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霹雳】【龙剑】男朋友盗了我的号(一)

  *网游架空,盗号之后发现对方一贫如洗于是积极开展扶贫事业·龙老板x被盗号之后忽然傍上金大腿瞬间脱贫致富但其实家里有矿·剑道长

  

  (一)

  疏楼龙宿登上游戏的时候,正好看到帮会频道里弹出来一条自动喊话消息。

  [帮会][桐文剑儒]:我在[断肠崖]被[蜀道行]残忍地杀害了。

  龙宿挑了一下眉,随手敲了几个字。

  [帮会][疏楼龙宿]:在帮战?

  [帮会][穆仙凤]:哎,没在帮战啊。还有,剑儒不是和侠刀是朋友吗?

  [帮会][花伴月]:我也记得剑儒和侠刀是朋友来着。

  

  霹雳Online是款大型网游,龙宿玩这个游戏已经有几年了,在里面算是个呼风唤雨的大佬高玩。建了个大帮会叫儒门天下,还有众多的分帮会和同盟帮。

  桐文剑儒是帮会里的小高层,最近刚刚才申请调去分帮会天章古圣阁当分帮主,是个兢兢业业埋头搞事业的靠谱年轻人,所以龙宿对他印象蛮深刻的。

  自家帮会高层莫名其妙被杀,这件事肯定要找个说法的。然而霹雳Online是个特别盛行PVP的网游,游戏里几乎天天都在打群架,特别是地盘最大的苦境区域,抢地盘抢得特别凶猛。
  为了让大家和谐游戏减少干架频率,游戏里角色死亡之后惩罚很重。掉钱掉装备掉经验就不提了,还会有为期七天的幽灵期,在此期间无法复活并且会被禁言,所以众人基本没法从当事者桐文剑儒那里得知任何消息。

  [帮会][雁穿云]:好像是侠刀惹到了一波仇杀,剑儒去帮他来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帮会][疏楼龙宿]:去公开亭悬赏问一下,看看有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

  [帮会][穆仙凤]:好的。

  

  公开亭遍布地图各地,是个买卖消息、悬赏人头的专用地。穆仙凤刚把悬赏挂上去,就被消息灵通人士接了榜。

  [私聊][秦假仙]:我知道。

  [私聊][秦假仙]:是侠刀被人引发了狂性,中了个很牛B的负面debuff。桐文剑儒想阻止他,结果翻车了。

  [私聊][秦假仙]:发狂的原因应该是感染毒症。

  [私聊][穆仙凤]:收到。

  [私聊][穆仙凤]:奖励已确认,查收。

  

  龙宿听仙凤转达了这条消息,想了想,直接连上语音私聊:“让帮里的人把蜀道行带回来。”

  穆仙凤:“活的死的?”

  死掉的尸体也是可以被捡走的,因为幽灵期过后角色只能原地复活。所以有的玩家之间如果仇恨值特别高的话,就会组织起来去守仇家尸体,一直把对方杀成白板为止,俗称轮白。

  疏楼龙宿:“死的。”

  疏楼龙宿:“他杀了一次桐文剑儒,赔一命就行。桐文剑儒初衷是要救他,那我们抢个尸体,让蜀道行避免被轮白就行了。”

  穆仙凤:“知道啦。”

  

  这件事对于疏楼龙宿而言,到此就算处理完毕了。

  他也没把这桩游戏日常里经常会发生的小事放在心上,愉快地跑去最近刚开的新地图,蹲守起八点钟准时拍卖的地皮。

  这次的地皮是带温泉的,能泡澡。他想在游戏里建个温泉别院已经很久了。

  

  然而疏楼龙宿刚刚成功拍到地皮,还没来得及去欣赏一下属于他的那眼温泉,就收到了穆仙凤的私聊。

  [私聊][穆仙凤]:主人,人没带回来。

  [私聊][疏楼龙宿]:?

