吗?”
  “呃……”
  砚寒清迟疑一瞬,:“不是亲人。”
  “啊?那是谁?”修儒眨眨眼,随后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是师相?”
  “师相并未身亡啊……”
  “意识体的话,应该和游荡于世的魂魄差不多吧?”修儒挠挠头。
  砚寒清竟觉得他所言也有点道理。
  所以,应该再去给师相准备一份祭礼吗……?
  
  此时此刻,在某个寒冰之室中的鳞王,忽然觉得自己扶着的贝壳板儿,似乎有一瞬间震动了那么一小下。
  鳞王:“???”
  
  修儒拿着那堆从砚寒清手中顺来的祭品,在皇城里找到了一处背风地。
  他点燃香烛,又烧起纸钱,在火光映照中,虔诚地折身下拜。
  “师尊,”修儒轻轻唤了一声,“你在那边还好吗?我很想念师尊。”
  有溯洄的洋流带起微风拂过,烛火刹时颤动了一瞬。
  修儒注视着眼前的一片火光。
        他其实有很多话想对冥医说,比如魔世之乱已经终结,你和你那位我尚未及谋面的好友都不必再为此挂心。比如我如今也体会到了师尊当年的心情,鳞王中毒未愈,我空有一身医术却救治不了眼前的病人,如果师尊尚在就好了。
  再比如,俏如来大哥也担起了墨家钜子巡回九界的重任,我会像师尊当年那样……与他同行。
  
  但修儒最终并没有说出这些话。
  他只是注视着摇曳的烛火,笑了一笑:“愿师尊在那边每天都能开开心心的,徒儿如今已经长大了,师尊不用担心我啦。”
  
  一扎纸钱其实并不经烧。不到片刻,火光便渐渐黯淡了。
  修儒站起身,非常有诚意地为此道了歉:“对不起啊师尊,我听说你好像很喜欢攒钱,这次是因为在海境嘛……别人家的地方,也不好烧太多。等明年,明年我一定多多地烧上一些!让师尊在那边也依旧财大气粗哦。”
  他有点心虚地对着熄灭下去的余烬拱了拱手,便悄悄离开了。
  
  不过,大概是这皇城之中,适合用来祭拜的背风地比较少。回去的路上,修儒意外听见了不远处有砚寒清的声音迎面而来。

  “殿下要祭拜太子,为何不去皇陵?”
  “皇陵……这时候,二皇兄必定在那里。他一定有许多话,想与太子皇兄私下说,我又何必前去相扰?”
  “所以才托臣暗中置办了祭礼?”砚寒清似乎很轻地笑了一声,“殿下……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另外一个声音,应当是那位海境锋王北冥缜吧。修儒停住脚步,有点犹豫应不应该过去打个招呼。
  不过他的烦恼很快就被解决了。下一瞬间,北冥缜便已察觉到有人靠近,眼神一厉,扬声低喝:“谁?”
  修儒赶紧从礁石之后的小路转出来:“是我。”
  北冥缜神色便一缓。他顿了顿,又嘱咐了修儒一声:“少年人就不要在今晚出门了,快些回去吧。”
  “嗯!”修儒点头。
  他想,砚大哥说得不错,这位看上去有些面冷的锋王殿下,确实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但是,我真的并不怕鬼……”
          修儒小小声地自言自语:“所谓鬼魂,生前也是活人啊。在今晚来到人间,大概也只是想见见亲人吧。”
  “要是……能见到师尊,那就好了。”
  他叹口气,抬头去看夜空。海境的月亮隔了一层无根水,看上去雾蒙蒙的,并不真切,只依稀能看到一轮圆月的轮廓。
  
  修儒安静地往前走,寂静的宫道上,只有他自己的脚步声回荡。
  四周好像起雾了,而这条路仿佛漫长得看不到尽头。
  似乎有哪里不对……修儒想。他好像从未在海境遭遇过起雾的天气,而此刻,风中却送来一两片打着卷儿的落叶。
  叶片温柔地拂过他的脸。
  他闻到一阵果香。

