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藏花】我绑定了一个假奶(一)

  * 小天使@RuBisCo 点餐的文,假装风流纯情叽x笑面霸王花

  

  (一)

  

  叶燕返在成都挖宝的时候不小心摔成了重伤。

  他脸朝下埋在草堆里,手里还握着觅宝铲的木柄,痛得全身麻木,动弹不得。

  有闻声而来的野猪低下头嗅了嗅他的气息,大概是觉得这坨肉看起来不怎么好吃,又踢踢踏踏地从他身上踏了过去,扬长走远。

  叶燕返:“……我好像被一头猪鄙视了?”

  他掐指算了算,发现大约还要过个三刻钟自己才可以缓过来,能够艰难地撑着伤躯坐起来给自己包扎。

  想要赚点钱养家糊口,真的是很不容易了。

  身边用『弦歌瓶』召唤出来帮忙的阿景捏着笔绕着他转了三圈,啧啧摇头:“治不了。我习艺不精,只会加血,锋针之术还没学会啊。”

  叶燕返忿忿不平:“要你何用!”

  “唔……陪你聊天?”阿景说,“我也是很好奇了,居然有人能够把重伤后缓和的时间积累到三刻钟?你是走一步就摔一次吗?”

  叶燕返:“……求你闭嘴。”

  

  不过阿景还是有点用处的。

  叶燕返大头朝下栽在地上,就算有心想要向路过的侠士求助也无能为力。这时候阿景就发挥出了他的作用。

  “哎哎,那位同门的师弟!”阿景特别热情地蹦起来朝远处挥手,“这边这边,来这边捡一下尸体呀!”

  叶燕返便听见有人踏步而来。

  脚步声很轻,也很从容,在离他三丈远的地方停住了。恰好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又能施展锋针之术的距离。

  叶燕返暗暗地想,从这方面来看,来人应该是个警惕心比较强,又不失医者本性的万花弟子。

  “何故重伤?”

  他听见那个万花弟子开口问阿景,声音清冽,如山涧落泉,很是好听。

  阿景摊手:“挖宝挖的。”

  “挖宝?”那人声含疑惑,“是遇上抢劫宝物的强人了吗?”

  “不是。”阿景毫无保留地把叶燕返的黑历史抖露出来,“他找到的挖宝点太高,没站稳,啪叽一下摔成重伤了。”

  趴在地上无地自容的叶燕返心想你居然还用了一个生动形象的拟声词我真是谢谢您了。

  来人便不说话了,大约也是在惊奇居然还有人能因为挖个宝而摔成这样。

  叶燕返听到了笔锋转动的声音。

  “第其身而锋其末。”他听见那个人语声淡淡地说,“起来吧。”

  锋针入体,因为重伤而麻木乏力的经脉忽然之间便活了过来,手足都逐渐恢复了知觉。叶燕返虽然恨不得能把这个丢脸的自己揉吧揉吧埋进土里,但也不好意思在帮助了自己的陌生人面前失利,拍拍灰尘爬起来:“多谢。”

  话音出口后,他才看清了眼前之人的面容。

  长发未束,眉目如刀,好看得有点过分。

  素来是个资深颜控的叶燕返悄悄地红了耳朵尖:“多、多谢!”

  美貌得特别有侵略性的万花弟子微微扬起眉:“……你已经道过谢了。”

  “啊,那什么……道谢不嫌多,礼多人不怪?”叶燕返努力想把自己不小心犯过的蠢揭过去,下意识地拨了一下额前一缕头发,“少侠……要往成都去?”

  万花点了点头。

  “我正好也要回城,不妨一起吧!”叶燕返雀跃地说,“我叫叶燕返,藏剑正阳弟子。”

  他在自我介绍的时候暗戳戳地加上了自己的门派称号,眼底微微闪过一点自豪。

  这是混迹在美人堆里得出的靠谱经验——拜大庄主叶英的盛名所赐,但凡正阳弟子,在江湖里对别人的吸引力总是要高上那么一筹的。

  然而今天遇到的这个万花却看不出什么特别的神色,只是简略的回应了他:“夏青律,杏林门下。”

  “杏林门下啊?”叶燕返转了转眼珠,“那医术一定很高深吧?”

  夏青律谦虚地摇头:“尚可。”

  叶燕返不由心动起来。

  

  他几个月前刚出师,行走江湖的时间虽然短,却也知道独自一人不是那么容易混得开的,受重伤扑街这种事简直是家常便饭。野外被怪物打成重伤,大轻功踩空了摔成重伤,掉进怕不上去的水里淹成重伤,卡进了奇怪的缝隙里出不去自绝经脉……总之重伤的方式千千百,如果有个同行的医者,那简直可以省却好多事了。

  ——远的不提,修装备的钱都能节省一半。

  不过叶燕返大概运气比较差,出师后在七秀坊厮混了一段时间,姐姐妹妹地叫过了不少,却没有一个肯与他结伴同行。后来又去长歌门吟诗作赋了好一阵子,也没有哪个好兄弟好姐妹肯背着琴和他游历江湖。叶燕返就只能自认命不好,自我安慰他们都很有自知之明配不上世界上第一英俊的我,决定攒点积蓄之后再前往万花谷或者五毒教试试运气。

  也正是因为没有绑定奶,所以叶燕返才拼命挖了好多次宝,终于拿到了能召唤阿景的『弦歌瓶』。纵然阿景这个学艺不精的万花不会锋针只会丢丢握针,但对于急缺医者的叶燕返而言也很有用处了。

  而今天,他竟然路遇了一个杏林门下的万花!

