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秦时明月】【良凤】百鸟之王

  *写给 @辉月 的文,妹子家里的紫色鹦鹉特别萌!!!

  *短文,一发完结。

  

  白凤养的那只白凤凰给他带回来了两个小麻烦。

  是一对幼年鹦鹉,白紫色的羽毛,叫声清脆,叽叽喳喳特别可爱。

  

  但在白凤看来,养这种还没成年的小鹦鹉简直就是自找麻烦——因为还没长大,所以这俩完全不能听懂自己的指令,也不能用来当谍翅鸟,成天到晚只会扑腾着翅膀到处乱飞,还把排泄物搞得满屋子都是,尤为麻烦。

  “哪里带来的就送回哪里去吧。”白凤对他的坐骑说,“你这么大一只,随便动动翅膀就能把它俩扇出十里远,也没法养这种小东西啊。”

  巨大的白凤凰长唳一声,往后退了两步,把头一偏,拒不和他对视。

  这就是不答应的意思了。

  对于这只从少时陪伴自己的鸟,白凤总是显得格外迁就:“行吧行吧,那就留下。”

  

  被白凤凰捡回来的鹦鹉就这样留了下来。

  两个小家伙被捡到的时候,大概是遭遇意外没了父母,也就还懵懵懂懂地缺乏很多常识,连飞都不太飞得起来。白凤本来想召唤几只成年鹦鹉来教导它们,但大白鸟把它俩看得特别紧,一副护崽崽的样子不许其他鸟亲近,白凤也就只能作罢了。

  他有空的时候也会随手喂鹦鹉一点食物。但不知道是天生气场不合还是别的什么,这两只鹦鹉格外不亲近他,一有机会就往外面扑腾,似乎想离他越远越好。

  这就让向来与鸟类亲近的白凤特别无奈:“缺你们吃还是缺你们喝了?这么嫌弃我,有本事就自己出去混,别来蹭凤凰的窝又占凤凰的食水。”

  两只鹦鹉虽然还小,尚无法与他沟通,却神奇地明白了白凤的不满之意。顿时唧唧啾啾地跟他吵了几句,双双拍着翅膀飞出了院子。

  白凤也不以为意。

  现在这两只长大了一些,也会飞了,时常会跟着白凤凰出去转悠几圈,之后熟门熟路地找回家来,他并不担心鹦鹉们会走丢。

  

  然而到了晚上,夜幕初起,两只鹦鹉确实没有回来过夜了。

  四处找不到自己养的崽崽,白凤凰扑扇着翅膀,冲着主人不断地低鸣。白凤摇了摇头,长叹一声:“行行行,我的错,不该说教你那两个小朋友。我现在就去找它们回来,行了吧?”

  白凤凰这才安分地收起了翅膀。

  白凤站起身,点足跃上屋顶,以指作哨,吹出一声长长的哨音。

  无数飞鸟被这一声召唤所惊动,在夜色里腾空而起,扑棱棱地向着这方小院飞来,接受了“寻找两只紫色鹦鹉”的新指令。

  

  张良今天捡到了两只鹦鹉。

  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的,小小的两只,看上去还没长大。一身羽毛被林间的露水蹭得湿淋淋的,又渴又饿地趴在窗棂上,可怜巴巴地“啾啾”向他讨食。

  这种在野外没什么生存能力的鸟,大多都是人为豢养的。而桑海城里现在喜欢养鸟的人嘛……张良笑了笑,起身出门,去跟来送饭的庖丁要了一袋子小米,就这样把鹦鹉养了起来。

  晚些时候,他还去敲了敲儒生们的宿舍,把荆天明叫了出来。

  “三师公?”今天才逃过课的天明看着他,有点小心虚,“有、有什么事吗?”

  “有事。”张良点点头,“听说……你会一点机关术?”

  天明墨家巨子的身份尚未暴露,闻言差点跳起来:“不会!”

