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全员吐槽]第六届名剑大会218-250(完结)

*这一更全部来自八月好难兄

*会和《第五届名剑大会》的再版一起出个本,CP17有售。

*感谢喜欢。


218

陆烟儿在名剑大会门口发呆的时候看到了阿景。

播放着《怒放的生命》的阿景。

阿景看到陆烟儿,想起了从前的情谊,于是袖子一挥,说:

“不就是名剑队吗,走,咱俩打去。”

陆烟儿开心,于是撸猫一炷香庆祝。

 

219

一开始还挺顺利,赢了两场,阿景来了信心,觉得能和陆烟儿一路高歌猛进打上四段。

然后他们就碰到了双奶报社队。

小七和孙飞亮。

[地图]小七:对面万花の耻你不要脸,你竟然勾搭明教小姑娘!

[地图]孙飞亮:我跟你们说,跨国恋情是没有前途的!不信你看明教长老小沙鼠!

陆烟儿从没见过如此豪放烦人的地图喊话,转了转双刀问阿景:“这是什么意思……?”

阿景咬牙切齿地擦着笔,“没事,小七向来喜欢打对话流,不要理会就是了!”

[地图]阿景:对面的两个云裳听着,反正你们也没有攻击,不如就此缴枪投降!不然拖到最后还是我们赢!

[地图]小七:笑话,我要是单纯为了赢名剑会,能组这么个退伍吗?你看不出来这队里浓郁的怨气吗!

阿景拍了拍陆烟儿的肩膀:“陆烟儿,我相信你,这次就靠你了!”

陆烟儿紧张,陆烟儿想撸猫,但是猫不让带进竞技场。

 

220

一开始阿景和陆烟儿信心满满,追着小七和孙飞亮满场跑,孙飞亮的血条像是在拉风箱,忽高忽低十分坎坷。

每次都是陆烟儿努力把他打了个半死,小七一个技能他血又满了,总之就是怎么都打不死他。

一炷香过去了。

阿景:陆烟儿加油!你可以的!上去揍他!来!我帮你!

陆烟儿:好的阿景!我努力!

两柱香过去了。

阿景:我的书圣画圣僧一行啊!!怎么还是打不死他!!!!这都多长时间了!他们是不是嗑药了!我要求验血!!!!!!

陆烟儿:呜呜呜怎么回事,怎么打不死,阿景怎么办,这怎么打不死?

阿景:陆烟儿!不要怂!江湖儿女!不服就干!正面揍他!打得他长记性!

陆烟儿:呜呜呜嘤嘤嘤……好吧。

三炷香过去了。

阿景:锄禾日当午,商阳一百五!江河入海流,阳明二百六!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BUFF无以爆玉石!我只恨我之前没有好好上过花间的课!要不然也不能让你溜着我们这么巴巴地跑了三炷香!

陆烟儿:你别跑哇嘤嘤嘤……你就站着让我打死你哇啊啊啊啊……呜呜呜呜你别跑了好吗…………

四柱香过去了。

陆烟儿:……呜呜呜,嗝,呜呜呜嘤,阿景,咱们还,还打吗?

阿景:打!不打死对面那两个我下辈子不当万花了!

陆烟儿:……可,可是……

阿景:不能怂!就是干!正面揍他!

陆烟儿:…………怂……是什么,呜呜呜,意思?

阿景:解释不清!你就记着把对面那个哪吒三太子砍成渣渣就行!

[地图]孙飞亮:不带人身攻击!我小时候才是三太子!那套衣服早就不穿了!

 

221

可能就是这样一个恍惚,孙飞亮被陆烟儿打跪了,然后两个人又追着小七跑了半个场地,把小七也给放躺。

这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最后是阿景和陆烟儿取得了胜利。

阿景和陆烟儿出了名剑大会的场地就坐在路边发呆。

陆烟儿:我好累啊……

阿景:我也没力气了……

陆烟儿:我要回去撸一整天的猫……

阿景:那行,回见。

 

222

陆烟儿刚走,小七拎着剑出来把阿景揍翻在地上。

阿景:你殴打这样一滩泥似的我,有成就感吗?

小七:一次可能没有成就感,十次就有成就感了你不要担心。

阿景:那你打,我躺平任打。

小七:你这是放弃治疗吗?

