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霹雳】【金银双秀】过度私交(十六)

  208

  收到了世界上最好礼物的倦收天决定要回赠一下原无乡。

  不能只让男朋友展现男友力!

  他为此苦苦思索了很久,期间还被叫回北宗参加了一次大会。

  大会的宗旨已经从“如何利用舆论声势迫使南宗承认北宗葛仙川同志拥有合理合法的宗主继承人身份”变成了更加激进的“不要怂就是干大家联合起来揍一顿南宗那帮不要脸的!揍完直接就开庆功大会暨继任典礼!”

  别人都在大会上喊口号,倦收天在大会上走神。

  最负英雄还在旁边提醒他:“哎师兄,这你最喜欢的干群架诶,了解一下!”

  “别吵,我在想事情。”倦收天非常正经地反驳,“而且我最喜欢的怎么会是干群架呢你不要乱讲。”

  “那你最喜欢的是什么?”

  “干原无乡。”

  最负英雄:告辞.jpg

  

  209

  葛仙川带着人去南宗打群架的时候,倦收天终于想好了他要送的礼物。

  为此他还悄悄潜入了原无乡的卧室,偷到了制作礼物需要的材料。

  然后努力地做起了手工。

  经过无数次失败的练手之后,终于做出了他比较满意的成品。

  然后倦收天在葛仙川和抱朴子带着人打成一团的时候,艰难地把原无乡叫出来约了个会。

  

  210

  南北宗打完舆论战接着打群架争宗主位的集体事件,原无乡也非常理智地没有参与。

  因为一旦他参与了这件事,对面就有理由让倦收天也参与进来了。

  所以就还是做一个和男朋友谈谈恋爱约约会,安静等待结果的和平爱好者吧。

  原无乡看着最近总是神神秘秘在背着人做手工的倦收天,笑了一下:“你有礼物要送给我?”

  “对。”倦收天点头,向他伸出手。

  掌心里躺着一枚银光闪闪的小挂件,挂件的形状有点歪歪扭扭,是个不太规则的圆形,中间挖空了一点点,让这枚挂件看起来成为了一个弦月的形状。

  “就是这个了。”倦收天有点不自在地垂了一下目光,深深觉得自己的手工实在是很难见人,“是一枚……护心环。”

  以掌中剑,护心上人。

  他实在是不怎么擅长制作这种小配饰,也没什么经验,所以做出来的成品,说实话,就算以倦收天自己带了八百米滤镜的眼光来看,都觉得有点丑。

  原无乡把那枚圆环从他掌心拾起。

  “我很喜欢。”他说,然后毫不犹豫地将这枚丑丑的、简陋的护心环戴在了身上,“不过……为什么选择送我护心环?”

  以原无乡的武力值,如果受到连他自己都挡不下的招式,那这枚护心环估计保护不了他。这个礼物的象征意味更大于实际使用价值。

  所以,在刚发现倦收天在偷偷做手工的时候,原无乡其实原本以为自己会收到一双加强华丽版的兔毛手套。

  

  211

  然而没有兔毛手套,他收到的是一枚护心环。

  倦收天说:“因为……我很害怕,有朝一日,我再度想要大醉一场的时候,不是在替逝去的道真弟子哀悼,而是……”

  他说到这里话音顿了一下,似乎单纯只是提一下都觉得很艰难。

  原无乡耸耸肩,替他把这句话接了下去:“而是失去我?”

  倦收天看了他一眼:“……嗯。”

  原无乡就笑了一下:“放心吧,现在恶龙已除,又无战事,就算南北两宗在打群架也基本不伤及性命,我就算想出事,也没那么容易啊。”

  “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的心态。”倦收天伸手替他整理了一下戴在身上的护心环,“之前恶龙为祸,也有和你熟识的南宗弟子牺牲,我看见你为他们收敛遗体时明明很难过,但很快就能恢复到正常。并不像我……会情绪外露得那样明显。”

  “情绪外露也并非什么不好的事啊。”原无乡安慰他,“至少说明你心地善良嘛。”

  倦收天摇头:“不及你。”

  

  212

  为了避免陷入又一波商业互吹,原无乡赶紧转移了话题:“其实情绪的调节很简单,你也可以做到。”

  “说说看?”

  “只需要明白一个道理就够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再难过都不能改变结果。”原无乡缓声说,“而那些逝去的人,若他们的灵体徘徊世间尚有感知,想必也不会愿意看到同伴为他们痛苦悲伤。”

  倦收天静静地听他说下去。

  “所以……与其沉溺于悲伤,不如承载着逝者的期望好好活下去。”原无乡说,“这世间诸多美好,逝者或许已经无法触及,但是,我们可以代替他们,去经历他们未曾经历的旅程,去感受他们还未来得及感受的快乐。”

  “然后将这份快乐的心情,分享给已经逝去的人。起死回生是虚妄,逆天改命亦是空谈,但这份真实存在过的快乐,我相信……一定可以渡过忘川河,传递到黄泉彼岸。”

  倦收天轻轻点头:“我明白了。”

  “或者换个说法……别人我不清楚,但如果有一天我真的遭逢不测,”原无乡突然说,“相比起看到一个痛不欲生的你,我更宁愿看到,一个能够开开心心地活着,还能代替我去体验这人间许多种我还没来得及体验到的快乐的你。”

  倦收天:“!”