  还是个非常好心、在路边就能捡尸体、长得还特别美貌的万花。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叶燕返偷偷瞥了一眼神色淡漠的夏青律,在肚子里打了好几遍腹稿,才开口:“那个,夏兄……你去成都做什么呀?”

  “去买点东西。”

  成都是个繁华之地,商会颇多,能买到在很多小地方买不到的货物。叶燕返心想他大概是要去补充一下药材储备什么的,就没多想,继续问:“那之后,夏兄欲去往何方?”

  夏青律还是很简短地说:“四海游历,丰富见闻。”

  叶燕返心里一乐。

  哇,莫非这个万花也是和我一样刚刚出师,所以才想去闯荡江湖见见世面?那可真是上天要成全自己了。

  “那夏兄,我们不妨结伴同行如何?”叶燕返赶紧说,“你看,江湖之中颇多险恶,野外时常有歹人或怪物出没。你身为万花杏林弟子,出入其间颇为不便吧?加上我就不一样了,咱们强强联合,游历起来事半功倍啊。”

  夏青律很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山野贼人或野兽妖异,并不会对我造成妨碍。”

  唔,这是个保命技能满点的离经,叶燕返想。于是他换了一种规劝方式:“那个,我听说你们万花弟子,修习锋针一技的时候,会特别需要重伤不治的人来练手……夏兄的锋针练到最高层了吗?”

  夏青律摇头:“尚未。”

  所以才来捡尸体。捡完之后还被这个挖宝摔死的藏剑赖上了。

  叶燕返眼前一亮:“你看,如果咱们结伴同行,你就绝对不用发愁缺少重伤不治的练习对象了。我可是一个挖宝都能把自己摔死的人!”

  尾随了两人一路的阿景幽幽给他补充:“还是一个重伤之后自己原地起身的缓冲时间能飙上三刻钟的人……”

  可想而知一路上死了多少次。

  叶燕返惊讶:“……等等,你怎么还在?”

  阿景:“你又没有放我回去我为什么不在。夏师弟还是我帮你叫来的呢!”

  叶燕返声音一噎,只好挑了个别的毛病怼他:“夏兄一看就比你稳重多了,怎么能叫人家师弟呢。尊重点,要叫师兄知道吗?”

  阿景振振有词地反驳:“叫师兄多显老,当然要叫师弟了,显得年轻。就像你去跟小姐姐们搭讪,不是都一口一个妹妹吗?你管人家叫大姐试试?”

  叶燕返:“……”你竟然说得很有道理。

  他索性不去理会阿景了,点了一下『弦歌瓶』把人放回隐元会去。然后双眼亮晶晶地看向夏青律:“怎么样夏兄,别犹豫啦,我这样的锋针练习对象真的不可多得哦。”

  夏青律看向叶燕返的目光终于有了波动。

  “与我同行,大约会比较危险。”夏青律沉吟了片刻,终于松口,“叶兄……当真考虑好了?”

  “没事没事,我不怕危险,不用考虑啦!”叶燕返兴奋地扬起眉毛,大手一挥,“我会好好保护夏兄的!今后就承蒙关照了。”

  夏青律也向他微微一笑:“嗯,日后也……多承关照。”

  他笑起来之后眉目越发生动,阳光透过枝叶洒落在他身上,整个人都像是在发光,美得有点不似真人。叶燕返被他笑得脸红心跳,完全没来得及去细丝夏青律口中“跟他同行会危险”这句话到底是什么含义。

  他沉浸在自己拥有了绑定奶的幸福里,惬意地长舒了一口气。

  以后就再也不用怕重伤到被野猪拱了也没有还手之力啦。

  

  成功通过“死得快死得好死得千奇百怪”这一优势把自己卖出去的叶燕返,完全没有想到,接下来他要面对怎样的漂泊生涯。

  

  TBC.

  

  *叶燕返:花哥花哥!以后游历江湖,我来罩着你呀~

  夏青律:对不起,我是个花间,浪得飞起能让你跪下叫爸爸的那种,大佬花间。

  *有挖宝道具召唤阿景的版本已经没有锋针技能熟练度这回事了……不过这种设定冲突我们就愉快地遗忘它吧(。)

  

  

评论(5)
热度(37)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