阿景:请帮我把BGM换成《明天不上班》,方便你打我打出节奏感。

小七:明天不上班,我看你是上不了班了。

 

223

唐无影那天在名剑场外看到了叶英,想着自己去讨好一下主办方总是没错,于是走上前去行礼:

“叶大锅。”

好巧不巧旁边站了个没事做的李承恩,立刻替叶英接话问候他:

“唐小铲儿。”

这时李承恩又看到了唐无影身边的自己儿子,于是立刻发散思维:

“李小褂儿。”

忽然觉得打开了起名开关的李承恩刚要回头看李惔,被建宁王一巴掌把脸推向了别处。

“本王的名字不能乱改。”

 

224

说是不能改也被李统领改了多次了。

自己说话打自己脸不疼吗?蛋蛋王爷?

 

225

陈月站在名剑大会的门口的石墩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莫雨和穆玄英:

“好哇,打名剑大会不带我?”

“小月……”穆玄英开口。

“不要解释!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那个……”穆玄英再次开口。

“说白了你们就是不带我玩!从小就不带我玩!跳崖也是!你俩在上面过剧情我在下面交任务!”

“不这……”穆玄英再三开口。

“狡辩是没用的!”陈月叉着腰说,“现在在你们面前只有一条路可以选,那就是带我一起打名剑!”

穆玄英看了一眼莫雨,莫雨一脸没表情。

“行吧……”穆玄英打开自己的名剑队伍,“……那就只能把雨哥的师父给踢出去了。”

“嗯?”莫雨看了一眼穆玄英。

“……顺便把我师父一起踢出去。”穆玄英果断地补了一句。

好了这下大家都开心了。

 

226

发现自己被徒弟抛弃的两大势力头领进行了简短的磋商会晤,基本内容如下:

“你看看你教出来的什么徒弟!忘恩负义!”

“你怎么不看看你教出来的什么徒弟!”

“上梁不正下梁歪!”

“将熊熊一窝!”

“攻防的时候等着瞧!”

“怕你吗!”

然后他们拉着旁边看热闹的尹放进了名剑会。

 

227

要不怎么说冤家路窄,第一场就碰上了稻香村小学毕业的三个人。

谢渊:放哥儿你去敦躺对面那个撑伞的万花。

尹放:我是个善良的丐帮我不敦奶。

王遗风:你看错了,对面那个毛领子长马甲长头发的才是奶。

是啊,一个左手六毛钱火焰特效右手六毛钱冰霜特效全程妙手回春的奶。

 

228

陈月第一次打名剑会,特别激动,轮着手里的伞满场追着尹放打。

因为阵营打过太多次,彼此太熟悉对方的招式,于是两边说好这次只用长拳。

王遗风问穆玄英:穆少侠,你作为一个晚辈,难道对着我就下得去手吗?

穆玄英:……晚辈不敢。

谢渊问莫雨:莫雨,你——

莫雨一言不发,一拳把谢渊放倒,骑在他身上开始施展长拳。

王遗风含笑:我徒儿就是这么不羁,我欣赏。

 

229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打名剑会的人越来越多,远离藏剑的明教弟子经常会遇上无法进入名剑大会的情况。

那天卡卢比的队友都进去了,剩他自己在外面团团转。

“开始倒数了吗?”

“还有几秒?”

“我努力?我怎么努力啊!”

“哎哎哎哎哎哎又没排进去……”

被名剑大会的大门拦得心力憔悴的卡卢比不开森,他一不开森就会去龙门荒漠蹲小姑娘。

再和大家腔调一遍:

“这是变态行为大家不要学!”

 

230

陆烟儿和阿景打名剑会打得嘤嘤嘤的事情被丁君知道了,于是立刻从西域拍骆驼赶来为同门撑腰。

丁君:我这装备行吗?心法呢?奇穴呢?我应该从什么地方开始?

陆烟儿还没说话,路过的卡卢比插话:

“你应该从排队开始。”

 

231

来自遥远西域的三名明教弟子决定干脆组个33队伍去打名剑。

第一场的队伍里有阿景,陆烟儿完全没有顾惜从前的情谊,追着他打,但还是跪了。

出来之后大家总结经验教训的时候,丁君说是因为陆烟儿没及时打跪对方的治疗,陆烟儿说是因为丁君没能牵制对方的输出,就在两个人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

陆烟儿: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都怪卡卢比是个变态。

丁君:好,我们各退一步,都怪卡卢比是个变态。

正在旁边安静吃瓜的卡卢比:=口=!?

