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霹雳】【金银双秀】无限江山·生日篇

  

  *有一个同系列的七夕篇生娃篇,看不看都不影响阅读。还是那个“木偶下戏之后在偶间里继续活跃”的设定。

  *倦倦的五周年生贺!新的一岁里也要继续秀恩爱呀XD

  

  

  倦收天今天过生日。

  

  三辉很早之前就聚在一起商量,要送点什么给倦收天做礼物。

  柳峰翠说:“我之前用北芳秀偷……不对,借来的手机,去网上查过。现在过生日好像跟我们在剧里演的那个时代不一样了,一般都是送蛋糕唱生日歌啊什么的。”

  错江声:“唱生日歌?我不会唱歌……”

  斋玉髓:“我觉得唱生日歌这一项可以去找罪负英雄来?他肯定能完美胜任!”

  

  罪负英雄一口答应下来。

  罪负英雄还热心提议:“不如我给你们培训一下合唱技巧?到时候还能在倦收天的生日会上搞个大合唱,多么有气势。还肯定很抢镜!”

  三辉异口同声地拒绝了:“不必!”

  罪负英雄不死心:“你们就不想在爱豆的生日会上大出一下风头,让爱豆对你们印象深刻吗?”

  三辉:“不,并不想出这样的风头。”

  出这样的风头肯定是会给倦收天留下深刻印象的……但这个深刻印象要么是“我的后辈们全都五音不全不在调上好想说不认识他们”,要么是“我的后辈们居然都被师弟带上了打歌的不归路真是令人忧心”,总之……是不太可能有什么正面印象。

  罪负英雄也就只能很遗憾地放弃了:“那下次原无乡过生日,你们要是改变主意了,随时都能再来找我学生日歌合唱啊!”

  三辉:“……我们北宗的人为什么要给原无乡过生日?”

  罪负英雄:“因为你们爱豆北芳秀肯定会给原无乡过生日。”

  三辉:“……”

  有理有据,无法反驳。

  

  解决了生日歌的问题,接下来就该买生日蛋糕了。

  柳峰翠捏着从北芳秀那里拿来的手机,不太熟练地点开外卖软件:“有好多家卖蛋糕的店……要选哪一个?”

  斋玉髓凑过来跟他一起看:“选个评价高的?最好是能订做外形的,比如做个小太阳蛋糕!”

  错江声则考虑得比较多:“那个……我说……”

  “怎么了?”

  “咱们是不是,没钱付款啊?”

  柳峰翠和斋玉髓停住了刷外卖软件的手,面面相觑。

  没钱……真的是个大问题。

  

  三辉决定去找同样在筹备生日礼物的莫寻踪商量一下这个问题。

  没办法,北宗里面……罪负英雄决定把自己的新歌当做生日礼物,据说还是首双秀的cp同人歌。道魁要送的礼物则是自己亲手所做,据说原材料是式洞机挖宝挖出来的,也不怎么花钱。

  而听说莫寻踪最近在跟着原无乡一起攒钱,进展好像还蛮不错的样子。反正互相同为倦吹,交情还不错,三辉就悄悄找上了莫寻踪。

  “快速赚钱的方法啊?”莫寻踪挠了挠头,“赚钱的方法有,快速的没有……”

  三辉:“不快速的也可以!赚够蛋糕钱就行了!”

  “你们想买蛋糕?”莫寻踪想了想,诚恳建议,“我觉得,最好还是买点别的吧。我师尊好像说过,要亲自给倦收天烤蛋糕的。”

  “没事没事,你师尊送你师尊的,我们送我们的。反正到时候人多,一个蛋糕可能不够吃。”

  “不,我的意思是……就算你们攒钱送了蛋糕,北芳秀可能也会先吃我师尊烤的吃到撑,甚至吃到腻……”莫寻踪欲言又止,“辛辛苦苦攒钱送礼物不就是为了爱豆可以临幸一下吗!送了蛋糕结果北芳秀吃不下或者不喜欢,那岂不是太悲伤了。”

  “等等……银骠当家到底要送多少蛋糕?为什么会吃到撑?”

