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莫毛]心剑解红尘14+15

*前文可以通过搜索自带tag#心剑解红尘#来get


  

(十四)起争执

 

  自王遗风拥有这个系统界面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接到主线任务。系统最开始发给他的第一个任务,是去找叶英组队,那时候他就隐隐有种预感,这个系统,其实是想引导他来完成某些事。

  “这样看来,这个主线任务的下一步,或许就是要让我们去帮忙解尸毒了。”王遗风轻笑一声,“我可从没想过,还能有匡扶天下,救世济人的一天。”

  叶英轻声说:“既来之则安之,这句话,还是谷主最初说与我听的。”

  “倒也不失为一场新奇体验。”王遗风笑一声,“你说得对,我只求遇事随心而已,何必想那么多?”

  

  自从接到任务之后,系统界面的右侧就会有任务追踪的小图标显示出来,包括任务地点的方向、距离。

  方才援救徒弟的任务完成之后,系统给的经验不少,让他和叶英都升到了18级,还差少许经验便能到19,王遗风略一思忖,向叶英道:“不如暂缓一缓,待你我升至20之后,再前去一探。”

  叶英微微颔首,以示赞同:“你我功力不复盛时,若遇强敌,只怕难以取胜。升到20之后,想来系统会多给些技能,也好留个后手。”

  王遗风笑而未言。

  固然是出自于武力值这方面的考虑……不过急于升到20级的最大的原因,王遗风完全不想诉诸于口。

  无他……实在有点丢脸。

  

  神行千里的冷却时间早已到了,王遗风和叶英趁着离日落还有些时间,双双选了一处神行地图开了的地方,飞过去继续砍丧尸。

  ——反正有手持八卦盘能测凶吉的洛道长,若是继续有人来找徒弟们的麻烦,八卦盘提前预警,也足够莫雨和穆玄英把师父们召请回来了。

  莫雨和穆玄英果真在基地大门外找齐了一批愿意以劳力换取物资的人来建房子。最初颇有几个人眼见他们两个少年面嫩可欺,酬资又开得丰厚,几乎是在平白挥霍物资了,遂起了歹心想要敲诈一二,被莫雨用刚刚学到手的凝雪功给冻成了冰块。

  五毛钱的冰霜特效,还是很好用的。

  不过他们这里的动静太大,难免引人注目。驻守基地大门的士兵里便有一行人靠拢过来,似乎是想查探此处喧闹的缘由。

  带队的依旧是某个熟面孔。

  莫雨皱眉看着大步走来的谢渊,下意识地挡在穆玄英面前:“你又来干什么?”

  谢渊看他一眼,没说话,径直冲着穆玄英点了点头:“你的伤,那天我看到了。”

  穆玄英脸色一变。

  谢渊似乎也没有在大庭广众下揭破的意思,只道:“借一步说话,如何?”

  莫雨面色难看,犹豫片刻,还是一咬牙答应了。

  

  [队伍][洛风]:啊,我又被群众抛弃了。

  [队伍][王遗风]:怎么?

  [队伍][洛风]:你徒弟,和徒弟的竹马,被人拐跑了。

  [队伍][莫雨]:胡说!

  [队伍][洛风]:咦,难道他不是你竹马?

  [队伍][穆玄英]:雨哥是指我们没有被拐跑!

  [队伍][叶英]:发生了什么事?

  [队伍][莫雨]:师父那个姓谢的找上门了,还说知道毛毛的伤不对劲。

  [队伍][莫雨]:我就知道他对毛毛心怀不轨!

  [队伍][穆玄英]:呃……我觉得,他大概是有目的,但是还谈不上对我心怀不轨吧雨哥。

  [队伍][叶英]:若情况有变,即刻召请。

  [队伍][穆玄英]:嗯!

  

  自己握有系统界面可以随时召唤师父,莫雨想到这个也觉得放心多了,看向谢渊的眼神越发不善:“好了,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这里是谢渊的办公室,或者说是基地大门执勤队长的办公室。

  谢渊关上门,回身看一眼莫雨:“隔墙有耳,你这大声喧哗,不怕被人知道他身携尸毒,被赶出基地吗?”

  莫雨不自觉地把声音降低了许多:“……你想拿这个要挟我们?做梦!”

