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一见桃花·04

  (四)

  

  且不提叶英是否对这样的安排有所异议,王遗风已经开始做饭了。

  他所说的会做饭,当真就只是能把饭菜烧熟而已,仅仅只能说是“会”,而绝不是“擅长”,也算是没有半字虚言。

  锅里煮的是王遗风在巴陵县城里买来的碧梗米,如今已经被他从锅里捞出,在竹蒸笼里沥干了水汽,只待焖熟。

  叶英坐在灶前,尽职尽责地添入一块柴火,嗅到一股极清淡诱人的饭香扑鼻而来,不禁赞了一声:“好厨艺。”

  

  然而叶大庄主这个结论下定得委实太早,很快他便明白过来,方才那股饭香不过是焖出了米的原香而已,和王遗风的手艺半点不沾关系。

  王遗风做的都是相当简单的家常菜,一道素蒸茄子,一道莲藕炖排骨,一道椒盐虾,一道清炒菘菜。

  茄子是整条蒸的,菘菜是用手撕的,河虾在买回来的时候就被打理好了,不用问也一定是花钱让卖虾人弄的,莲藕和排骨倒是用上了菜刀和砧板切成块状,叶英看他拿刀的架势不像在切菜,更像是在演练刀法。

  倒是颇能赞一声刀功不错。

  

  菜品装盘端上桌,看着卖相十分不错。王遗风先替叶英盛了一碗饭:“我做得清淡,应该合你的口味,尝尝看。”

  米饭蒸得很好,粒粒分明,色如碧玉。叶英闻言,并不客套,微微一点头,举箸夹菜。

  茄子蒸得太久,过于软烂,配的蘸料倒是爽口。莲藕排骨汤又不够火候,莲藕还有些泛生。椒盐虾放多了盐,太咸。菘菜咸淡倒还好,只是炒得特别老。

  王遗风见他一一尝过,不发一言,不由有些忐忑,问:“如何?”

  叶英顿了一顿,道:“很好。”

  于是王遗风便神采飞扬地一扬眉:“那是自然。”

  可惜待他自己动筷,神色就不是那么对劲了。都尝试过之后,一叹:“……许久不曾动手,技艺生疏了啊。”

  叶英没有戳破他,只道:“已很不错。”

  他越是这么说王遗风却越是心虚,想了想才摇头而笑:“也罢,不说大话了。我也就是会自己给自己做吃的水准而已,原本想露一手让你刮目相看的,倒是弄巧成拙。”

  他拈了一只虾,去须剥壳,又舀一碗井水来,将虾肉在里头洗去了咸味,丢进叶英碗里:“这个勉强还能入口,汤里炖的排骨也还能吃一吃,你将就一顿吧。”

  “我是真心觉得很好。”叶英也夹了一只虾慢慢剥,“你看,比起我全然不会,你做的菜也仅仅是不够熟练而已,尚不至于难以下咽。”

  他看一眼碗里米饭,又说:“至少饭颇可口。”

  王遗风听到前面还十分安慰,却对最后一句哭笑不得:“……我就勉强把这句话当做是称赞了。”

  

  其实,藏剑山庄以儒立身,颇有几分君子远庖厨的讲究。倒不是指看低厨艺,而是自小就不会有去学一学如何做饭这样的意识。

  因而在叶英的认知里,王遗风能够且愿意亲自下厨替他烹制饭食,实在是难能可贵的一件事。

  其间心意,令他心底颇为感动。至于味道如何,当真并不重要。

  只是叶英素来内敛,喜怒皆不形于色。他纵然心生涟漪,面上亦是分毫不动,只向王遗风道:“这几日行路劳累,你也多进些餐饭。”

  王遗风自然听出几分关切之意,目光一闪,轻笑出声:“诗云,上言长相思,下言加餐饭。叶英,你既言加餐饭,其实是想说一说长相思?”

  叶英与他相处多日,早已习惯了他时常的打趣,闻言神色不动:“你想太多了。”

  

  饭毕之后,王遗风将今日买来的杂物归置放好。叶英在一旁帮忙。

  他今日做饭时一直在灶间,看见过王遗风淘米下锅,也知道了两个人一餐大约要消耗多少米。而今眼见王遗风正将买好的碧梗米倒入米柜,不由疑惑:“我们顶多在这里住上半月,为何买这么多?这分量足够你我吃好几个月。”

  王遗风霎时动作一顿。

  他转过身来,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好吧,迟早都要告诉你的。”

  叶英皱眉:“何意?”

  王遗风轻抬眉梢:“此地桃花甚好,可惜你我来得不巧。时值暮春,芳菲落尽。”

  “然后?”

  “然后我挺想带你看看此间三月桃花。”

  “所以?”

  “所以我决定了,”王遗风转了转掌中长笛,气定神闲,“咱们在这里住下,明年春来看过桃花,再上路启程如何?”

  叶英简直无言以对。

  他看向王遗风,淡声道:“半月之后启程。我便当没听见方才的话了。”

  往常两人在路上耽搁太久,叶英只要稍提一句,王遗风自然也就听从了,依言继续上路。然而此刻他回身落座,笑意吟吟:“我主意已定,庄主要上路,就请自便。”

  叶英神色微动,深深看他一眼。

  “你看,咱们的马已经被暂时寄放在别处了,我不说,你也找不到。”王遗风悠然道,“钱也都在我身上,你好像分文也无?而且也不认得路。叶庄主,你只身一人,似乎也没法启程啊。”

  “……”

  纵然叶英养气功夫一流,然而此时此刻,依然被他气得不想说话。

  他从前觉得王遗风此人行事不拘一格,自在随心,是个难得的优点,然而现在……现在只觉得果然交友要慎重。

  他好容易才平复心绪,道:“你真是……”

  “流氓?无赖?你早该知道啊叶英,”王遗风闲闲一笑,“我素来颇有自知之明,从不以君子自居。”

  叶英再不言语了。

  

  经历过饭后这一出,叶英在晚间就寝之时,知晓这处院落只有一间卧房,也就没有那么惊讶了。

  王遗风十分殷勤地替他铺好床榻:“一路劳累,你先安置吧。”

  叶英只看一眼他,不说话也不动。

  “我稍后……”王遗风轻咳一声,总算知道何谓欲速则不达,在他的注视之下从善如流地改口,“我稍后去书房打地铺。”

  叶英点一点头,以示知道,随后砰然一声,把房门摔在他面前,关得严丝合缝。

  

  王遗风摸摸下巴,不无欣慰地想,能够能让叶英气得都不顾上收敛情绪,大概也算是一种难得的本事了。


      ——TBC——


老王表示朕就是这么的有心机……【x

  


评论(13)
热度(102)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