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莫毛]心剑解红尘04

主王遗风X叶英,现代末世架空背景,升级打怪谈恋爱。

附带CP莫毛。

前文链接:01-03


  (四)清风生

  

  王遗风也接到了任务。任务内容是收莫雨为徒。

  面前的少年熟悉又陌生,看起来是个土生土长的现代人。只是来自系统的提示让王遗风下意识地觉得,这具身体里住着的也是来自千百年前的灵魂,只是不知因何缘故失却了记忆。

  莫雨也打量着眼前的两个人。一身衣饰整洁,从容不乱,全然不像是在末世中挣扎求存了一个月的普通人。

  他紧紧盯着王遗风:“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王遗风看着莫雨眼中流露出戒备的神色,摊开双手退后一步,以示无害:“不用那么防备,食物、水或者药,我们都不缺。至于你的名字……猜的你信吗?”

  莫雨瞄一眼他们空空如也的双手,继续用眼神表达了不信任的心声。

  叶英忽然说:“你的同伴已然尸毒入体,再不救治,恐命难久矣。”

  “你胡说!”莫雨猛然抬头,凶狠地盯着他,“毛毛只是被抓伤了!明明只有被咬的人才会、才会……我已经给他治过伤口也消过毒了!你胡说!”

  叶英轻声一叹:“我并非妄言。你去看他的伤口,定然已经开始腐烂……我是盲人,对这些气味的变化,尤甚敏感。”

  莫雨闻言回身,迅速拆开穆玄英左肩包裹的绷带。眼见那三道深可见骨的爪痕已经变作青灰色,隐隐有向周边扩散的趋势,霎时脸色大变:“不可能!毛毛……毛毛你还醒着吗?别睡过去,毛毛!”

  然而穆玄英早已因失血过多而陷入半昏迷,此刻任凭莫雨如何呼喊摇晃都全无反应。

  莫雨连唤数声不得回应,渐渐冷静下来,再度转向叶英:“这位……先生,您有办法救他吗?我有食物有水有药都可以交换,你们不缺的话,我……我还有武器!”

  “武器?”王遗风颇有兴趣地开口,“菜刀还是铁棍?”

  莫雨咬了咬牙:“……是枪。还有子弹。”

  末世之后秩序混乱,幸存的人确实可能从各种渠道弄到和平年代难得到手的枪支弹药。不过也正是因为在末世,这些能够增加生存几率的东西更加炙手可热,所以对于两个半大孩子能够弄到枪,王遗风还是略有些惊讶的。

  “拿出来看看。”他说。

  莫雨看向了叶英,显然,对于面前衣物整洁得不像是在末世中挣扎求生的两个人,他更加信任叶英一些。

  至少看起来可靠些。

  叶英感觉到了少年的注视,他微微摇头:“我……并无医治之法。”

  若是在他的时空里,尸毒的解药已然被配置出来,倒无甚可惧。然而叶英不懂医术,也并不记得解药的配方,因而现下来看,藏剑庄主对于尸毒的确束手无策。

  莫雨的眼神倏忽黯淡下去。

  “不用丧气,”王遗风悠悠开口,“他治不了,我能解啊。”

  “你?”

  大约是看出了少年明显的不信任,王遗风转了转掌心长笛,朝着平卧的穆玄英遥遥一挥袖。

  有清晰的绿光没入穆玄英体内。莫雨惊讶地发现,方才发青发灰的伤口,又渐渐变成了正常的红色。

  事实摆在眼前,莫雨没有去深究王遗风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听说过末世之后有少部分人类也发生了异变,以为王遗风也是那些拥有神奇能力者的一员。

  “现在可以拿出来看看吗?”

  莫雨不再犹豫,从上衣里侧拿出一支手枪。王遗风颇感兴趣地接过,他知道这种现代社会里通用的武器,不过之前并未有机会弄到手。

  “怎么来的?”

  “不关你的事!”莫雨哼了一声,显然对他仍旧心含戒备。他探手去试了试穆玄英的额头,发现之前因为受伤而发起的低烧已经消退,“为什么毛毛还不醒?你的医术是不是有问题!”

  “我说了能治好就能治好。”王遗风耸了耸肩,“不过需要时间。”

  “我都把枪给你了!你总得让他醒过来!”

  王遗风摇摇头,随手把手枪扔还给他:“我不要你的枪。我们来做另外一个交易。”

  “什么交易?”

  “我帮你救你那位小竹马,你拜我为师。”

  “拜你为师?”莫雨不解地皱眉,简直要开始怀疑面前的人是不是脑子有病,“这是为什么?”

  王遗风悠然道:“我观你骨骼清奇气质不凡是块上佳的练武材料,所以想把毕生武学传授给你。”

  “……你在开玩笑吧大叔,”莫雨几乎能够确信自己遇到神经病了,“现在的骗子都早就不用这一套了好吗。”

  “哦,”王遗风说,“总之就是这个理由你爱信不信。”

  旁观的叶英心里唯一的感想,就是当年的恶人谷主能收莫雨为徒,一定也不是用的正当手段……

  

  莫雨最终答应了王遗风。虽然半信半疑,不过穆玄英的现状堪忧,除了相信面前这两个奇怪的人,他别无选择。

  不过鉴于穆玄英依旧没有醒来,王遗风又说尸毒并非一时可解,莫雨便和他们说好,先一同上路,什么时候王遗风彻底治好了毛毛什么时候才拜师。

  

  叶英压低声音问王遗风:“方才他为何唤我先生?”

