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天璇影x不灭烟]咫尺

  *给影烟本《梦中身》写的文,本子发售有一段时间了,发出来混个更。
*本子天窗地址可戳:http://doujin.bgm.tv/subject/35313  
*主影烟,微带莫毛。


  在《隐元秘闻录》的记载里,关于浩气盟和恶人谷,有一句话在江湖上流传甚广,叫做“七星战十恶,烟影不相逢”。
  
  01
  江湖上的大家都很关注这个八卦。
  而八卦党们又分成好几个流派,一派坚决认为天璇影和不灭烟是同一个人,双面卧底来历成谜,简称精分流。支持精分流的八卦众们有理有据条理清晰,每每提及这段八卦,都大有把各种细节考据糊对方一脸的架势。
  另一派则是坚定的兄弟论支持者,认为烟影本是双生的兄弟,却因为立场不同而站在了对立的阵营。这个流派不如精分流团结,自己内部就存在矛盾。有一部分认为这对兄弟已经反目成仇,是以老死不相往来,还有一部分认为这对兄弟不过是在放着相爱相杀的闪光弹,关起门来小日子过得蜜里调油。
  各路人马相持不下,然而两个当事人从未对此作出回应。
  当然,曾经有过热情的八卦党试图去向烟或者影求证,不过他们再也没有回来过。
  所以被八卦的热情冲昏头脑的人们顿时想起来,这两个当事人似乎都是擅长搞暗杀搞下毒搞各种不见光事业的,而且脾气还都不是特别好。
  ——其实这还是委婉的说法,不管浩气盟还是恶人谷中人,都知道自家有个搞暗杀和情报的头头,是个惹不得的家伙。
  大家都很惜命,所以大家都机智地再也不去骚扰当事人了。
  于是这个江湖大八卦,就成了流传深远的悬之又悬的疑案。
  
  02
  穆玄英是兄弟流的支持者。
  他就是那个传说中试图向天璇影求证的热情八卦党之一。不过鉴于身份太特殊,在被影甩了一记眼刀子之后没有收到特别深入和惨痛的教训,只不过苦逼地过起了吃啥吐啥的日子而已。
  ——哪怕穆玄英小心翼翼地用银针验过食物再入口,也照吐不误。
  好汉不吃眼前亏,穆玄英自认将来一定会成长为一个好汉,所以决定采用迂回的策略。
  
  03
  刚刚被谢渊带回浩气盟的穆玄英现阶段处于被放养的状态。
  没办法,浩气盟里上到七星下到普通弟子都很忙。对付恶人谷这件头等大事就不提了,江湖上但凡有个风吹草动都喜欢邀请浩气盟的人到场,要么主持正义要么当裁判要么纯划水看热闹。盟内的大家都是侠客嘛,正义之士,当然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浩气奔走天地间。
  所以在这种大家都很忙的状态下,盟里唯一一个神出鬼没、不喜欢凑热闹、无组织无纪律、平时存在感不太高的天璇影,就被盟主大人塞来了一只穆玄英。
  美其名曰:就近督管照顾未来的一代大侠。
  不过谢盟主实在是太高估了天璇影的靠谱程度。这位精通暗杀下毒的情报头子,着实没法把穆小侠养得根正苗红。
  
  04
  穆玄英一开始其实不太喜欢天璇影。
  话少、冷淡、眼神刀子似的刺人,脸上始终戴着白色的面具,如同他的名字,像是日光经年累月也照耀不到的阴影。
  不过习惯了这个人的性格之后,倒也能相处得不错。
  最重要的是,穆玄英听说了那个烟影不相逢的八卦,然后坚定地站到了兄弟论的一派,再然后掂量掂量自己的心事,觉得颇有点惺惺相惜他乡遇故知的感慨,遂热情洋溢地开始致力于和影搞好关系。
  第一次追寻真相未果之后,穆玄英深刻地反思总结了经验教训,继续为八卦事业而奋斗。
  他没有再度傻乎乎地直接发问,只是跟天璇影聊起了自己的血泪成长史。
  
