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全员吐槽]第六届名剑大会12-57

前文链接:1-11

*12-28是好难兄八月写的。29-57是我写的。


  12

  新一届名剑大会是否能够成功缓解社会压力,并且在维护江湖稳定方面做出了贡献,这些我们还不得而知,但我们已经看到的成就是,新一届名剑大会非常大程度地扩充了职业市场,为许多游手好闲没事干的江湖侠士提供了工作岗位。

  关于名剑大会的宣传海报贴满了街头巷尾。

  “今年夏天我去藏剑山庄看名剑大会,谁去?”

  “你的时间,非常值钱。现在上路,就是为了名剑大会,我是叶英,我在藏剑山庄,等你。”

  “谁说歪果仁不打名剑大会!”

  “谢渊:我将带头冲锋。我的立场非常坚定。我们的狂怒,你驾驭不住。”

  “极品装备,武器折扣,江湖声望,名剑大会,参加就送!”

  

  13

  叶家老二对举办名剑大会非但没有半分阻拦,反而是全力支持,算盘珠子打得啪啪响。

  金融巨子叶晖先生的帐算得特别清楚。

  高端兵器产业可能会因为这次名剑大会受到少少的冲击,可是这次名剑大会极大地刺激了藏剑山庄名下的其他产业。

  你远道而来看名剑大会是不是要坐车骑马?交通业。

  你来都来了是不是吃点东西要住个几天?服务业。

  多的就不说了,那么毫无疑问地,业绩增长最块的部门是什么——

  娱乐业啊朋友们。

  场内输赢不重要,场外八卦才重要啊!

  

  14

  《我爱的人爱我爸,再见面时我不知我更爱我爸还是她。——BY不愿透露真实身份的军方高官之子李XX。》

  “你这么纠结,不如我喊她来我们去打个33来检验一下我们的父子情?”李承恩抖了抖手里的小报看了一眼李无衣,“你现在这个职业,让我在江湖上都很难叫你一句儿咂。”

  

  15

  是啊,苍云军在外,谁不是个爹啊。

  

  16

  本来裴元觉得上一次名剑会已经出够了风头,在江湖中为万花谷建立了坚不可破的光辉形象,这一次就可以不用亲自参加推广万花形象了,但是,事与愿违。

  因为阿景嘴里不干不净地来找他。

  “嘴里不干不净”是完全的字面意义。

  因为他在竞技场里连续被对方丐帮敦了十场,而他在竞技场里有限的活着的时间中,十之有八都在地上摸爬滚打地吃土。

  “呸呸呸……师兄,呸……求拯救啊。”

  

  17

  万花谷门面担当裴元大夫,二话不说地拎着笔带着家养DPS上了名剑大会的擂台。

  要说裴大夫真是一点都不含糊,对方丐帮拼了命都摸不到裴大夫的衣服边。

  还能优哉游哉地给洛风无缝糊春泥。

  技术层面如何做到我们就不要考虑了。

  自带光环我们这些单身汪不想具体看清楚。

  

  18

  阿景觉得大师兄的形象进一步地高大了起来,于是立刻虚心求教。

  裴元:“阿景,你跟我说说你上了名剑大会的擂台之后,心里是怎么想的?”

  阿景:“这次一定要努力活长一点。春泥留给自己。”

  裴元:“你这是还没有找到作为一个奶活在擂台上的精神支持。”

  阿景:“请师兄明示。”

  裴元:“作为一个奶,你在名剑大会的擂台上,对方追着打你却怎么都打不死你的时候,你会满心都是把对方玩弄于股掌之中的优越感。当你能够享受掌握对方人生时间的时候,你就找到了作为一个奶活在擂台上的精神支持了。”

  阿景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旁边打坐的洛风道长,接着不耻下问道:“师兄,那一回头突然发现队友遭不住了的时候,是保自己还是保队友呢?”

