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大圣归来][1599]天道好轮回

*会收在10.3魔都大圣ONLY的突发本《花果山同居日常》里。


  天道好轮回

  

  ——“这一次,我总算抓住你了。”

  

  斗战胜佛时常会遇到那么几个崇拜者。

  他有时兴致来了,也会随口跟他们聊上一两句,大多是有关他自己那些惊心动魄的往事,方寸学艺、大闹天宫、西行取经、斩妖除魔,凌霄殿上万人难当,森罗九幽尽皆俯首。

  “不是俺老孙胡吹大气,这上至九十九重天阙,下至十八万丈幽冥,就没有我孙悟空没去过的地方!”他一拂袖摆,卷起过长的袈裟塞进腰带,总觉得这成佛的日子枯燥无聊,连穿个衣服都恁多讲究,有时候想打个架还要谨防踩着衣摆,实在让人心生不耐。

  当下就有一个来自冥界的小鬼,骨碌碌转着眼珠,替他想着解闷的法子:“大圣,我可知道一个地方,您肯定从来没去过!”

  “当真?”孙悟空果然有了几分兴趣。

  “当真当真!”那小鬼大约没想到孙悟空能理会他,顿时激动起来,手舞足蹈地比划,“地府里过了黄泉水就是轮回井!大圣您法力无边,什么没见识过?可这轮回井是死人才去的地方,别说是您了,就是那些稍稍得道些的散仙地仙们,怕也不知道这轮回井的另一头是何等样的天地!”

  孙悟空哈哈一笑:“哦?这谁还不知道!不就是转世投胎去了?”

  “那总不能另一头连着当娘的肚皮吧?这可是个怎么个转世法呢?可没人知道了!”

  “这……”孙悟空抓抓头,觉得好像是很有道理,倒是激起了好奇心,“倒是有趣,待俺老孙去瞅一眼!”

  他风风火火地捻了个地行诀,直奔地府而去。身后的小鬼目瞪口呆,没料到大圣竟这样说走就走,追在背后连声大喊:“大圣!大圣且慢!一入轮回井可就不在三界之中了!万一有个好歹……大圣大圣!慎重啊大圣!”

  无奈他一界小小鬼仙,哪里追得上孙悟空。眼睁睁看着对方消失不见。

  “唉……”小鬼叹口气,“但愿可别出什么事儿才好。”

  

  顺黄泉水而下,过得奈何桥,即是轮回井的所在。

  孙悟空虽然来得冲动,却也是仔细思量过的。如今他在三界里是闲人一个,并不管事,顶多偶尔跟故友旧交窜个门子,或者去花果山照拂一下猴子猴孙,即便入了这轮回井一去不回,也不妨事。

  权当是一场新历练。

  数百年前大闹地府的积威犹在,轮回井边值守的鬼差自然认得孙悟空这张脸。他不敢拦这位煞神,只得苦苦相劝:“大圣,大圣!这里不是好玩的,三界六道、转世轮回,进去就没有出来的例子,您听小的一句,快别往里看了啊!”

  孙悟空不理会他,依然俯身看进井里。

  井水清澈透亮,泛着幽深的冷光,平滑如镜。他在井水里看见自己的倒影,却不是一身袈裟的模样。井水里的孙悟空金甲紫冠凌云履,身后坠着长长的红披风,如烈火燃烧。那倒影冲他傲然一笑,依稀有当年独战满天神佛的意气飞扬、年少轻狂。

  孙悟空轻轻闭了闭眼。那么遥远的记忆,鲜活如许。

  

  孙悟空觉得倒影里的自己特别英俊威武,即便,脸好像有点太长了。

  “这井里的可映出人的往事?”他问鬼差。

  鬼差赶紧摇头:“嗨,这井水玄乎得很,谁也不知道能在里面看到些什么,每个人都不一样。往世来生、心底执念、前尘旧事,甚至虚妄未来……大圣是看见了什么?