  倦收天一把捂住了原无乡的嘴,非常严肃地说:“不要乱说话。赶紧呸呸呸,这样刚才说过的就不会灵验了。”

  原无乡想说你这又是哪里听来的封建迷信!完全没有科学依据!

  但是原无乡被捂着嘴说不出话,只能唔唔唔了三声以示妥协。

  

  213

  最终原无乡还是没有拗过沉迷于封建迷信的倦收天,非常不雅观地呸呸呸了三下。

  获得了最近情绪有点小紧张的倦收天一个赞扬的眼神。

  

  214

  “反正……要控制情绪或者自我安慰的话,我的经验也就是这些了。”原无乡总结道,“所以,要不要做个约定?以后我们不管是谁遭遇不测,另外一个都不许悲伤难过要好好地快乐地活下去哦?”

  倦收天瞬间用犀利又无声的眼神看向他。

  原无乡迫于压力,继续转过头,小声地呸了三下。

  不过倦收天最终还是同意了这个约定。

  他很严肃地对着原无乡发了个誓,然后抬头看了看天。这时候已经将近午时,晴空朗照,万里无云,好风相从。

  倦收天郑重地指着太阳说:“以朝阳为证。”

  如果正午的太阳的是活的,它大概会气得想要暴揍倦收天。

  原无乡笑了一下,对他的强行指鹿为马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原无乡抬起手,也握住了自己那枚简陋的护心环。

  “以护心环为证。”他说。

  

  215

  在南北两脉火药味越来越浓的时候,原无乡手把手地教会了倦收天做手工的很多小技巧。

  然后倦收天把那枚不太好看的护心环一点一点打磨成了一个相当漂亮的佩饰。

  最大的改变就是上面不仅多了一些雕刻的纹路,还坠上了几片闪闪发亮的短流苏。

  至少现在原无乡戴出去以后收获的都是“哇原无乡师兄今天更美貌了”而不是“咦原无乡师兄脖子上挂着的那是啥玩意儿”。

  而在不久之后,南北两方漫长的宗主之争终于落下了帷幕。

  双方谁也不服谁,舆论上谁也喷不过谁,武力上谁也没法占到完全的上风,最终打了几场群架之后,葛仙川和抱朴子都一致接受了唯一的一种解决方式。

  ——南北分宗,两人各任宗主。

  

  216

  其实早在很久以前,南北两方就已经呈现各自管各家事的状态了。不过那时候老宗主尚在,名义上道真一脉还是统一的。

  现在宗主逝世,局面演变成现在这样的结果,也几乎都在众人的意料之中。

  荣升南北南宗宗主一职的葛仙川和抱朴子,开始收拾行李准备搬离沧海云坪了。这个地方是道真尚统一时,用来培养精英弟子的地方,两宗分裂后,便不会再有新的弟子加入进来了。

  等到倦收天原无乡他们这一批还在此地进修的弟子毕业离开,这个曾经承载过无数道真弟子年少时光的海外孤岛,便会彻底成为历史。

  “其实认真想一想,这个地方也没啥好怀念的,以后荒废了就荒废吧。”倦收天这样安慰原无乡,“反正已经没有老翁的烧饼可以吃了。这里也无非就是……我们认识的地方,定情的地方,第一次开双人阵的地方,第一次接吻的地方,第一次[消音]的地方……”

  “……谢谢你的安慰,成功地让我也一起伤感了起来。”原无乡说。

  

  217

  话虽这样说,倦收天和原无乡其实都觉得,他俩还将会在沧海云坪度过很长的时间。继续一起切戳,一起创出新的招式新的阵法,一起谈个没有师兄x2打扰的恋爱。

  就算南北分裂了,但两边也没有什么根本性的冲突,最多就是口头上鄙视一下对方,以及在公开亭或实名或匿名地点名diss对方。

  不过,变故总是降临在意料之外。

  在南北分宗的第三年,从北宗最边缘的一个道观传来消息,某个自称“天羌”的种族,大举入侵苦境。

  

  TBC.

  

  *心地善良这个梗最近一直循环出现在我的脑海2333伴随着当家暴揍副尊的画面【x】

  *啊!!!!磕上双秀就真的好幸福!!!!有复出恩爱闪光弹更是双倍的幸福!!!!

  *这篇文快写完啦,从这里开始后面大概会大批量地跳时间线了。


评论(4)
热度(70)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