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琅琊榜][靖苏靖无差]生命线·01

生命线

 
 

*如标题,是文字游戏《生命线》的paro。

*故事时间设定大概是从梅岭一案之后,还在东海练兵的靖王在一块贴身携带的平安玉牌上面忽然读到了奇怪的文字开始。

*靖苏靖无差。是个撒糖的he,信我!

 

  01

  萧景琰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阳春三月天,春景温柔,春意风流。

  他和小殊在皇长兄的府上蹭完一顿午饭,跑到小花园里的树荫之下,席地而坐,聊着北境不容乐观的局势和兵马钱粮应有的调度,也聊着金陵郊外的桃花和母妃亲手做的桃花酥。

  晴光温软,泼洒如金。

  他和小殊在这样安然静好的时光里,同卧在如茵绿草上,睡了个安然静好的午觉。

  

  02

  然后他便醒来了。

  梦里的春光太好,与如今的天寒地冻北风如刀反差又太大,使得萧景琰梦醒时尚有一瞬间不知今夕何夕的恍惚,好像方才真的是有小殊睡在他身旁。

  小火炉一样,暖哄哄的。

  不过错觉只能是错觉,很快便消隐无踪。如今的小殊,应该还在北境防线的赤焰军营里吧。

  那里比东海之滨要冷得多,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身为军旅之人,靖王殿下睡觉向来警醒,纵然如今只是在东海练兵并无战事,也依然保留着这一份警觉。他安枕之后,素来不用仆役进屋伺候,是以在惊醒时,乍觉室内有微光闪烁,很是吃了一惊。

  “……什么人?!”

  他低声喝问,却无人作答。

  又静默了片刻,屋外似乎有值夜的兵士被惊动,贴近房门,恭声问:“殿下,有事传唤吗?”

  “无事。”萧景琰顿了一顿,才答道,“你下去吧。”

  “是。”

  他已经看到光源所在。是自己的心口。

  

  03

  萧景琰知道那里挂着什么。

  是太皇太后在他出行之前送的平安玉牌。羊脂白玉的,半个巴掌大小,正面刻着慈眉善目普渡众生的观音大士,背面光滑如鉴。

  虽然东海一行看起来并无危险,然而老人家的拳拳爱护之心总是令人感念。

  于是萧景琰将它珍而重之地挂在贴身之处。

  他拿出泛起微光的玉牌,光滑的白玉背面隐隐渗出一缕血痕。上面还有几行小字。

  “……热……”

  “父亲……”

  “……好疼…………”

  萧景琰死死盯着那三行字,似乎要把玉牌看出一朵花来。他以往在听闻一些灵异怪谈的时候都是嗤之以鼻、从不相信的,然而眼下……自己这算是活见鬼了?

  靖王殿下迟疑了片刻,最终决定先弄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径直发问:“你是鬼吗?”

  

  04

  玉牌古怪地闪烁了一下。

  然后上面的字迹忽然消失了,连光芒都黯淡下去。

  有那么瞬间的工夫,靖王殿下险些以为刚才是一场幻觉。

  总不可能对方是个胆小鬼,被自己压低声音的一嗓子给吓跑了?

  不过这个念头闪现之后,玉牌又再度亮起来。

  “奇怪……”

  “是谁,在说话,吗……?”

  “……或者,我只是……太疼了……才会有,幻觉……”

  “刚才……我,还看见了,父亲……”

  萧景琰看着一行一行的字迹在面前闪过,心里疑惑更甚——莫非对方并不知道他的话能被自己看见?这玉牌难道是个什么天灵地宝的法器不成。

  于是再度发问:“你到底是人是鬼?”

  

  05

  “是人,是鬼……?”

  “哈,哈哈哈,哈……!”

  “问得……好。”

  “我是人,也是……鬼,地狱归来……索命的鬼,你怕……吗,哈哈哈哈!”

  对方的情绪好像起伏很大,萧景琰耐心地等着他那一串诡异的笑声过去——虽然文字无法传达具体的形象,不过靖王殿下直觉对面一定笑得十分诡异就是了。

  他有些笃定地说:“你一定是人。”

  “那又,怎么样……?”

  这次对方回答得很快。看语气,似乎已经稍稍平静了下来。

  ——“我只想知道,你的话为什么能出现在我的平安玉牌里。”

  “平安……玉牌?!”

  ——“有什么问题吗?”

  这一次对方沉默了很久。

  “我也有,一块玉牌。醒过来,就看到,它发光,上面有字……”

  这句话有点长,对方说的时候停顿了好几次,偶尔还会间杂一两个无意义的语气词,想必是压抑的呻吟声。萧景琰想起他已经说过两次“很疼”,再加上玉牌上渗出的血色和一直虚弱得甚是断续的语气,不由猜测:“你受伤了?伤势很重?”

  “很重……?”

  “这个词,尚不足以,描述,我现在,伤势的万分之一……”

  “啊……这些,该死的虫子……别啃……!”

  “不,没事,啃吧……”

  对方有些前言不搭,萧景琰叹了口气,继续问:“这么说,你亦同我一样,有块平安玉牌,也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能看见它发光,上面写着我说的话,对吗?”

  “……没错。”

  “但……我猜,是因为血……”

  “它……沾血之后,就一直,有点发热……我只是,没精力,去管罢了……”

  “好吧,”萧景琰说,“事情弄清了。你身受重伤,想必也不方便多说话。好好疗伤,我去睡觉。”

  既然不是妖魔鬼怪作祟,而是莫名地和一个不知身处何地还受着伤的陌生人对上了话,萧景琰就暂时按捺下深究的心思,决定等对方的状况好上一些之后,再细问来龙去脉。

  

  06

  对方却似乎并不愿意。

  “别……走!”

  “太疼了……我……虽然,素不相识,这样要求……有些冒昧,但,你能和我,继续……聊聊吗?”

  “说话……能,让我,不那么……疼……”

  夜色已深,明日练兵还必须早起,按道理来说萧景琰应该拒绝这个陌生人的要求,反正说说话也不过是替对方分散注意力、不会全心去感觉自己有多疼而已,并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反倒会无谓地浪费体力。

  然而很鬼使神差地,靖王殿下觉得自己无法拒绝对方的请求。

  他一口答应下来,沉吟片刻,才道:“既然有缘相识,那敢问阁下名姓,也好称呼。我姓萧,名景琰。”

  对方爆发出一连声惊天动地的咳嗽。

  ——这也是萧景琰从玉牌上传过来的“咳”字的数量推测出的。

  大梁皇七子的名讳,知道的人不算多,但也很不少。大概对方是太惊讶于自己的身份了?萧景琰猜测。

  果然,在静默了许久许久之后,那人终于有了回复。

  “……原来是靖王殿下,幸会。”

  “在下……梅长苏。”


 

——TBC——

 
 

*于是……小殊现在已经知道对面是景盐啦!

*#分分钟取好新马甲的小殊#

 

评论(23)
热度(313)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