  孙悟空蹲下身去,掬起一捧水来。

  水纹荡漾开来,那个威风嚣狂的倒影扭曲模糊,渐渐消散不见。

  若说孙悟空最初来这轮回井只是一时兴起,现而今,他却非要弄个清楚明白不可。

  “大圣大圣!您别乱来!别别别别跳啊——唉哟这可怎么是好!”

  看守轮回井的鬼差眼睁睁看着斗战胜佛将碍手碍脚的袈裟往下一扯,只身跳入了幽深不见底的轮回井中。井水很快将他淹没,荡起的水波渐次平静如初,鬼差不死心地睁大眼睛往里看,却再也没有那位的踪影。

  

  轮回井连同着九幽黄泉水,阴寒彻骨。即便是有无边法力护体的孙悟空,也顿感如坠冰窖。他在井里往下沉去,不知何处燃起的幽蓝光泽如鬼火升腾,在他眼前闪烁不休。

  ——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孙悟空正这样想的时候,眼前霎时天旋地转,无数光影破碎又重叠,变幻如流云无常。待一切落定,面前已是景移境换。

  他竟然只身站在一个洞府门口。

  孙悟空猛然一愣,这里他实在太过熟悉,正是方寸山。

  洞府破败凋敝已久,显见是再无人迹。他知晓自己的恩师菩提祖师早已隐世,踪迹杳然,并没有太过惊讶。只不知……自己是来到了过去、未来、抑或仍在当下,更或者已经到了哪一处莫名虚空?

  孙悟空在斜月三星洞里随意走动,信手捻了个除尘诀,将这里的浮尘蛛网、落叶残枝清理一空。他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这里小住了下来。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预感,要他留在这里,等待……等待不知是谁的到来。

  山上的一草一木都是他熟悉的。孙悟空甚至随手点化了两只白鹤,化作童子于洞口守候。他自己拍拍衣裳,熟门熟路地摸上后山烂桃林,吃了个痛快。

  三五日后,那让他等候多时的访客,登上门来。

  孙悟空从来不信“天意”二字,此刻只觉得,这真是一场莫名的缘分。

  

  “老神仙老神仙!俺从花果山一路乘筏子飘过来,听说您这里有仙术学!老神仙,俺拜你为师,可好?”

  那被两位鹤童带入洞府的猴子一见了他,纳头就拜。

  他比孙悟空生得还要高大,一身不伦不类的衣袍,俨然就是轮回井里,那个长着一张长脸的倒影。孙悟空久久地看他,看得猴子忍不住蹦起来,抓耳挠腮地着急。

  “你有名字吗?”孙悟空问他。

  “没有没有!我天生地长,没名没姓!”猴子摆摆手,又机灵地往下接话,“老神仙既然是俺师父,便赠弟子一名姓如何?”

  “你叫孙悟空。踏破虚空,即是悟空。”孙悟空看着他说,“我愿你日后,不被天辖、不为地管,来去随性,固守本真。”

  “好名好名,自然自然,多谢师父!”

  孙悟空笑了笑。

  “我并非你的师父,”他说,“我会授你一身法术,但不必叫我师父。若要相称……唤我一声猴哥。”

  猴子笑嘻嘻地跑过来,围着他打转:“猴哥,你可是俺第一个见着的成了仙的猴子!你修炼了多久?如今是什么个仙班位次?要传我什么高强法诀?”

