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全员吐槽]第六届名剑大会58-81

*这一更全都是八月好难兄写的XD


58

裴元跟洛风说: 

“来,我们一起把李承恩从好友列表里删除。” 

洛风问: 

“为什么?” 

裴元:“我裴元平生自负,上次和李统领打了名剑会,让我悟到我裴元也有不能之事。” 

洛风忍不住问:“是什么?” 

裴元潇洒地删除了李承恩的好友:“我运气差。” 

“那你怎么不删李倓?” 

裴元淡然看了一眼洛风:“为什么要得罪统治阶级。我不过是运气差,又不傻。” 


59

李承恩觉得55名剑队是体现自己价值的唯一途径,“王爷不要喷”队再次凑齐了队友重新出发。 

这次的成员是,李承恩,李倓,陆危楼,唐小夕,阿景。 

相逢就是缘分,我不会告诉大家最后两位是李统领骑着乌龟捡来的。 


60

说到这个乌龟,当年李统领刚拿到新座驾的时候就一路向整个江湖炫耀着骑去了太原。 

一路上逮谁跟谁打招呼。 

“唷,孙老,还亲自采药去啊,去吧去吧,你看我这个,新的,是个乌龟,怎么样?” 

“哎,这不是纯阳宫那小祁吗,你看我骑的是什么,哎我原来那头驴你还的吧,换啦。这个没见过吧,乌龟,稀罕吧。” 

“老唐,你看我这个,是不是也挺稳当的,跟你的似的,不过你再看看我这个,我这敞篷乌龟,有顶,不怕下雨。” 

“郭岩,跟伢出门玩呐,怎么这么小气又走路,妹坨你要不要来骑乌龟?” 

“叶家……哎叶凡你老几来着?来看看哥这乌龟,帅气不帅气,厉害不厉害?” 

为什么李统领从洛阳东北往太原走的这一路,走遍了大江南北这件事情,我们就不要纠结了,李统领想炫耀就让他开开心心地装一个路痴好吗,大家答应我,一定不要戳穿李统领只是单纯想炫耀自己乌龟的这件事情。 


61

没有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之后,李统领骑着他的乌龟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地来到了太原城。 

刚进城,迎面就遇上了李无衣。 

“无衣,你来看看这个?” 

李无衣围着那个乌龟走了一圈,“爷呀,你怎么把驴换了个王八?” 

李承恩开始反思自己的教育问题,看看自己,走南闯北上什么山唱什么歌,再看看李无衣,哪里学了这么一嘴的糙话。 

“哎这是新发的军备物资,你先上来,一会儿再给你看惊人的效果。” 

等李承恩带着李无衣骑着乌龟在太原城里绕了一圈儿,一边逛街一边问儿子: 

“你坐那么远干什么,哎我说你扭过来,这坐着显得咱们爷儿俩多生分。” 


62

终于转了一大圈之后李承恩问儿子: 

“你体会一下,有没有什么改变?” 

“咋改?” 

“就是有没有哪里不一样?身体上的。” 

“……没……?” 

“你体会一下,有没有感到哪里有充盈感,哪里被填满了?” 

“……哪里?” 

“气海啊你这个傻小子!”李承恩怒其不争一般地拍了他脑袋一巴掌,“就没觉得涨修为吗?” 


63

李承恩的乌龟双骑可以涨修为,口口相传之下,太原城里所有人都知道了。 

然而在人民群众的口口相传过程中,真实就像是一个总被人塞糖葫芦的小姑娘。 

“天策府的李承恩可以和王八双修哇!” 

“官府的人真会玩!我们养王八都为了吃,他们养大了骑。” 

“我的天呀,那个王八背上长了棵树,结了人那么大一个人参果,长得跟李承恩似的。” 

“打南边来了个老咂,腿儿低下骑了个王八,打北边来了个儿咂,脑袋后头插了个尾巴,骑王八老咂要插尾巴儿咂骑骑王八老咂的王八,插尾巴儿咂不愿意骑骑王八老咂的王八反而让骑王八老咂插插尾巴儿咂的尾巴,骑王八老咂非要插尾巴儿咂骑骑王八老咂的王八不想插插尾巴儿咂的尾巴,但是插尾巴儿咂干不过骑王八老咂,只能放弃让骑王八老咂插插尾巴儿咂尾巴,跟着骑王八老咂一起骑骑王八老咂的王八。” 

李承恩笑眯眯地看着一字不落汇报民意的杨宁将军,说: 

“就最后这一个,我没太听懂,你再说一遍?” 


