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少林x明教]似曾相识

  似曾相识
  
  *这个冷到北极的CP是病友菊花点的单……到底我是因为打赌输的文还是因为交换王叶图欠的文我已经不记得了,总之,怜爱一下冷CP【x】
  *故事里的人物都有原型。对,就是我的师门。
*是个bg。
  
  我师侄的初恋是个和尚。但我从来没有见过。
  师侄是明教。我不是明教,我是万花。师侄之所以是我的师侄是因为他的天策师父是我的师兄。
  关系看起来有点乱,因为我的师门原本就是一个千奇百怪出奇葩的存在。
  
  师侄对少林这个门派有着异乎寻常的执念。有一次我帮她整理仓库,结果理出来堆满好几个包裹的棍子。有“从来不用”,甚至还有“白衣焚天”。
  望着浩浩荡荡堆满半个仓库的少林武器,我一度开始怀疑师侄是不是从稻香村出来的时候手一抖选错了门派。
  
  我实在很是好奇师侄那个从未露面的初恋,于是特意找了一个我做完大战日常抢到了碧玺碎片的好日子,去问师侄很少提起的恋爱史。
  我的明教师侄身后背着一根棍子,骑在她的太白仙鹿上,深沉地对我说:“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要从二十年前说起。”
  我掰着手指头和脚指头去算二十年前的师侄是多大,结果发现一定不超过十岁。
  现在的孩子啊,怎么这么早熟。
  师叔我的初恋都还没影子呢。
  
  根据师侄梦幻一般的描述,她最初遇到初恋的和尚那一天夜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无星无月,是个武林事故高发的时间段。
  于是这天晚上理所当然地出事了。
  这一夜天策府围攻光明寺,请有少林武僧助战,寂静的夜里霎时间杀声如雷,血溅四野,剑影刀光遍地皆是。
  明教左右使者战死,三大法王叛教,牺牲惨烈。
  不满十岁的小师侄被吓哭了。
  
  她被父母护着跟随教主往外撤退,半途父亲母亲先后不敌而亡,于是小师侄一个人在鲜血残肢里四处躲藏,渐渐跟丢了明教西撤的队伍。
  师侄说那时候她一个人跌跌撞撞地乱跑,哭得昏天暗地此生无望,误入了战团的中心。一个天策小将收势不及,差点一枪捅到她心口上。
  就在这时候她的初恋踏着万丈佛光出现了。
  师侄说有那道金色的佛光将她罩住,护她毫发无伤。
  我忍不住吐了个槽,我说师侄啊你这么热爱少林,连个舍身诀都认不出来吗?
  师侄说你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我从师侄记忆不全的故事里把所有细节脑补完整,这大概就是个少林弟子随手挽救迷路少女将少女一路送到了西迁的路上少女一见倾心然而分割两地只好遥遥相思的故事。
  俗套,而且没有新意。
  
  我问师侄,那现在明教也回中原了,怎么没见你去找你的初恋表个白诉个衷肠?
  师侄说我有啊,我每年的七夕都是跟他做的呢。
  
  我又去翻师侄的仓库。
  师侄的仓库里有各种七夕腰坠项链戒指挂件,我挨个翻过去,发现上面刻的名字倒都是和尚,只是没有一个相同的。
  “陆铃和道定永结同心”。
  “陆铃和道恒永结同心”。
  “陆铃和惠通永结同心”。
  甚至还有一个“陆铃和圆通永结同心”。
  我觉得我必须给师侄跪下了,这是每年都在换情缘的节奏啊。简直让我这样的单身花不能活。
  
  我问师侄,你那个初恋到底叫什么?
  师侄苦恼而迷茫地说,我不知道。可能叫道定可能叫道恒,不过肯定不可能叫道驴。
  其实我也能理解,毕竟那时候不满十岁,连喜欢是个什么东西恐怕都不清楚,忘记问和尚的法号也很正常。
  我继续问师侄,那就是说你到现在都还没找对人了?
  师侄说我还是不知道。
  师侄说那个少林弟子送她回去的时候,她从和尚身上硬拽了一个木鱼下来挂到腰上。和尚想要拿回去师侄就打滚耍赖不肯放,说这是信物以后长大了要拿着它找和尚娶自己的!
  单纯的和尚被惊呆了。
  再也没跟师侄提木鱼的事。
  
