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陆花]听无声

    听无声

 

    ——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

 

  *想把陆花和王叶这两对CP一起写很久了_(:з」∠)_大概是个叶英与花满楼在一夜之间互换灵魂的梗【。】

  *给 @寒溯不须归 迟到的生日贺

  *我已经快不会写正常画风的王叶文了这一定都是陆花的错!

 

  01

  叶英一觉醒来,发现枕边多出了一个人。

  是个男人,活的。

  

  02

  他的第一反应是:王遗风的翻窗能力简直与日俱增。

  第二反应是:昨晚一定是五弟守的窗户。

  第三反应是:等等这个人好像不是王遗风?!

  

  03

  陆小凤睁开眼,只觉颈项间寒凉刺骨。

  一截明晃晃寒浸浸的剑刃架在他的脖子上。

  他听见花满楼冷声问他:“你是谁?”

  “我是陆小凤啊。”他坐起身来,有点莫名其妙,“花满楼你什么时候开始用剑了?不对你哪里来的剑?”

  ……这不是重点好吗你认真一点。

  

  04

  “你说你叫叶英?”陆小凤一脸难以置信,“不对啊你明明是花满楼嘛。”

  他伸手在面前这张脸上摸摸拽拽,最后十分确定以及肯定地一点头:“这是花满楼的脸我不可能认错。”

  “……手拿开。”叶英把脸偏开,拒绝了他的进一步摸索。

  “不拿开。”陆小凤挑眉一笑,特别熟稔自然地贴过来,对着他的脸亲了一口,“花满楼你其实是没睡醒吧?快闭上眼再睡……哦不对你本来就闭着眼……等等你为什么闭着眼?!”

  “因为我是叶英。”叶英木着脸说。

  他用力擦了一把脸上的口水,对着这个比王遗风还要更加流氓的人感到了绝望。

  

  05

  在天泽楼里一觉醒来的花满楼比叶英要淡定得多。

  虽然发现睡在身边的陆小凤不见了踪影、来来往往的人都喊他“大庄主”,还有一个自称是他二弟的中年大叔(?!)一直孜孜不倦地关心他的生活起居。

  但花满楼坚定地觉得这大概是陆小凤玩的又一出别出心裁的游戏。

  ……以前那厮演出假扮铁鞋戏码的时候又不是没有玩过。

  

  06

  陆小凤迟迟不出现,花满楼决定做点喜欢的事来自娱自乐。

  随叫随到的叶晖诚恳发问:“大哥唤我何事?”

  “二……弟。”花满楼总觉得这声“二弟”一出口自己的内心都苍老了很多,“我想找个地方种花。”

  “好的大哥没问题大哥。”

  叶晖虽然觉得大哥今天不去天泽楼下看花而是改行种花了有点奇怪,但还是效率很高地给花满楼找来了一堆花盆。

  “这里有牡丹有君子兰有铁线菊有海棠有杜鹃还有一些我完全不认识大哥你看看够吗?”

  ……其实我看不见,花满楼心说。不过他还是装作看了一眼。

  “够了。”

  “话说大哥你为什么睁开眼了好突然!”叶晖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花满楼默然想,其实睁眼闭眼都没什么差别,反正我是个瞎子。不过为什么他看起来那么惊讶的样子?

  不管了,种花去。

  等陆小凤回来好好问一问再说吧。

  

  07

  花满楼被叶英的衣服绊了一跤。

  噼里啪啦地砸进一堆花盆里。

  “大哥你真的没事吗你今天特别奇怪。”叶晖赶过来把花满楼从缠绕的衣襟里解救出来,“种花这种事难度可能有点大不如你换个事情做?”

  不,难度不大。花满楼绝望地想,只要你让我换件衣服就行了。

  “那替我拿张琴来吧。”花满楼说,“我弹弹曲子。”

  叶晖十分欣慰:“大哥你终于对那谁入魔一样的笛声感到不满了吗!”

