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大圣归来][1599]愿赌服输

*会收在10.3魔都大圣ONLY的突发本《花果山同居日常》里。

 

  《愿赌服输》

  

  ——“想我孙悟空一生英明神武,竟然也会栽在你这只猴子手里啊。”

  

  大圣打赌输给了猴哥。赌的是一分钟之内谁在树上摘桃摘得多。

  围观的江流儿特别惊讶,:“原来天下间还有大圣也做不好的事情呀!”

  孙大圣觉得很是惆怅,他觉得自己输得有点冤枉——披风太长缠在树枝上解不开才落后了猴哥一步,这完全不是他能预料到的变故啊。

  江流儿好奇地追问了他俩的赌注,获得了大圣苦大仇深的长声叹息:“想我孙悟空一生英明神武,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时也运也命也,算了,俺老孙敢作敢当,认了这赌账又何妨!”

  “识时务者为俊猴,”猴哥大笑三声,扬了扬手里的紫金葫芦,“来,吃吧。”

  

  紫金葫芦里装着前些天猴哥一时兴起,溜达着去太上老君的兜率宫里摸来的丹药。

  丹药是新药,猴哥这些年来时常去兜率宫里顺手签个羊,让老君有苦难言。后来老君也学聪明了,时常炼制一些药效奇奇怪怪的新丹药混在丹房里。猴哥有一次顺走仙丹,吃完之后连放了半个月的臭屁。

  被猴哥拎着衣领算账的老君一本正经地对他说教:“大圣,乱吃药是不值得提倡的。”

  自那以后,长了教训的猴哥再顺走仙丹,就会先行找个试药效的倒霉鬼了。

  很不幸,现而今,大圣就是那个打赌输了的倒霉鬼。

  

  “吃就吃!不就是试个药吗多大点事儿。”大圣极其不屑地接过葫芦,倒出一粒金光灿然的仙丹在掌心,仰头吞进喉中,“看看,看看!俺老孙是什么人,区区仙丹怎么奈何得了——噫?!”

  话音未落,白雾顿生。

  待突如其来的烟雾弥散开去,眼前已经不见了大圣的踪影。

  猴哥等人正在四下找寻,却忽然感觉自己的尾巴尖被小小地扯了一扯:“喂,这里。”

  “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哈哈哈哈哈哈!”

  猴哥低头去看,猛然间大笑不止,抱着肚子差点笑得打滚,“这丹药原来效果如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俺老孙了哈哈哈哈哈哈大马猴怎么样还敢说你猴哥矮吗!”

  被丹药缩小成只有两寸高的大圣:“……如果你只想听违心话,那我可以勉为其难地夸奖一下你现在简直高耸入云壁立千仞。”

  “大马猴你什么意思!”

  “夸你高。”

  姑且默认大圣的“夸奖”别无他意,事实上在目前的大圣面前猴哥也的确是个庞然大物。他若有所思地用尾巴尖卷起两寸长的小大圣,举到齐眉高的位置:“啧,我说,你这变小之后脸也变短了,看着跟奶猴子似的,还挺可爱。”

  “……你换个词赞美我谢谢。”

  大圣奋力地想要挣脱尾巴的束缚,奈何变小之后连功力都跟着缩水了,憋得脸红气胀也挣脱不出。猴哥心情颇好地上下甩着尾巴,浑然不顾某只猴在天旋地转中晕得想吐:“诶,别挣扎了,我可不会放你下来。你看你比土地公公还小,走在地上谁也注意不到,一不留神就可能被踩死……我孙悟空英明一世!怎么能死得这样没有尊严!”

  大圣被迫展望了一下这个画面,觉得实在有点承受不来,只好无力垂头:“那你说怎么办?”

  “唔,”猴哥偏头想想,似乎也没什么特别好的解决方法,“药效清除之前,俺老孙就暂时大发慈悲,准许你坐在我肩上吧!”

  他将尾巴一甩,精准无误地将小只的大圣抛到肩头。大圣艰难地抓着他脸侧的毫毛稳住身形,焦虑托腮:“别的先不说,快快快,去找老君!赶紧把这玩意儿解掉!”

