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一见桃花06+07(完)

  (六)

  

  姑且不去细究王遗风到底有没有如愿以偿地与叶英共卧一榻,自此之后的傍晚时分,叶英依旧大多时候都会独坐参剑,偶尔有兴致时也会与王遗风对弈。

  赌注依旧,各有胜负。

  

  岁月安宁,时日流水过。

  春来的桃花早已零落成泥,清明的杏花又开到了尾声。小院之外有荷塘半亩,如今莲叶田田,荷花盛放,微风过处碧涛起伏。

  已是入夏。

  

  这一日聆剑居的院门被人扣响,王遗风开门看去,门外的年轻人白衣蓝衫,缀有黑白太极,是纯阳弟子的装束。

  他自忖与纯阳宫素无交情,大约来人是找叶英的。然而想到两人行踪理应无人得知才是,开口便带了三分敌意:“阁下是?”

  或许是听出来他语带不善,来人作答之前对他拱手一礼:“在下纯阳燕小霞,来此寻访师叔遗物。”

  王遗风微觉诧异,转念想到这院子原先的主人是位道士,倒是说得通了。

  既然对方并无恶意,王遗风也不欲为难,让他入内来说话。

  

  燕小霞说他那位师叔失踪多年,自己多方打听,才找到此处。得知他过世已久,连坟冢也无迹可寻,难以祭拜,只好前来师叔的故居,看看是否有遗物留下,可以让他带回华山去。

  “我买下这院子时,里面已经十分破败,空无一物。”王遗风回想了一瞬,忽然记起,“倒是重建的时候从房顶上掉出来个八卦盘,我看它厚重大气,或许是个古物,便随手放进了杂物间。你去找吧。”

燕小霞十分欣喜,连忙道谢。

  杂物间在小院的角落里,零零碎碎堆着许多东西。燕小霞翻寻半天,总算找到。王遗风看一眼那八卦盘,随口问:“莫非是你们纯阳的什么宝贝?”

  “不是不是,”燕小霞生怕他们以为这东西值钱,心想贫道囊中羞涩可千万别问我要银子,连忙解释,“顶多年头久了些,不值什么钱的。只是我答应过纯阳宫里另一位师叔,要把这位师叔的遗物带回去给他,做个念想罢了。”

  “……吕洞宾究竟收了几个徒弟,怎么你这么多师叔。”

  “不是吕祖的徒弟啦。”燕小霞挠头笑笑,“我们纯阳宫有冲虚一脉,人数最多,是其余六脉的护法弟子。两位师叔就是冲虚一脉。”

  他急着回纯阳,便准备告辞了。然而站在小院里犹豫片刻,又回头道:“那个……别怪我多嘴,我想问一问,两位看起来也是江湖中人,是暂居此地呢还是准备长住?”

  他江湖资历尚浅,并不认得叶英与王遗风,王遗风也没有告诉他的打算。年轻道长的问题让他微微挑起了眉梢:“暂居如何?长住又如何?”

  岂料燕小霞非但未答,又支支吾吾道:“还、还有……两位……是那种关系……吗?”

  “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是的话……两位还是不要在此地长住了。”燕小霞环顾一眼周遭桃林,好心好意地劝他,“这里风水不好。”

  “……嗯?”

  “这桃林大概是我那师叔的手笔,”燕小霞很有些羞惭,“或许师叔不太擅长这些,把好好一个能旺桃花的风水阵给布置岔了,就成了……桃花煞。”

  “虽然你们可能不信这些,但是真的很灵验的!不是我装神弄鬼哦!你看我师叔独身一人到死就知道此言不虚……唉你脸色好难看我不说了我闭嘴我先告辞了谢谢你们啊!”

  燕小霞迅速走远了。

  惟留王遗风与叶英面面相觑。后者看向他,缓声问:“……旺桃花?”

  

  流年不利,世事艰辛。

  在风水之术上也是个半吊子的王遗风,简直觉得自己蠢透了。

  

  好在燕小霞是个热心肠的好道长,隔天王遗风就在门缝下面摸出一封信,上面写着逆转此地风水的办法——只需在小院某一处特定的角落里,让心悦之人手植一株桃树便好。

  看罢之后王遗风当即去找了叶英。

  他以为自己或许要磨好一阵功夫才能让叶英松口答应,然而出乎意料地,叶英不知出于何种思量,很容易就答应了此事。

  盛夏并不是种树的好时节,叶英也并没有栽树的经验。两人都做好了多移植几次的准备,但叶英种下的桃树已经安安稳稳地生根长叶,生机十足。

  王遗风便笑言:“待明年春来,大概这一株的花也开得最好呢。”

  

  然而他们并未等到来年春光。

  叶英家里兄弟五个,五弟叶凡离家出走,踪影不知,纵然叶家在隐元会高价悬赏了消息,也一无所获。然而这日隐元会传讯,说是叶五公子曾在巴蜀一带现身,只是如今还未找到下落。

  叶英收到来信,便决定动身去巴蜀一看。事关家人,王遗风也不再阻拦,只说让他尽管前去,自己往昆仑取《寒冰诀》便可。

  于是等到藏剑门人前来接应叶英,两人一北一西,分道而行。

  临别时王遗风带走了叶英的信鹰,说有事传信联络。若叶英找到弟弟,只管回去南海等他将寒冰诀带到就好。待破冰取矿之后,再来此间,共看桃源春色。

  叶英颔首应下。

  

