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一见桃花·03

  (三)

  

  至于这个小院是不是真的能旺桃花,这大概要看王遗风是怎么定义“旺”这个字了。

  总之,院落修缮完毕,王遗风便离开了这座小村庄。而次年春来时节,他归来之时,有客同行。

  

  王遗风给他修缮完全的崭新院落起了个名字,叫落英居。

  这个名字的用意实在太昭然若揭,后来被叶英断然改掉了。

  叶英说此地山灵水秀,春来遍是桃花,可堪静聆人间剑声。

  便唤作聆剑居。

  

  叶英此次出庄,是为寻珍奇铁矿,为第四次名剑大会铸剑。

  两人在南海相逢,在一处海岛之下,发现了深藏于千年寒冰之中的寒铁矿。叶英欲取铁矿,先得想法子化解冰封。

  王遗风游走江湖,见多识广,记起了昆仑派的秘典《寒冰诀》,其上记载有以内力凝水化冰之法。

  他原本是独自一人前往昆仑,然而半路上路过桃花驿,心头却忽然有了一番计较。回返南海向叶英说昆仑一派素来避世独居,自己又曾在第二次名剑大会时抢过他们的剑帖,怕是轻易不会将《寒冰诀》交付。

  自然要叶英这位新任的藏剑庄主同行,与昆仑一派交涉才好。

  

  他二人不久前曾起过争执,之后不欢而散。叶英心知王遗风其实有千百种方法取来《寒冰诀》一观,找出这样的理由,不过是变着法子想要缓和两人间的关系。

  然而偏偏王遗风找出来的理由在情在理,让他无从拒绝。

  只好应下,与他一同前往昆仑。

  

  叶英甚少出庄,并不很熟悉从南海自昆仑而去的路途,只知道十分遥远,来回一趟,少说也要耗时三月半载。

  王遗风自是知道他不太认得,带着他只往最长最偏的路线上走。偶尔兴致来时,还要在路过的城池里游览一番。这些地方里有他曾到过的,也有他没有踏足过的,然而不管身处何地,其间风光古迹、典故来历,都被他信手拈来一般细细解说,听来倒是十分的风趣雅致。

  纵然叶英知晓他不过是随意找了个取《寒冰诀》的借口,以偿昔日自己曾应下他的,那个同往同归、遍览河山的夙愿。但王遗风行事说话都并不逾矩,仿佛只当叶英是个寻常友人一般相待。叶英只觉这些时日过得十分轻松愉悦,甚至于剑道一途,又有新悟,也不全然算是空置流光,便没有对王遗风的行程安排有过异议,算是默许了他显然别有用意的行径。

  

  一路行来,停停又走走、打马过河山,两人抵达桃花驿的时候,已是暮春。

  桃花已经开到尾声,入目多是零落残红。王遗风将叶英带到自己新落成的小院,展眉笑了一笑,道:“这里的桃花最好,我们小住几日再上路。”

  叶英素好观花,闻言微一点头,并无异议。

  两人便入内歇息。王遗风让叶英在正厅里小坐片刻,他先去喂一喂马。

  然而王遗风一去便是大半个时辰,叶英只以为他顺道去置办了些吃食和日用之物,没有十分在意。叶英很少行走江湖,在山庄里时这些琐事也有二弟帮他打理,他向来是不怎么理会的。虽不至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有许多日常杂事,叶英确实不怎么在行。

  于是这段时日的衣食住行,都是王遗风在替他打理。

  对于这一点,叶英十分满意,也心怀谢意。

  

  然而王遗风回来时,只有一人并一辆满载货物的牛车。两匹好马已不见踪影。

  他行事随性,意气洒脱,纵然身坐牛车,一举一动也颇有些名士风骨、入画风流。不过叶英无意欣赏这些,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太好的预感:“小住而已,何必置购这许多杂物?”

