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霹雳】【金银双秀】过度私交(十四)

  188

  失去了率先出战恶龙的机会,倦收天还是有点小遗憾的。

  而且恶龙卷起怒涛之后就不能继续在海滩上野炊,吃原无乡做的海鲜大餐了,失落。

  原无乡看到他情绪有点低落,就陪着他做了很长时间的剧烈运动来调整心情。

  “剧烈运动?”

  之后也赶过来安慰师兄的最负英雄,听原无乡说起了他的方法,感觉受到了启发:“所以你们切磋了一整个晚上?唔,对师兄来说,这确实是很令人快乐的事没错了。”

  倦收天:“……”

  原无乡:“……”

  不,对你师兄来说,真的还有比这更快乐的事!

  沐浴在两道怜悯目光中的最负英雄格外茫然:“我说得哪里不对?”

  原无乡摇摇头,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知道为什么你现在还单身着吗?”

  不等他回答,倦收天就已经沉痛地作答:“是凭的实力。”

  

  189

  凭实力单身的最负英雄觉得,自己这一腔关爱师兄的革命友情都不如拿去喂狗。

  不过他今天来,还肩负着一直从他手里买断通稿的神秘金主交付的重任。那就是打探一下倦收天和原无乡当时力抗海啸时,用处的新招式的底细。

  虽然他完全想不通金主为啥要八卦这种武学技术宅才会喜欢的学术性问题。

  金主葛仙川:愚蠢,这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最负英雄就直白地提出了金主要自己提问的问题:“对了,你们俩昨天用出来的新招式是什么来历什么路数?自创的吗?我看师兄你跟葛仙川对阵的时候也用了新剑法。”

  倦收天点点头,并不保留:“名唤三尊封神剑,是根据我与原无乡切磋时得来的经验,自创而成。”

  “那原无乡你呢?”

  “当然也是自创了。”原无乡道,“同样是三式,取名『元无』。”

  “你俩的取名风格真是特别地有个人特色……”最负英雄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一颗想要吐槽的心,“所以你的元无三式是叫穷、很穷、特别穷吗?”

  “当然不是!是穷、无极和浑成。”原无乡一脸严肃地说,“穷,取自《道德经》——多言数穷,不如守中。绝对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好的呢,穷到无极穷到浑然天成……没什么毛病。

  最负英雄忍住继续吐槽的欲望,接着问:“那可以采访一下,你是为什么想要取这个非常有文化的招式名呢?”

  “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倦收天接话,“因为那天我们一边讨论新的招式名字,一边在整理乾坤袋里的杂物。”

  “然后?”

  “然后我问他新招的第一式要叫什么。”

  “再然后?”

  “再然后,他就翻着我干净得底朝天的钱袋,回了我一个字。”倦收天叹气,“……穷。”

  “……说好的此穷非彼穷呢?!”

  原无乡:“……”

  你这样实话实说很容易失去你的男朋友你知道吗?

  

  190

  原无乡对倦收天说:“今晚你预订好的剧烈运动取消了。”

  倦收天:“为什么???”

  原无乡面无表情:“因为合格的男朋友会帮忙编织美丽的谎言。”

  倦收天若有所思:“你是指……类似于夸奖你器大活好攻度爆表这样的谎言?”

  原无乡:“…………后天的剧烈运动也没有了。”

  

  191

  不久之后,最负英雄给他俩带来了最新的前线消息:“对了,你们听说了没,这次斩恶龙行动,咱们道真一脉的宗主也会参战。”

  “宗主?”倦收天微微疑惑,“宗主似乎已经隐居多年不问世事,我入门至今,还未曾见过他,为何他在此时忽然出关?”

  最负英雄摇头:“据说是宗主闭关突破失败,觉得自己天命已尽,大限将至,决定在辞世之前,择一弟子传下宗主之位。”

  倦收天点头:“若此事当真,那便应当是葛仙川或者抱朴子了。”

  他说完之后,下意识看向原无乡,想听听他的看法,却发现原无乡似乎正在走神:“你在想什么?”

  “啊,”原无乡霎时回神,“我在想……一件很令人困惑的事。”

  “何事?”

  “咱们道真一脉的宗主……他叫什么来着?”