  师侄把木鱼拿给我看,很普通的样子,去刷个灵霄峡就能拿的那种。唯一比较有标志性的是木鱼侧面刻着一个数字,三百二十九,估摸着是初恋在少林弟子里的排号。
  所以凭着这个很好找人啊,我说。
  师侄也是这样认为的。她刚刚回中原的时候就拎着木鱼去了少林寺,知客弟子看见她的木鱼脸色就有点奇怪起来,支支吾吾地说我们寺里没有这样一个拿着木鱼跟施主您私定终身的弟子施主您请回。
  师侄特别生气。
  师侄指着知客弟子说,大师啊你不要装,我观你面相似曾相识,这个三百二十九其实是你吧你不要试图逃避!
  知客弟子长叹一声,说施主您慧眼如炬。
  
  我顿时了然,说这一个就是道定吧?
  师侄说是。
  那后来你又是怎么发现没找对人的?
  师侄说做完七夕任务之后他就坦白了。
  我继续了然,说这和尚是想找个人混任务?
  师侄说大概吧。
  
  师侄接下来的经历乏善可陈。
  年年七夕都换个观面相似曾相识的和尚做任务,年年做完任务都被坦白找错人。
  也是挺虐的。
  
  我做为一个爱护师侄的好师叔,觉得很有必要给情缘之路艰辛坎坷的师侄助个攻。
  我去找我天策师父的藏剑师兄的七秀徒弟的大师情缘,我对那个大师说来来来帮个忙,我想在你们寺里找个人。
  这个大师已经有情缘了我特别放心。
  
  大师把我领到了少林寺后山的塔林,我有点懵。
  大师指着其中并不起眼的一个小小的塔堆对我说,喏,你要找的三百二十九。
  我去看墓塔之上记刻的生平。
  和尚的一生短暂而平凡。他法号道善,在开元十六年拜入少林门下,开元二十七年夏卒于光明寺之乱。
  
  我心情有点复杂。
  我不知道师侄知不知道这件事,但是我觉得师侄有一件事对我撒谎了。
  师侄说和尚救她的时候说,他的师父让他日行一善,以证佛心。
  所以她也肯定记得和尚的法号叫道善。
  
  我准备离开的时候遇到了今天打扫塔林的少林弟子。本来我们打个招呼就走了,但是我听见大师管这个弟子叫道恒。
  那不是师侄的第三年的七夕情缘吗?
  我又忍不住好奇了,悄悄喊住道恒,问他究竟为什么要和我的师侄去做七夕。
  道恒看了一眼那个墓塔,念了句阿弥陀佛,转身走了。
  我有点莫名其妙。

  今年又到七夕了。我暗搓搓地尾随了一下师侄准备看她今年怎么过。
  我看到我的明教师侄在主城门口朝着一个年轻的和尚跑过去,熟练至极地搭讪:“这位大师我观你面相似曾相识,不如我们去做个七夕情缘?”
  和尚好像有点惊喜,说好的施主。
  和尚说我在主城门口站了好久也没找到情缘,难得施主不嫌弃我的名字。
  师侄问大师你叫什么?
  和尚说,我叫道驴。
  
  我最终也不知道师侄知不知道她的初恋已经不在人世。
  就像我最终也不知道,道恒看的那一眼墓塔、念的那声佛到底是什么意思。究竟是他的道善师弟曾在逝去之前对他有何托付,还是单纯的,只是念一句佛而已。
  反正,我的师侄至今仍旧执着地单恋着她的和尚。
  
  END.
  
  *人物都有原型欢迎对号入座【x】感谢友情出镜的我的天策师兄和我的天策师父的藏剑师兄的七秀徒弟的大师情缘……
  
  
  
  
  
  

评论(4)
热度(26)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