 

232

江湖出了马车新座驾,叶凡驾着马车在街上溜的时候碰到了尹放。

尹放:叶少,让我试试?

叶凡还没说话,路过的杨宁站出来说:

“放哥儿,根据律法,不准酒驾。”

尹放:我笑醉狂都是两个时辰之前的事情了!

杨宁:那你走两步,没事儿走两步啊。

 

233

李无衣:我单位在东北,雁门关外哎哎哎哎哎,那里有漫山遍野,大门高墙昂昂昂,在那青山绿水旁,门口站了俩纯阳,齐整整的四合院,王爷站中央昂昂昂昂。

唐无影:你干什么呢?

李无衣:元旦晚会他们让我出节目,说要唱歌,我练练。

唐无影:这唱的什么东西?

李无衣:我看看啊,好像说这是歌颂李倓王爷治理北部有方的歌曲。

唐无影:那要是歌颂一下我家要唱什么?

李无衣:爆刘继芬吧。

 

234

李倓王爷作为一个京城人士,最害怕的副本是直城门。

这跟他曾经参加过某位不愿意提供姓名的李姓统领的副本没有一点关系,主要是他在京城的时候跟着太子住东宫,那么直城门就在他家西边,也就是西直门。

西直门,那可是进去就出不来的地方哇。

 

235

风夜北,唐傲天,文小月,洛风,被称为大唐碰瓷四天王。

风夜北随时随地开影帝模式现场实力吐血。

唐傲天罔顾物理原理倒了怎么都扶不起来。

文小月眼盲心不盲看透一切人心智慧理赔。

洛风不是故意的你们别算他——BY裴元。

 

236

李无衣出了扬州城名剑大会的门,发现唐小夕在拽他的衣服边。

“有什么事呀小妹妹?”

唐小夕也不说话,扯着李无衣就往人多的广场走,李无衣以为是唐家堡哪个跟自己家大人走丢了的小孩子,也就顺着她去了。

唐小夕问:“你的马呢?”

李无衣打了个呼哨喊来了马。

唐小夕:你不骑上去吗?

李无衣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本着萝莉的要求一定百分百满足的逻辑,迷迷瞪瞪地上了马。就在他刚跨上马的那一瞬间,斜刺里冲出来个唐无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脱了装备倒在了地上。

刚才安静地像是小哑巴一样的唐小夕忽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苍云将军李无衣闹市纵马撞伤我师兄啦——!官二代不讲理连扶都不扶哇——!师兄啊你不要死啊——!”

李无衣在马上有些无奈地说:

“你师兄且死不了呢,他在地上都笑得抖了。”

“师兄啊你好惨啊,你看这个李无衣仗着自己是苍云军将军还是李承恩的儿子连马都不下啊!”

李无衣无奈下马:

“唐无影,玩这个有意思吗?”

唐无影在地上闭着眼睛说:“你把我拉起来我就告诉你。”

李无衣只能弯下腰,唐无影忽然坐起来,和李无衣抱了个满怀,在他耳边轻轻地说:

“你看,现在就有意思了。”

 

237

唐无影:唐小夕这次碰瓷有功,奖励糖葫芦一百串。

唐小夕:师兄我觉得这个活儿不错,我打算再接再厉下去。

 

238

自从唐小夕在扬州城广场开始自己的卖艺生涯,她觉得她简直是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意义。

 

239

唐小夕那天在广场上碰到了萧白胭,甜笑着凑过去说:

“这位美丽的大姐姐,你知道什么是穷吗?”

萧白胭掩着嘴笑了两声,掏出五百金塞给了唐小夕:

“拿着买糖葫芦去吧。”

 

240

目睹了整个事件的李承恩说,他活了不知道多少年,这简直是他见过的来钱最快的方式。

于是李承恩立刻学以致用,转身问:

“这位……魁梧的大兄弟,你知道什么是穷吗?”

郭岩非常熟练地掏出了一根打狗棒和一个破碗,“这位脑子不好使眼睛也不好的李将军,那你又知道我为什么是丐帮帮主吗?”

 

241

李承恩不服气,李承恩决定继续偷师唐小夕。

唐小夕拉着洛风问:

“洛风师兄,我给你讲个故事你给我五十文让我去买糖吃好不好啊?”

