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莫毛]心剑解红尘07

  (七)不相识

  

  叶英似是发觉了王遗风一瞬间的惊讶,低声问他:“发生何事?”

  “又见着一位故人。”王遗风笑了笑,“你大概也是认识的。”

  “何人?”

  王遗风并未正面作答,将车停在离基地大门一段距离之外,不再靠近:“敌友未明,你我还是不要贸然上前为好。”

  这话说来,叶英便已猜到那人定然与王遗风有些过节,低声问:“既你说我也相识,不若让我去打探一二?”

  “不必。”王遗风一口拒绝,却将视线转到穆玄英身上。莫雨脸色微变,一把将穆玄英牢牢拉住,警惕道:“你想做什么?”

  王遗风轻笑一声:“不必紧张。”他身负红尘心法,最能觉察他人内心所思所想,适才那人抬头露面之时,莫雨和穆玄英都面色不佳,十分紧张,他便料定这他二人有事隐瞒了。

  “闲话我也不问了,你们认识他?”

  莫雨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却抿唇不语,显然十分抵触提及隐瞒之事。穆玄英比他年少,也更容易藏不住心事,闻言惊讶问:“你是怎么知道?!”

  “猜的啊,谁让你也承认了?”王遗风摇摇头,似是在惋惜,“现在的少年人,都太好套话了,这可不好。如今世道变换,这样出去是要吃亏的,还是赶紧拜师为妙。”

  于是穆玄英也闭紧嘴巴不言语了。

  “……告诉你也行,但你为什么要打听他?”莫雨之前听他和叶英对话,隐隐透露出和那人不对盘的意思来,思虑再三,还是决定问清楚再说。

  王遗风也不隐瞒:“说来简单,此人姓谢名渊,与我是多年的老对头。我看你们对他也不像十分友好的模样,便把知道的事都说出来又何妨?兴许我还能让他栽点跟头给你们出口气。”

  他不过一句戏言,穆玄英却信以为真,连忙阻止:“不用不用!他、他人挺好的……”

  王遗风笑笑不说话,心道若他真是我认识的那个谢渊,自然对你来说是个再好不过的人,对我和我家徒弟,那就未必然了。

  

  叶英这才知晓他们所言之人是浩气盟主谢渊,已经明白之前王遗风欲言又止的反应是何缘由,顿时有些忍俊不禁:“王谷主,先时闪烁言辞,莫非是怕叶某偏向浩气盟主?”

  被他一语点破心思,王遗风就大方承认了:“……不错,浩气盟由中原诸派联手共立,叶庄主会有所偏向,不是理所应当?”

  叶英微微摇头:“藏剑山庄甚少涉足正邪纷争,你也好,谢渊也罢,只要不犯我藏剑,于我而言,并无太多差别。”

  王遗风闻言,微微一怔。

  他之前所说,其实更多只是戏谑之意,并非认真。然而听叶英直言道,自己与谢渊于他而言都不过同样,却只感有莫名的失落涌上心头。

  他素闻叶英极少于人结交,藏剑大庄主独居剑冢,少问外事。如今才陡然发现,并非叶英不与人打交道,而是对他而言,许多相识者,不过都是心外陌路之人,萍水相逢,聚也无喜,散也无忧。

  自己,大约也并不例外。

  然而叶英接着道:“如今既与谷主结伴而行,自然没有偏向他人立场的道理。至少,在谷主有负于叶某之前,是如此。”

  王遗风忽而一笑。

  他心道,自己素来于世事洒脱,不以外物而动摇心绪,如今却会费神去猜度他人心思,也不知是着了什么魔。但听得叶英这般几乎肯定了将他当做真心相交之人的话,心里却抑制不住十分喜悦。

  看来叶凡曾与自己言道,自家大哥素来护短,这句话当真没错。

  一念至此,他向叶英说:“是我多虑了,向你道歉。”

  “无妨。既已同行,若还要费心算计其他,岂非太无必要。”

  叶英微一颔首,示意歉意收下,余话不必多说,转而问穆玄英道:“你说他是好人,我却发觉你们亦对他十分防备,这是为何?”