  “送是只送一个。”莫寻踪说,“但师尊怕自己烤不好蛋糕,所以做了很多练手。最近北芳秀一直在吃这些练手时候烤出来的残次品……”

  残次品的数量众多,倦收天可能会吃到生日当天都吃不完的那种多。

  三辉沉默了一下:“那有什么别的礼物可以送吗……?”

  莫寻踪说:“有很多啊,比如我打算给北芳秀送面膜!”

  “……什么???”

  “因为他们最近一直在拍各种打来打去的戏嘛,风里来沙里去的,对皮肤非常不友好。”莫寻踪振振有词地说,“而北芳秀跟我师尊一样,都是要靠脸吸粉的,当然要做好脸部保养了,敷面膜是非常必要的!我已经预定了一整箱的向日葵精华面膜当做生日礼物。”

  三辉表示不服:“倦收天怎么能是靠脸吸粉的?倦收天性格又好又能打又关爱后辈又血条长特别能扛……总之优点一大堆!怎么能跟那些除了脸一无是处的小白脸比!肯定不是靠脸吸的粉!”

  莫寻踪说:“那你们想象一下,如果北芳秀长着一张葛仙川的脸,还会不会有现在这么多的死忠粉?”

  三辉集体沉默了。

  三辉:“……你说得也确实很有道理。”

  

  肯定了脸对于倦收天的重要性,三辉就找到了送生日礼物的新方向。

  “这个金色眼影感觉和北芳秀非常搭?”

  “这个口红色号也是北芳秀常用的。”

  “这个美瞳也买点吧?据说北芳秀好像戴过一段时间美瞳,说不定会喜欢。”

  好了,送什么礼物这件事已经得到了完美的解决,接下来就只剩赚钱了。

  莫寻踪把急需工作的三辉带到了原无乡那边:“师尊,他们也想跟你一起赚点零花。”

  原无乡背着一个硕大的外卖箱,看了三辉一眼,点点头:“没问题,我打工的牛肉面店生日火爆,外卖员是一直都缺的。”

  三辉:“???”

  所以堂堂银骠当家的赚钱方式居然是送外卖吗!

  真是瞬间就让人感受到了生活的残酷……

  

  “不要看不起送外卖,送外卖也是很需要技术含量的。”原无乡看着新来的三个小弟,语重心长,“要时刻注意路况,不能闯红绿灯,不能走得不稳让面汤溢出来,还要准时准点给客户送到,不然会扣钱。总之……不是很简单的工作。”

  柳峰翠举手:“那……就不能做点更高端更赚钱的工作吗?”

  原无乡反问:“比如?”

  柳峰翠苦思冥想了很久:“……比如去街边卖个艺胸口碎大石啥的?”

  原无乡:“不行,会被城管驱逐。”

  而且一点也不高端不赚钱!

  错江声提议:“比如去接点代言呢?比如你们那个面膜代言炸鸡代言啥的。”

  原无乡:“哦,这是个好方向。但是你们有粉丝基础和人气基础吗?”

  错江声也败退了。

  斋玉髓想到了新点子:“不是说你和倦收天可以生JP出来吗?我们可以去帮你们销售JP!抽个一成的销售费给我们就行了。”

  原无乡瞥了他一眼,背起外卖盒子就走:“……我先走了!”

  

  三辉互相对视了一下,一头雾水:“他是不是生气了?”

  柳峰翠分析:“银骠当家一直脾气比较好……会不高兴的话,可能是觉得JP是自己生出来的娃,比较有感情不想卖?”

  错江声和斋玉髓深觉有道理,决定还是乖乖去跟着原无乡送外卖,绝口不提卖娃的事。

  然后为了表示歉意,他们一致决定在送外卖赚钱之后,去给原无乡买点进口奶粉,方便养娃。

  后来真的收到了一整箱奶粉的原无乡:“……”

  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原无乡就把奶粉当做早饭跟倦收天一起分着吃了。

  还把倦收天脸上养出了一点婴儿肥。

  

  三辉再度找到原无乡的时候,原无乡见三人态度良好,就非常不计前嫌地教给了他们一些小诀窍:“送外卖需要跑遍全城,是个很考验脚力的事。而且为了避免翻车……也就是出现飞行事故,我们一般都是不能化成光球到处飞的。所以,你们最先要做的,是去给自己找个代步工具。”

  “代步工具?”已经通过网络对现实世界有所了解的柳峰翠发问,“是那种四个轮子的没有马的马车吗?”