  猴哥被他一连串的问题砸得好笑,心想原来我小时候这么烦人,怪不得当年恩师他老人家老爱敲我的头。他捡着猴子重点问的问题答了:“不久。不列仙班,是个和尚,当和尚不好玩,你以后不要去了。传你的功夫先不急,你先把这洞府里的道门典籍读一读看一看。”

  猴哥边说边在心里好笑。似乎是因为碰到了一个更年轻莽撞的自己,不由得地竟难得端出了老成持重的架子。还真是想不到,若让那些认得他的神仙妖怪看到,怕不是要惊掉下巴。

  

  年轻的孙悟空听话地去看典籍。猴哥知道他识字不多,但记性好,便在旁边一个字一个字地给他讲解。时辰如沙走,晃眼已然斜晖西去,余烬一捧,猴哥将自己在烂桃林里摘的桃子充作两人晚饭。待天光收尽,才让猴子收起典籍。

  “看这些书不过是知晓修炼的法门。不必过多,心中通透就好。”猴哥说,待还要再交代两句时,忽而觉出一阵熟悉的天旋地转。眩晕中似乎有人惊呼着喊他“猴哥”,扑过来试图拽住他的胳膊,然而终究抵不过莫名卷起的漩涡巨力,被远远地甩离了猴哥身边。

  孙悟空再度睁开眼时,已经又回到了幽深又冰寒的轮回井底。

  

  他恍惚间有些不知身在何处、甚或这一日与那个自己的相处,是真是幻。

  孙悟空想,不知道那个猴子看见自己凭空不见会不会着急,以后自己还能不能看到他,又还能不能把应有的本事教给他,他会不会离开方寸山,从此,再不会有将来的齐天大圣孙悟空。

  那是自己,又分明不是自己。

  他懂得那只猴子的一言一行,一个动作一个眼神,所有未出口的想法,未表达的心念,他都清楚明白。那是他自己曾经走过的路,如今却有另一个自己,以另外的方式,去一一走过,收获与自己相同或不相同的结局。

  孙悟空在轮回井底又等了好些时日,然而再不能像先前一般,进入那个不知是在何处的世界。心头无端生起几分怅然若失,却又有几分满足快意。他还记得最初在轮回井里看到的倒影,那个自己凛然凌空睥睨风云,举棒一扫天下清。

  好不快哉。

  

  因着轮回井里稍纵即逝的倒影,猴哥决定将另一个自己唤作大圣。

  他这些天又陆续在井底里泡了许多次,终于如愿再次踏入了上次的方寸山,却惊觉此间已过去好几年。

  大圣看见他分外欢喜,拉着他便不放手:“猴哥!你那天去哪儿了?俺老孙左等你不来右等你不来等得整个洞府的典籍都看完啦!有个樵夫还说你是个骗子这里的神仙早就不在了被我好生揍了一顿!”

  孙悟空听得好笑,本想顺手摸摸他的头,刚把手抬起来才想起这家伙比自己要高一大截,只好悻悻放下:“莫担心,只是遇到一点小麻烦。这次来,先传授你几手功法如何?”

  “当然好!来来,猴哥吃桃,我刚摘的!”

  猴哥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给他讲解演示七十二变和筋斗云,到日暮四合的时分,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即将被扔出此界,无奈耸耸肩,嘱咐道:“你好好习练,往后俺老……咳咳,我或许不会常来陪你,不过无论多久,我定会想法子再回来。”

  话音未落,无可抗拒的拉力已将他拽入漩涡。

  大圣似乎依旧想要拉住他,却只捞到片披风的角落。仅闻嘶啦一声,已被轻而易举地扯裂了。

  

  猴哥再一次得着机缘,返回那个自己的世界里,惊觉时光漫如流水过,转瞬已是四百余年。

  他看见五行山下钢筋铁索,冰封法印里的孙悟空。心内血炽如沸。

  即使时空变幻,世事迁移,是不是齐天大圣的皆会有这样的结局。

  齐天大圣,素不服天!

  猴哥清楚地知道未来的命运,却并不甘心。为何要取经成佛,为何要令他跌坐莲台,为何要功德圆满修成正果。非我本心,如何甘心!