  穆玄英早被他二人对话里的谷主、庄主、浩气盟等言语弄得昏了头,与莫雨对视一眼,才由莫雨接话:“他的确对我们没做过什么,甚至还很照顾。但……”他一咬牙,似乎是判断出王遗风与叶英对他们并无恶意,才终于松口将有关他二人的身世来历说出口,“但他和把我跟毛毛关起来研究的那些人是一伙的!”

  

  原来莫雨和穆玄英,是趁着末世来临时,在最初的那场混乱里,从一处私人研究所里逃出来的实验体。

  从他俩的描述来看,莫雨和穆玄英是在三年前,被一个考古工作组在西安郊外,一处古墓里发现的。两个身穿古装的少年人,沉睡在墓室里,若不是两人并非置身棺木、身上的衣服也完好无损,丝毫不像被埋葬千百年的古人,几乎要被考古队以为是诈尸了。

  然而两人醒来后毫无记忆,不管如何询问都对自己出身来历一无所知,只隐约记得起自己姓名,考古队只好将两人带回暂时安置。

  

  “听起来,倒和我们来到这方世界时的境况相似。”王遗风暗自对叶英传音道,“只是你我都是过世之后才来到这边,我这徒弟可活得正好,没道理也与你我一样。何况这失忆又是为何?”

  叶英也以传音回话:“你我能来此,已是出人意料,再多些奇怪之事,也属正常。”

  莫雨不知他二人正以传音对话,看他们沉默,还以为是不信,想了想又说:“我知道这事有些匪夷所思,信不信也由你们。先前隐瞒你们,也是因为我跟毛毛在这事上吃过亏。当时发现我们的那个考古队人都很好,带我们回来,还教了我们许多该知道的常识。只是后来我俩的身世被一个私人研究所知道了,那个研究所的创建人势力挺大的,精神还有点不正常,一心以为我跟毛毛是活了几百年长生不死的古人,暗地里把我俩抓去关起来研究。”

  “私人研究所?”王遗风对这个名词还比较陌生,不过听莫雨的描述也明白大概不是什么好地方,“不过……你说谢渊和他们是一伙的?以我对这人的了解,不应该啊。”

  即便谢渊也和莫雨相似,来到此界之后记忆全无,然而一个人的性格和观念其实是很难改变的,王遗风虽然不喜谢渊,却不认为对方会是去做这些显然会被划分为“邪魔歪道”之事的人。

  “我不清楚,但他确实在研究所里出入过,好像是负责看守之类的人吧。”显然莫雨对此人印象也不怎么样,“反正我不太喜欢他。毛毛说我俩逃走的时候他好像看见了,但是还替我们遮掩了一下,至于他有什么目的又是什么来历,我也不知道。那个研究所好像就在H市郊区。”

  

  莫雨和穆玄英所知的讯息便是如此,王遗风心知他二人在研究所里的生活必定不会很愉快,也并没有追问细节。

  叶英不太了解“研究所”是为何物,不过也听懂了两人的叙述。他沉思片刻,忽然问了一个几人没有提及的话题:“你们可知道,那个关你们的地方,谁是主事之人?”

  莫雨皱眉,努力回想:“是个外国人……好像,叫什么阿萨辛?”

  “……竟然是他。”

  王遗风摇摇头,总觉得这方世界处处透着诡异,向叶英一叹道:“我在网上看过一句话,特别适合形容我现在的感受。”

  叶英微怔了一瞬,才反应过来何谓“网上”,顺着他的意思往下问:“什么话?”

  “这个被穿成了筛子的世界。”

  

  其实自从两人身处异界,又发现了体内有一个奇妙的游戏界面之时,就已经知道经历之事不能以常理度之。不过如今这许多的旧识之人,以及莫名其妙出现的末世境况,让两人对自身处境又有了新的猜测。

  王遗风颇有些无奈,一笑道:“你说,这个游戏界面给我们的系统任务,到最后是不是要变成拯救世界然后穿回老家?我堂堂恶人谷谷主身负救世之责,听起来实在有些太狗血了,难以置信啊。”

  叶英大概听懂了他的意思:“万事无绝对,如今思虑过多亦无用,且看往后吧。”

  

  他两人的对话并未避开莫雨和穆玄英,穆玄英犹豫半晌,终于是忍不住了:“那个……我没听错的话,你们的意思是,我们都是穿过来的?还有很多人也都是穿的?你们还自带了游戏系统?就跟我看过的网络小说一样?”

