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团团][龙虞]薤露

*基友让我写个撒盐的段子我写了。

*写BE果然身心舒爽【你滚



  虞啸卿清楚地知道自己正在做梦。 

  梦里他挥师西进势如破竹,形势一片大好。他只觉得平生少有这样的痛快,痛快得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要哼几句《空城计》。

  “我很高兴。”他站在车上,对身边的人说,“我想我很快就能坐下。你也坐,别站着。”

  “师座怎样都好。”那人笑了一笑,“去吧,往西去,别回头。”

  那人的声音好似渐行渐远了。大概是车开得太快,虞啸卿想。

  他不由自主地想要回头。那个人的声音已经轻不可闻了,虞啸卿本能地想要留住这个声音。

  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想要留住这个声音。

  然而回首霎那,转眼生变。

  

  虞啸卿孤零零地驻足在原地,枪声炮声都已消弭。没有疾驰在山道上的军车,没有西进雄师,也没有人。

  他回首北望,江山黯淡,干戈寥落。

  ——于是虞啸卿想起来了,他其实早已在北上剿伐赤匪的时候一败涂地。

  满腔热血,风干灰化几多年。

  仿佛已经尽数被许久之前的一声枪响埋葬。

  

  虞啸卿醒来的时候,并不记得方才曾做了一个怎样的梦。

  他指间拈起一朵雪白落花。清香宜人,犹带朝露。

  是窗台外栽种的一株野花,被风吹入他怀中。

  

  这株花自禅达移栽而来,它曾在南天门下漫山遍野地疯狂生长,亦已经在他的庭院里安家了六十年。

  虞啸卿依稀记得有人曾将这样的花插在胸前。

  在满是炮灰泥泞的阵地上分外醒目晃眼。

  

  虞啸卿忽然记起了方才的梦。

  梦里有人自怒江之畔而来,为他在掌心放一朵花。

  

  END.    


*嗯……梗来自下面这张剧照。团座胸前的小白花可萌可萌了。



评论(3)
热度(30)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