  “哦,那个就不要想了。”原无乡说,“不要说四个轮子了,连两个轮子的车你们都买不起。”

  “那要拿什么当做代步工具?”

  原无乡就吹了声口哨,把自己的代步工具喊了过来。

  他在三辉目瞪口呆的视线下,一脸淡定地骑上了一只矫健的豹猫:“比如这个。”

  皮毛雪白的豹猫用头蹭了蹭他的手,顺口从原无乡手里叼走了属于自己的报酬——小鱼干。

  “这种代步工具,使用生物能,绿色安全无污染。随叫随到,安全方便,还不怎么花钱。体型也刚好适合承载一个大偶。”原无乡摸着豹猫的耳朵,向三辉传递自己的经验,“而且送到之后还能让豹猫给客户卖个萌,基本都能收获五星好评!”

  原无乡传授完经验,拍了拍豹猫的后颈,豹猫就驮着一只大偶嗖地窜了出去。

  速度贼快。

  

  三辉见状,只能四散开来,试图寻找适合自己的坐骑。

  寻找坐骑的柳峰翠眼尖地看到霹雳公司门口,有个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他好奇地跟过去,果然发现了正举着手机不知道在看啥的倦收天。

  柳峰翠赶紧上前去打招呼刷脸熟:“北芳秀?”

  倦收天一秒把手机收进了袖子里。

  他看向柳峰翠,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是柳峰翠,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我们想跟银骠当家一起去送外卖。”柳峰翠说,“北芳秀在这里……有事吗?是要出门?”

  倦收天绷着脸摇摇头,耳朵尖上还有一点可疑的红色。

  “我只是偶然路经此地,没什么要事。”他转身往回走,留给柳峰翠一个高大的背影,“你们先忙吧,吾回去了。”

  

  直到离开柳峰翠的视线,倦收天才终于松了好大一口气。

  他偷偷把藏进袖子里的手机拿出来,继续躲在角落里欣赏起自己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偷拍的各种照片——有原无乡骑着豹猫的,有原无乡给豹猫撸毛的,有原无乡喂豹猫小鱼干的,还有原无乡被豹猫踩奶(?)的……

  啊总之原无乡跟豹猫在一起的画面就简直萌得他整个人都在颤抖!

  

  对,这就是为啥倦收天没有跟原无乡一起去送外卖的原因。

  他有一项更重要的工作要做。

  ——偷拍各种原无乡跟豹猫在一起的照片,并且私藏。

  为此还险些一不留神在后辈们面前崩了形象。

  刚送完一份外卖的莫寻踪,像幽灵一样脚步很轻地从沉迷照片的倦收天旁边路过。

  莫寻踪说:“恕我直言,您在我这个小辈面前的形象早就崩掉了。”

  倦收天:“……?!”

  

  在三辉跋山涉水地送出无数份牛肉面外卖之后,倦收天的生日终于到了。

  他们攒钱给倦收天买下了一早就看好的眼影、口红和美瞳,以及一系列护肤产品,获得了倦收天心情复杂的感谢。

  原无乡则在倦收天的生日会上率先端了一碗面给他:“吃吧,长寿面。里面有特别大块又美味的牛肉。”

  倦收天:“……这是你从打工的外卖店里端出来的吧?长寿面都要亲手做的。”

  原无乡说:“虽然没有亲自下厨,但是我亲手端过来的,四舍五入一下也算是亲手做的了。”

  倦收天:“而且长寿面都是一根面,意喻长命百岁。”

  原无乡就把筷子塞进了他的手里:“别挑剔,有面就很不错了。吃你的吧。”

  倦收天:“……”

  

  男朋友送我的生日礼物除了自己烤的蛋糕就是一碗并不长寿的长寿面……

  忽然感觉自己似乎在男朋友那里失宠了。

  倦收天就有点忐忑:“这就是全部的生日礼物了吗?”

  “当然不是。”原无乡立刻说,“我怎么可能只送你这个做礼物?”