64

李倓回院子时,看到李承恩站在自己的乌龟旁边正对坐在乌龟上的李无衣和杨宁进行评头论足。 

“来来来蛋子你看,你看他俩这么坐着,这像不像闹矛盾的两口子?” 


65

总之李统领用他心爱的乌龟,成功地为自己找齐了队友,开心地去打名剑会了。 


66

李倓作为这个“王爷不要喷”队伍的指挥,感到十分有压力。 

队伍里有一个发挥不稳定的天策,一个西域来的明教,一个春泥永远留给自己的万花,和一个全唐门上下都找不到的唐门小姑娘。 

前途堪忧啊李倓王爷。 

“李承恩打雷,阿景清新,阿景你先不要糊春泥,陆先生你听得懂我的话吗?Can you speak Datang Putonghua?”李倓四处转了两圈,“唐小夕呢?谁能告诉我唐小夕在哪?” 

这个问题唐门的上上下下问了无数遍,非常难回答。 

陆危楼觉得这个唐门非常不错,精神内核跟明教非常相称。 

“就是让你找不到我。” 


67

孙飞亮有些不开心。 

因为他觉得受到了人参攻击。 

他那天在名剑队里面还没见到对面的人,就听到对面传来一句惊天动地的怒喝。 

“名剑会可以输!但是秀太必须死!” 

孙飞亮心里一惊,拔剑撒腿就跑。 


68

萧白胭问叶芷青: 

“当初谁说开门收小男孩当弟子是个好主意的?” 

叶芷青低头去扒拉高绛婷的头发: 

“哎我看你这个发型梳得好看,下次教教我啊。” 

萧白胭:“你不要打岔,回答我的问题。” 

叶芷青没办法,只能玩着腰里的穗子小声嘀咕说,“那也不能全怪我们,整天都有人来秀坊喊让收男弟子……” 

“所以我就是问你!”萧白胭把孙飞亮的控诉书拍在了桌子上,“这里面说的‘秀太必须死’是什么意思?” 


69

叶芷青拉着曲云跟孙飞亮吃饭。 

“我说师弟啊……”叶芷青拿筷子扒拉着虾仁说,“他们人参攻击你是不对,可你也有错啊。” 

孙飞亮还没开口就被曲云截了话头。 

“你还敢开口?”曲云险些把水都泼出去,“说,你跟谁去打的名剑会?上次我们喊你来打个DPS还跟我说忙,最近忙?!” 

“你先别说这个,”叶芷青努力地把话题扯了回来,“师弟,我问你,就你这一米八多的个子,还敢说自己是‘秀太’!?” 

孙飞亮这时候才捞到机会开口,无不委屈地说: 

“资深秀太不行吗?” 


70

一次开场之后,李倓看着对面的人,问李承恩: 

“李统领,你一个人干掉对面那个离经,做得到吗?” 

李承恩语气微妙地:“……呃,嗯……” 

“唐小夕打对面那个七秀……”李倓继续安排战术,并没有理会李承恩的欲言又止。 

然后李承恩不出意料地没有打死对面的离经,人家甩着假发满场蹦跶嘛事儿没有。 

这一场就毫不意外地输了。 

出了名剑场,李倓语气冷淡地说: 

“李统领,我再问你一次,如果下次我再让你一个人干掉对面那个离经,你做得到吗,行就是行,不行就不行。” 

李承恩噤若寒蝉,其他人安静如鸡。 

李倓深呼吸,又问了一遍: 

“李统领,如果我再让你一个人干掉对面……” 

李承恩忽然爆发了一句: 

“下官做不到啊!!!!!!!” 


71

也不知道为什么,李倓不耐烦的怒火席卷了那天所有场的名剑会。 

“李承恩在干什么,骑着马逛街吗?” 

“阿景你怎么就死了,星楼交了吗,春泥呢,毫针的,水月长针呢?你所有的技能没有用一遍,你就应该还活着。” 

“看见对面藏剑起风车了为什么不跑?” 

“唐小夕到底在哪!” 


