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莫毛]心剑解红尘·08

  (八)共桃花

 

  大约是因为如今异能者稀少,基地方面十分重视。门口检查站的执勤兵对他们的态度也瞬间热情了不少。

  虽然现在的异能者的能力尚浅,可谁都能料想到日后他们必定会有不错的发展,没有人愿意与一位未来的强者过不去。

  王遗风原本只想问一问从大门到异能者的居住地,需要怎么过去。执勤兵听说他们不识路,又在基地里没有认识的人,顿时毛遂自荐起来,说自己可以带他们过去,还有门路替他们找一间条件比较好的房子,甚至还能提供一份标注了官方交易大厅、自由交易市场、医院、基地政府等等主要建筑位置的地图。

  不过需要给些物资交换。执勤兵也不贪心,说方才打开后备箱时,看见里面有一条真空包装的腊肉,想以此为酬劳。

  王遗风点头同意了。

  

  执勤兵上车之后,王遗风把车开进基地,刚到大门处,却又被一群人拦住车。

  他车技并不好,停下时还险些撞倒人。王遗风本不愿理会这群人,奈何道路不宽,实在绕不过,摇下车窗时口气便十分不耐烦:“有事?”

  率先靠拢过来的是个中年人,他先向几人笑了笑,才开口搭讪:“方才我们隐约听见,您二位是异能者。”

  “干卿底事?”

  大概是看出王遗风心情并不好,中年人也不啰嗦,径直表明来意:“基地规定,每位异能者可携带三名亲友,免费进入基地。二位的名额……还有四个空缺吧?不知是否方便让给我们,当然不是白给,我们会付物资,是应向基地缴纳的一半,如何?”

  如今有许多来到基地的幸存者并没有携带足够的物资,只能在基地之外暂居。而异能者可免费带入三人的规定显然让一些人有空子可钻。

  以王遗风他素来的行事,其实并不乐意无端与他人有太多牵扯。然而在他回绝之前,坐在后座的穆玄英却小声说:“基地外面住的人挺可怜的,我们答应他吧?”

  王遗风微微挑眉,看向叶英:“你说呢?”

  “力所能及,不妨相助。”

  再看莫雨,莫雨耸肩:“我没意见。”

  既然众人达成一致,王遗风亦无可无不可,朝窗外那人道:“可以。”

  

  中年人领着他们重新去了门口登记处。他要的四个名额除却他自己,剩下三个并不是给他的家人。他的家人都已遇难,只有几个在路上相遇,都是往基地而来的临时同伴。

  王遗风收下他们凑出来的物资,总觉得其中一位青年有几分眼熟。他对于这方世界里能时不时碰见故人已经淡然,既然想不起对方何人,大概是交往不深,也就没有十分在意,并未向众人提起。

  执勤兵带四人去了基地分配给异能者的居所。王遗风与叶英是两个人,各自能分到一套一百多平米的公寓,不过两人商量过后,决定再加些物资,利用执勤兵的关系,去和基地换了一套小别墅。

  

  别墅只有两层,不过四个人居住已经足够了。卧房都在二楼,王遗风与叶英各自一间,莫雨坚持要和穆玄英住一起,方便照顾他的伤势。

  路边捡来的那辆越野车已经没多少油了,被放进了车库。穆玄英看着空空如也的后备箱和车厢,有些发愁:“咱们后备箱里带的食物和药品,还有刚刚收下那四个人的物资,都拿去换了房子,那我们今后要怎么办?”

  王遗风一笑:“这你就不必担心了。”

  他并不打算隐瞒两人有关游戏界面的事,待进入别墅的客厅时,信手一挥,将收进系统包裹里的东西取出一部分:“放心,养活你们还是很够的,我素来不亏待徒弟。”

  “素来不亏待徒弟?”叶英难得地拆了他的台,“那我家五弟在天山一困九年,又怎么算?”

  “咳……那个,是考验。”王遗风清了清嗓子,“考验而已。”

  他在沙发上坐下来,随手抓了袋零食,朝莫雨示意:“如何?拜师的话,这些都是你的。”

  莫雨好容易控制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

  拿一包泡椒凤爪就想收买人心,我是那么意志不坚定的人吗!

  

  一路过来王遗风与叶英并未隐藏有空间存物的能力,莫雨和穆玄英也只以为两人大概有随身空间之类的器物。

  穆玄英看着屋内成堆的物资,心情莫名有点低落:“原来我们不缺这些啊……”

  王遗风觑他一眼,似笑非笑:“你想说什么?”