  裴元:“这个问题有些复杂,我推荐你集思广益一下,因为我的个人经验已经不适用了。”

  

  19

  于是阿景在公开讨论版上匿名发表了一个问题来给自己集思广益。

  “身为一个离经,在名剑大会上有一个猪队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一天之内被顶上了江湖论坛热榜。

  连阿景都被答案里连绵不绝的苦大仇深震惊了。

  

  20

  第二天多了一排类似的问题。

  “作为一个云裳,名剑大会的队友不中用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补天站起来,来说说名剑大会队友不靠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DPS不要输,被名剑大会里的治疗队友拖累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那么……看到这么多人参加名剑大会都如此纠结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主办方代表叶英的回答如下:

  “爱打不打。”

  

  21

  燕小霞跟万松谦说,走,咱们去打22。

  一个太虚,一个离经,看起来有所配合,赢面不小。

  燕小霞上前插了一个气场,然后往万松谦身后蹭了蹭。

  “哎哎哎你看你看对面要冲过来了,保护我保护我。”

  万松谦也往后让。

  “我看见了你快一个马步上前插个气场啊。”

  “来了来了来了看我看我看我给我握针握针握针!”

  就靠着这种怂得一往如前的气势,这个配合毫无悬念地输给了对手。

  

  22

  出了竞技场之后,万松谦问燕小霞:

  “你总躲我身后什么意思?”

  “我怕死啊。”

  “不要怂,正面干!”万松谦鼓励燕小霞,“下次我站你后面。”

  

  23

  就在一场一场输得几乎要出门就分手的时候,这一次万松谦和燕小霞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对面只有一个扛着重剑的叶凡。

  “就是干!不要怂!”万松谦给燕小霞上了个握针就准备好要商阳指叶凡。

  “一波带走能赢能赢!”燕小霞也举着剑蒙着头冲了过去。

  叶凡本着JJC能输,态度还是要有的精神,有些自暴自弃地原地转起了风车。

  万松谦和燕小霞就一前一后地躺在了叶凡脚边。

  

  24

  两个人出了竞技场的门开始进行例行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我们刚才怎么输的!”万松谦还是一脸的不能相信。

  “对啊,我都没反应过来就躺了,我好惊讶啊!”燕小霞说。

  “我更惊讶啊!”刚出了竞技场门的叶凡说。

  

  25

  阵营狗没有钱是整个江湖的共识。

  阵营高层领导也不例外。

  为了副本里的奖励,恶人谷和浩气盟新老两代领导班子带着一个熟悉副本的曲风,浩浩荡荡地进了副本。

  重点不在于阵营狗打副本是一件多么纠结的事情,重点在于所有人踏入副本的那一刹那,忽然踏进叠了一摞的双方气场。

  只有曲风中立自动豁免,他情不自禁地从兜里摸了个蘑菇出来,一面啃一面说:

  “呦呵,这打得挺热闹啊。”

  

  26

  谢渊和王遗风两个人迅速一左一右冲出了气场。

  莫雨少侠站在气场里愣了一下,然后把站在气场里一直愣着的穆玄英少侠摁翻在了地上。

  站在一旁的曲风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语气说:

  “这是怎么个意思啊。”

  

  27

  莫雨一把抱起穆玄英,一脸苦大仇深地说:

  “毛毛,我是不会让你死在别人手里的。”

  这次轮到曲风楞住了,半天才评价说:

  “要不是我能确定我刚才吃的这蘑菇没有毒,我都要怀疑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这种理由也可以啊?”

  

  28

  走过路过的燕小霞道长和万松谦少侠目睹了整个过程。

  燕小霞问:“就这种浮夸的剧情,你怎么看?”

  万松谦答:“好像逆了。”

  

  29

  内心伤悲的穆玄英决定去投诉。

  副本里是不会开启阵营模式的!官府管理差评!

  官府代表李倓迅速对此做出了回复。

  李倓说,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开启的,但穆少侠你们这个实在情况特殊啊。

  穆玄英问怎么特殊了。

  李倓说你想一想,今天周几。

  

  30

  今天周六。时间下午一点整。

  穆玄英:“………………所以是因为攻防开始了吗。”

  “对啊,”李倓说,“我们官府已经被众多砍不到BOSS的侠士投诉得体无完肤了难道还不许偷偷使个绊子出个气吗!”

  穆玄英说但我不是BOSS!

