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琅琊榜][靖苏靖无差]生命线(二)

*是《大梁异闻录》的系列篇之一。

*前文链接:(一)


  07

  不知道为什么,在知道萧景琰的身份之后,梅长苏说话忽然变得连贯起来,不再像之前那样断续不成句。

  似乎是竭力想在他面前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来。

  萧景琰觉得有点奇怪,总不可能是因为对方摄于什么皇子威仪不敢失礼的理由……想想就很说不通。

  而且在接下来的交谈里,他并没有感觉到对方有多么尊敬他的皇子身份。

  他先把自己最大的疑惑抛了出来:“梅兄那块玉牌,是怎么得来的?”

  “梅兄?殿下怎么知道我一定比你年长?”

  萧景琰一时无言,良久才道:“……我是不会喊你梅弟的。”

  梅长苏似乎笑了起来。玉牌上只有一个短促的“哈”字,然后是“嘶”地一声,也许是他在笑的一瞬间牵扯到了伤口。

  身为一个重伤未愈的人,靖王殿下认为梅长苏……实在有点过于精力充沛。萧景琰小小地走了一点神,他向来不擅长这些玩笑之语,不过如果是小殊……大概会和对方很聊得来吧。

  这时对方的回复也到了:“你……可以叫我小苏。”

  萧景琰心底微微一动。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以为对方其实是他认识的人:“小殊?!”

  然而梅长苏在短暂地惊讶之后,纠正了他的错误:“是苏。”

  “那我也不会叫你小苏。”萧景琰斩钉截铁地说,最后选了一个更为合适的称呼,“苏兄。”

  

  08

  “好绝情啊,靖王殿下。”梅长苏无奈地认可了他的选择,“对待一个重伤的人,你应该更有同情心才对。”

  ——“相比起来我更愿意知道,你的玉牌从何而来。”

  “好吧,好吧。”

  “告诉你好了。”

  “是我的父亲所赠。”

  ——“令尊又是从何得来?”

  “长者所赐。”

  ——“可否告知长者名姓?”

  “父亲并未告诉过我。”

  ——“若有日后有暇,可否替我询问令尊?”

  

  09

  然而梅长苏沉默了很久。

  这一次玉牌并未黯淡光芒,而是浮现出另一行小字[梅长苏心情低落中]。

  萧景琰一边感叹这个玉牌真是神奇,一边回想了一下自己的言语,好像并没有失当的地方,于是出声提醒:“苏兄?”

  “大概要让殿下失望了。”梅长苏似乎叹息了一声,“家父……不,先父……已经不在人世。”

  萧景琰微微一怔:“……抱歉。是我冒昧了。”

  “无妨。”

  “或者,你愿意安慰我一下吗?靖王殿下。”

  萧景琰并不擅长安慰人这种事,不过这个要求似乎无法拒绝。他低头思忖片刻,才道:“逝者已矣,苏兄珍重自身。节哀。”

  “多谢。”

  “你的安慰很有用,我感觉好多了。”

  靖王殿下有一瞬间的诧异——他好像并没有说什么特别有用的话吧?却见玉牌上又有字迹出现。

  “其实最痛心最绝望的时候已经过去。我现在要努力乐观一点,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做啊。”

  “那么,你的玉牌呢,是哪里来的?”

  ——“家中太祖母所赠。说是昔年一位高僧护持开光过的。”

  “也许我这块也来自那位高僧?”

  ——“或许。不过,苏兄的伤势,当真不需要处理一下?”

  “我正在处理。”

  “不对,是正在被处理。”

  “我现在……大概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尽量让自己躺得舒服一点,再跟你聊聊天,让自己不要感到那么痛而已。”

  

  10

  这几句话有些奇怪,萧景琰皱眉,心想莫非苏兄的伤势已经重到无法动弹?他与此人因一块玉牌而相识,也算是分外有缘,并不愿眼看着此人平白丧命,故而问道:“苏兄,可愿详谈你因何受伤?”

  “栽赃嫁祸、阴谋陷害、无妄之灾,总之都是源自于一场世间最悲愤而莫可奈何之事,不提也罢。”

  ——“既是难言之事,我不会多问。只是,苏兄身上的是刀剑伤?毒伤?还是……?”

  “靖王殿下这是在关心我吗?”

  ——“我母妃极擅医道,景琰不才,只学得皮毛。何况常年身在军中,也懂得许多疗伤之法。”

  “殿下的关心,我收下了。”

  “只是我这个状况,你大概是帮不上忙的。”

  “刀伤剑伤都有,最严重的是烧伤。不过如今大雪覆野,大火已灭,倒不用担心葬身火海了。”

  ——“苏兄似乎还提过虫子?”