72

李承恩的55名剑队之路,走得坎坷并且艰辛。 

而且他的队友们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心理伤害。 

尤其是陆危楼。 

他觉得在名剑大会里受的伤,可以在别的地方找补回来。 

于是他决定去野外蹲小姑娘。 

这种变态大家不要学。 


73

而和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的陆危楼不一样,阿景进行了清楚的自我认知之后,决定先打打别的组别熟悉熟悉,至于人选,那就随便找个陌生人组队算了。 

就不要总坑熟人了。 

然后他随机地和陆烟儿组上了22名剑队伍。 


74

第一场陆烟儿就没活着排进名剑大会。 

西域的网络不好,都怪陆危楼。 


75

第二场陆烟儿成功地排进了地图。 

天山碎冰谷。 

碰上曹雪阳和叶琦菲。 

阿景觉得自己好歹参加过第五届名剑大会,勉强算是有经验,就主动跟陆烟儿说: 

“一会儿你不要怕,咱们聊着打。” 

陆烟儿说好。 

开场之后一红一金从远处骑着马咵哒咵哒风一样跑来,阿景一边跑一边喊:“陆烟儿!陆烟儿你在哪啊!” 

阿景被曹雪阳的马蹄子踩倒的时候,被叶琦菲的重剑砸倒的时候,一边跑一边拼命往自己身上套治疗技能的时候,都在大声地呼唤着陆烟儿的名字。 

然而回应阿景的永远只有陆烟儿那一句: 

“阿景?阿景你在哪儿啊?” 


76

出了名剑会阿景仔仔细细地把自己衣服上滚上的灰掸掉,然后问陆烟儿: 

“……姐,你刚才在哪儿看着我挨揍呢?” 

“我在追啊。”陆烟儿虽然小时候长在中原,可毕竟在西域长了些年,官话说起来有些吃力,“你在前面,然后是曹雪阳叶琦菲,再一个然后就是我啊。” 


77

这场的手气不太好,又是曹雪阳和叶琦菲,不过地图比较令阿景满意。 

乐山大佛。 

阿景说:“去柱子后面。” 

等阿景背靠左边那根柱子站好的时候,看到陆烟儿贴着右边的柱子站好了。 

“来我这儿啊!” 

话还没说完,曹雪阳的马蹄子,叶琦菲的剑又一起砸过来了,阿景只能接着拔腿就跑。 

陆烟儿:“阿景你在哪啊?” 

阿景:“陆烟儿你在哪啊!” 

这都不是名剑大会了,简直是寻人启事。 


78

阿景觉得这些都不是重点,没关系,没有默契可以培养,谁都不是一天就能和对方心意相通,慢慢来。 

于是华山之巅,对方追着他打,陆烟儿跟在后面喊“阿景你在哪儿啊?”。 

天山碎冰谷,他在台子上面,陆烟儿在台子下面喊“阿景你在哪儿啊?”。 

大漠楼兰,他在沙丘的这一边,陆烟儿在另一边喊“阿景你在哪儿啊?”。 

阿景想开口说“我在这儿!我在这儿啊!” 

可他张不开嘴。 

张嘴就是一口血。 


79

阿景深吸一口气,然后语重心长地跟陆烟儿交流: 

“那什么,我们先商量好,下次我再喊跑的时候,咱们不管三七二十一,都往左边跑。” 

“乐山大佛窟我们躲左边那根柱子。” 

“华山之巅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上台子。” 

“天山碎冰谷说什么都不上台子。” 

“大漠楼兰我们永远都躲在阴影那一边。” 

“然后你看看我,多看我一眼。” 

陆烟儿看着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80

阿景又去找裴元师兄聊天。 

虽然这种聊天一半时间是阿景在嗷嗷哭诉,一半时间是裴元一边叹气一边言辞挑剔地教育师弟。 

姑且也算是聊天吧。 

阿景:“师兄,我一直有一个事情想不通。” 

裴元:“……说吧。” 

阿景:“我和那个明教的小姑娘打了上百场名剑会了,不管对面是谁,不知道怎么的……每次上来都是打我。” 

裴元:“噢。” 

阿景:“而且原来我以为是自己装备不行,现在我装备比她强啊,怎么还是次次上来都是打我?” 

裴元:“你觉得呢?” 

阿景:“从前我一直不明白……今天我刚想明白……” 

阿景使劲叹了口气。 

“我队友是个明教,上来就隐身,对方不打我打灯谜吗?” 


81

裴元想了想,没有说出: 

“打了一百多场才明白,你也是有些厉害。”这样的话。 

为了师兄弟的情谊。


难弟写了四千字……我就跟着更四千字……我就是这么耿直。


评论(5)
热度(162)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