  “真的不会?”张良挑眉,“不会的话,我可就去告诉大师兄,你今天下午不仅逃课去了桑海城里,还……”

  “我会我会!”天明赶紧打断他,“你不能说!”

  张良微微笑了一下:“那好。既然会机关术,便帮我做个鸟笼吧。你的各种小秘密,我可以当做没有看见。”

  荆天明松了一口气,闻言又很是好奇:“鸟笼?去集市上随便买一个就有了呀。”

  “我要的,当然不是一般的鸟笼了。”

  张良淡淡回答,笑意深长。

  

  子夜时分,寻遍桑海城的谍翅鸟已然带回了鹦鹉的行踪。

  “小圣贤庄?”白凤眉梢一扬,似乎早有所料,“果然是你……张子房。”

  除此之外,大概也没什么人会把他养的鹦鹉特意关在鸟笼里了。

  白凤轻盈地飞起来,掠过重重屋顶,也掠过万籁俱寂的桑海城,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山间那处儒门圣地。

  

  夜已深,张良却还没有睡下,拿着一卷书,在烛光掩映下漫不经心地翻阅。

  白凤远远就看见,装着两只鹦鹉的鸟笼正挂在他的窗边。

  在韩国与此人相识之后,次次交锋,不论是嘴皮子还是真刀实枪,他从来没有占过上风。唯一的优势……大概就只在于速度了。

  所以白凤这次也不打算出面跟张良索要鹦鹉,反而拈了一根白羽在手,准备趁他低头看书,出其不意地把鸟笼抢回来。

  

  然而他虽然悄无声息地接近了窗边,张良也完全没有抬眼往窗外看一眼,却在翻过一页书之后,忽然轻轻笑了一声:“故人远道而来,何不让子房招待一番茶水?”

  白凤便知道自己又被他发现了行迹。

  他索性也不藏了,大大方方地现身:“茶水就不用了。你泡的茶,谁知道里面掺了什么。把鹦鹉还我,我立刻就走。”

  “哎呀,不可。”张良含笑抬头,“儒门弟子以礼立身,连茶水也不曾让吾招待,岂不显得我太过失礼了?”

  白凤轻哼一声,懒得与他斗嘴。指间白羽骤然飞射而出,直取窗下挂着的鸟笼。

  张良广袖轻扫,内劲运转,一吐一收。那枚射向鸟笼挂钩的白羽骤然转向,轻轻巧巧被他吸到掌心里:“啧,有话好说,何必动手?”

  白凤却趁着他被羽毛转移注意,疾步而上,已然一把扣住了鸟笼:“君子才动口不动手,我又不是君子。”

  今日居然能这般轻易就把鹦鹉夺回,白凤颇为意外,也有些自得。他心情顿时变好,伸手便要摘下鸟笼离去。却听张良一声低笑:“君子也不必动手,君子只需要守株待凤,然后……”

  随着他此话出口,白凤手上鸟笼蓦然变了形态,化为一只精巧铁夹。白凤一惊后退,却快不过机关的变化,一只手骤然被牢牢扣了进去,再也脱身不得。

  “……然后请君入瓮。”

  张良好整以暇,冲他微微一笑。

  

  白凤完全不想跟他说话。

  白凤看着脱离笼子的束缚、欢快跳到他肩膀上叽叽喳喳的两只鹦鹉,再一次觉得,收养它俩,真是一个错误到极点的决定了。

  

  次日,荆天明兴致冲冲地来问张良:“三师公!你养的那两只鹦鹉呢?”

  小小的两只又乖又可爱,昨天还没有逗弄够呢。

  张良却摇头:“放走了。”

  “啊?”天明大失所望,“才给你做的机关鸟笼,为什么就不养了……”

  张良微笑道:“因为,我要养更难养的了。”

  “哎?是什么?”

  “是某只……百鸟之王。”

  

  END.

  

  

评论(6)
热度(52)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