  王遗风看一眼他,深沉点头:“孺子可教。”

  

  不提穆玄英和莫雨还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个信息量巨大的事实,王遗风已经再度启动了车,朝基地大门而去:“既然有许多谜题未解,那便去会一会我们这位故人也罢。”

  基地大门外有专供车辆通行的检查站,四人都是第一次去基地的人,并没有被发放临时通行证。负责检查的士兵尽职地要求四人先行下车,一方面要查看是否感染病毒,另一方面则要上交部分物资,以取得进入基地居住的资格。

  查看是否感染病毒是由一台验血的仪器完成,需要等待半个小时至一个小时的时间。穆玄英身上尸毒未解,王遗风心知这方世界的仪器都十分精准,断无出错的可能,在负责取血的兵士靠近穆玄英之时,瞬间操控了此人心神,让他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取了自身的血来替代。

  莫雨自有记忆以来接触的都是现代科技,对王遗风的能为十分好奇,压低声音惊叹:“你还会这个?!”

  “为师会的多了。”王遗风低声一笑,“乖徒弟,趁早拜师才是。”

  红尘武学极擅操纵心神,王遗风纵然功力不复旧时,如今仅仅是模糊一名毫无内力的普通人的神识却是轻而易举。

  

  “检测通过,无病毒反应,允许通行。”

  大约等了有四十分钟左右,检测仪器机械的女声响起,示意四人可以进入。王遗风打开车辆的后备箱,向前来收取物资的兵士问:“需要缴纳多少?”

  “按两名成年人,两名未成年人记……”兵士看了一眼后备箱,塞得比较多的是矿泉水和方便面,在心里默默折合了一下,“留下两箱方便面和两箱水。”

  扣下来的东西不算多,王遗风懒得讨价还价,正要示意对方收走,却被人阻止了:“等一等。”

  是熟悉的声音。

  “谢队长?”兵士抬头看见来人,有些疑惑,“是分量算得不对还是……?”

  谢渊没有看他,目光在穆玄英和莫雨身上打量片刻,眼神微变,却没有多说什么,最后落在王遗风和叶英身上:“刚才的血样分析里显示,二位是异能者?”

  王遗风眉梢一挑。

  他已在这里生活了月余时间,知道如今幸存者里有一些获得了异于常人的能力,被称之为异能者。他和叶英各自身负武学,不料竟能被这里的仪器测出。

  “不错,我有木系异能,他是金系。”王遗风转念间给两人编造了两种能力,顺手刷了个清心,草木清芬扑面而来,令人只觉神清气爽,“我的能力暂时不强,仅此而已。怎么,基地对进入的异能者有什么别的要求?谢队长。”

  谢渊皱了皱眉,觉得面前的人似乎对自己颇有敌意。他自然认出了莫雨和穆玄英,猜测对方应该是为了研究所一事对自己有所误解。

  不过彼此素昧平生,他并不打算多做解释。

  “基地对进入的异能者有优待,你们不必缴纳物资,反而能免费获得一处住所。”谢渊递过来四张身份卡片,其中王遗风与叶英的两张上的花纹与普通人不同。

  “原来如此。”王遗风信手接过,与他对视片刻,忽然一笑,“多谢。”

  谢渊疑惑地再看他一眼,察觉出此人对自己的莫名敌意,似乎已随那一声轻笑而消散。他摸不透对方的心意,又有别的事急待处理,便不再耽搁,转身离去。

  

  王遗风收回目光。谢渊与他和叶英一样,已换了一副年轻时候的面容。从适才的反应来看,似乎也已记忆不复。

  王遗风忽然觉得,其实没什么好计较的,一切早不相同。前尘旧事已远,过往恩怨,其实早如烟云消散。

  如今故人对面不识,也不过一笑恩仇而已。


——TBC——


依然是小剧场:

王遗风:密聊叶英中。

叶英:密聊王遗风中。

穆玄英看着面前默然不语端坐不动的两个人,悄悄问莫雨:“雨哥,你说他们在干什么啊好奇怪?”

莫雨拍拍他的头:“乖,谈恋爱的世界你不懂。”

评论(11)
热度(96)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