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一见桃花01+02

*是很久以前收在《花与人俱老》本子里的断章。
*当时的时间太赶了断章其实没写完……时隔多年打捞起来补完一下!

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度落叶又抽枝。
自从一见桃花后,直到如今更不疑。

(一)

在投身恶人谷之前,王遗风也是个不缺钱的人。
具体表现为四处吃喝玩乐千金一掷,顺带捡点徒弟养,以及随手在喜欢的地儿买房置产,昼歌醉眠月下花前,优哉游哉,不可细数。
至于要养活那一恶人谷的人口之后……算了,伤心事,别多提。

莫雨对他师父的这一转变有着深切的认知。
具体表现为听说他要去巴陵县找个仇家做了结的时候,王遗风翻箱倒柜半晌,扔了把锈迹斑斑的钥匙过来:“去住吧。”
莫雨看着那把年代久远的钥匙,默默想,或许随便找个农家借宿更强些……

后来他才知道自己真的错了。
那是一座很精致的院落。不大,仅有三间,一正厅二卧房,白墙黑瓦,竹扉小径,窗格上糊着褪色的银纱。院角种着桃树,三月间桃花开得正好,绯红如云霞,有几枝长出了墙头,透出满院的春色来。

院门前挂着铜锁,锁头已经很锈了,呈现出饱经岁月风雨的铜绿色。显然此地的主人已经多年未曾踏足过。
莫雨费了很大的力气,也没有用那把钥匙成功打开锁。
他终于放弃。后退两步纵身越过不高的院墙,轻轻巧巧落在细鹅卵石子铺就的路上。
足下落英满地。
院里有处石桌,上面搁置着跨越经年尘光未了的残局,黑白棋子上覆满尘埃落叶。院里正堂的屋门也锈住了,莫雨撬开窗扇,把随身的包袱往里一丢,轻车熟路翻窗而入。

看得出以前的主人对它很是上心。
屋里布置得并不奢华,但是舒适。充满一种看上去就知道很适合过点小日子的感觉。莫雨知道自己的师父在投身恶人谷之前,走过很多地方,也在许多地方短暂地驻足过,居无定所,浪迹漂泊,既无牵挂,亦无归处。
然而他却无端在这处小院里,看出了几分浪子归家,留恋驻足的味道。
一种心安的感觉。
好像是曾打算把这座小院当做归老此间的家。
然而过去的事无可循迹,最终王遗风还是一去恶人谷再不复返。就像莫雨也无从得知,为何师父还留着这处院落的钥匙。

虽然屋内的家具摆设如今尽皆蒙尘,却意外地没有蛛丝结梁、虫蛀损毁,只略加打扫便能住人,不知是不是放了什么药效长久的驱虫药物。
莫雨粗粗收拾一番,发现这里的一应用具都是两个人的。座椅、碗筷、茶具、手炉……种种不一。
于是忽然生出一个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闯进了一个被封存多年的老故事里,故事的主角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说话,下棋,饮茶,看桃花灿烂,纷落如雨。
他一眼望去,似乎还能依稀看见有人在窗前并肩而立。
映着桃花,无端的安然静好。

莫雨没有在巴陵住多久。他收拾了董家兄弟,便离开了此间。回到恶人谷之后,把钥匙还给王遗风,挠了半天的头,还是问出了憋在心里的疑问:“师父以前在巴陵……”
王遗风用笛子敲了敲手心,漫不经心:“巴陵桃花驿,挺好的地方。”
莫雨支吾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问。他一直觉得师父离他有一个很远的距离,远得好似他身在红尘外,俯瞰人间世,来去不留痕迹,也没有牵挂。
这回倒隐隐约约觉得不是那样。

王遗风后来不经意地问他一句:“桃花开了?”
“开了,很好看。”莫雨老实地点头,“师父种下的?”
“别人种下的。”王遗风说。
莫雨很想问问那个人是谁,然而王遗风的表情有些罕见的怅然,让他恍然间有些明白,或许这个故事,他的师父只愿意一个人回忆。

(二)

王遗风买下巴陵桃花驿那座小院,是在开元十七年的冬天。
那个冬天很冷,巴陵地势偏南,极少落雪。然而这一年在腊月间便雨雪不断,寒风猎猎。
桃花驿是个小村庄,安宁静谧。这里最出名的便是遍地桃花,最不值钱的也是桃花遍地。
常有性喜灵秀风光、温柔春色的文人墨客在此地流连不已,盛赞桃花醉人,蒸云蔚霞。然而对祖祖辈辈世居于此的村人而言,桃花不过是一文不值的山野之物,还不如秋来时分,野桃树上结出的小酸桃来得实惠。

这个冷得异常的冬天里,大雪压垮了桃花驿年久失修的一座无人院落。
小院的主人曾是一名隐居于此的道士。道士作古很久了,久得连孤坟已被杂草隐没,再难寻觅。于是村子里并未有人去修缮这座荒废已久的庭院,反而三三两两拆走了院落里尚且能用的青砖乌瓦、房梁窗楹。
王遗风便是在此时路过了桃花驿。
他踏一场夜雪而至,原本只想在村里借宿一晚,然而听村里闲聊的老人谈起那座庭院与辞世的道长,忽然便起了去看一看的心思。

于是白衣公子踏进了那片废墟之中,望见一片覆雪桃林。
桃林叶已落尽,只余枝干。
王遗风见识广博、采百家所学于一身,却颇会几分风水之术。他在那小院里极目四顾,却讶然发现此地正位于纵横两处山脉交汇之处,最是容易汇聚天地灵秀之所在。四周桃林,隐隐布作与地势相应的风水阵,想来应是那位的道士的手笔。
这位道长,颇是个妙人。

王遗风出钱买下了这方小院。
不贵,连院子带后山桃林,村里只收了他十八两银。王遗风并不急着赶路,索性在村里住了下来。
他花钱雇佣了村里壮年的男子,又去城里买来上好的砖瓦、木材等物,还找来一位专替大户人家修缮宅院的老师傅,在废墟之上重新修建了崭新的院子。
小院还如从前一般的格局,除却灶房等地,仅得三间。一正厅,一书房,一卧室。
老师傅曾经向王遗风提议,说公子您这院子格局实在太小,我看您也不是手头拮据之人,何不把院落扩大一些,至少也多建几间卧房?
若是万一有客来访,连下榻之处也无,只能委屈来客与主人同榻共卧,岂不失礼?
王遗风听罢摇头而笑,神色从容道,要的就是让来客无处下榻,你只管放心修缮就是,我自有道理。
老师傅还要再劝,王遗风就把四下里的桃林一指,索性把话挑明:“老人家,你可知此地天灵汇聚、草木成灵,风水甚佳?”
“老朽见识浅薄,敢问公子,莫非此地风水,能荫庇后人?”
王遗风摇头。
“那能广纳财源?”
王遗风再摇头。
“那就一定是可兴旺子孙了!”
王遗风还是摇头,朗声一笑:“都不是。”
他一指漫山桃树,眉梢微扬,终于揭示谜底:
“此地风水,极旺桃花。”

TBC.

评论(10)
热度(132)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