  05
  天璇影面无表情地听完了长达一整天的“毛毛和小雨哥哥流浪记”。
  “所以说,虽然我如今在浩气盟,小雨哥哥在那么远的恶人谷,那又怎么样呢!”穆·小屁孩儿·准基佬·玄英慷慨激昂地总结陈词,“不论如何,不论立场,不论正邪对错,他永远都是我的小雨哥哥!”
  天璇影躺在房顶晒太阳,没有对这个铿锵有力的故事结尾表达任何看法。
  “喂,你听见了么?”穆玄英有点小忐忑,总觉得自己好歹已经以身作则地教育了这个家伙,立场是无法阻碍美好的兄弟感情发展的,前途是光明的,人生是积极乐观的,不能老是这样冷着一张脸知道吗!
  “嗯。”影终于给了他一点面子,吭了一声以示自己听到了。
  穆玄英装模作样地清清嗓子,按下心头的那点小雀跃:“那说说你的看法吧?”
  这次影终于肯多施舍给他两个字了:“说什么?”
  “就……比如……”
  穆玄英顶着天璇·冷面·眼神死·下毒小能手·影的强大气场压力,视死如归地开口,“比如说说你自己呗?我觉得我们还是很有共同语言的,你看,你不是也有一个兄弟在恶人谷么……”
  天璇影轻轻地笑了一下。
  穆·真正的勇士·玄英再一次度过了为期三天吃啥吐啥的苦逼生活。
  
  06
  在穆玄英绞尽脑汁锲而不舍地试图撬开天璇影秘密的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恶人谷,莫雨已经旗帜鲜明地站到了和他对立的八卦流派里。
  没错,莫雨是一个烟影精分党。
  至于原因,这得话说从头。
  
  07
  众所周知,莫雨身负巨毒,即便是王遗风传授的红尘武学,也只能暂时压制他身上的狂性。而恶人谷里,擅长制毒解毒的,一个是肖药儿,另一个则是不灭烟。
  鉴于肖药儿和莫雨那点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恩怨,替少谷主研究巨毒解药的重任,理所应当地被王遗风丢给了不灭烟。
  跟穆玄英最开始不怎么喜欢天璇影一样,莫雨最开始也不太喜欢不灭烟。
  他还记得和这个人在洛阳的一面之缘。那时候有个身手高强的陌生人,曾经试图来抢自己手里的空冥诀,而在其失手后逃走的下一瞬,眨眼之间冒出来的不灭烟就打着去追人的旗号,把人给追丢了。
  他听烟叫那人“影”,入谷之后也听说过这七星战十恶烟影不相逢的传言。自从入了恶人谷,莫雨的戒心就变得特别重,虽然天璇影的身形他只短暂地瞥到了一瞬,仍旧觉得和那时候出现的不灭烟分外相似。
  即便孪生兄弟外貌神似,在身形上也该或多或少有些差别吧?
  于是莫雨变成了坚定的精分流。
  
  08
  精分流的莫雨在第一次见到不灭烟之后,毫不客气地直接说出了心里的想法:“你打过空冥诀的主意。”
  不过不灭烟和他在洛阳时候见到的那人相差太大,看着面前不折不扣女人装扮的烟,莫雨差点没能认出来。
  烟仿佛已经对于这种“卧槽传说中的不灭烟肿么会是个女人你玩我呢”的诧异目光习以为常,甚至对莫雨的质问也坦然承认:“不错,我的确对空冥诀很好奇。”
  他语声低沉,还有些冰冷,显然是男子的嗓音。
  莫雨本来是打着算旧账的念头来的,结果对方一个照面就供认不讳了,这让他有点微妙的挫败感,顺带着对不灭烟的敌意也减少了许多,反而添了几分好奇:“为什么?”
  其他的江湖人是为了空冥诀上记载的无上武学,而对于这个恶人谷里掌管情报和刺杀的首领来说,似乎最不缺的就是“武林秘籍”这种东西。
  烟沉默了片刻,调配出一碗奇奇怪怪的药汁递给莫雨,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你在稻香村住了几年,去拜祭过大侠墓吗?”
  “当然去过。”莫雨看着药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不灭烟盯着他将那所谓的对减轻自身毒素有用的药汁喝完,在莫雨一刻也不想多待地起身离去的时候,忽然说:“大侠墓是空的。”
  