  “我只是想,”穆玄英欲言又止,犹豫了片刻才说,“刚才基地门口那些人……大概很需要食物吧,给我们之后他们就不剩多少了……”

  王遗风明白了他的意思,挑眉:“你是指,我不该收他们给的东西了?”

  大概是看出了王遗风的不以为然,穆玄英有些迟疑:“我是觉得、觉得带他们进来,其实也是举手之劳。”

  王遗风不为所动:“平白无故,我又为何要做这举手之劳?人心总是得陇望蜀,贪婪不足。若我不收报酬而带人进入基地,等于告诉他们我们物资丰厚、衣食无缺。如今世道混乱,谁知他们会不会见财起意、另有所图?我对考验他们的人品不感兴趣,最好的办法,不过公平交易、钱货两讫。”

  “你……你说的并不对,”穆玄英坚持道,“我跟雨哥当时对世界一无所知,全靠考古队的好心人帮助我们。当时从研究所逃出来,一无所有,也曾经有人在我们饥饿的时候分一份食水过来。天底下总有好人和坏人之分,但许多人终究是与人为善的。”

  “那是你口中与人为善的许多人,尚未被世事逼得暴露本性。”王遗风看向他,摇头一笑又一叹,“你的确是个善良的人,心底干净,若在我年轻时候,大约会十分欣赏你吧。”

  穆玄英疑惑地打量他:“……什么叫年轻时候,你很老吗?”

  倒是又忘记自己早换了一副容貌。然而纵然身已回归双十年纪,他却已再不是昔日雪衣风流、来去洒脱的王遗风了。

  他最终没有再对穆玄英解释什么,只是道:“我愿你在这纷杂尘世里长大之后,仍旧坚持本心,一如今日。”

  雪魔王遗风早已不再探寻善恶黑白之道,因为他抛却一切,遁入恶人谷的时候,已然认定人心本恶。

  然而在某些短短一瞬间的转念里,他仍希望自己其实是错的。

  我既身入无边黑暗,却仍旧向往光明。

  

  大约是发觉王遗风情绪有些怅然,穆玄英难免有些忐忑。

  莫雨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劝慰:“东西是他的,异能者的身份也是他的,爱怎样怎样,你不要管他了。人心难测,总之我们现在还是万事小心最好。”

  王遗风自然听到他所言所语,颇感欣慰:“果然是我的弟子,行事说话一脉相承啊。”

  莫雨却不领情,瞪了他一眼:“你不要再说毛毛了,他是好意。”

  “你自己不是也在说?”

  “我和你怎么一样!”

  “算了,不和你争,”王遗风忍不住一笑,“小小年纪,心思挺多,这就知道护短了。”

  

  天色不早,几人一路过来,都是在荒郊野外自饮自炊,吃得十分随意简单。如今有了住处,又不缺食材,莫雨便决心要做顿丰盛的晚餐出来,庆贺四人有了暂时安定下来的居所。

  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好好为穆玄英补一补身体。

  王遗风集中精力开了大半天的车,有些疲累,趁他做饭的时间上楼去略作休息。穆玄英伤势未愈,帮不上什么忙,叶英倒是有空闲,然而莫雨完全不能指望一位眼盲之人能来给他打下手。

  而且,叶英一看就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于是勤劳的莫雨,家务小能手莫雨,技能点成谜的莫雨,只好孤独地埋头在厨房里,为晚饭奋斗。

  

  叶英在和穆玄英说话。

  他看穆玄英情绪有些低落,想来是方才王遗风的言语让他并不好受。思虑片刻,开口言道:“你心地纯善,这本是一件很好的事。”

  穆玄英眨眨眼,有些迷茫:“但是……会不会让你们觉得我很麻烦啊。”

  “王遗风此人……此人经历之事一言难尽,他的本意其实是想在人间寻求善恶之解,然而世事却与他所求背道而驰。失望之下,言语与观念自然或有偏激,你不用在意。世事无常,人心反复,都不是你我可以左右。”

  叶英轻声向他说,神色温和:“你心怀善念,有任侠之志,这样很好。无论他人如何言语,如何作为,坚守本心,纵世事翻覆亦不改初衷,便已足够。”

  “唔,就是说我只要做好自己就行啦。”穆玄英用力点头,笑意盎然,“谢谢你呀叶大哥!”