  修儒有点茫然地捏着那片拍上他脸的叶子,循着果香往来处找去。他很快在路的尽头看见一棵树,树上硕果满目,如赤金垂枝。
  是……杏树。
  修儒骤然止步,甚至险些屏住了呼吸,唯恐在此时发出一声半点儿的杂音,扰散了这梦境一般的相逢。
  树下有人。
  一袭青衫,手执铜镜,眉目清雅,仿佛有如银月光流淌在他眉间眼底。
  修儒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分明是个从未见面的人,却让他从心底里泛出熟悉至极的感觉来。
  那人终于侧头,朝他望了过来:“你是修儒?”
  修儒赶忙上前:“是。”
  又问:“前辈、前辈可是……”
  没等他“可是”出个所以然来,那人便低下头去,自顾擦镜,不再看他:“有人吵着要见你,你便在此等一等吧。”
  他声音很轻,听上去让人觉得平淡又安定,修儒却无端觉得有种扑面而来的压迫感,一下子就不太敢说话了。
  只能在内心默默嘤嘤嘤,深觉俏如来大哥好可怜,他的师尊居然是这个样子的,看一眼就让人觉得压力山大,一点都不如我的师尊和气!
  
  直到冥医回来,修儒才终于松了好大一口气。
  “师尊!”
  他欢欢喜喜地唤了一声,就想往上扑:“我好想你!”
  冥医一双手里抱着一大堆东西,冷不防便被他撞了满怀:“啧,乖啦乖啦。是谁方才刚说过自己长大了?怎么还跟从前一样粘人。”
  修儒眼眶一热:“师尊面前,修儒永远也不想长大。”
  冥医笑了笑,俯身把手上抱着的那堆东西放下,腾出手来摸了摸修儒的头。修儒好奇地探头去看,发现冥医带回来的,赫然是一大堆纸钱。
  比自己烧过去的那小小一扎,要多出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修儒不禁“咦”了一声:“这些都是……”
  “你孝敬的,他家那两个孝敬的。”冥医朝默苍离那边一抬下颔,“还有,随便从他们海境的各处顺过来的。”
  “啊?”
  修儒一愣,祭品这种东西……还能顺手牵羊的吗?
  “怎么不行?”冥医挑眉,“都说养徒弟防老,结果你就给你师尊这么点儿孝敬……仙山的物价很不便宜,某个人又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师尊我也是很难做的。”
  默苍离微微朝这边瞥了一眼。
  “咳……”冥医赶紧清了清嗓子,“那个,反正天下人欠我的账目还没还清,我就权当拿他们海境的祭品抵债就是了。你以后要是帮我收帐,记得给海境少算一点喔。”
  修儒哭笑不得:“徒儿……记下了。”
  
  他靠在杏花君身边坐下来,悄悄朝默苍离那边看了一眼,想问又有点不敢问,只好小小声开口:“那就是……师尊提到过的……”
  冥医也小小声地回答:“是他。”
  “那……”
  修儒眨了眨眼,突然就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问的了。他其实原本想问,那师尊你终于不必再终日怀念,眼下应该没有什么遗憾了吧,又觉得这样的话问出口便是多余。
  于是他继续小声道:“那师尊以后,要记得天天刮胡子呀。”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师尊刮了胡子之后的模样呢。
  果然还是刮了胡子的师尊,看上去才比较有传说里冥医杏花君的风范,也才跟那个人比较般配嘛!
  “啧,”冥医伸指在他额头上用力弹了一记,“还用你来说?”
  