  09
  莫雨当时觉得这句话有点莫名其妙。
  不过他每隔三天都要被谷主扔到不灭烟这里来一次,然后被灌下形形色色的各种药汁。虽然喝完之后没啥不良反应,架不住药汁实在太苦,于是莫雨的脸色一直都是黑的。
  三天一次的灌药之行让他和不灭烟渐渐熟悉了起来。
  也直观地见识到了为什么大家都说他“精通易容”,这人简直一见一个样,变幻无常,若不是他开口招呼莫雨,莫雨好多次都完全没法认出来。
  莫雨终于在沉默中爆发了:“又不是在外刺探情报,自己谷里你干嘛做贼一样藏得这么严?”
  烟淡淡瞥他一眼,往药炉里添了一份黄连。
  不过少年人的好奇心总是特别强大,后来大概是架不住莫雨的再三追问,不灭烟终于松口了:“我不愿意看到自己的脸。”
  “为什么?”莫雨大为惊奇,“你长得特别丑?!”
  这一次烟沉默了很久。
  “看到之后……会做噩梦吧。”他这样回答。
  这得该是丑得多惨绝人寰的脸啊!于是莫雨沉痛地点点头:“你放心,我不会歧视你长得丑的。”
  烟朝他露出一个极其罕见的笑容。
  他在莫雨离开之后微微垂下眼,抬手触摸着脸上永远存在的伪装。上天赐给他们一模一样的脸,甚至让他连自己的面容都不敢面对。
  
  10
  自从莫雨发现了“不灭烟长得特别丑”的秘密之后,仿佛一下子极大地跟他拉近了距离,彻底将烟划分到了自己人的范畴。
  于是他第一次不在需要喝药的时候跑来找烟,还神神秘秘地从怀里掏出一封鼓鼓囊囊的信。
  “你看,反正你也要经常去浩气盟。”莫雨使劲把信往他手里塞,“顺手帮我送个信也不难。”
  不灭烟微微眯起眼:“你怎么知道我要去浩气盟?”
  莫雨给了他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嘘,放心。只要你不出卖恶人谷,我绝不会跟谷主说你的事。”
  烟有点哭笑不得,伸手往平安客栈附近指了指:“有驿站。”
  “那怎么能放心?”莫雨理直气壮地拒绝了,“多不安全,万一浩气盟那帮子人知道是从恶人谷寄过去的,就拦下来不给毛毛了呢!”
  于是不灭烟只好客串了信使的角色,偶尔大变活人地往谷外溜达的时候,身上总是揣着几封莫雨新写好的信。
  
  11
  不过这个信使其实没啥职业道德。
  相隔这么远,路上还是很无聊的,烟就一封封地拆着信看。莫雨的字还算工整,一看就知道是王遗风花了大力气把那一手狗爬给纠正过来的。
  十来岁的少年信里也没说什么特别的话,无非是从问候关心好兄弟在那边过得好不好要是不好等哥日后能出谷了来罩你一直写到最近我吃到什么特别好吃你也去尝尝等等日常琐碎,最后浓墨重彩地表达了自己对于分隔两地的思念。
  不灭烟摸着那厚厚一叠信,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他一面想,不过是十来岁不懂事的小屁孩,知道什么呢。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何况是远隔千里还身在两个立场不同的阵营?人都是会长大的,再亲近的人也终究会有隔阂。
  然而一面又觉得很是羡慕。那样毫不犹疑的信任,那样毫不掩饰的想念,似乎已经离他很是遥远了。
  而上天仿佛在垂悯他,将他牵引到这样相似的两个人命运的道路上。
  