  倦收天:“……”

  最负英雄:“……”

  这个问题提得非常有水平。

  就连以熟知天下八卦著称的最负英雄都被难住了。

  

  192

  然而,这位神秘的道真宗主,出关之后带领的第一战就遭遇了挫折。

  号天异龙的武力值并不算特别高,但防御值厚到惊人。葛仙川和抱朴子联手开出的剑阵完全突破不了龙鳞的防御,只能于巨大的恶龙苦苦纠缠,且战且退。

  宗主为了护他二人平安脱身,留下断后。力竭时不慎被恶龙重伤。

  道真上下,霎时群情激荡。

  除了惊诧于恶龙的凶悍、忧心于宗主的伤势,更多的,则是关注起继任人选的问题来。

  毕竟道真自从渐渐分裂出南北两大派系之后,双方常有摩擦,不睦已久。以前有老宗主在,这种积累起来的矛盾尚能压制一二,现在继任者分别出自南北两脉,谁能成功上位就等于压了另一方一头,双方自然谁也不肯服谁,争执得分外激烈。

  

  193

  “宗主的伤势尤为严重,很可能会就此不治。现在大家都在关注……继任宗主的人选问题。”原无乡轻轻地说,“你有什么想法吗?”

  倦收天在他身畔坐下:“没有。”

  “没有?”原无乡微微侧头看他。

  “我出身北宗,自然是希望北宗好的。”倦收天说,“同理,你对南宗,想必也是一样的心情。”

  原无乡低声道:“是。”

  “所以,我肯定没法违心地跟你说,我在继任者这件事上是支持抱朴子的。但是……”倦收天话锋一转,渐渐放缓了语速,“如果葛仙川成为新的宗主,你会比现在更少喜欢我一点吗?如果抱朴子成为新的宗主,我会比现在更少爱你一点吗?”

  原无乡沉默了一下,然后忽然抬起手,用力地拥抱了他。

  他神色骤然轻松地笑起来,在倦收天耳边快乐地说:“这是我至今为止听过的最动听的情话。”

  倦收天的耳朵尖顿时不太争气地红透了。

  

  194

  宗主在弥留之际,定下了继任者的归属——谁能成功斩杀恶龙,为苍生除害,谁便是名正言顺的继任者。

  为此,葛仙川和抱朴子都各自积极展开了行动。

  号天异龙龙鳞坚固,要想除去,必须先找到能够克制它一身鳞甲的武器。葛仙川已经前往论剑海求铸神兵,抱朴子也请动了与他颇有交情的天真君,以南海奇石打造兵刃。

  与此同时,道真一脉年轻一辈弟子尽数出动,去帮助沿海一带的民众抵挡海啸或恶龙卷起的飓风,也帮助不慎被毁掉家园的人们重建故土。

  倦收天和原无乡亦在此列。

  

  195

  亲眼见证了恶龙为祸造成的苦难,让两人内心都十分沉郁难受。

  克制恶龙的兵器一时半会儿还造不出来,倦收天按捺不住,和原无乡商量了一下,两个人悄悄去跟号天异龙交过一回手。

  用上的是他俩最近领悟出的新武学里的最后一式。

  三尊封神剑和元无三式威力不凡,即便是凶焰滔天的恶龙也在联招下受挫不轻。虽然此番仍旧没能突破龙鳞对它造成致命伤害,不过招式震荡之下伤及了龙身里的脏腑,号天异龙不得不远遁深海,暂时潜伏起来。

  疲于奔波的道真弟子都松了一口气,对及时出手的双秀倍加感激。

  

  196

  然而,第二天,公开亭就对倦收天和原无乡这一行动发表了一大串质疑——

  “道真内乱预告?双秀为抢风头私自迎战恶龙,觊觎宗主之心昭然若揭!”

  “同门积极为龙祸奔走,他们竟趁机上位?道真双秀——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看到公告板的倦收天和原无乡:“……”

  原无乡摇头:“算了,反正恶龙已经受伤远遁,咱们尽到该尽的心力就够了。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吧,抱朴子师兄也不会误会的。”

  倦收天点头:“我亦相信葛仙川师兄不会为谣言所动。”

  谣言的制造机、正若无其事假装路过试图探听双秀是否真的有上位之心的葛仙川:“???”

  我对我自己都没有这样的信心好吗!

  

  TBC.

  

  *继续走点剧情……

  段子文一旦开始走剧情感觉就会很无趣……但是又不能不走剧情_(:з」∠)_

  

  

  

  


评论(4)
热度(66)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