洛风点头:“好啊好啊。”

唐小夕:从前呀有座山,山里呀有座庙……

洛风看唐小夕娇俏可爱,立刻就给了五十金让她买糖吃去了。

李承恩心想,这个我也可以,于是随便拉着旁边一个人,也没看清是谁:

“来我给你讲个故事,故事是,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

“——庙里有个老和尚。”玄正借口,“阿弥陀佛,不知道李施主说的山是不是嵩山,庙是不是少林,老和尚是不是老衲呢?”

“这个……”

“既然李施主和佛法如此投缘,不如捐些香火钱吧。”

李承恩只能灰头土脸地掏腰包。

 

242

李承恩失败的扬州卖艺生涯终结于曹雪阳。

曹雪阳骑着白马哒哒哒地跑来,一甩头发皱眉对李承恩说:

“统领,上马!”

李承恩看曹雪阳一脸的认真,以为是天策府出了什么事情,二话不说就上了曹雪阳的马背。

然后就被曹雪阳一路带到了扬州桥洞塞了进去出不来。

曹雪阳:天策府短了你吃喝零花钱吗?

李承恩:吃喝还好,零花钱确实不多啊。

曹雪阳:既然还有脑筋狡辩,不如统领好好考虑怎么出去。

李承恩刚要开口,曹雪阳又立刻嘱咐杨宁:不能帮他,让他好好考虑一下作为天策府统领如何维护自己及天策府的形象。

 

243

大概是真·不打不相识,阿景后来和尹放成了好朋友。

那天阿景坐在路边看天,忽然对尹放说:

“放哥儿!你作为一个有志青年,想不想放飞理想!”

 

244

尹放一时也愣了。

“阿景,你喝西北风也能喝大了吗?”

 

245

阿景忽然抓着尹放的手说:放哥儿!放哥儿!你就把我当是个理想放飞了好吗!我从来都是被丐帮敦得在地上打滚吃土,我还没有呼吸过天上的空气!

尹放搓了搓手说:好,这倒是不难,来你站在这儿,别动,我带你放飞理想。

 

246

尹放几步助跑,拎着阿景的裤腰带就把他带着一起腾地上了天。

阿景嗷嗷乱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在飞啊!!!!!!!!!!”

“这里的空气好新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我扬眉吐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咳咳咳咳咳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样一个大好的日子放哥儿你就不想看点啥吗?”

尹放被阿景感染了,也大声回应:

“我想喝两口!!”

就在尹放去摸酒葫芦的时候,无意识地松了手,对,就是拉着阿景裤腰带的那只手。

 

247

后来阿景挂在树上苦口婆心地对着树下的尹放进行了一个多时辰的批评教育。

尹放说那脖子抻得,都治好了他的颈椎病。

 

248

唐小夕扬州广场卖艺的生意蒸蒸日上,说一句日进千金都不为过,最后她碰到了一个大主顾。

 

249

就当李承恩统领打算在扬州桥洞底下赏月的时候,听到桥上有人问他:

“李统领,打算在桥下安家了吗?”

“天大地大,大唐哪里都是我家。”

“天策府大统领的政治觉悟就是高。”李倓踱着步子从桥上下来,对唐小夕说,“小王心生敬佩。”

然后唐小夕就把李倓也送进了桥洞。

“平时看月亮不觉得,但和李统领在一起看的话,月色也美了许多。”李倓惬意地靠在桥洞下面,抬头看月亮。

“呵呵。”

“李统领说什么?”

“我说王爷说得对。”李承恩摇了摇头,“那么王爷现在问题来了,我们怎么出去?”

李倓说:

“明日是名剑大会表彰大会,自然有人带我们出去。”

“那我就在这里等人救我们好了。”李承恩把乌龟掏出来,“闲来无事,不如来双修啊。”

 

250

叶英:为了庆祝第六届名剑大会也顺利地进行完了,在我们召开表彰大会和颁奖典礼之前,按照我们的老规矩,一人来一句感想吧,艺术人生那种的,就从——老五先来吧。

叶凡:谢谢大家来喝我和小婉的喜酒,回头请大家来喝满月酒的时候大家记住还得来啊。

唐小婉:谢谢藏剑山庄的家庭医生,我觉得我自从嫁进藏剑之后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从前孩子一个一个生,费劲,现在一口气生俩,没咋地。

唐傲天:我希望组委会考虑一下设置残疾人名剑大会项目。

王遗风:头可断,我的笛子不能换。

李无衣:我向全大唐侠士保证,我真是我爹的亲儿子。

唐无影:我和无衣跟其他侠二代或者官三代不同,我们名剑队的成绩不是靠家里背景上去的。

杨宁:被李统领拿了人头我不敢相信。

曹雪阳:虽然李统领下的许多命令我都不是特别拥护,但是开放了年幼天策营的这个举措十分明智,每个都好可爱啊每个都像我儿咂!