  他悄悄地使了个小法术,让江流儿的际遇偏离命途,让他提早去与那个自己相遇,让这满天神佛都来看个清楚明白,孙悟空依旧是原来那个孙悟空,傲骨凌云,敢与天齐。

  猴哥依旧只待了一天的功夫,能做的终归有限。他回去之后不由反复猜想,不知那个自己最终将会如何,是否如自己寄往的那样挣脱一身束缚。

  他甚至想起当初自己辞别师门后,菩提祖师一去不返,音信杳然,正如自己于大圣一般。忽而很是后悔,没能在上次相见时多叮嘱一句,日后惹祸不必担心,猴哥定然罩你。

  

  岁月悠然过。

  猴哥在这边心头痒彻地继续对着轮回井想方设法,大圣那边自又有了一番新际遇。

  是以待猴哥再次得以前往时,一切尽皆尘埃落定。

  齐天大圣破封印而出,英勇不减当年,不惹灵山不招天庭,上天入地,自在无边。仍在花果山上呼朋引伴,快然恣意。

  这样的结束,让猴哥终觉安慰。

  他正要去找大圣聊一聊别后的经历,不料对方已率先发觉了他的到来,箭步冲出来,抱着他的肩膀笑:“是猴哥回来了!你先前来悄悄帮过俺老孙是不是?”

  “嘿,你倒怎么清楚的?”

  “那条小白龙说的,有只猴子曾经躲在云层里对着五行山施法呢。”

  “原来是他。”猴哥摇头笑,“那你刚才怎么又知道俺老……咳咳,知道我来了?”

  猴哥无意把自己亦是孙悟空这个事实告知大圣。这样荒谬的事,想来也很难取信于人。他偶尔能寻到机缘,来这片时空里看一眼另一个自己安好如旧,已经心满意足。

  仿佛是寻回了当初那个信手引风云的自己。

  大圣得意地扬了扬眼角,顺爪摸一摸他的头:“行了别装了,你是什么来历瞒得过俺老孙?叫你那么多年猴哥也不见长个儿!”

  猴哥充耳不闻,决定装愣到底:“……我是什么来历?”

  大圣没有继续戳破他,只是闷笑。

  你自然是另一个世间的另一个我,一样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心有默契无需言语。无论我身处何地你都能找到我,而无论你何时到来,我亦会心有所感。

  如此,甚好。

  

  大圣三言两句给猴哥讲了讲这些年的经历,又把与自己同路的几个朋友介绍给他结识。其实都是熟面孔,只是换了一番机遇之后倒都和猴哥认识的那些人截然不同,很是有趣。

  说说笑笑到了黄昏,暮色渐起,猴哥抓了抓头起身要走,大圣顺手抓住他,问了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你在那边,还有事无事?”

  猴哥不明所以:“没甚大事。”

  “很好。”大圣跟着站起身,挥手引风雷惊动,金箍棒自耳里幻出,霞光灿然。

  猴哥张了张口,还以为他想抓紧时间和自己比划三两招,笑着摇头:“咱俩打起来胜负难分,况且时间不多……你?!”

  他说话间已有熟悉的虚空漩涡卷起,要将他重新拖入轮回井里。然而早已严阵以待的孙大圣悍然一棒砸下,直直透过那奇异漩涡,好似搅翻了轮回井、带乱了幽冥界,硬生生震碎因漩涡而卷起的异界吸力。

  猴哥惊讶之余也有点“果然如此”的感触……嗯,换了一个成长经历的我自己,还是那么不怕天不惧地会惹祸啊。

  想来那一边的地府,大概已经闹翻天了。

  

  猴哥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已然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之中。

  铠甲……有点硌得慌。他严肃地想。

  耳边是某只猴子得逞的笑声,和压低声音的一句话。

  “这一次,我可算抓住你了。”

  

  既然你已经出现于我的生命之中,授我法门,传我仙诀,同修七十二变共驾筋斗云,让我一如你期望里那般活得张狂恣意自在随心,那便休想再抽身离去。

  大圣心里不无得意地想,从前是我法力不深无可奈何,现而今,管你来自何方要去何处,我可算是抓住你了。

  

  END.


评论(1)
热度(88)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