  [私聊][穆仙凤]:有个路过的道门号把人顺手救走了。

  [私聊][疏楼龙宿]:你们去了多少人?

  [私聊][穆仙凤]:一个二十人团,花伴月带的队。

  [私聊][疏楼龙宿]:一个人能打你们一个团,那是遇到高手了啊。跟那个道门号说了是帮会恩怨吗?

  [私聊][穆仙凤]:说了。

  [私聊][疏楼龙宿]:对方没理?

  [私聊][穆仙凤]:Emmmmm……理倒是理了。

  

  穆仙凤直接切换到了QQ上,给龙宿发过来一张截图。

  穆仙凤:“主人,就是这个号。”

  她在现实里是龙宿的助理,跟着龙宿一起玩网游以后在帮会里也替龙宿处理琐碎杂事,经常会开玩笑地管龙宿叫主人,久而久之这个称呼也固定了下来。

  疏楼龙宿点开了截图。

  截图里是个白衣白发的道长角色,一身素净飘逸的时装,背影看上去倒是仙风道骨,不过头顶上冒出来的文字气泡瞬间就打破了这种幻觉。

  气泡框很短,里面只有一个猪头表情,和一个“哦~”

  猪头?

  还哦??

  甚至用了嘲讽又销魂的波浪线???

  龙宿用力地盯着白衣道者头顶上的ID,心里情不自禁浮现出今天刚看过的霸总文台词——很好,男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疏楼龙宿记住了剑子仙迹这个名字。

  

  他对这个玩家有点印象,依稀记得是个道门大号,在武力排行榜上见到过。

  不过这人似乎不玩帮会,一直浪迹野外,是个潇洒如风的散人。

  好像还是个职业生活玩家,龙宿记得自己不止一次在世界频道里看见他在喊话“卖金100W=500RMB不还价要的速度”。

  有时候还会倒卖一下材料啥的。

  

  龙宿想了想,打开好友面板,搜索出了“剑子仙迹”四个字,给对方发过去一条好友请求。

  好友申请的申请理由那一栏里,疏楼龙宿只填了简洁有力两个字。

  ——买金。

  

  对方显然在线。

  因为他非常迅速地拒绝了龙宿的好友申请,附带同样简洁有力的拒绝理由。

  ——已卖完。

  

  疏楼龙宿:“……”

  这个卖金为生的小道士也未免太没有职业素养了!

  对于自动找上门的潜在客户不应该展现出十二万分的热情,让对方享受到上帝一般的待遇,体验到春天一样的温暖吗?

  这么高冷是什么回事!

  疏楼龙宿想,这么不会做生意,难怪也只能做个贫穷的卖金党了。

  永远都混不成自己这样大手笔买金的金主爸爸的。

  

  龙宿锲而不舍地继续发送好友申请:交个朋友。

  对方依旧秒拒:只谈生意,不交朋友。

  疏楼龙宿:“……”

  你要谈生意你倒是加我好友啊!

  在游戏里一向玩得比较咸鱼的疏楼龙宿难得地被他激起了一点好胜心,觉得这个好友自己今天是非加不可了:那就谈生意,加我。

  还是秒拒:说了没货。除非你想买我。

  龙宿盯着他那个拒绝附加理由里的“买我”两个字,脑子里突然想起了昨天从仙凤那里瞄到一眼的《一宠成婚:包养天价小萌妻》,浑身简直过电一样酸爽。

  被雷的。

  现在的卖金号这么没有节操的吗?没有金可以卖的时候,连色相和肉体都可以牺牲!噫,不行,好污。

  但是堂堂儒门天下帮会的龙首怎么能在这种简单的难关面前退却。

  疏楼龙宿想了想,咬着牙打下又一个好友申请理由:行,买。你卖多少钱一晚上?加我。

  等加上了好友他要好好教一下这位小道士,到底该怎么做一个合格的职业生活玩家。

  

