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全职高手][黄周]人间桃李01

人间桃李

*输给@写来竹柏无颜色 的黄周文。拖了好久终于……开动了。
*武侠架空背景,蓝溪阁顶尖剑客黄少天和轮回会长兼杀手周泽楷。小周武器用的是弓弩和暗器。

(一)

镇上有家新开的客栈。
这里地处山间,往来行客不多,入住的人也少,于是客栈也兼做些酒楼食肆和茶行的生意买卖。

客栈不大,却收拾得干净精致,再挑剔的人也找不出大差错。据说客栈的老板是新来这镇上落户的富商,不过谁也不知道这消息有几分真假。
几日前,客栈里新来了位跑堂的伙计,是个俊俏的年轻后生。伙计腿脚麻利,能说会道,一张嘴没个闲下来的时候,很得客人们的喜欢。
有人见他眼生,不似这镇上住户,便问起他的来历。年轻人把手一摊,颇为无奈地叹口气:“我本来只是个过路人,进来叫一顿酒菜吃了又住了一宿,结果第二天早上爬起来一摸钱袋——忘带了!啧,就只好被扣下来做工抵债了,干他个十天半月的再上路喽。”
年轻人说话像放鞭炮,一口气儿到底不带歇。他自说还是个江湖人,随身带着柄剑,却从不给人看。
大伙只知道他姓黄,也不知叫啥名儿,就随口喊他阿黄。阿黄说这名起得太难听,像条狗,你们喊我大黄好了。
大伙喊着喊着,都觉得这才更像一条狗。

这天年轻人起了个大早,拎着木桶抹布在大堂里擦擦洗洗。
天色尚早,朝阳才刚刚从锦云后边漏下来第一缕光。
客栈里除了这名伙计之外,空无一人。
按伙计几天下来摸索出的经验,喜欢到这儿吃早点喝茶饮酒的常客们,往往要一个时辰后才陆续前来。
他自顾哼着小调干着活儿,正悠游自在时,忽然听见客栈只启开一条缝的大门被扣响了三下。
伙计微一挑眉,侧头往门口看,扬声招呼:“客人进来吧!”
厚重的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走进来个一身简装的青年。
青年身着墨衣衣衫,墨色腰带墨色步履,连束发的簪巾都是漆黑如墨,越发衬得面容白皙、眉目清朗,一双眼湛然若极夜北辰。
他牵着匹白马,马上系着弓箭和箭囊,看起来是远道而来的模样。身上却丝毫不见赶路人常有的风尘仆仆,反倒信步闲庭得有如踏青的游人,或是出猎的王孙。
伙计迎上前去。
“客人一定赶了夜路,瞧这头发上都结了霜!”伙计替客人牵过马,“您住店还是用饭?”
客人解下马背上的弓箭和箭囊,一语未发,往大堂走去,只点了点头。
伙计心领神会:“那就是先吃饭再住店了!给您备下一间天字号上房怎么样?哎呀你这马性子好烈还冲着我撂蹄子还好我躲得快!我先把它牵去马厩吃食再来招呼您啊!”
他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不见。客人这回连点头的功夫都省下了。

黄少天栓好马,回来大堂的时候,看到周泽楷正端端正正地坐在桌边,执一把匕首在削竹箭。
竹片还很新鲜,带着青翠淡雅的清新味道,显然刚砍下来不久。这座小镇附近的山林里,长得最繁茂的就是紫竹,松柏,以及成片的梨花。
黄少天把热气腾腾的早点给客人端了上来。一碗放了辣子的豆腐脑,一屉豆腐皮包子,一碟腌过的山竹笋丝。
“来来来客官,吃点东西暖暖肚子!”他顺势在客人对面坐下,探过头去看他削竹箭,“客人还带着弓箭?哟呵这还有把手弩呢?是来山里打猎的还是?怎么买竹条自己削箭啊多费事,直接买不更省心吗!”
客人抬头看了他一眼,终于开口:“顺手。”
“那也倒是!”黄少天把桌子一拍,竖了个大拇指,“一听这句话我就知道您是个江湖高手!这随身武器啊还是得自己弄的最顺手!哎,您别光顾着削,趁热吃饭呀冷了就不好吃了!”
大概是架不住他再三催促,周泽楷削完这一支就不再继续,放下匕首和竹条,转而拿起筷子。
然后对着一大碗红彤彤的辣油豆腐脑开始犯难。
……这个伙计八成是在存心刁难我,他想。来之前我打听过这里的习俗,是不吃辣的。
他最终放弃了豆腐脑,专注地吃起了包子。
黄少天依然在笑呵呵地坐在他对面,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吃包子,嘴里也不落闲:“客人是哪里人?看样子不吃辣?哎其实我来这里之前也不吃辣后来吃了几次就习惯了你尝尝呗!”
“客人你多大了?看着跟我差不太多。我今年刚满二十!”
“客人你这弓箭跟手弩是一对的?做得真别致。我能看看不?——哎哎哎你别赶我走呀我不看还不行吗!”
周泽楷觉得好吵啊。
他现在特别希望客栈里赶紧来几个新的客人,让这个显然热情得过头的伙计去招呼招呼他们。然而现在天时实在太早,过了许久,大堂里也依旧只有他一个人。
黄少天才不管周泽楷应不应声呢,有人聊天,或者说,有人听他聊天,就觉得很心满意足了。
“对了客人你姓什么?我姓黄不过你别管我叫阿黄大黄老黄小黄什么的你称呼我黄哥就行!”
周泽楷完全不想称呼他。
周泽楷觉得,或许回答一下他的问题能让这人稍微安静一下。
“周。”他说。
“哦!姓周啊。”黄少天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周是个好姓你知道吗我听说江湖上有个叫周泽楷的家伙也是用弓箭配手弩!就跟你一样闷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响来但是本事特别厉害!年纪轻轻就当上了轮回会的会长专门做杀手生意,你好好练练说不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啊不又是一个周泽楷!”
周泽楷:“……”
他一定知道我是谁了,周泽楷默然想,荒火弓和碎霜弩的搭配还是太过于显眼。
不过,他大概并不知道我是来这里杀人的。

黄少天没法知道周泽楷在想些什么,只觉得这位客人吃早饭吃得慢条斯理,莫名有种赏心悦目的观感。
虽然他一定是雇主提到的那个杀手。他们来此都为同一个人,目的却是相反。
周泽楷的荒火和碎霜都被放在手边,黄少天没有把握能在周泽楷有所的防备的状况下碰到它们。于是转而去折腾被放在凳边的箭囊。
“咦你箭囊怎么这么空?路上打过架?怪不得要自己削……哎呀看你忙活半天只削好一支真是太慢,我反正闲着没事帮小周你一把好了!”
周泽楷:“……不用。”
然而已经晚了。
黄少天一手掣出箭囊里劈好的竹条,一手变戏法般地在柜台后提出一把长剑。
剑刃莹然透明,仿佛万年冰霜。
顿时有风雪寒意割面而来。
伙计拿着那柄如携霜雪的剑,坐在板凳上替他削起箭头来。
周泽楷原本已经忍不住想要出手给这个聒噪的伙计一个小小教训,却在看到这柄冰剑的时候目光一肃,越发不动声色。
那是冰雨。
他没有亲眼见过这柄剑,但已无数次听闻过它的名字。
现在我也知道他是谁了,周泽楷想。就像对方仅仅凭借荒火和碎霜就认出了他一样。
蓝溪阁顶尖剑客黄少天,他会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来救那个我将要杀死的人。

Tbc.

评论(12)
热度(41)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