  

  08

  花满楼一直在藏剑山庄里平安无事地待到了晚上。

  直到王遗风熟练地翻窗而入的时候,他才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

  “陆小凤?”他站起来,向那人走去,“你来了?这里是怎么回事。”

  ……陆小凤是个什么鬼?!王遗风顿时觉得有点心碎。

  他退后一步,仔细地端详起面前的藏剑大庄主,忽然眉心一皱,长笛自袖间点出,遥遥指向花满楼的咽喉。

  满室气温骤降,如霜雪封冻。

  “你不是叶英。”他笃定地说,“你是谁?”

  

  09

  叶英经历了一番艰难到此生再也不愿回想的争辩,他终于让陆小凤相信了自己并不是花满楼。

  “虽然还是觉得这样的事有点过于玄妙了……不过先自我介绍一下好咯。”陆小凤扬起半边眉毛,“我叫陆小凤。也有人叫我陆小鸡。”

  “藏剑山庄,叶英。”叶英说,“还有,是藏剑山庄绝不是黄叽山庄。”

  ……小叽何苦为难小叽。

  

  10

  “你说你是……藏剑山庄的大庄主?”陆小凤偏头打量他,“同样是江南巨富之家,同样是双眼皆盲,连喜好观花都一样——你当真不是花满楼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我姓叶谢谢。”

  “唔花满楼去了哪里?你的身体里?”

  “或许。”

  “好吧,”陆小凤摸着下巴,思虑道,“你一觉醒来就到了这边?那你睡觉之前做了什么特别的事吗,可能这就是你们互换身体的原因啊。”

  “其实没有什么很特别的事。”叶英沉吟片刻,“一定要说的话,我入睡之前听了一首笛曲,听完很是头疼,然后就去睡下了。”

  陆小凤很是好奇:“什么样的人吹的笛曲能听得人头疼?”

  “一位……友人。”叶英的语气很是一言难尽。

  “好吧,你既然不肯说我也不问了。”陆小凤想了想,开始在房间里翻找,“吹笛子呢我是不会的,不过花满楼家里有一架琴也许我们可以试一试。”

  叶英油然而生出一种十分不妙的预感。

  

  11

  叶英很是想念王遗风的笛声。

  和陆小凤的弹棉花比起来,王遗风吹奏的简直如同天籁。

  他很快就感到了头疼。

  

  12

  而在藏剑山庄那一边,王遗风也正和花满楼商量着怎样将两人换回原位的办法。

  “你在入睡之前做了什么特别的事吗?”

  “并没有。”花满楼低头细思,“我们……呃,我跟陆小凤交换了一个睡前吻,然后就安寝了。”

  王遗风的内心有点凌乱。

  “……我们要试试吗?”花满楼迟疑道,“虽然这不是我的身体,但也觉得做这种事有点怪怪的。”

  

  13

  他们还是决定试一试。

  即便知道亲吻的其实是叶英的身体,王遗风的内心也觉得十分别扭。

  总觉得哪里都不太对劲。

  他深深地吸气吐气,平静了一下复杂的心情。

  眼前是叶英极少睁开的双眸,近得可以看见他自己在其中清澈的倒影。

  “你在做什么?”叶英忽然问。

  瞬间而来的冲动促使王遗风低头吻了下去。

  叶英惊愕地瞪大了双眼。

  

  14

  这个吻很短暂。

  叶英很快就推开了王遗风。

  “你……怎么样?”王遗风满怀希望地看着眼前人。

  “……我是叶英。”

  “唔还真的奏效了?!”

  “……不,刚才我问你话的时候就是叶英了。”

  “哦……啊?!”

  反正便宜已经占了,索性多占一点好了。

  王遗风这样想着,索性付诸行动。

  

  15

  “叶英。”

  “嗯。”

  “以后多睁开一下眼睛吧。”

  “怎么?”

  “很好看。”王遗风亲吻了一下他的双眼,“我很喜欢。”

  

  窗外有风过。吹落花满地,似有曲无声。

  

  END.

  

  *整篇都是奇奇怪怪的梗啊哈哈花满楼其实是来神助攻的【x

  *写文的时候循环BGM是陆花的《凤楼吟》,“蓬莱幽岛京师灯华不若江南落花人家”这句特别喜欢!


评论(16)
热度(137)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