  剑子仙迹觉得,今天自己似乎流年不利,遇到了一个奇葩。

  莫名其妙孜孜不倦地给他发好友申请,最后居然还问他多少钱才卖身。

  剑子想了想,觉得对方大概把“买我”两个字理解错了。他想表达的其实是“买我账号”的意思,对方似乎意会到了别的比较糟糕的方向……

  剑子仙迹也懒得纠正他,顺手就把这个叫疏楼龙宿的账号拖进了黑名单。

  

  觉得自己已经做出了巨大牺牲的疏楼龙宿,苦苦等待了很久,依旧没有收到那条好友申请的回音。对方既没有通过也没有拒绝,大约是选择了无视。

  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不由怀疑对方是不是已经下了,试探性地再度朝剑子仙迹发送了一条好友申请:在吗?

  然后机械的系统语言响了起来。

  “消息发送失败,对方已将您加入黑名单。”

  疏楼龙宿:“???”

  疏楼龙宿:“!!!”

  爆炸生气!

  

  疏楼龙宿觉得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一定要给那个调戏了自己还放了自己鸽子的道门号一个深刻的教训。

  他把键盘往身前拉近了一点距离,噼里啪啦运指如飞地操作起来。

  

  在现实里白手起家打下偌大基业的龙宿老板,旗下疏楼集团里有一家专攻计算机编程的公司。

  他自己本人还是个技术相当不错的黑客。

  业余黑客疏楼龙宿火速去盗了剑子仙迹的号。

  第一次盗号,业务不太熟练,花了整整一个多小时。等他成功登上剑子仙迹帐号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凌晨。剑子仙迹本人早就下线,因此错过了被顶号下去的“惊喜”时刻。

  

  疏楼龙宿上号之后,近距离观摩了一下剑子仙迹捏的脸,觉得这张脸和那个卖金的小道士本人一样,若有若无地透着一股对他的嘲讽。

  “颜值没有我高。”疏楼龙宿非常肯定地做出判断,“所以我都愿意买他了他还为什么要拉黑我?怎么看都是我吃亏好吧。”

  于是继“服务态度差”“污且无节操”之外,疏楼龙宿在心里又给剑子仙迹打上了“没有眼光”的新标签。

  

  他凭着一股冲动盗了号,登陆之后才开始思考自己能趁机干些啥。

  想了想,先找到黑名单列表,把赫然在列的唯一一个ID“疏楼龙宿”给放了出来。然后火速通过了自己发过来的好友申请。

  还在好友列表里给自己改了个备注,叫金主爸爸。

  然后他决定去买上十几二十个小喇叭,顶着这个剑子仙迹的ID去世界频道刷屏,就刷“疏楼龙宿是我爸爸”好了。

  这样小惩大诫一番就已经足够,对方好歹也是个排行榜有姓名的人士,丢了这一波脸就足以抚慰疏楼龙宿刚才的憋屈心情了。

  龙宿甚至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对方明天醒过来上线,翻到好友列表的时候,到底会是什么样的精彩表情。

  

  霹雳Online里,世界频道发言不花钱,但是那种持续性在游戏界面里出现顶部弹框的发言,就需要花钱购买小喇叭了。这道具不算特别便宜,但也不算贵,商城里面2000金一个,换算成人民币也就一块钱。

  正常玩家,兜里都不差这几千几万金的。

  然而,当疏楼龙宿打开商城,点下购买按键的时候,再度听到了机械的系统女音温柔提示他:“金钱不足,无法购买物品。”

  疏楼龙宿:“……怎么会不足?”

  疏楼龙宿打开剑子仙迹的背包面板,目光往下移,落定在角落里的金钱额度上——

  361金2银45铜。

  疏楼龙宿:“………………”

  

  对不起,有钱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TBC.

  

  剑子:都给你说过我把金卖完了,金主爸爸。

  龙宿:别跟金主爸爸说话,让金主爸爸冷静一下……

评论(22)
热度(250)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