  大约是他们俩的窃窃私语引起了默苍离的注意,总之,修儒再一次笼罩在了执镜者投过来的目光下。他听见那名青衫人淡淡开口,问他:“和俏如来一起九界巡回之人,便是你?”
  “是。”修儒赶紧站起来,“前辈、前辈可有什么指教?”
  默苍离摇了摇头。
  “杏花把你教得很好。”他说,“墨家钜子的路,漫长而孤独。俏如来有你,是他之幸。”
  修儒万没料到会被这位“传说中只在死前夸过徒弟的人”所夸奖,脸瞬间就涨红了:“前、前辈……”
  “喂喂,过分了,我要闹了啊。”冥医闻言却笑着一指默苍离,“这话你可还没对我说过。”
  默苍离复又低头,看向手中铜镜。镜上月光洒落,温柔如诗。
  他分明再未开口,修儒却觉得,他又其实已经回答过冥医了。
  ——君心知我,何用言说。
  
  修儒默默收回了目光。
  
  他接着又和冥医说了很多话,大多都是没什么意义的扯闲篇,只希望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的月色之中。
  然而逝去的终究要逝去,无论是时间,还是故人。
 
  冥医抬头看了看夜色,月已西沉,曦光渐露。
  “好啦,”他拍拍修儒的肩膀,“我们该走了。”
  修儒顿时心头一涩:“师尊……”
  “既然长大了,就不要再哭鼻子啦。”冥医摸了摸他的头,“你以后,还会遇到更多的人,认识更多的朋友。逝者已矣,便不用太挂念了。”
  “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师尊。”
  修儒认真地抬头。
  冥医微微一笑:“我知道。”
  眼看晨光将至,修儒紧紧拉住冥医的衣袖,想了想,急问:“师尊你……你还有什么未竟之事,需要徒儿去做的吗?”
  “我如今诸事如意,并未有……”他忽然留意到修儒脸上的失望,顿了一顿,便改口,“罢了,倒是有一件事。”
  修儒连忙追问:“是什么?”
  “昔年与人相偕游历九界,却遇诸多风波,一路凶险,少有闲情观览风景。”冥医含笑道,“你今后既也要游遍九界,便去替为师看一看这九界之中的好风光吧。羽国险峻,海境壮阔,魔界奇诡,道域出尘……都有这世间难得一见的奇景,错过便太可惜了。”
  “嗯!”修儒一口应下,“徒儿一定会的!”
  
  杏花君便笑了笑,拉着他的手,将他一路送出鬼门,送回人间。
  “师尊……”修儒抬头,眼含不舍,只想再多和冥医说几句话,就顺着冥医方才的嘱托问了下去,“师尊昔年,曾在九界之中,看过的最好的风景是在何处呢?”
  “我吗?”
  冥医杏花君愣了一瞬,然后低头微笑,眉眼温柔。
  
  他转过头,望向已经被骤起的大雾隐隐约约遮蔽的那一株树,和树下一袭青衫执镜的默苍离。
         依稀是当年初遇时,一样的景,一样的人。
  
  修儒看见冥医杏花君遥遥往身后一指,轻声答:“在相遇之初,在吾心归处。”
  

  ***
  

  金乌破晓,日光洒遍。
  修儒在一块背风处的礁石上醒来,恍惚间以为自己昨夜只是做了一场大梦。

  好在怀中沉甸甸的一个篮子提醒了他,昨晚是真的见到鬼了。
  这个篮子本是他用来装祭品的,昨晚冥医还跟他抱怨过,说是海境王宫的菜色也就一般,而且没有鱼翅吃简直伐开心。一边说一边还是麻利地把祭品吃了大半。
  现在篮子里原本的祭品都已不见,只多了三个纸袋。修儒打开一看,里面沉甸甸地装满了金红色的熟杏。
  “唔,这算是回礼吗?”修儒想,“为什么是三个袋子?一个肯定是给我,一个给俏如来大哥,还有一个的话……啊,我明白啦!”
  

  七八月间正好杏熟,修儒和俏如来都吃了自己分到的杏,甜甜的,一点也不酸,味道可好了。
  就是总有一种在啃狗粮的错觉。
  

  雁王也收到了一袋杏子。
  他看着那个纸袋犹豫了很久,神色复杂,最终还是没忍住,拈起一颗剥皮,咬了一口。
  
  然后咬出了半条虫。

  
  End.

  
  *大雁对po主发动了死亡凝视。
  
  *修儒是小天使,不接受任何反驳。

评论(16)
热度(154)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