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叶英叶炜粮食向]舍剑

  给 @若若秋 的生贺。

       是个叶英叶炜相关的兄弟粮食向的文。不是CP。


  

  世所周知,藏剑山庄的三庄主叶炜,自小不爱理会叶家家传的铸剑之术。

  更未曾踏足过铸剑庐和洗剑池一步。

  

  不过这个说法并不特别精准。

  准确地说,叶炜还是亲手铸过一柄剑的。在他八岁的时候。

  

  叶炜自小天赋过人,性情跳脱,且喜争胜。但凡身具这些性格特点的人,年纪尚小时都免不了有些自傲的小毛病。

  叶炜也不例外。

  叶炜年纪尚幼的时候,喜欢对比的人选便是两个兄长。

  彼时叶英尚且籍籍无名,是不得叶孟秋喜爱的、于剑术一道木讷至极的叶家长子。叶晖的心思早早放在商道上,即便勉强习剑也不过是为了让父亲不再过于苛责长兄。

  是以对于叶炜这个早早展露出惊人剑术天赋的第三子,叶孟秋曾经寄予了许多期望。

  

  八岁正该是个上梁下河淘气生事猫嫌狗不理的年纪。叶炜倒没有把时间用在这些寻常孩童热衷的事情上,他最喜欢做的事,是去找两个哥哥比剑。

  叶英很少回应他。

  叶炜甚至几乎没有看见过,被父亲评判为“剑术平平资质驽钝”的大哥有拔剑的时候。叶炜去找他的时候叶英通常在抱着剑出神,眼神安静又深远,不知着落在哪一处虚空。

  年幼的叶炜很好奇。

  “大哥你不练剑光发呆有什么用?”

  “我剑已出鞘。”叶英说,“不在手而在心。”

  小小的叶炜皱起眉头:“可我看不见呀!”

  叶英唇角似有笑意:“你以后会看见的。”

  说完这句,叶英忽而又微微摇头:“不,我愿三弟以后也不要看见。”

  他低下头,拍了拍叶炜的肩膀,声音轻而沉稳:“去玩吧。你不必懂得这样的剑术……练你想要练的剑就好。意气无双,快意恩仇,这是你的剑,与我的剑道不同路,更不必与我相同。”

  

  叶炜很是不解。

  他继而去找叶晖。叶晖对于三弟提出要比剑的请求倒是没有推脱,欣然而应。

  不过比过一次之后叶炜就再也不想继续了。

  无他,二哥的剑术实在是……嗯,不好形容。

  叶炜把方才叶英的话告诉了叶晖,他说二哥我没听懂大哥的意思,为何我日后能看见大哥的剑,又最好不要看见。

  叶晖沉吟了片刻,说:“你安心练剑就好。”

  

  两个哥哥都是这样似是而非的答案,让叶炜有点困惑。

  困惑的叶炜在满八岁生日之后,叶孟秋提出要让他给自己铸一柄佩剑。

  叶炜对铸剑一道毫无兴趣,觉得拎着锤子叮叮当当实在不像一个剑客该做的事。不过叶孟秋又说昔年你大哥年满八岁时,也曾自己铸剑一柄,虽不甚出色,然而于八岁稚龄孩童而言,已然不错。

  叶炜心知父亲对于大哥向来苛刻,他口中的不错二字,已属十分难得。

  年幼的叶炜被父亲短短一句话激起了好胜心,挽起袖子去寻上等的矿石了。

  

  叶炜选了最上等的玄铁石,精心锤炼出了亲手铸造的第一柄剑。

  也是唯一一柄。

  剑刃锋锐削金如泥,寒意湛然光可鉴人,叶炜自以为是柄绝好的剑。

  然而叶孟秋握剑摇头:“不好。”

  叶炜失望难当。

  叶孟秋继而开炉替他铸了佩剑。剑名无双,一长一短,叶孟秋说长剑锋锐,气势凌人,短剑平和,内敛锋芒,长短互补,则叶炜剑术可成。

  不过日后铸剑一途,叶炜大约是再难有成就了。

  

  虽然叶炜自己也对铸剑兴致平平,不过年幼且自傲的三少庄主很不愿意自己的铸剑术被父亲贬低至此。

  叶炜并不觉得自己的剑有什么不好。

  他心中极是不服,便去找大哥诉说——反正叶英每天都抱剑在怀静默观花,甚少说话,是个上佳的倾听对象。

  

  叶英拿起他的剑,轻声一叹:“长锋易断,过刚易折。三弟,剑乃百兵之王,是君子之器。藏剑山庄以君子二字立身,你练剑之时,亦须得多想一想君子二字。剑锋含鞘不露,方不会伤人伤己。”

  少年气盛的叶炜没有看见长兄眼里的担心,他甚至觉得大哥说的并不正确。

  剑锋在鞘,便如衣锦夜行,知之者谁?

  叶炜要的是扬名天下,五湖四海凡遇剑者,皆无敌手。

  

  叶英大约看见了叶炜眼里的不以为然。

  他略一思忖,忽然道:“三弟,与我比剑如何?”

  叶炜有些惊讶。

  往日他来寻长兄比剑时几乎没有得到过回应……其实叶炜也不知道大哥的剑术到底如何。

  他自然一口应下:“好!”

  叶英道:“我年长于你,以剑鞘为剑即可。你意如何?”

  叶炜开完笑说:“也好。不过大哥若是输了,再换剑来重新比过也行啊!”