  他说话时离猴哥的耳朵极为贴近,猴哥感到一阵热气直喷在耳廓上,倏忽之间心头竟略过一阵诡异的酥麻感,侧头去看乖乖坐在肩上晃荡着两条腿的小大圣,顿时只觉得怎么看怎么都是萌萌哒。

  猴哥突然有点不想去找老君解药效了。

  “咳,”他清了清嗓子,端正神色:“说好的愿赌服输,既然是试吃丹药,总要让药效全部发挥出来、再好好观察观察有无其他症状才算数……最迟要等到明天、不对后天,啊,或者三五天后才去找解药来服吧!”

  大圣怀疑地瞅了他一眼:“你之前可没这样说。”

  “补充一下,为时不晚。”猴哥坚持到底,“还是你怕了想赖账?”

  “我堂堂齐天大圣!一言九鼎!”

  “那好,解药的事就先不提了。”

  “……等等,”大圣忽然有点识破了猴哥的心机,“解药还是要去拿,万一过了时限解不掉怎么办?”

  那真是再好不过啦——猴哥未出口的心声。

  “那解药得我收着,”猴哥讨价还价,“以防你偷偷提前吃了.”

  大圣无可无不可地耸肩点头,心说凭我齐天大圣多年来的偷丹手艺,到时候还怕没机会从你身上把解药摸出来吗?

  

  既然商议完毕,猴哥就果断一个筋斗云翻上了天。

  凛风扑面来,流云聚复散,山峦河海足下过,倏忽已去十万八。

  眨眼之间,已至兜率宫。

  “好了我们到……噫?!”猴哥话只说到一半,侧头时忽然发现,肩膀上坐着的小只孙大圣已经踪影全无。

  他原地愣怔片刻,才猛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可能,大概,或许,是被风吹走了?!”

  

  确实是被风吹走了。

  一路失重地往下坠落的孙大圣觉得内心特别虐,缩小之后功力受限也就算了,连筋斗云都施展不出来,还会被风卷走——这枚丹药真是特别有毒!要是五百年前的太上老君有今天这样的心机,俺老孙还闹什么天宫早就被拿下啦!

  啪叽一声,晕头转向的孙大圣砸进了花果山的小河里。水花冲天。

  然而大圣惊恐地发现,避水诀捻不出来!不会游泳!快来人救猴命!

  不过大圣的运气还是很不错的。就在一世英名的孙大圣快被毫无尊严地溺死的时候,土地公公们及时从河底钻了出来,把一只落水猴捞到了岸上。

  “阿啾!阿啾阿啾阿啾!”孙大圣一连打了三个喷嚏。

  初秋的河水,有点凉。特别是,缩小之后一身衣服都穿不住,全身只剩湿淋淋的猴毛的孙大圣,觉得冷风简直寒彻骨,风吹丁丁有点凉。

  土地公公们疑惑地是盯着眼前的小小猴,其中一只甚至挺起胸膛比划了一下自己跟小大圣的身高差。嗯,土地公公完胜。

  “你是谁?”土地公公们用眼神表达了疑惑。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当然是孙悟空阿啾!先、先给我找件你们的衣服穿阿啾!”

  

  事实证明,土地公公并不怎么会带一只小小猴。他们钻进钻出地找来了十分简陋的树叶裙,堪堪只够大圣遮住被风吹得凉爽醒脑的丁丁。大圣被土地们带着一路跋山涉水地想要走回水帘洞,因为法力被封累得特别快,路上又渴又饿,然而土地们比划着告诉他,树上结的果子太高他们够不到,地上掉的果子昨天已经被他们放进水帘洞储藏起来,综上所述,三个字,先饿着。

  所以当大圣看到踏着七彩祥云从天而降的猴哥,差一点要热泪盈眶地扑上去——别的都不提了先来点吃的!

  猴哥看到他的眼神就瞬间秒懂,两个孙悟空在心有灵犀这一点上做得特别好。他变戏法一样掏出一个桃,任凭大圣幸福地趴在上面,埋头大啃。

  唔,好像喊他一声猴哥也不错,大圣边吃边想,果然细心周到会带小猴,也只有猴子才懂照料猴子啊。

  他忽然想起来造成自己此等状况的罪魁祸首来,问:“你拿到解药了吗?”