  然而天意莫测高难问,从来不由人。

  叶英并未在蜀中找到五弟下落,反而在回去南海之后,收到王遗风来信,说在天山与叶凡相逢,已将他收为弟子,传授《凝雪功》。

  世间缘分,向来奇妙。

  王遗风信上说自己要替叶凡去唐门找人,寒冰诀一事左右不急,便待此间事了再去昆仑。

  又有来信说,他路过自贡城,遇见一名盲眼的女子,名唤文小月。

  自此之后,音讯断绝。

  惟有一卷来历不明的《寒冰诀》,被隐元会辗转送至叶英手中。

  

  开元十九年八月十六日夜,自贡遍城血光之后,江湖中少了一名白衣磊落遗风公子,多了一名雪魔王遗风。

  

  (七)

  

  王遗风再未有机会踏足过那方院落。

  初始时是因为恶人谷中鱼龙混杂,不服者众,他致力于整顿恶人谷,轻易不会外出。后来则是江湖中浩气盟已立,出谷之后难免腥风血雨随之而至,他不愿那座小院沾染上血污。

  再后来,浩气恶人已成两足鼎力之势,他依旧可以再度踏遍河山的时候,故人已别经年,旧事尽皆尘封,那处院落的回忆如此安然静好,以至于让他不愿再去旧地重游,徒增感伤。

  

  王遗风的居所,是在恶人谷烈风集的最高处。

  这里长风浩瀚,流云万里,他时常横笛一曲,也无人来听。

  很偶尔的时候,会吹奏那首《有所思》。

  王遗风想,这首曲子果真是不适合被唤作《同归》的。如今相隔万水千山,是真正的无数青山隔沧海,却再不会有人起卧偕行,同往同归。

  

  莫雨自巴陵归来之后,便时常看见自己的师父吹奏着一曲轻快的小调,然后默然出神。他直觉是和那方院落里居住的另一个人有关,好奇心难以按捺,于是悄悄地关注起了王遗风的行踪。

  只是自家师父除了派遣养着的那只信鹰,出去送了一封信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举动了。

  直到第二年春来时节,莫雨都已经忘记了这回事,却陡然间发现师父独自出了恶人谷,有好长一段时间都踪影全无。

  算算日子,大概就跟叶凡没有看见他大哥出现在天泽楼前的时间一样长。

  

  就如莫雨猜测的那样,王遗风是去了巴陵桃花驿。

  他在院外驻足良久,终于推开面前微掩的门扉。

  霎时间仿佛时光轮转,他还是那个江湖中声名颇佳的翩翩白衣客,踏斜晖归来,一抬眼便能望见桃树之下,有人安然静坐,抱剑在怀。

  ……直到他从记忆里回过神来,才发觉石桌之侧,端坐的人影是真实而非虚幻。

  怔然良久,有雪魔之称的恶人谷主在满目灿然桃花之中,望向那一抹明黄背影,笑意悠然:“偶然兴起旧地重游,竟然得遇故人。庄主为何而来?”

  “你来信相问,经年旧诺曾记否。”叶英转过身来,记忆中的容貌似乎分毫未改,然而双目闭闔,再不见清澈若深潭的眼眸,“我为何不能来?”

  一缕风吹起那人额发,是雪白颜色。

  王遗风便只回以一笑。

  石桌上的残局多年未了,他在桌畔落座,拂去落叶尘土,道:“胜负未分,下完如何?”

  “好。”

  “赌注呢?”

  “赌酒吧。”

  “哪里来的酒?”

  “那年我埋在桃花树下,方才挖出来了。”

  “你不是素不沾酒?”

  “今日破例。”

  

  时光仿佛从未更改,王遗风恍惚有种错觉,他还是在开元十九年的春夏之间,与叶英晚来对弈,烹茶闲聊。

  叶英忽然问:“那株桃花可曾开过?”

  “开过了,很好看。”

  “你怎么知道?”

  “我徒弟去年来过,回去之后告诉我的。”

  第一局是叶英赢了。王遗风笑一笑,说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如今你棋艺见长。他启开酒坛泥封,有诱人酒香扑鼻而来,入口醇厚,余味悠长。

  王遗风便不去管赌注的事,自顾多饮了几杯。

  “叶英。”

  “嗯?”

  “我听闻,江南之地素有习俗,若有儿女出生,父母会埋酒于树下,待成婚之时再行取出饮用。”

  “你为何……也要埋酒呢?”

  静默许久,他听见叶英轻声说:“你喝醉了。”

  

  这坛酒并未饮完,之后被王遗风带回了恶人谷。

  他有时会在晚间自饮自斟,酒里似有桃花淡香,清甜入骨。

  而后在微醺醉意里沉眠入梦。

  梦里有故人来归,问他桃花开未。

  

                                                       ·完·


*这个梗想好很久了,拖延症如我到现在才写完_(:з」∠)_

*CP17的时候会把《花与人俱老》全文修订一下,增加几个番外再版一次。包含这篇在内。到时候会在LOFTER这边扔宣传页面的。谢谢喜欢。


评论(7)
热度(98)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