  叶英笑而未言。

  

  叶炜率先拔剑。

  他六岁习剑,至今不过两载,一手叶家四季剑法已然初具威势。

  无双剑的长剑相较于他的身量还太长,叶炜用的是短剑。他剑势简单却凌厉,虽还带着几分稚嫩,一招云飞玉皇已有七分磅礴大气袭身而来。

  叶英信手接过他抛来的剑鞘。

  站立原地,分毫未动。任凭剑锋过身。

  叶炜皱起眉头。

  他有点担心伤及兄长,剑势不由得弱了几分。叶英忽然出声道:“临阵弃战是大忌,你尽管施为,不必顾忌。”

  叶炜微一咬牙,顿足再度蓄势,换了一招鹤归孤山,一跃而起对着叶英当头而下。

  叶英抬头,依旧不闪不避,与临空而下的叶炜对视。

  静若山峦。

  他微微抬起手,在转眼一霎间,精准无匹地用手中剑鞘对上了无双短剑,将那迎面劈来的剑刃收入鞘中。

  叶炜只觉有一股轻柔至极又刚强至极的力道自腕间拂过,他不受控制地腕力一松,下一瞬无双剑已经连剑带鞘落入叶英掌中。

  叶英将剑递予他:“胜负已分,再战无益。”

  叶炜毕竟年纪还小,一时被惊住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可、可这压根不是比剑!大哥你耍赖!你根本没用剑招嘛!”

  叶英笑了一下,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早前就说过,我出剑了,只是你看不到呀。”

  叶炜依然愤愤不平。

  不过小小的叶炜在心里也明白,自己与长兄大约真的实力相差太大,他忍不住抬头问:“那大哥能把你的剑术教我吗?”

  叶英牵起他的手,让他重新握住了无双剑。

  “剑之一道 法门万千,各人的路都不尽相同。”叶英低头看他,眼神沉静,“我修的剑,要护一庄安危担庄主之责,于你而言并不适合。”

  “我更愿见你鲜衣怒马仗剑走江湖,路遇不平拔剑相助,意气凌云风华无双,无忧无虑无恨无怖,与寻常的少年子弟一般无二。”

  那些我未曾有缘领会的人生,我愿你能一一走遍,不必顾虑山庄不用思量责任,像一个寻常又寻常的剑客,三尺青锋可指天下,数不尽的年少轻狂。

  叶炜理所当然地用力点头:“是啊是啊,我早就立志以后要遍试天下尽败群豪!”

  叶英忍俊不禁:“遍试天下大约无望,遍试江南或许可行。”

  “大哥你又小瞧我!”

  “罢了。”叶英看着他,眼神含笑,眉间似有纵容的神色,“想去便去吧。日后不论遭遇何事,切记还有两位兄长在你身后。”

  

  自此之后,叶英的剑术在叶炜心里已经变得神秘又高不可攀。

  他之后还曾试图来找长兄比剑,不过都只得到了叶英静默观花的回应。

  此后不久即是十年一会的第二届名剑大会,十四岁的叶英得公孙氏盛赞,声名显露。叶炜也在心里暗自为大哥高兴。

  

  便如叶英所言,叶炜渐渐长成。藏剑山庄的三少庄主年少气盛,遍试江南几无敌手,名头大炽,风头无两。

  叶炜依然没有看见过叶英口中那“已然出鞘的剑”,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开始明白,自己能够这样毫无后顾之忧地修剑又试剑,得罪了诸多江南侠少而无人敢言,得益于有大哥一肩担起山庄传承,亦有二哥打理繁杂琐事,他只需要安然做他声名显赫的无双剑主,快意江湖。

  

  直至开元十五年那一场变故。

  叶炜为藏剑七子的惊鸿掠影阵所伤,经脉尽毁,之后失却内功修为,再无意气可言。

  他不堪打击,终究舍弃了陪伴自己多年的无双剑,任它沉进幽深的西湖水底。

  

  弃剑之后的叶炜觉得自己想明白了从前的很多事,又好似什么都没有想明白过。

  他终于能够看见叶英所谓的剑。

  不在手而在心,以心为剑,护山庄弟子万全。

  护他一路成长而始终意气正盛风华正茂,路无坎坷,平安顺遂。

  那样的剑,那样的剑术,自有大心胸,方是大境界。

  

  时隔五载,叶炜悟得寂剑。

  他明白了叶英当时为何希望,他能够不要看见兄长的剑。那并不是一条轻松的路,若非历经坎坷挫折而不得见。他的兄长只愿护他于风雨之外,一生只如少年时的张扬肆意,快然洒脱。

  

  叶炜舍弃了相伴多年的无双剑,却在剑道之上看见至境之途。

  舍剑而得剑,其中得失,也只有叶炜自知。

  

  剑之一道,法门万千。他的两位兄长,一者以心为剑护山庄安危,一者无剑在手理山庄诸事,于剑道之上,殊途而同归。

  如今,在这条路上并肩而行之人,便该当再加上他了。

  吾道不孤。

  

  END.

  

  *一直觉得大庄主会是个很宠弟弟的人……护短属性暴露无遗【x

  *弟弟们和大哥一起守护山庄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梗。大庄主的剑道之路总觉得很是孤独,但愿悟得寂剑的叶老三能与他并肩同行吧。


评论(9)
热度(263)
  1. 芳菲阑珊若若秋 转载了此文字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