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霹雳】【金银双秀】过度私交(十)

*前文链接戳我
*有非常微微量的龙剑

  126

  三境合修演武的氛围非常适合切磋。

  毕竟存在的意义就是三境道门的大家通过干架来互通一下有无。

  对倦收天来说就很天堂了。

  不过倦收天今天相当克制,只收下了各路道门友人递过来的名片,约定了以后大家有缘相见就切磋,并没有当场约架。

  原无乡悄悄夸奖了他:“嗯,处理得很棒!你师兄的脸色比刚才好多了。”

  倦收天一脸沉稳内心滴血地点头。

  这么多的约架……都不能打,很悲伤了。

  

  127

  葛仙川的脸色确实好看了很多。

  他对倦收天这种“在师兄要扬名的场合机智地做一个闪闪放光的背景板”的行为感到十分欣慰,觉得这个师弟总算会体贴师兄的。

  回去之后就不买黑他的通稿了,买一波水军去吹一吹北宗师兄弟和睦友爱好了。

  至于师弟之前的抢风头举动……葛仙川捋了捋胡须,决定把这个锅丢给师弟谈恋爱这件事上。

  都说谈恋爱的男人容易智商下线,师弟前段时间对师兄一直不太友好的原因一定都是原无乡的错!

  

  128

  刚刚小声劝过倦收天“正式场合收敛一点点要给你家北宗师兄留出扬名的空间”的原无乡,忽然觉得膝盖一痛。

  他拉着倦收天找了个不太起眼的角落,准备坐下来好好观战。倦收天把怀里揣着的“名片”们珍惜地收进了自己的乾坤袖里——在印刷术没有后世那么发扬光大的今天,道门的同修们的名片都各具特色。比如倦收天手里现在就拿着来自苍的一小撮拂尘须须,来自蔺无双的一缕兔毛,来自剑子仙迹的一颗珍珠,来自冷别赋的……呃,一锭金子。

  倦收天捏着那锭金子,陷入沉思:“为什么会有人用金子来当名片?”

  原无乡:“……呃,有钱,任性?”

  倦收天:“那我可以把这张有钱任性的名片花掉吗?最近架打得有点多,剑不够用了。”

  原无乡:“先不要花吧……万一以后你去找他打架,人家要求你打架之前出示一下信物,不然不给打怎么办?”

  

  129

  倦收天就脑补了一下日后可能会遇到的切磋场景——

  拿着苍的拂尘须须去玄宗,出示给轮值守大门的六弦之一看:“我来找你们弦首,这是他给的信物。”

  六弦:“来人啦不好啦弦首的拂尘被人偷偷藏起来啦大家快逮住这个登徒子往死里揍!”

  好的,大战玄宗成就也算是达成了吧。

  接下来拿着蔺无双的兔毛去白云山,出示给正在和练峨眉清谈的蔺无双看:“我来切磋,这是信物。”

  然后大概率会被练峨眉用“你们什么时候有了这么深入的交情”的怀疑眼光扫视一圈。

  之后更大概率会被蔺无双拒绝:“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这是他从他男朋友原无乡鬓上剪下来的毛毛。”

  于是大战白云山成就失败。

  再接下来拿着剑子给的珍珠去豁然之境,如果运气不好遇到指示牌错误可能会走岔路进入疏楼西风,拿出珍珠:“我是来切——”

  然后一秒被龙宿打断:“哎呀,剑子,汝竟然偷拿吾的珍珠,更竟然将此物赠与他人,吾的心好痛,痛彻脏腑啊。”

  剑子仙迹:“诶,偷珍珠怎么能算偷呢?老夫老夫之间的事情……”

  于是围观儒道顶峰舌战成就达成。

  

  130

  原无乡把手伸在默默出神的倦收天面前晃了一晃:“你在想什么?”

  倦收天:“……”

  从脑补中回神的倦收天默默捂住了心口,为大概率已经错失了切磋良机的自己感到心痛:“我在想……我们还是把这锭金子花掉吧。”

  好歹可以弥补一下已经没有架打的自己。

  并不知道他到底脑补了些啥的原无乡莫名其妙:“哎?不留着以后跟冷别赋切磋吗?”