小七:我原以为名剑大会是个以武会友的竞技项目,没想到其实是个婚恋平台,单身狗如我每年我都要承受成吨的伤害,不能多说,宝宝心里苦,宝宝去开一袋狗粮啃啃冷静一下。

李承恩:我觉得我这次英俊了许多。

李倓:嗯,坐骑的年龄也延长了许多。

叶晖:吃喝住宿,休闲比赛,装备修理一条龙,藏剑山庄旗下客栈酒店茶肆马厩,凭名剑大会参赛报名表可享尊贵八五折。

李白:如果能重来,我还选李白。

杜甫:如果能重来,我也选李白。

李忘生:爆一爆那个爆一爆,爆了我的气场你还在笑!

谢云流:我轻轻地蒙上你的眼睛,让你猜猜那是谁,从洛风到于睿到吕洞宾,千万别猜我的名字。

燕小霞:你觉得你叫我一声万花弟子我会答应吗?

万松谦:你以为你叫他一声万花弟子他敢答应吗?!

丁君:洛阳城边的小姑娘们你们听好了,趁早放下武器脱下裙子被我缴械乖乖投降,不要抵抗,我的力量不是你能想象。我们明教分两种人,一种是不变态的人,剩下的是丁君。

尹放:万花谷,七秀坊,五毒教,还有长歌门的叔叔阿姨兄弟姐妹们,我打奶真不是本意,不用见了我就往泥里踩。

马天赐:希望进了副本的少侠眼睛擦干净好好看清楚,我不叫马天宇,不要每次见到我都要求我唱《该死的温柔》。

卡卢比:希望所有侠士看清我的名字,我虽然是个外邦人,但不是狗,谁再叫我史努比我可是要咬人了!

莫雨:毛毛的一切都是我的!

穆玄英:…………雨哥求别闹。

陈月:我终于领悟到了每次都要安排我在旁看戏的深意,都是为了我跑圈方便。

多多:别人算命要钱,我算命要命啊!而且最关键是他要我自己的命啊!

叶琦菲:我看着多多和源明雅,就有一种眼睁睁看着白菜要被拱的心情。

源明雅:我留学这么多年,大唐早就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是立志要当大唐好女婿的人!

陆烟儿:大唐好山好水好地方,就是男孩子有点怂,时常和我一起蹲在名剑大会的门口哭唧唧。

裴元:我作为万花谷大师兄,在此强调,万花谷个人水平不代表万花谷平均水平,万花谷个人成绩不代表万花谷平均成绩。

洛风:下次纯阳宫也应该引进万花谷的讲座形式,就由我开始吧,我来给大家讲讲怎么无缝蛋壳不让队友担心裴元么么哒。

 

叶晖看了看时间,觉得虽然还有很多参赛者没有发表感言,但是时间有限,于是提醒叶英应该做总结了。

叶英:好的,那就让我们——

 

“报——!”

叶英的话说到一半被冲进门来的信使打断,安禄山举兵入侵大唐,一时只有信使的声音在大堂中回响。

举座皆惊。

 “诸位稍等,”惊闻巨变,叶英霎时之间已下定决心,“既世事有变,名剑大会原定奖励已不适宜。诸位还在我藏剑山庄,那就让叶某尽最后的地主之谊。”

“藏剑山庄召开名剑大会,是为了以武会友,共同增进武艺。如今山河破碎,正是用人之际,还望众位放下江湖恩怨,共抗外敌。为表我藏剑山庄战意,我愿开我山庄剑庐,剑庐内兵器请诸位任意取用,藏剑山庄愿倾全力驱逐外贼,收复河山。”

最后叶英微微抬头:

“望诸君武运昌隆,待太平盛世,藏剑山庄第七届名剑大会有缘再见。”


END.

评论(12)
热度(232)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