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莫毛]心剑解红尘·12

  *前文链接可以搜自带tag#心剑解红尘#来get


(十二)八卦盘

  

  经历过方才的变故,一行四人都没有了再逛街或者练级的心情。

  王遗风和叶英从市郊带回了一些新鲜的家禽和蔬菜等放在了帮会领地里。至于这些东西是怎么捉回来或者摘回来的……王遗风表示一点都不想回忆。

  于是莫雨满意地清点着丰富的食材,决定回去给大家做顿丰盛的午饭压压惊。

  也不知道为什么,尸毒并没有在动物之间传播,丧尸也只择人而噬,倒是让这些飞禽走兽逃过一劫。

  

  回去之前,王遗风朝着穆玄英读了个局针。

  穆玄英顿觉伤口在一阵清凉感之后,迅速地止住了血,继而合拢、结疤。相比起握针来,局针疗效更加立竿见影。他长呼一口气,左右看看无人注意,才压低声音说:“刚才……好像那个谢队长看到我血色不太正常了。不知道他会不会不许我们再在基地里住?”

  “回去再说。”莫雨握紧他的手。

  “不用太担心。”王遗风闻言,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淡声安慰道,“他纵然有所怀疑,但并未当面指出,想必是有自己的考量。相较起来……我更想知道,方才姓谢的提到研究所三个字时,那群人里似乎颇有几个面色有异。我怀疑,他们找你们两人麻烦,和那个地方不无关系。”

  穆玄英惊讶:“他们是研究所的人?!”

  “不好说,”王遗风微微摇头,“我们对这个基地的状况知之甚少,若有机会,多打听一些消息再做判断吧。”

  

  大概王遗风最近运气特别好。这个机会,很快就来到了一行人眼前。

  就在他们回返住处的路上,有个一身蓝白道袍,衣着干净得不似末世中人的道长将他们拦下,拂尘一甩躬身为礼,口中念念有词:“无量天尊。我观诸位印堂黯淡、面带黑气,恐怕近来流年不利啊。”

  “……你谁?!”

  穆玄英觉得自己的见识果断得到了刷新:“都这个世道了,居然还有江湖骗子?”

  “在下夜观天象,紫薇无光,破军大炽,贪狼冲七煞,荧惑现于野。世有大乱,唯能人可破此命局。”来人高深莫测地一摆手,“诸位皆是身负使命而生之人,理应有大气运加身。只可惜如今邪祟沾身、命格不显。贫道此处,有上好的驱邪符水,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几位不妨请几帖回去?”

  “前几句说得还煞有介事,”王遗风笑了一声,“怎么道长说到最后还是暴露了本意?做生意就做生意,我昨晚还夜观星象呢,除了盖顶乌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

  “那是施主修为不到,不曾开得慧眼。”

  “省省吧,我也颇会相面之术,一眼就看出你是饿了几顿只想换点吃的而已。”

  “施主慧眼如炬。”道士被他一言戳破,也不气恼,只悻然叹一口气,犹不死心,“不过我的符水,真的是很灵验!正宗纯阳宫真传!贴一张还能隔绝人气、避开丧尸呢,便宜卖!很划算的!”

  叶英闻言,眉心微微一动。他适才就发觉来人的声音有几分耳熟,似乎极其久远之前,曾经在哪里听到过。只是时隔太久,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你是纯阳门下?”叶英问,“师传何人?”

  “这个、这个……家师名讳,不便随意告知。”

  “那敢问道长名姓?”

  “在下洛风。”

  ……果然,依旧是来自千年之前的,同路人。

  

  叶英只在许多年前亲上纯阳宫,送名剑大会的剑帖给纯阳掌教李忘生的时候,与谢云流门下大弟子洛风曾有一面之缘。不过……他依稀记得洛风并不是这般活跃的性格,心下顿时有了猜测:“原来是洛道长。道长是否……已经忘却了许多前尘旧事?”

  洛风讶然,后退一步仔细打量叶英:“诶?你怎么知道?掐指一算算出来的吗!看不出来你也是我辈中人啊。”

  “我从前,曾与道长有缘一会。”叶英轻声道,“道长眼下,若暂无落脚之处,不妨去寒舍小住?”