  “所以死的是你啊。”李倓说,“不然谢盟主死了就直接判定恶人谷赢身为一个不务正业的官三代我还不想被各路英雄仇杀。”

  穆玄英默默吐了一口血。

  

  31

  莫雨说毛毛不怕。我扛着你的尸体打BOSS啊,不用担心摸不到装备完不成日常。

  穆玄英累觉友尽。

  穆玄英说其实我回个营地再过来就行了。

  于是穆玄英回了营地带着半满的血槽继续过来汇合。曲风正要敬业地给他挂个握针,被莫雨阻止了。

  莫雨说毛毛的血线也只能我来加!

  曲风问什么你还会奶?

  王遗风说我徒弟奶得特别好!攻防的时候一口回春妙手就能拉满我的血槽。

  谢渊:“……特别是我带着人辛辛苦苦把姓王的打到10%的时候。”

  穆玄英仿佛终于get到了谢伯伯如此热衷于拆散他和雨哥的因由。

  

  32

  [莫雨]的“妙手回春”(会心)使你获得了11点气血。

  穆玄英:“……雨哥你?”

  莫雨也很惊讶,他之前没对王遗风之外的人用过回血技。

  莫雨看了一眼技能说明,发现有一行小字注释。

  [妙手回春]

  使目标气血值恢复11点。

  施放目标为[王遗风]时,回复目标100%血量。

  莫雨有点心累。成为一代大奶的梦想就这么破灭了。

  穆玄英说雨哥我觉得我们继续友尽着吧/手动再见。

  

  33

  谢渊立志要当个认真负责的T。

  为此还特地把渊点了出来。

  不过大家都不太信任他的拉怪手法。

  曲风是这样说的,据说谢盟主之前在天策的时候是跟李统领学的拉怪手法,嘲讽基本靠脸。所以对于你能不能靠脸拉稳仇恨我们其实是有点怀疑的。

  谢渊想了想,觉得这句话好有道理简直没办法反驳。

  

  34

  谢渊迅速给李承恩写了一封信。

  [玩家来信:谢渊]

  李统领,谢某问一下,我就问一下没有别的意思,李统领有无考虑过逆转一下江湖上对你的认知?比如你现在已经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化身一代神T威震天下,之类的。

  祝好。

  

  35

  谢渊写完了信就继续着副本生涯。

  鉴于莫雨逆天的妙手回春大家一致决定让王遗风去T。

  王遗风的仇恨值特别稳。特别,特别稳。

  他一上去就吹起笛子,高亢嘹亮。是实实在在的字面意义上的如雷贯耳。

  仇恨条嗖地一下就120%了。

  

  36

  穆玄英绝望地捂脸,说雨哥我觉得我们打完这一场直城门副本今天的攻防就全部泡汤了。

  莫雨安慰他说没事,攻防俩小时呢,还不够我们拿下一个日常吗!

  穆玄英说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指我们打到今天晚上的攻防完了也出不去。

  莫雨陷入了沉默。

  

  37

  李承恩收到谢渊的信的时候正在喊人打55。

  名剑大会开始的第一天入场的人特别少,大家都还处在找队友的状态。

  李承恩觉得,上一届自己打过22打过33因为都没有神奶绑定所以感觉特别没有前途!这次死活拖上了裴元一起打。

  裴元自带家养剑纯洛风。

  李承恩在好友列表找了一圈发现最犀利靠谱的李倓王爷不在线,最贴心的发挥稳定的儿砸和唐无影小七去33了。其他人都对他的55保持了观望态度。

  于是李承恩只好满世界喊人。

  

  38

  有两个人响应了李承恩的号召。

  李忘生和陆危楼。

  李承恩对这两个人的到来都特别欢迎!

  一个有无敌,八尺之内气吞山河。一个虽然上届没有一起打过不过看起来陆老爷子就特别威武霸气的样子!