  12
  穆玄英接到天璇影递给他的信,脸上惊喜异常。
  “我怎么没想到还能让你送信!”穆玄英欢欢喜喜地逐一拆信,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几乎是立刻磨墨铺纸地开始回信。他字写得大,也不避讳被影看见,于是影就光明正大地再次读到了一封从问候关心到生活琐碎的长信。
  直到他在信纸上瞥见“唐简”两个字。
  “等等!”影眼神骤然一变,“你说你见过唐简了?什么时候的事?”
  “是啊,就上个月,你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的时候。”穆玄英笔下不停,坦然点头承认,“唐爷爷还说要教我剑法呢,不过他说,江湖上都以为他当年摔下悬崖死了,让我别声张他还活着这件事。”
  面具隐藏了影的神情,穆玄英没法判断他到底为什么有些异常,只是忽然觉得面前的人似乎极端失望。
  “他……当年就没死?”影的声音比平时放轻了很多,似乎在压抑着情绪。
  在给出肯定的回答之后,穆玄英只觉得眼前一花,已经不见了影的踪迹。
  
  13
  天璇影静默地坐在浩气盟最高的屋顶上。
  他觉得有点好笑,然而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
  《空冥诀》固然是一部武学至典,然而他想要一窥究竟的缘由,其实是因为探查到,大侠墓里是一副空棺。原本安葬在此地的,昔年空冥诀的持有者,前武林盟主唐简,或许还活着。
  其实因为练就了特殊功法而死而复生这样的事,原本就教人难以置信,不过影仍旧对空冥诀抱有了一线渺茫寄望。
  如今看来都是妄念而已。
  可笑他掌握天下情报,费尽心思从空冥诀寻到秦皇秘药,到如今也依旧是一场空。
  夜色安静,月凉如水。影抬起手,触摸到脸上冰冷的面具。他记不太清已经有多久没摘下过它了,不过在此时此刻,影忽然很想看一看自己藏起来的脸。
  他有些记不太清这张脸的模样了。
  只是,到长夜将尽,东方渐白,那张面具也依然严丝合缝地扣在影的脸上。
  
  14
  穆玄英觉得最近天璇影的心情都不太好。
  这并没有对两个少年的鸿雁传书造成阻碍,相反,一向不那么好说话的影居然任劳任怨地替穆玄英跑路。
  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的稀奇事。
  不过这是穆玄英相当乐见其成的,他原本就是真心想和影搞好关系,至于原因……原因之前已经提到过,他是烟影八卦流派里兄弟论的支持者。
  鉴于现在生活的环境实在比较特殊,浩气盟里大家每天都在商量要怎么打压恶人谷的气焰,久而久之就让穆玄英产生了一点点危机感,觉得有点顶不住啊到时候谢伯伯是一定要让他和小雨哥哥划清界限的!这倒不是问题,问题是万一小雨哥哥误会了怎么办!
  于是天璇·活教材·知心大哥哥·影就成了他请教的对象。唔,感谢之前很长一段时间穆玄英在提到这个话题时候遭受的摧残,如今影已经不在他面前避讳这个话题了。
  而这次,天璇影更是难得地放柔和了声音:“你有这份心,已经比什么都难得了。”
  穆玄英仍旧觉得不大满意。影摇摇头,忽然带上一点笑意:“你知道土豪之心和海誓山盟吗?”
  