  “不用了。”倦收天坚定地说,“万一以后出示切磋信物,引发了金主和包养的酒鬼之间的家庭矛盾就不好了!”

  别人家庭矛盾可以打架,而他只能围观,想想就很虐。

  还是花掉最保险。

  

  131

  终于辗转了解到他脑回路的原无乡……默默地拍了拍倦收天的肩膀。

  虽然脑洞有点大吧,但不得不说也很有可能变成现实……

  他拉着倦收天的手安慰:“没事没事,回去我陪你切磋,一天三顿绝不落下!”

  倦收天眼前一亮,小声加码:“可以四顿的,还有夜宵。”

  原无乡:“……好的,打完架再吃夜宵。”

  倦收天非常开心地亲了他一下:“我有世界上最好的男朋友!”

  132

  别人家的男朋友……吃夜宵之前也热衷打架,床上那种打架。

  自己家的男朋友,吃夜宵之前特别热衷打架,真刀实枪的打架。

  而且打架的时候还会声明:“你是我遇到过的最默契的切磋对手了!”

  原无乡摇了摇头,觉得有点无奈又有点窝心。

  自己选的男朋友,就算热衷打架……也没什么不好呀。对于切磋狂魔来说,这句话四舍五入一下就跟“我爱你”是一样的了。

  还有种别样的、其他人都体会不到的独特浪漫。

  原无乡:“……好的,我也爱你。”

  切磋的时候猝不及防被表白的倦收天:“???”

  撒、撒娇也是要切磋的!不要妄想切磋的时候我会故意输!

  最多就……打拳的时候偷捏一下小腿吧。

  

  133

  “对了,”原无乡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你们之前互赠名片的时候……你给的信物是什么?”

  倦收天沉默了一下。

  倦收天从乾坤袖里取出了之前试图和原无乡一起喂兔子结果没有喂成功的那篮……胡萝卜。

  原无乡:“……”

  原无乡忍着笑,严肃点头:“嗯,这个挺不错的,还比较有时效性。可以提醒他们在萝卜烂掉之前抓紧时间找你切磋。”

  倦收天微微飞起眉毛,很自豪了:“对吧!机智如我!”

  

  134

  为了彻底贯彻“团结友爱不和师兄抢风头”的政策,倦收天和原无乡在视野很好的角落里坐着观战了一整天。

  收获了特别丰富的观战经验。

  也算是没有白走一趟。

  演武结束之后倦收天对着原无乡侃侃而谈:“弦首的武学真是精妙非常,特别是以琴音入剑意奏杀曲!练峨眉前辈阴阳分流之招也是一绝……”

  他滔滔不绝地说了很久,原无乡点头附和:“嗯,你说的和我想的完全一样。不过,除了这些,我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经验要和你分享。”

  “哎?”倦收天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没有落下什么没注意到,不由好奇,“是什么?莫非有我不曾注意到的绝妙之招?”

  原无乡淡定地翘着二郎腿:“不是。”

  倦收天也保持着翘二郎腿的姿势看过去:“那是……?”

  “我们以后,绝对,绝对不能再翘二郎腿翘一整天了。”原无乡一本正经地说,“会腿麻。”

  倦·腿麻到已经没有知觉·收天:“……”

  这个经验,真实重要。

  

  135

  演武结束之后道门众人也没有立刻散去,而是三三两两互相交流起了一些心得体会。

  除了武学之外也还会谈及各种八卦见闻。

  以及趁机摆点小摊继续互通一下有无。和上次的杂学交流会十分类似。

  原无乡就趁机在这些“跳楼大甩卖”的摊位上扫了一些杂货。

  “你买了些什么?”倦收天凑过来,帮他把装不下的东西收进自己的乾坤袖里,“我看看……龙凤酒杯?蕾丝布料?红蜡烛?”

  他非常疑惑:“酒杯和布料我还能理解一下用途,你买蜡烛做什么?”