  “啊,那个,你不用在意。”

  “这里的雪地里有种小虫子。”

  “多亏了它们及时地咬了我,我才能活着跟你说上话。”

  ——“苏兄是指,这些虫子……啃咬之后可以疗伤?真是闻所未闻。”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你说,我是应该趁着现在稍微恢复了一点点力气,尽快去找个避风雪的地方休息一晚,还是仍旧窝在雪里,让这些小虫子继续给我治伤?”

  ——“性命攸关之事,苏兄为何不自己选择,而是问我?”

  “我觉得我运气不太好,所以还是不要轻易做出判断了。”

  “也许此次出行之前,应该多拜一拜佛。”

  “你好歹是个皇子呢,借我一点气运如何?”

  “反正最困难的境况都已经过去了,再怎么样,也不会比现在更糟糕。”

  

  11

  萧景琰忍不住笑了一下。

  他笑得实在是太轻微,以至于玉牌上完全没有显示任何传达笑声的字眼。对面的梅长苏明显有些疑惑:“殿下,你还在吗?”

  “等等……我看见了。你在笑什么?”

  萧景琰微微扬眉,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我在笑?”

  “这个玉牌上写的啊。”梅长苏一本正经地念给他听,“萧景琰正在微笑。”

  萧景琰:“……”

  这个玉牌,真乃神器。靖王殿下再一次感慨。

  “我在笑,是因为想起了一个朋友。你们这样爱说笑的性格真的十分相似。”他说,“若是日后有机会,我介绍他给你认识。”

  对面没有立刻回答。

  玉牌上写的是[梅长苏正在发呆]。

  

  12

  ——“苏兄?”

  “哦,没事。”

  “我也很愿意认识……你的这位朋友。”

  “不过,我想,你的朋友会有这样的性格,大概是因为,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绝望之境吧。”

  “如果日后,殿下发现,我,或者你的朋友,已经与你心目里的印象完全不同,不再有赤子心性,会变得阴暗,或者不择手段,诸如此类。”

  “也请不要惊讶。”

  “毕竟,人总是会变的。”

  “或者说,经历过更多的事,人也会变得更复杂。”

  他说了很长的一段话,萧景琰不知道梅长苏为何会有这样的感叹,不过还是忍不住反驳:“小殊是一个很好的人,我相信他不会改变的。至于苏兄……我无权干涉过多。”

  梅长苏轻轻笑了一下。

  “小殊就是你那位朋友?”

  “是的,我与你的小殊……是不同的。”

  “我是梅长苏啊。”

  

  13

  “我愿靖王殿下,日后不论世事几变,仍有今日的赤子之心。”

  ——“多谢。”

  “不过殿下,你还没有替我选,今晚到底要怎么过呢。”

  萧景琰叹了口气,发现梅长苏的确是把这个攸关生死的问题彻底抛给他了。沉吟片刻,道:“敢问苏兄,附近可有能借宿的人家?”

  “茫茫山岭,旷野无人,唯雪而已。”

  ——“那雪里的虫子,当真如此神奇?连烧伤也可治?”

  “应当……可治。”

  ——“那我建议苏兄今夜不要挪动,让伤势先恢复些许。贸然移动,一则于伤情不利,二则,夜晚难以视物,要找个避雪之处也并不容易。待明日,再寻落脚之地不迟。”

  “那好。”

  “但愿……我不要在撑过刀斧加身、烈火焚烧之后,被冻死在雪地里。”

  ——“以免冻伤……苏兄最好不要入睡。愿苏兄安然度过此夜。”

  “我知道了,承你吉言。”

  “那么……明早再见了,靖王殿下。”

  “祝君好梦。”

  

  14

  玉牌的光芒变黯了。上面依稀还有一行小字可堪辨认。

  [梅长苏正在休息]

  萧景琰笑了笑,觉得这一晚的经历实在光怪离奇,不过认识的这位苏兄,倒颇为有趣。

  便当作一段奇遇吧。世间缘法,总是令人始料未及。

  他将玉牌重新收在心口,卧榻而眠。

  梦里不再是三月春光,而有凛凛风雪扑面。

  他梦见一片天地皆白里,有银甲红袍的少年将军纵马而来,轻言缓笑,眉目清朗。

  一如往昔。

  

  ——TBC——

  

  *之后景盐会帮助小殊在雪地里生存下来直到遇到老阁主被救,然后逐渐发现对面是小殊啦2333

  *#有个三句话不离我差点就被拆穿马甲的情缘也是一种甜蜜的烦恼呢#BY小殊


评论(13)
热度(229)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