  15
  穆玄英当然听说过。
  扬州林家烟火铺子的特产,畅销大江南北,求情缘秀恩爱效果极佳。
  不过特点是贵和特别贵。
  对于穆玄英这个没什么零花钱的少年人,单看着那高昂的价格就已经退而远之了。
  “我没让你去买,”影无奈地摊手,“每年七夕的时候,各地大城里会来一位若初姑娘,要是两个人愿意帮她做事,就能交换到一枚海誓山盟。”
  这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穆玄英自然大喜过望,不过问清楚影具体细节、发现需要两个人都同时给对方服用“结缘草”之后,又情绪低落了起来。
  “我大概很难和小雨哥哥见上面。”他沮丧地说。
  影十分理解地点点头:“这件事我来解决。”
  于是穆玄英高高兴兴地去给莫雨写信了。
  
  16
  七夕的时候,莫雨从不灭烟手里接过了一封新的信件。
  信封里放着保存完好的结缘草,穆玄英的信里写着直接服下就可以获得结缘效果了。莫雨就塞进嘴里嚼着埋头去刷鹊翎了。
  两个寄信人都忙碌非常,自然很难注意到他们的信使也行踪莫测了好几天。
  莫雨刷够之后就交给了烟,让他帮忙去给自己换一枚海誓山盟回来。虽然现在没法和毛毛见面,不过这东西放着又不会坏,存在仓库里以后攒多了一起放不是更好么。
  他捏着那枚不灭烟带回来的精致烟火,心里或多或少有些兴奋,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坐在恶人谷最高的屋顶上面看月亮。
  这时候在北面忽然亮起了火光。莫雨疑惑地望过去,那里是酒池林的方向。他站得高,因而看得十分清楚,那火光是温暖的淡红色,环绕成一个小小的心形。
  好奇心驱使着莫雨往那边赶过去。他在酒池林的温泉旁看见了蹲在水边的不灭烟,以及他身遭环绕的烟火璀璨的光华。
  
  17
  烟听见身后的动静,迅速将放在一旁的人皮面具贴回脸上。他的衣袖扫过水面,搅乱了里面平静的倒影。
  莫雨第一次看见了衣着无比正常的不灭烟。
  这倒不是说他平时的衣着有多么出格,只是那总给人一种刻意的伪装感,你无法从这个人身上看清任何东西,样貌、身形、性格,以及过去。
  这时候的烟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普通的江湖人,更加真实,而并非如一缕虚幻而无法窥破的烟雾。
  莫雨依旧只看到一张遮饰过的脸,然而那身衣着他见过,是唐家堡出来的弟子才会有的服饰。衣衫已经有点旧了,连制式都是许多年前的,现在已经很少有唐门弟子会这样穿戴。
  “你怎么来了?”不灭烟微微挑眉问他。
  “看见有人在这边……”他犹豫了一下,打量着那心形燃放的烟火,“这就是海誓山盟?”
  看见烟微微颔首,莫雨更疑惑了:“是你自己去……换的?”
  不灭烟依旧只是点头,他似乎不太想说话,不过莫雨还在诧异之中,没有太留意他的神色。他想问结缘草不是需要两个人才行么,那烟是和谁……?然而他又想,烟既然能弄来让他和毛毛不用靠近就能服下生效的结缘草,那么会不会也能弄来只需要自己服下就可以的结缘草呢?不过又为什么要给自己放海誓山盟?
  大约是他把心里的话都明晃晃地反映到了脸上,烟似乎洞察了他的心思,淡淡地开口:“一个人有点寂寞,只是想热闹一下……”他微微停顿片刻,续道,“不是为了七夕。”
  莫雨想,他好像有点明白“此地无银三百两”是什么意思了。
  