  洛风简直被震惊了。末世里生存不易,他的符水虽然货真价实,奈何少有人信,更别提用食物来交换了……然而现在居然还能遇到这么大方的人?

  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心理,他一边点头如捣蒜,一边暗自思忖,自己身无长物,也没有什么好被贪图惦记的,所以,排除掉对方骗财的可能,再然后对方的颜值好像也特别高大概是看不上自己的,再排除掉骗色的可能……那么综上所诉自己其实是遇到了傻白甜的大好人?

  洛风觉得自己特别走运,心情愉悦。

  

  尤其是在跟随四人回去之后,到吃午饭的时候,洛风看到丰盛的餐桌简直想用力感谢一下太乙天尊显灵,果然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他一面顶着莫雨足以杀死人的视线去开心地和穆玄英抢吃的,一面不忘在叶英的询问下从头到尾地交代自己这些天的经历:“反正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太记得以前的事了,就只依稀记得我叫洛风,正宗纯阳宫亲传弟子,没了。当时一觉醒过来发现全身上下只有一个八卦盘,面对一群吃人的怪物我简直要狗带!”

  莫雨默默地盯着被他抢走的鸡腿,在心里说,你现在完全可以去狗带了。

  “啊我跟你们说哦,我那个八卦盘特别神奇,能显示哪里有危险哪里有宝物。有危险发红光有宝物发蓝光。趋吉避凶的镇宅神器!我还会画符!往脑门上一贴就能完美闪避丧尸!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我觉得我既然是纯阳门下怎么也该会点道法之类的,结果武力值这方面一直低得令人发指……啊鸡腿真好吃让我再喝碗汤!话说你们以前认识我?知道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吗?作为交换的话我可以提供很多情报给你们哦!最近我在基地里除了卖符水就是卖消息了,看,我很会做生意对吧?”

  “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人受伤啊?还带尸毒的那种?我的八卦盘刚才一直闪个不停。我认识一个神医!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他会解尸毒,真的不骗你们!”

  

  “道长,你歇口气。”王遗风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这里……没人和你抢着说话的。”

  他瞥一眼莫雨和穆玄英,觉得自己还算比较幸运。至少没有失忆。

  在遇见过性格和从前不太一致的莫雨和穆玄英,再见识过性格简直被颠覆了一样的洛风,王遗风实在有点不能想象,自己如果也失忆了……会变成什么魔幻的样子。

  简直不敢想啊。

  不过,他看了一眼叶英,心说倒是可以偷偷期待一下失忆之后分外活泼的叶英……

  出于常年拥有心剑之术的直觉,在王遗风发散思维的时候,叶英忽然觉得……好像刚才,有一点点难以言喻的微妙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待得洛风道长吃饱喝足,莫雨已经愤然去给穆玄英单独开小灶去了,因为一直处于半饥不饱状态的洛道长食量着实有点大。

  王遗风手疾眼快地把汤碗里最后一点儿鸡汤盛给叶英,然后问道:“道长方才说,知道基地里的很多事?”

  “是啊,你想了解些什么?我连基地的一把手是个基佬还是受这种事都知道哦!”

  “……我不关心这个。”王遗风忍不住扶额,“今天我徒弟被一帮人在自由交易市场里袭击了。十几个人,有配枪,领头的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很高,光头,三角眼大胡须。你知道他们的底细吗?”

  “哎呀你可算问对人了!”洛风夸张地一拍大腿,“这伙人,臭名昭著啊!等等,你徒弟,是异能者不?”

  “算是。”

  “那就对了!最近基地里有好几起异能者无故失踪的案子,就是他们干的!不知道为什么这群人只挑异能者下手,还专找那些刚刚激发异能、战斗力不是特别强的。你徒弟年纪小看上去又是新来的,估计是被当软柿子捏了。”

  王遗风微微皱眉:“没人管吗?”

  “上头有人呗。”洛风摊开手,做了个讽刺的表情,“别看H市基地规模挺大的,基地上层争权夺利得厉害,那群人的靠山又好像挺硬,谁还有闲心较真这事儿?”

  “那,你是否知道那些失踪的异能者下落如何?”

