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莫毛]心剑解红尘06

  (六)眼中人

  

  叶英盲眼白发这件事,要自开元二十四年说起。

  那一年他深觉时局动荡、江湖不稳,决意闭关修无上心剑。而在闭关之前,他其实已经初涉心剑之道。

  世间剑者,多是靠与同道中人切磋比试,取他人之长,省己身之短,来提升实力。悟剑之途便是不断试剑之途。叶英却不相同。他反其道而行,不出一剑,却能在脑中演化出剑势万千。

  剑在怀,剑入眼,剑藏于心。

  天地万物红尘人间入眼,天地万物红尘人间入心,他心中之剑可映天地可鉴红尘,则心剑大成。

  

  “我那时……太过心急。”叶英缓声说道,“心剑一术,远非朝夕可成。那时枫华谷之乱结束不久,父亲有意隐退,二弟不擅武技,三弟四弟重伤才愈,五弟不知所踪,小妹生来卧病……江湖能人辈出,我一己微末之力,若要想护藏剑山庄万全,必得在心剑一道上臻至大成方可。”

  王遗风听到此处,已有些明白了,却未曾开口打断。他听叶英继续往下诉说,藏剑庄主神色平淡,声如流水:“我那时不过初窥心剑门径,知晓剑不在眼而在心,便时常闭眼参剑。然而往往有所领悟过后,偶尔睁眼时却又会前功尽弃。便让神针盛长风前辈替我金针封穴、暂时失明,以悟剑道。”

  “谁料二弟一时不慎,天泽楼有奸人闯入。虽来敌不堪一击,然而我那时功行紧要,分神之下不慎使得气血逆冲,以致金针错位、双目皆盲。盛前辈本欲替我医治,我那时心剑之术尚未功成,便未应下。后来出关……却已然误了医时,再难痊愈。”

  “原来如此。”王遗风轻叹一声,“叶庄主剑胆清刚,颇有担当。若换做是我,可做不来这样折损己身、守护一方的事。”

  “恶人谷主不也护持恶人谷数十年风雨无恙?”

  “那不一样。”王遗风一笑摇头,“我不过尽责二字而已,比不得你是在尽心。如此说来,你之前并不热衷于治眼,是为了重修心剑之术?”

  “我修为不在,境界无损,重修心剑之术不必如当年一般艰难,目能视物也无妨。然而……”叶英略一迟疑,“然而当年药王首徒裴元曾替我看诊,并无良方。只怕……谷主的一番好意,叶英无缘领受了。”

  叶英自然是愿意治好眼睛的。他自己目盲多年,如今身无心剑修为,行动与普通盲人无异,虽然并没有什么不习惯,却也会拖累同行的王遗风处处照顾。只是,通过系统界面得来的太素九针虽然好用,也不一定能将他治愈,到时浪费王遗风诸多心血只得到一场空。

  叶英并不愿欠下这样一份难以偿还的人情。

  他自小惯于独处,凡事甚少求人。况且王遗风于他而言,仅仅是在这个末世里的同路友人,尚未熟稔,叶英做不出让人平白耗费心血的事情来。

  即便……他的确很想用双眼看一看,这个千百年后、与从前大相径庭的世界。

  

  王遗风身负红尘一脉武学。这一心法的最大好处,便是擅识人心。

  叶英的转念间的心思并未在神色里有所遮掩,王遗风几乎只用一眼便明了他的心思,微微一哂:“你是担心,我治不好你的眼睛,到时白费力气竹篮打水一场空?”

  叶英稍稍一怔,见他看破,也不否认:“……正是。”

  “我亦不敢保证什么,不过你真该多看看我给你的那些书。”王遗风挑眉道,“这里的医术十分神妙,有许多盲人都能换上一双别人的眼睛而复明。纵然太素九针不能治好你,若能寻到这里的大夫看诊,十之八九康复有望。”

  叶英沉默了许久。

  “多谢。”最终他轻声道了谢,又正色开口,“此恩无以为报,谷主日后若遇难事,叶英必鼎力相助。”

  “不必这样郑重其事。”王遗风哈哈一笑,“我做事但凭喜好,想给你治就治了,不用提什么报恩二字。”他走近叶英身侧,又道:“你先让我看看你如今的眼睛。”

  叶英依言,换换睁开闭合的双眸。

  王遗风仔细打量他的眼眸,忽然一怔。

  这双眼睛……这双眼睛,让他心里瞬间波澜陡生。

  