  “……你就当他是在喊你公子就行了。”

  叶英一知半解地点头,又道:“他二人出现在此,好似与我们的遭遇又不同。你来这边一个月了,可曾找到这桩奇事的因由?便是些蛛丝马迹也好。”

  “不曾。”王遗风摇头,“来之则安,你我慢慢探寻吧。”

  “只好如此。你方才救治穆玄英所用的,莫不是万花谷的太素九针?”

  “是,”王遗风笑了一笑,“方才我升到了10级,又有两个新技能,握针和商阳指。”

  “……这些技能,不需修习轻易得来,我心内总有些不踏实感。”叶英微微锁眉,“我们自身的功力也不要懈怠修炼才好。”

  “那是自然。”

  “不过,据我所知,握针似乎并无解毒的效用?你既答应莫雨要救助穆玄英,莫非还有别的法门?”

  “升级啊。既然现在我能有握针,以后定然也能有别的技能。我知晓万花谷养心诀里有一功法名为清风垂露,可解百毒。到那时,何妨一试?”

  “那时依旧不能解,你该如何?”

  “那他们也不吃亏啊。”王遗风漫不经心一笑,“我不出手保他,他十二时辰内必变尸人。我如今替他疗伤,即便日后仍旧无法根除,结局也总比现在要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何必那么多顾虑?”

  叶英不以为然:“君子一诺有千金。如此出尔反尔,不可取。”

  “你是君子。”王遗风挑眉道,“但我不是。我是个恶人,恶人行事随心而至,只凭好恶,不问对错。”

  

  上路之后,叶英许久没有再说话。

  莫雨在车后座小心地照看着穆玄英,王遗风依旧以十分漂移的车技在开车。

  车厢里一时寂然无声。

  

  王遗风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错,但是叶英忽然不跟他说话了,他顿时觉得有些不自在,却又说不出为什么不自在。

  僵持了许久之后他率先开口:“叶英。”

  “嗯?”

  “你若是不屑于与我这样的人为伍,到了H市便各行其路罢。”

  叶英有些不解:“为何忽然这样问?”

  “你方才……”王遗风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误会,“你方才为何一直不说话?”

  叶英迟疑了一瞬,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回答。后座的莫雨忽然抢入道:“他在晕车啊。”

  “我也晕车好吗,谁还有心思聊天说话。”莫雨给了王遗风一个十足鄙弃的眼神,“能把车开得您老人家这样艺术的我还真没见过。”

  叶英中肯地点了点头:“的确是因为有些头晕。”

  王遗风:“……”

  王遗风在心里想我只在你们这里生活了一个月就已经学会了开车,这其实是很值得盛赞的一件事啊。

  最终王遗风深吸了一口气,只是说:“我一点也不老。我甚至还没留胡子。”

  

  叶英心思细密,大约已经发现王遗风是想岔了,片刻之后低声道:“人生在世,各有活法。谷主的行事与我不同,却也无可非议。我从不以正邪二字看人,善恶在心,是非无绝对。俯仰无愧便得心安,所谓仁义道德,不及吾心中一柄剑。”

  王遗风忽然便释然了。

  “你与我曾以为的藏剑庄主不同。”王遗风轻声笑了笑,“我把红尘观遍,却只听你说过如此坦荡之言。”

  “大约是叶某不太通得人情世故吧。”叶英也笑了笑,“二弟常以此事念叨我。”

  “这样也不错啊,反正藏剑还有世故圆滑,极擅理事的叶二庄主。”

  

  后座上的莫雨支起耳朵听他们讲话,越来越觉得这两人来历成谜,暼一眼王遗风,忍不住小声道:“我看你就没有另外那个像好人。”

  “你说什么?”王遗风扬声问。

  莫雨遮掩地清了清嗓子:“我在说毛毛怎么还不醒!你的医术肯定一点也不好,不然为什么不把那个瞎子大哥的眼睛治好?”

  叶英和王遗风闻言,都是微微一怔。

  经他一提王遗风才猛然意识到,太素九针不知能不能治好叶英的眼盲?

  他并不知道叶英的双眼是为何盲去的,依稀听江湖传言说是藏剑大庄主闭关修无上心剑,出关之时白发盲眼。其中因由,却一无所知。

  “你想治眼睛吗?”王遗风问。

  叶英沉默片刻:“再说吧。”

  

  莫雨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盲人不愿意治好眼睛的,但也直觉这件事最好不要插嘴去问,只好低下头装不存在。

  低头的瞬间却恰好对上了穆玄英睁开的眼睛。

  “毛毛,你醒了?!”

  

  ——TBC——

  

  *是的后面会有庄主复明的情节。算是私心吧,我希望他能看遍这如画江山。

  *王遗风达成成就[拐卖少年!之一]


评论(25)
热度(151)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