  事实证明李承恩高兴得有点早。

  

  39

  李承恩迅速地邀请大家加入了队伍。

  队伍名原本叫“王爷轻点喷”,不过王爷今天没有来李承恩就顺手改了一个。

  改成回答一个大家都有点关心的问题。

  叫“绝不在JJC骑驴”。

  李忘生和陆危楼都欣慰地觉得李统领其实没有传说里那么JJC杀手嘛。

  跟李承恩一起打过上一届的裴元和洛风觉得,老爷子们真是太单纯了。

  

  40

  李承恩进地图的时候确实没有骑驴。

  他吹了个口哨,召唤出一只,嗯,没有里飞沙,连浮云都没有。

  是一只乌龟。

  洛风:“裴元我们现在脱衣服让对方给个痛快行不行……”

  这个时候的裴元还很乐观。

  裴元说打吧有我奶呢不怕!早在进来之前我就对李统领的战斗力没有什么指望……

  李承恩说不要小看我的乌龟啊你们!骑在上面还能涨修为!

  裴元说李统领,然并卵三个字你懂吗。

  

  41

  裴元乐观得太早了。

  第一个躺下的居然不是李承恩是李忘生。

  洛风:“掌门师叔你竟然没有开无敌师叔你为何想不开……”

  李忘生说,好久没打JJC我忘记把镇山河拿回技能栏了。

  洛风恍然大悟。

  不明状况的陆危楼问为什么。

  李忘生说别问,问多了都是泪。

  李承恩好心地给陆危楼解释,说上一届名剑大会的时候李忘生和谢云流绑定打22,结果每一场都会被秒爆无敌。

  

  42

  陆危楼身为一个明教,能隐身的明教,理论上来说应该是不骑驴队的有生力量。

  但是陆危楼作为一个从未参与过JJC活动、并且卖过两次剑帖在藏剑山庄声望为负的人,并没有充足的JJC经验。

  他是以明尊琉璃体心法进本的。

  李承恩觉得,世人再也不会只嘲笑他用全套铁牢打过名剑场了。

  有陆教主陪他一起垫底。开心。

  

  43

  陆危楼是个积极改正错误的人。

  第一场大家集体躺平出了地图过后,陆危楼就去换装备换心法了。

  结果李承恩手一滑点到了排队。

  还没来得及装备武器的陆危楼两手空空地进入了大漠楼兰。

  裴元说很好特别好,陆教主请你自由地使用长拳攻击吧。勇敢上,不要怂。

  我会记得给你挂握针的。

  

  44

  事实证明陆危楼的PVP素质还是比较过硬的。

  明教教主挥舞着长拳把对方的火力值都吸引了过去。

  哦对了,对方五人组全是天策。杨宁朱剑秋曹雪阳冷天峰秦颐岩。

  曹雪阳在地图喊话说哈哈哈哈哈对面是统领统领骑着乌龟大家不用担心这一把稳赢!

  李承恩开着乌龟直接碾了上去。

  

  45

  李承恩神威大发地获得了四个天策的人头。

  大家都觉得这个世界简直魔幻了。

  裴元大夫甩了甩头发说这就是有奶和没有奶的区别,跪安吧。

  洛风和李忘生被李承恩在最后把人头抢走了还可以归结为运气问题。其实也负责了主力输出的陆危楼特别不服。

  挥舞着长拳辛辛苦苦把对手的血线打到了1%之后被人一枪就抢走了人头真是日了狗。

  

  46

  李承恩特别振奋地给谢渊回信。

  [玩家来信:李承恩]

  谢盟主!谢盟主看我看我!我一场5V5里收割了四个人头!四个!人头!

  特别英俊威武霸气侧漏帅裂苍穹!

  江湖小报上的谣传不要信啊大天策府统领神威盖世!我大天策府神威盖世!

  

  47

  李倓也收到了李承恩的来信。

  李倓说苦心人天不负,老天终于开眼让你领会了我的JJC指导精髓了吗,朕心甚慰。

  李倓表示要过来跟他打一场55,实地考察一下。

  李忘生慷慨地表示可以退队腾位置。

  李忘生说师兄刚才喊我了我去和他打22。

  洛风:“掌门师叔你为什么要和自己过不去……”

  李忘生说你不懂,无敌就是拿来爆的,不被爆无敌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你意会一下。

  洛风说我是个纯粹的剑纯意会不了。

  

  48

  李忘生悄悄跟李承恩说统领借我一点车马费我去长安等师兄。

  李承恩问掌教您行走江湖都不带钱吗?