  叶英这具身体虽然不知何故变回了他年轻时候,约摸十八九岁年纪,然而眼睛却还是如同盲去多年的人一样,瞳仁里覆着一层淡薄的灰色,黯淡无光。

  然而这双眼睛又与寻常盲人有所不同。那样淡薄的灰色仍旧无损双眸的清澈。

  叶英的目光并无焦点,视线散乱地不知落于哪一处虚空。然而王遗风对着这样一双眼睛的时候,莫名觉得,这个人的眼神仿佛只是如一阵清风一片流云那样溜过了身侧,融入了天地的呼吸之中。那眼中的光彩分明是晦暗的,眼眸深处又澄澈得仿佛直指人心。

  他在这双黯淡无光又澄澈如水的双眼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青年长笛在握,黑发白衣。虽早已变换了衣着,却依稀是数十年前,那个尚未入得恶人谷的遗风公子,儒雅风流,洒脱来去。

  他王遗风于世间苦心寻觅多年,一心要寻得表里如一、见眼如见心之人,踏遍万水千山而不得,却全不费功夫地得来在此间。

  天意成全。

  

  王遗风来到这个世界时,就知道自己变得年轻了,这幅打扮也早在镜子里见过,那时并没有多少感慨。然而对着叶英的眼中人,他竟无端地回忆起自己遥远的过往之事,仿佛从这双眼里能照见自己困于红尘、善恶无解、遍寻知音不可得的前生。

  试上高峰窥皓月,偶开天眼觑红尘……王遗风怔立良久,醒神之后微微叹息:“我亦红尘眼中人。”

  “什么?”叶英听他忽然叹气,却不知何意。

  “没什么。”王遗风笑了笑,“在你眼中看见了我自己的样子,忽然想起我现在已经是个年轻人了……不过,你可能并不知道我长什么模样吧。”

  出乎意料,叶英竟然接了话:“我知道。”

  “你知道?”

  叶英颔首道:“开元七年,第二届名剑大会。我曾观你持剑帖而来。”

  “你那时候才多大?我怎么不太记见过你。”

  “十四岁。家父未曾让我会见来客,我只是远观过你比剑而已。”叶英想了想,又道,“那时你的剑术恣意无拘、化影万千而身不动,难以捉摸。观剑知人,我曾暗忖你必然是个快意江湖来去潇洒、不恋红尘的独身剑客。却不想……”

  却不想,有朝一日,听闻雪魔盛名。那个第二届名剑大会的遗风公子,再无存于世。

  叶英其实颇有些惋惜之意。

  他能看出来王遗风于剑道一途也天分极高。那样的剑术那样的人,似是身在红尘过却红尘不沾衣,游荡于世又远离于世。与他的报剑观花,远望三千红尘,何其相似,却又大不相同。叶英当年对此人印象极深。

  若是王遗风不曾弃剑入谷,或许当世顶尖剑者之中便有他一席之地。只是,世事难料,天意从来高难问。

  

  叶英忽然想到了该怎样回报王遗风了:“若有机缘寻得好矿石,我替你铸剑一柄如何?”

  “为何要铸剑?”王遗风不解。

  “你的雪凤冰王笛,并不适合与尸人对战。”叶英道,“何况……你的剑术就此荒废,颇是可惜。”

  “也好啊。”王遗风笑了笑,不以为意,“藏剑庄主的铸剑万金难买可遇不可求,这等好事,我便不客气地收下了。”

  “剑乃君子之器。”叶英接着说,声音轻缓,“我愿谷主此生一如前世初遇之时,是个君子儒雅、快然潇洒的剑者,不必负污名行走于尘世。”

  王遗风依然一笑,这次笑意却一直深到眼底:“你的意思是,既然我的善恶黑白有别于世人,不妨做个伪君子好了?”

  叶英无奈,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罢了,谷主随心而行即可。”

  王遗风大笑。

  

  帮会领地里永昼无夜,王遗风拿出手表看了看时间,指针已过了十点。

  外间的车里睡了莫雨和穆玄英,他们也无意去车里同两个少年抢地方,在帮会建筑里找出一个房间,将打包带出来的被褥铺好,各自歇息。

  次日一早再度上路,莫雨和穆玄英虽然好奇他二人为何彻夜不归,却识趣地没有问出口。到下午时分,一行人终于抵达H市初建不久的临时生存基地。

  王遗风驱车往大门驶去,门口有一队持枪的士兵,挨个查验进入基地之人是否感染。领头的军士偶然间抬头,正好让王遗风看见正脸。

  居然,又是熟人。

  

  ——TBC——

  

  王遗风:损己利人的事我绝对不做!

  穆玄英:报告报告!叶英鹤归砸进丧尸堆里转风车血线只剩10%啦!

  [王遗风]对[叶英]使用了“听风吹雪”。

  你的“听风吹雪”使你失去气血值22222,使[叶英]恢复气血值109854。

  莫雨:师父,打脸痛吗?


评论(16)
热度(136)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