  “不清楚。反正肯定不是死了,尸体没被发现过。”

  王遗风点点头,一时沉默无言。

  “乱世之中……人命如芥。”叶英轻轻叹息一声,“基地里想来能人也不少,便当真无人仗义执言吗?”

  “世道混浊,人心龌龊。此地之险恶,远胜恶人谷。”王遗风冷然而笑,“既然如此,我倒偏偏不愿见到那些所谓的基地上层,太过于得意了。”

  “哎呀,你要惩恶扬善?我支持你啊哥们儿!好人啊!”

  “第一,我并不是什么好人。第二,我也不欲惩恶扬善,只是觉得我在这个基地小住的时间里想要让自己住得舒服点罢了。”王遗风转头看他,挑眉,“第三,我不太喜欢和人称兄道弟,可以把你的手从我肩上拿下去了。”

  洛风讪讪地收回了手。

  “谷主有此心,叶某理当奉陪。”叶英微微一笑,眉目里落进几分决然,“无论如何……这里曾是我藏剑山庄所在,容不得妖邪横行。便让你我还此地一个安宁吧。”

  

  “对了,”王遗风忽而记起一事,“H市有个私人研究所,你了解这个地方吗?”

  “这种研究所多了……你问的哪一个?”洛风摇摇头,“这研究所是那一类的?电子?能源?医药?材料?还是美容或者美食……”

  “是在郊区,应该……是医药?”王遗风也不太确定,便没有再细问。

  厨房里蹲等投喂的穆玄英忽然探出头来,说:“那个研究所特别神秘,里面有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肯定不是你知道的那些正常的地方啦。再想想?”

  “我就真不知道了。”洛风苦思良久,终于放弃,把自己摔在沙发上撑了个懒腰,“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道士,并没有全知全能啊。”

  “那你还吃那么多!对得起我们的粮食吗!”

  “呃……要不我送你们几道符?比如这个牵姻缘的,特别灵!挂在身上保证明天就能遇到软妹子!”

  然而洛风道长悲哀地发现,在拿出这道符之后……大家看他的眼神都更加不友善了。

  尤其是,王遗风和莫雨。

  

  穆玄英端着一碗猪肝菠菜鸡丝粥从厨房里出来了,坐在茶几边开吃。洛风咽了咽口水,决定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于是从客厅的杂物堆里翻到了一个书架,随手抽了本书出来看。

  王遗风在和叶英商量下午要做的事。

  莫雨走过去戳了戳看书的洛风:“道长,你刚才说认识一个神医?”

  “是啊!怎么,想给你的小伙伴治伤?”洛风啪地把书合拢,“没问题先把猪肝粥上供一碗!”

  王遗风闻声看过来,忽然问:“那位神医,是否姓裴?”

  莫雨看见洛风用力点头,不由惊讶:“师父你怎么知道?”

  “他当然知道了!”洛风抢着回答,一脸意味深长的笑,举起了手里的书,“他还收了我俩的同人本呢!”

  王遗风简直猝不及防:“……!!!”

  “不过这个为什么是裴元x洛风啊我觉得我必须是攻?而且难道我从前是个特别出名的人吗?连同人本都有人写!卧槽这个还是R18太污了!”

  莫雨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总觉得会被师父灭口的样子。

  本着死之前也要爽一把的精神,他也随手从书架上抽了一本来看。

  ——剑三莫雨x穆玄英同人《天作之合》。

  “师父!”莫雨简直有点被震撼了,“师父你一定是我的亲师父!”

  

  只有叶英一个人没有听懂他们在说什么,分外茫然:“你们怎么了?”

  王遗风反应迅捷地拉着他就进了帮会领地。

  “没事,他们在闹着玩呢。”王遗风说,“上午一直在杀丧尸你累了吗?去睡个午觉吧。”

  叶英隐约觉得,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被他一言带过了。

  

  ——TBC——

  

  *裴洛只是来打酱油的戏份不多,道长过几章就会下线了……最后打BOSS(咦)的时候会回来!

  *以及小剧场——

  王遗风:我觉得这个世道里我的<十恶之首>称号已经名不副实了。

  叶英:那你想换成什么?

  穆玄英:换成<同人大手>怎么样?

  王遗风:……

  洛风:我我我!我也想有个称号!

  莫雨:你的话,<十饿之首>吧。


评论(20)
热度(121)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