  “不多,日常所需而已。”王遗风依然一笑作答,“叶英,此地风光灵秀,这间院落我已买下,足够安宁静谧,不会有人前来相扰,你我多住几日何妨?”

  叶英心道果然如此。不过他也对此处的风景颇为满意,便松口应了:“那便住上半月再启程。”

  王遗风满意一笑,让雇来的车夫将货物卸下。叶英忽然想起:“我们的马呢?”

  “自己喂着麻烦,这几日托付给一户农家照顾了。”

  叶英点点头。王遗风付了些铜钱给车夫,拎起新买的木桶,从院角的井口打了水上来,挽起衣袖,向叶英道:“把你身边放着的布巾递给我。”

  叶英依言取来,看他扎着袖子开始擦拭屋内的桌椅家具,欲言又止,片刻才道:“要帮忙吗?”

  王遗风忍不住笑:“你好好坐着别动,就是帮我的忙了。”

  他见识过叶英亲自动手料理这些杂务的能力,从此避之不及。

  

  叶英手里不缺银钱,他对平日生活里的用度并不很了解,于是出手素来十分大方。这一路由于都是王遗风在负责花销,叶英便把自己带出来的钱物都放在了他身上,以免有吃白食之嫌。王遗风并不推拒,收下他给的钱,暼一眼数额,曾笑言,如今吃白食的倒是换成自己了。

  前些时候两人下榻之处,若在城里,则要么是客栈,要么是有仆役打理、对外租售的别庄,若到了乡间,也会多给借宿之家些银钱,让他们代为置备吃食、浣洗衣物,极少要两人自己动手。

  叶英看王遗风在自己清扫庭院,不曾像先前那样雇人来帮忙,便有些担忧:“是否我出行时带的银钱已经不够?”

  “没有,很够。你走遍大江南北,尽情吃喝玩乐都够了。”王遗风知道自己的举动有些反常,不待他再问,已解释道,“这处院落,我并不想假他人之手打理。左右并不是很脏乱,略作收拾就能住下。”

  叶英了然,猜到大约这方院落于他有些特殊意义,不愿他人踏足。不再提钱财之事,转而再度问道:“可有我能帮忙做的事?”

  王遗风知晓他是不愿袖手旁观,想了一想,才给他分派了个最容易的差事:“我把饭煮上锅,你守着灶,看着火不要熄了就好。”

  这个十分简单,只要偶尔添些柴禾便可。叶英自忖能够办好,便去灶前坐下了。

  “你还会做饭?”他问。

  “我会的事多了。”王遗风眉梢一抬,“你羡慕不来的。”

  叶英似是微有笑意:“我不必会做,亦有饭吃,为何不是你羡慕我?”

  王遗风一时无言:“奇怪,你何时也擅长言语争锋了?”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与你相处多日,自然学得一二。”

  “……行,道理都在你那,我不辩了。”

  “谬赞。”

  

  院落空置并不太久,只积有一层薄灰。王遗风很快就清扫干净了三间房屋,而后拎出今日新买的食材来到灶房。

  米饭已经在锅里煮到七八分熟。叶英坐在灶前,全神贯注地看着火,王遗风几乎怀疑他是把悟剑时的专注都拿出来了,不由笑笑,道:“用不着这么认真,轻易熄不了的。”

  叶英抬眼看他,道:“我知道了。”

  话是这么说,仍旧神情专注地盯着灶台。

  王遗风忽然一怔。

  天色已暗,暖红色的火光映衬在叶英眉间眼底,宛如替他描画了三分温柔神色,王遗风一眼望去,无端地觉得心口微热,仿佛心底也燃了一捧那样的火光明灭跳跃,久久不熄。

  只盼此情此景此人,都长留此时,漫长得不要到尽头才好。

  

  “你在看什么?”叶英问。

  王遗风却答非所问:“日后你都负责烧火。”


——TBC——


*王·据说会做饭但真实情况不知·遗风和叶·烧火童子·英……嗯【x

评论(5)
热度(84)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