  原无乡一笑:“有备无患嘛,以后总会用到。”

  事实证明原无乡的有备无患非常靠谱。

  在很久很久的以后确实用到了……嗯。

  

  136

  倦收天把那锭“切磋信物”的金子用来买了一堆精铁长剑。

  他最近在参悟一种新剑法,被他取名叫做“三尊封神剑”,和原无乡最近在研究的“元无三式”是配套的,合起来开双人阵会威力大增。

  不过这套剑法有个特别明显的弊端……就是很吃剑。

  普通的剑承受不住剑法威力,基本上用不了几招就会崩断。

  倦收天最近的钱都砸在了这上面,所以比起以前更加囊中羞涩了。

  

  137

  不过他来自以拳掌称雄的南宗男朋友,贴心地替他想出了省钱的好办法。

  原无乡说:“来,你先别练剑了,来跟我一起打打拳呗。”

  倦收天就沉迷起了打拳,并且在总结了自己的打拳心得之后创出了一套形意太极拳。

  还不小心在某位道门友人来沧海云坪开拳法讲座的时候,用这套拳打赢了对方。

  开拳法讲座的道门友人慕峥嵘:“……”

  倦收天非常诚恳地道了歉:“抱歉,吾只是战逢对手,一时忘我。”

  慕峥嵘微笑:“没关系,今日一战,吾亦收获良多。”

  倦收天就觉得这位打拳的道门友人大概和自己一样,也很喜欢跟人切戳,共同进步。又认为拳法这方面还是自己男朋友更具有发言权,于是继续诚恳推荐:“拳法一道,原无乡亦独具心得。东君若有意,也可与他切磋一番。”

  慕峥嵘艰难地保持微笑:“好,吾记下了。道真双秀,名不虚传。”

  

  138

  最负英雄次日又收到了一单匿名生意。

  指名道姓要买北芳秀的黑料。有黑料就大力去公开亭发布,没有黑料编造黑料也要发!

  最负英雄:“奇怪……以前那位金主爸爸已经不买黑料了,最近比较喜欢买道门师兄弟一家亲之类的通稿,这又是师兄在哪里拉到的仇恨?”

  算了,师兄拉仇恨的功力,我等凡人反正是望尘莫及。

  

  139

  三境合修演武归来,倦收天和原无乡都收获良多。

  倦收天是收获了一堆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约架,以及丰富的观战经验,和避开原无乡偷偷去向儒门龙首请教的……嗯,某种技巧。

  倦收天:“那个,龙首……”

  疏楼龙宿:“不卖珍珠。”

  倦收天:“不是,我想问一下……你和剑子前辈在双修的时候……”

  疏楼龙宿:“哦,你想要双修秘籍还是春宫图?”

  “都不是。”倦收天顿了一下,终于咬牙说出了自己的困惑,“你和剑子前辈……在那什么的时候,不会觉得被他的鬓毛蹭得很痒很想笑吗?”

  疏楼龙宿:“……”

  年轻人,你这个滚床单的困惑真的很有水平。

  

  140

  但倦收天是真的很困惑!

  他跟原无乡试图奔往生命大和谐的时候,也是参考了很多道门小黄书的。书上对前戏的描写很多,总之都逃不开一个“耳鬓厮磨”“鸳鸯交颈”……但是实际操作的时候,倦收天才发现,这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兔毛,很萌。

  但兔毛,蹭在脖子上,就,很痒。

  身为一个攻,被痒得努力憋笑并且憋得腰酸腿软无以为继这绝对是最大的耻辱!

  差点让原无乡怀疑他肾虚。

  

  141

  疏楼龙宿非常好心地告诉了他解决方案。

  倦收天就如闻纶音地去尝试了起来。

  于是三境合修演武之后的第一个夜晚,倦收天把原无乡扑倒在床上,低下头,热情地舔湿了又白又萌的兔毛。

  噫……果然不痒了,而且还很令人兴奋。

  两个人非常开心和谐地度过了这个美好的夜晚。

  

  TBC.

  

  *捡起来更个新……试试能不能在国庆日更2333

评论(9)
热度(104)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