  李忘生说我道家子弟无为而无不为,无钱而胜有钱。

  “怎么个无钱胜有钱法?”李承恩虚心请教,“我工资向来不高求个生财有道的高招!”

  李忘生说你先把车马费借我。

  李承恩交易了他2金1银3铜。

  李忘生说,你看,这就是无中生钱的方法。

  李承恩说掌教好走不送。

  

  49

  李倓王爷莅临指导了李承恩的55名剑队。

  李承恩又把队名改回去了并且特别自觉地收起了乌龟。

  [李倓]加入了您的队伍“王爷不要喷”。

  李倓说,这个队名起得很有水平。

  

  50

  不知道为什么李承恩今天真的特别神勇。

  这一场又收割了三个人头。

  李倓还没来得及欣慰,向来高居神奶宝座的裴元忽然谜之手抖了。

  把一发碧水摁在了陆危楼身上。

  陆危楼特别迷茫:“裴大夫多谢关照然而老夫并不需要补肾。”

  裴元不说话。

  洛风说你让他冷静一下他在为自己跌下神坛哀痛。

  

  51

  需要冷静的裴大夫空着蓝被对面的尹放敦躺了。

  尹放觉得拿下神奶的自己特别睥睨天下。然后继续睥睨天下地去敦洛风。

  洛风一个箭步冲到裴元身边。

  “卧槽我要去救心爱的神奶!救不了神奶也要和神奶死在一起!”

  然后他就被敦得脸部着地躺倒在裴元的旁边。

  尹放同时被裴元和洛风加入了黑名单。

  

  52

  李倓觉得自己也需要冷静一下。

  队里有李承恩的时候就没有顺利过。

  出了场地之后裴元公正地表示不关李将军的事,李将军能收获人头就是承天之幸了,我们下一场再接再厉。

  下一场裴大夫依旧谜之手抖着。

  把本该给李倓的听风吹雪给了李承恩。

  裴元百思不得其解。李倓死不瞑目。

  虽然最后又输了一场,但是活到最后的李承恩开心地对躺平的李倓说,王爷你看我还是在收割人头!

  李倓说没错你最开始就收割了我的人头……

  

  53

  主办方藏剑山庄收到了这届名剑大会的第一封投诉信。

  是裴元写的。

  裴元说我怀疑主办方给李承恩加了不该有的BUFF。

  主办方叶英回应说并没有,我们只是觉得李统领孜孜不倦地在名剑场奋斗很值得鼓励,就把他身上的卖队友DUBUFF随机转嫁给了队友。

  裴元特别想愤而退队。

  

  54

  王遗风他们死去活来地打完直城门,第二场攻防早就结束了。

  五个人一起去交日常。

  每个人获得了150金。

  穆玄英问雨哥你修装备花了多少金?

  莫雨说235。

  曲风问,谢盟主王谷主我没记错的话,你们来做日常是为了攒够打完名剑场修装备的钱?

  谢渊说,这么虐的事情你就不要提醒我们记起来了。

  

  55

  王遗风思来想去,觉得像上一届那样抱紧主办方大腿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于是去找叶英组队打22。

  叶英问这次你还吹笛子吗?

  王遗风说头可断血可流笛子不能丢。

  叶英说那算了我们江湖不见。

  

  56

  叶英接受了唐傲天和风夜北的邀请。

  队名叫做“大唐残疾人关爱协会”。

  打完一场之后叶英和风夜北都觉得不能忍。

  这场的地图是天山碎冰谷。

  坐着轮椅的唐家堡主被对方推下台子之后就再也没能跳上来过。

  唐傲天也觉得特别不能忍。

  队友是两个瞎子看到轮椅翻了都不能帮着扶一把!累爱。

  于是残疾人33队就地解散。

  

  57

  对比之下,王遗风的笛声也不是那么不能忍了。

  王遗风终于如愿以偿,再度和叶英组上了22。

  队名是叶凡取的。特别长。

  “我大哥是个瞎子然而我希望他是聋子”。

  幸好叶英看不见队名。

  

  ——TBC——

  

  *昨晚跟着难兄屁滚尿流地约了一发JJC顿时梗思如野狗……

  *并且达成了[此时有粉不如黑]的成就【。】


评论(10)
热度(255)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