  叶英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叶大哥什么的……你认错辈分了啊少年。

  不过,如果按莫雨是叶凡的师弟来算……似乎,辈分,也没有错呢。

  

  晚餐如莫雨拍胸脯保证的那样丰盛。

  莫雨是个细心的人,发现四人的口味偏好天南海北不尽相同,也就放弃了调和一致的想法,把符合每个人喜好的菜都做了两三道。分量不多,但味道意外地好。

  他摆菜碟的时候忘记了叶英看不见,恰恰把一道水煮肉片放在离他最近的地方。叶英如今心剑修为尚未恢复,只能朦胧感觉出碗碟位置。他心性其实颇为刚强,虽行动不便,日常起居却不愿麻烦他人照顾。然而自己拿起筷子拈菜的藏剑庄主,很不幸地夹到了一枚辣椒放入口中……

  人间惨剧,不忍直视。

  王遗风连忙给被呛得不停咳嗽的叶大庄主递来一盅汤,好容易才让叶英压下了咽喉里的辛辣感。之后这顿饭间,叶英便只吃由王遗风替他布的菜了。

  可怜恶人谷主第一次替人端茶递水、布菜盛汤,手忙脚乱之余,却莫名地自觉心满意足,成就感爆棚。

  

  王遗风和叶英储存在系统包裹里的食物多是干货,新鲜菜蔬很少。如今幸存者生活不易,野外危险重重,就连交易市场上也很少有蔬菜或者水果出售。

  两人倒是有个帮会领地可以种菜……奈何一人是恶人谷之首,一个是藏剑大庄主,技能点众多,但绝不会有“种地”这一项。

  稍后饭毕,王遗风看着正在涮碗的莫雨,陡然觉得收徒之事,迫在眉睫。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心情,穆玄英却率先提起了此事。

  “那个,叶大哥?”他看向叶英,“之前说过的,我跟雨哥可以拜你们为师的事,还算数吗?”

  “……等等,这个叶大哥的称呼是怎么回事?”王遗风简直感到了震惊,“既然要拜师,至少也得喊声师父才对。”

  “但叶大哥也不比我大多少啊。”穆玄英小声嘟囔,“他自己都没介意呢,你管得着么。”

  当然要管啊,辈分问题很严肃的!关系到人生大事!

  “不过一个称呼而已,不必太介怀。”叶英接话,侧头问穆玄英,“你已做出决定?”

  “是,我决定了。”穆玄英端正神色,点点头,“我想跟叶大哥学剑术。既然世道动乱,我想变得强大一些,更强大一些,才能去做我想做的事。”

  少年人声音清脆,如滚珠溅玉,字字坚定:“等我自己变得很强的时候,大概就能没有后顾之忧地帮助许多人了。”

  叶英微微笑了一笑。他颔首道:“剑乃君子之器,你有君子仁心,这样很好。那便与我学剑吧。”

  “……我也愿意拜师。”

  不知何时已经坐到穆玄英身边的莫雨也跟着表明态度。但他显然和穆玄英的侧重点并不相同:“但你们既然收我们为徒,首先要在我们面临危险的时候保护我们的安全,然后不能强迫我们做不愿意做的事。”

  “这是自然。”王遗风漫不经心瞥一眼他,“怎么,你也想学剑?”

  “不,我要学你的本事。”莫雨直视王遗风,眼神坚定,“我是个自私的人,没有毛毛那样的胸怀。我只想在这场动荡里保护好毛毛和我自己不受伤害,至于他人如何,却不与我相干了。”

  王遗风轻笑一声:“如你所愿。”

  他想纵然时隔事迁,记忆不复,然而这两个从稻香村一路相伴而出的少年人,各自的选择和坚持却依旧与初时惊人地相似。

  却不知,未来又将如何演变了。

  

  莫雨愿意拜师的一瞬间,王遗风也收到了一条系统提示

  完成任务[将莫雨收为弟子],奖励道具[桃李情]X1、[桃李之心]X1、九花玉露散X30、玄九丸X2、通达券X4。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经验和金钱。

  [系统消息]:是否将您的徒弟[莫雨]加为好友?