  18
  莫雨下一次写信的时候,把不灭烟以前大约是唐门中人这个猜测告诉了毛毛。
  那时穆玄英正好得知,曾经在稻香村里的仇人汪莽带着狼牙军阵,计划去唐门抢夺唐简遗秘,而正好他已经将唐简传授的十煌龙影剑练得有了几分火候,又知道谢渊收到唐门的求援,已经准备让人前去相助。他有些想去,怕谢渊不肯让他独自去历险,又从莫雨的信里知道天璇影大约也曾是唐门中人,便说什么也要拉上影一起。
  影很少在他面前提及唐门,穆玄英也不曾听他说起过自己的家乡或者师承。穆玄英去找他的时候其实有些忐忑,然而影非但没有拒绝,还说要自己先行一步。
  最后谢渊让月弄痕和穆玄英同行。
  在出发之前,穆玄英趁着空闲的时候向影打听蜀中的风俗。他听说过天府之国的富饶和蜀道的坎坷,却还没有机会去亲眼一见。
  “你们那里是不是长着特别多的竹子,好多的吊脚楼?听说唐家堡都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连只飞鸟都没法进去?”穆玄英早已经度过了对天璇影且畏且惧的日子,少年人的好奇心在这一刻十分旺盛,“你们唐门弟子是不是都喜欢吃辣椒?是不是都会暗器和机关啊,神鬼莫测杀人无形?跟你倒是蛮像的。”
  影听着他连珠炮般的发问,眼里的神色微微闪动了一瞬。
  他想原来自己已经远离那片地方这么久,久到想起它来的时候,只能记得巍峨森严的内堡和安详繁荣的外堡,而余下的细节,却都是一片模糊。
  只有当他们终于摆脱身后紧咬的追击、踏出唐家堡范畴的时候那种轻松又沉重、兴奋又苦涩的心情,清晰刻骨地留在了心底。
  最终影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只是一个平常又平常的小城罢了。”
  穆玄英觉得他的语气让自己很难过,于是微微低下了头。这使得他的目光落在了影的腰间,发现那里多了一个小小的挂饰。
  这样的挂饰穆玄英也有一个,是七夕替若初姑娘做事时得到的,叫同心锁,上面还会刻上一行小字。
  穆玄英努力去辨认那行细小的刻痕,终于看清了上面的话。
  “唐影和唐烟永结同心”。
  霎时之间,穆玄英觉得自己好像有些看明白了这个浩气盟里最为神秘的首领,又似乎仍旧对他一无所知。
  
  19
  天璇影在成都和他们分开,独自一人踏上了暌违经年的故土。
  他对这里的每一条山路都很熟悉,在起伏的丘陵里如鬼魅般穿梭而过,最终在一方的竹木小楼前驻足。
  这是一栋很老旧的吊脚楼,然而现任住户将它修缮得还算牢靠。影站在竹林里默然看了那栋小楼很久,他极其擅长在光影之中隐藏身形,间或从小路上走过的行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奇怪的陌生男人。
  这栋竹楼曾经是他们的家,现在这个家已经属于别人。
  或许用不了太久,这里就不会再留下他们的任何痕迹了。那两个不甘愿成为暗影里的杀手而叛离出逃的唐门弟子,唐影和唐烟,世间很快就会遗忘这两个名字。
  
  20
  对于“七星战十恶,烟影不相逢”这个传言,世人有过许多种猜测。
  有人说烟影是一对双生兄弟,这是事实。
  有人说烟影本来就是同一个人,这其实也是事实。
  而至于这其间曾经发生过什么,江湖中再也无人知道个中真相。
  
  21
  唐家堡外的紫竹林里,有一个身形瘦削的男子揭下长年累月覆在脸上的面具,露出清隽的面容来。
  他低下头,亲吻了与他相隔不过咫尺的那个人,唇上泛开一缕湿润的凉意。
  “我很想念你。”他轻声说,如同情人之间的低语。
  清澈的嘉陵江水平缓地流淌着,微风将一片竹叶打着旋儿吹落到水里,泛起细密的粼粼波纹。
  水波迅速地模糊了倒影,于是男人亲吻的只剩下一片荡然水光。
  
  咫尺之隔,相去生死。
  
  END.

评论(10)
热度(276)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