  “没有。”猴哥坚决不承认自己并不想找解药的小心思,一本正经地回答,“我看到你不见了就驾云回来找,没来得及去问老君呢。”

  “那你快去!等我吃完桃估计你就拿回来了。”

  “呃……”猴哥转了转眼珠,看见大圣身上沾满的灰尘泥土落叶草梗,忽然灵机一动,“不着急,我看你弄得一身是土实在有损我孙悟空的尊严!俺老孙先给你洗洗。”

  大圣油然而生出一种十分不妙的预感。

  

  猴哥的行动力是很强的。

  他拎起大圣,重新在肩上放好,驾云回了水帘洞,找出个吃饭的石碗来注满热水,将小只的大圣往碗里一丢:“你坐好啊,不要乱跑。呛了水我是不会给你渡气的!”

  “渡气是个什么鬼?”

  “啊,是观音菩萨他们看的什么据说几千年后的小人书上说的,什么人工呼吸……算了你别管,自己把皂角打一打。”

  大圣其实也觉得自己身上黏着泥土不舒服,遂依言洗了洗全身上下的毛。猴哥找来找去,没找到适合给大圣擦水的布巾,想了想,反手将自己身上的红披风拽下来:“出来吧,给你擦毛。”

  好久没有体验过如此凡人的洗浴方式了,大圣颇有点不适应,湿淋淋地从碗里爬出来溜进红披风里把自己遮住。猴哥顺手给他擦了几把,碰到某个部位的时候大圣忽然向后一跳:“别动!”

  “怎么?”猴哥疑似从一张长着猴毛的脸上看出了红色,“你是怕我看还怎么的害羞了吗哈哈哈哈?一身的毛有什么好看的!我难道不会看自己?”

  “……不要乱碰。”其实是被擦到了丁丁的大圣,顶着一张涨红的脸,严肃申明。

  猴哥耸耸肩:“那你自己擦呗,或者你转过去我不看你,你还真的转过去啊?等等哈哈哈哈哈哈你的屁股!哈哈哈哈真的是红的!哈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我自己的屁股也是红的!”

  笑屁笑。大圣愤愤不平地想,你跟我还不都是猴子,屁股是红的很奇怪吗!

  

  洗完澡之后天色见晚,大圣顶着红脸和红屁股钻进床上决定睡觉去,不再理会笑得四仰八叉的猴哥。睡意朦胧之间觉得有点冷,信手捞了捞被子,结果觉得太重没有捞动。正在他和被子较劲的时候,一根尾巴悄悄搭在了他的身上。

  顿时暖意盎然。

  大圣满足地抱着毛绒绒软乎乎的尾巴,安慰入眠。

  其实这只猴子还是挺不错的,不愧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大圣在睡衣朦胧之中想,不然以后还是对他好一点吧,就不再说他矮好了。

  

  次日清早,大圣舒展手脚伸了个懒腰,意外地发现,自己又变回来了。他很是庆幸:“原来药效只有一天啊。”

  被他惊醒的猴哥则失望居多,觉得自己其实还没有玩够。

  不过大圣很快也感受到了相同的失落,因为猴哥对于恢复常态的他一改之前细心照顾的作风,不再提供私藏的桃子给他吃,也不在他洗澡之后给他擦猴毛了!

  虽然一点也不想承认,但是昨天坐在那只猴子肩膀上、仿佛一侧头就能亲到对方脸颊的时候,心跳莫名有点加速。

  大圣盯着猴哥的脸看了许久许久,内心十分不解,左看右看都不过是只再正常不过的猴子脸,顶多是比自己短了点,讨人喜欢了点,也没有哪里特别出色啊。但是这样看下去的时候,心跳忽然又开始不受控制起来了。

  于是大圣悄悄地做了一个决定。

  

  再隔一日的清晨,猴哥睁开眼的时候惊讶地发现,身边睡着的大圣又变小了。大圣面对他惊讶的目光,淡定地说出自己的猜测:“可能,药效不太稳定吧。”

  其实偷偷又吃了一刻丹药这种事,反正绝对不会主动说出来的。

  猴哥用一根手指揉了揉大圣的头顶,笑得见牙不见眼,愉悦非常:“别担心,猴哥罩你。”

  “你堂堂齐天大圣!一言九鼎!”孙大圣勾出一个得逞的笑容,坐在猴哥肩头,啾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那就批准你以后都要好好照顾我啦。”

  

  他在心里为自己叹口气,纠结又甜蜜地想,我孙悟空一生英明神武,竟然也会栽在你这只猴子手里啊。

  

  END.


评论(2)
热度(74)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