  

  王遗风微一讶然,看了看莫雨,发现他神色如常,并未有何不同。又问他是否发觉眼前能看到什么异物,莫雨也回答并无。

  看起来不像是他也拥有了游戏界面的样子。

  王遗风把这个发现告诉了叶英。叶英明白他的意思,遂道:“你是指,我们也许可以加其他人为好友,不论他们是不是也拥有游戏界面?”

  “不错。我试了试,莫雨和穆玄英可以加,谢渊可以加。但我们以前认识、现在并未碰面过的人,加上之后是灰色的。”

  “那便先把能加的加上吧。”叶英打开好友界面看了看,“这里能查看好感度和好友的所在地,后者或许有些用处。我这里能看到谢渊在……自由贸易大厅?”

  王遗风轻咳了一声:“……我没法看。”

  “怎么?”

  “……敌对阵营,不可查看行踪。”

  叶英怔了一怔,才明白过来。他最近看了许多王遗风收集起来的、有关这个游戏的资料,对游戏的规则已经有所了解。他甚至难得起了玩笑之心,向王遗风道:“这种时候,我大概知道有既定的话可以引用。”

  “洗耳恭听?”

  “壮哉我大中立无敌。”

  王遗风整个人都有点不好。

  他想自己果然不该给叶英科普太多这个有毒的游戏。转念又想,还好叶英没去看过攻防排队的盛况,否则现在要引用的就是尘归尘土归土浩气都是二百五道可道非常道恶人都是大傻帽之类的话了……

  

  “话说回来,我方才得了一个好东西。”王遗风决定转移话题,“是系统给的收徒奖励。”

  “是何物?”

  “你随我来,就知道了。”

  

  王遗风把刚得的九花玉露散扔了两瓶给徒弟,顺带教了些简单的呼吸吐纳之法,让莫雨先行修炼些内力底子。至于穆玄英,伤号一名,痊愈之前是不要想习武了。

  安置好徒弟和徒弟的小伙伴,王遗风与叶英一起传送进了帮会领地。

  轻风静谧,晴光正好。

  他领着叶英走过帮会大厅,去山水田园的亭台处,信手轻拂,一株桃树转眼间破土而出、伸枝抽条,继而绽开满树繁花。

  一缕清香随风远送。

  叶英五感远较常人敏锐:“……是桃花。”

  “什么都瞒不过你。”王遗风半真半假叹一声,“原本还以为你会有些惊讶。是系统送的……大概并不能存在很久吧。”

  叶英微微仰首,任纷飞桃瓣拂过脸侧:“多谢你。”

  多谢你知我素好抱剑观花,纵然身在末世、难见繁花,也依然能替我植一株桃树,静聆天地剑声。

  “只是觉得它适合你而已。”王遗风轻笑,看身侧之人在灼灼桃华之下似乎连眉眼也变得柔和,心底无端地觉得有温柔一缕如清风漫卷,“先时我与穆玄英争辩,你似乎有话想与我说,为何又未开口?”

  叶英微微抬手,将一瓣悠悠落花接在掌心,缓声道:“我只是想问一问,你是否仍在心底求解人世善恶?”

  “或许吧。”

  “我其实……有些疑惑。”叶英声音平淡,似流水无声,“谷主行事随心,从不在意他人眼光。却于黑白善恶一途,执意要从世事之间求个结果。”

  “人心莫测,世事多变。善恶黑白,一念而已。我善与世皆善,我恶举世俱恶。此解在己身,不在世人,不是么?”

  王遗风并未作答,叶英也并不在意他的答案,续道:“我心如剑,纵世事千变不可改也。心存善念,初心不改,足以此生无愧,何必在乎世人如何,谷主以为呢?”

  王遗风久久无言。

  

  其实这些道理并不难懂,甚至是十分浅显易明。只是多年来他执念颇深,极少有人知晓他心结所在,也自然不会有人,以局外人的眼光,来向他说这一番话。

  王遗风忽然朗笑出声,眉目舒展,意尽清狂。

  “叶英啊,叶英。”他含笑低声言道,“幸甚与君相逢。”

  “天意让我自生死之间走入这方光怪陆离的世界,却原来是为与你相识。”

  

  叶英一时微怔,不知他何以有此感叹。

  是时身前桃树已然绽放到了尾声,临近凋零。一时清风静默,落英如雨。

  

  ——TBC——


  所以这个CP我最大的萌点就是彼此能以心相照,于红尘之外而并肩同行。

  

  


评论(10)
热度(117)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