  倦收天复又高兴起来,津津有味地开始吃面条:“那还有什么?”

  “另一个礼物比较私密。”原无乡说,“等生日会过去,大家都离开了,我再让你自己拆吧。”

  不仅私密,还要避着人自己拆……倦收天非常振奋,已经在脑海里浮现出了各种黄色废料画面。不仅有把自己脱光裹紧被子让自己随便拆的原无乡,还有肖想很久的豹装PLAY,耳朵尾巴都要有!还要让他眼角带泪地自己把舔得湿漉漉的尾巴插进去!

  原无乡:“……你为什么吃个牛肉面都能吃得幸福洋溢春光满面?”

  倦收天:“因为牛肉面太好吃了!”

  

  倦收天在收到的生日礼物里,最期待的当然是原无乡还没送出来的那一个,但最钟爱的大概就是道魁央千澈送给他的一个超大型的睡袋了。

  央千澈说:“我看你们挺需要一个独立空间的,就做了这个。容纳两个人进去完全没问题。”

  倦收天特别开心:“谢谢道魁!”

  他拿着这个超大的睡袋,在夜幕来临时分就拉着原无乡一起躺了进去。

  一片漆黑里,倦收天迫不及待地说:“我现在是不是可以拆你要送的另一份礼物了?”

  原无乡有点惊讶:“……在这里拆吗?”

  “就在这里拆。”倦收天点头,“道魁说这个睡袋是特殊材料做的,隔音效果特别完美。”

  “好吧。”原无乡见他坚持,也就没有了异议。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盒子,正要递给倦收天,忽然发现有一只手在解自己的腰带:“……你在做什么?”

  倦收天理直气壮:“拆礼物。”

  “……我要送的不是那个!”原无乡一把拍开他的手,把包装好的小盒子递给他,“是这个!自己拆。”

  倦收天简直大失所望:“……哦。”

  

  他摸了摸原无乡递给他的礼物,是个包装得挺好的丝绒小盒子。他怀着失落又稍微有点期待的心情拆开,在里面摸到了一个有些温热的小圆环。

  倦收天:“是……戒指?”

  “是啊。”原无乡在他耳边轻轻笑了一下,“之前我们不是去教堂里结婚了嘛……但当时什么都没有准备好。我听说,在这个世界里结婚之后都要互送戒指的。所以,就想送给你一枚。”

  倦收天把那个小小的戒指握在掌心。

  他也在网络上看到过这种说法,互送的婚戒……承载了情侣之间独一无二的深情、永恒不变的承诺,和相守白头的约定。

  “替我戴上吧。”倦收天说,“我也会……去好好准备另一枚。”

  这虽然不是他想象中的惊喜,但是也真的很让他开心了。

  原无乡在黑暗里摸索着把戒指戴上了他的无名指。

  那枚戒指紧紧扣在他的手指上,竟然传来了一点温热的触感,仿佛可以一路从他的掌心温暖到心底去。他在戒指上隐约察觉到了一点熟悉的律动声音,忽然心底微微一动:“这枚戒指……是你亲手做的?”

  “当然。”原无乡说,“而且是用玄解做出来的。”

  银骠玄解变化万千,小小一枚戒指当然不在话下。

  而银骠的材质特异,装在原无乡的手臂上,便与真正的双手无异。不仅能够模拟出真实的温度,甚至连脉搏都和原无乡的心跳声一致。

  “所以……这枚戒指上,也会带着我的体温,和我血脉相连。”原无乡微微笑了起来,“它会连同我的心跳一起,响在你的手掌心。”

  

  倦收天轻轻地收起手指。

  “嗯……我有听到。”他说,“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他伸出手,抱紧原无乡。在无名指上越来越激烈的跳动声里,给了原无乡一个漫长的吻。

  

  END.

  

  *就是,很喜欢我的心跳响在你的手掌心这个梗!滚床单的时候还能感觉到对方特别不规律的心音【闭嘴】

  *剧里面医天子给原无乡把脉直接把的银骠玄解,如果不是医天子故意不把准脉的话……那玄解上面就可能真的能听到脉搏。

  

  

  

  

  

  

  


评论
热度(53)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