  谢渊似乎有些失笑:“要挟你们能做什么?”他转而看向穆玄英,话锋一变,“若我记得没错,刚进基地的时候,你的脸色就不怎么好,似乎有伤在身。我无意追究你是怎么通过检测进入基地的,但是……你们知道普通人感染丧尸病毒,尸化的最长时限是多久吗?”

  莫雨猛然警觉起来,他和穆玄英对视一眼,断然道:“毛毛是异能者!”

  “哦,异能者。”谢渊摇头而笑,依然紧盯穆玄英,“普通人感染丧尸病毒,八小时之类会丧尸化。异能者是二十四小时。我很好奇,你的异能究竟强到了什么程度,让你被丧尸所伤至少两天时间,也能安然无恙?”

  “这很重要,”谢渊的眼神犀利起来,“如果你的异能可以对抗丧尸病毒,或许将拯救许多人。”

  穆玄英一直没说话,看起来是被他一席话说得犹豫了。然而他只是忙着在队聊里把谢渊说的话都同步发出去而已。

  

  [队伍][穆玄英]:他怀疑我的异能不对劲!可以对抗丧尸病毒!

  [队伍][莫雨]:可恶!师父我召请了?

  [队伍][叶英]:别急。

  [队伍][王遗风]:顺着他的话问一问,看看他有什么打算。

  

  莫雨心知肚明,穆玄英在咬伤之后现在还安然无事,全凭王遗风的万花治疗技能。他和穆玄英虽然分享了系统界面,但也仅仅是能使用一些功能,并没有门派技能可以学。谢渊想从他和穆玄英身上着手,掌握对抗尸毒的诀窍,分明是找错了方向。

  不过他才不会好心提醒对方这一点呢。

  莫雨看向谢渊,一副惊疑不定的神情:“毛毛的异能可以对抗尸毒又怎么样?”

  “所以我很好奇。”谢渊缓缓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进入基地的时候,检测过你们的血样。当时显示你们都是没有异能的普通人。”他来回扫视一眼莫雨和穆玄英,“别紧张,我只是想问你们要一点血样,让基地的研究院做个分析,看看是否真的有可以抑制丧尸病毒的异能,或者别的物质存在。”

  “你休想!”

  莫雨斩钉截铁地大吼一声,双拳攥紧。

  穆玄英也退后一步,皱起眉头:“我不会给你的。”

  “不必如此防备。”谢渊大约是知道他们为何反应激烈,“基地的研究院是很正规的地方,主要是研究末世之后的武器、医药、通讯之类,就算在你的血样里检测出异样,需要进一步研究,也只会在你自愿的情况下进行,不会有强迫性的人体实验。我想,你大概也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人类在被丧尸病毒侵袭的时候,如此毫无抵抗之力吧?”

  穆玄英张了张口,尚未答话,忽闻一声冷笑从门外传来:“谢队长此言,当真冠冕堂皇。”

  王遗风推门而入,面寒如霜,眉梢轻扬:“人心叵测,何况末世?若是玄英身负的异能可以消解尸毒一事传扬出去,你可知会造成何等后果?人人惜命,强者尤甚。待玄英被推上风口浪尖,你敢保证不会有人觊觎于他,将人强行掳走,秘密关押研究?”

  谢渊见他闯入,似有意外,却道:“我自然会尽力护他安危!”

  “你区区一个执勤的队长,拿什么护他安危?”王遗风冷然一笑,“还是说,谢队长早有夺权之心,不过是拿玄英做个更强有力的筹码罢了!”

  红尘一脉弟子,素来擅识人心。何况恶人谷浩气盟相峙多年,对于谢渊的心思,王遗风几乎能猜透十成。

  谢渊被他一语道破,也不懊恼,坦然承认:“基地上层只顾争权夺利,少把民众安危放在心上。我筹谋已久,既为夺权,也为民生。若手里握有能抵抗丧尸病毒的疫苗或者药物,自然胜算更大,之后也更能在末世之中护基地周全。虽有私心,却不只为私利。”

  “乱世出英雄,谢队长是乱世英雄。”王遗风闻言,漫不经心一笑,只道,“可惜了。”

  “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他语声冷凝如刀,一瞬间似有当年七星战十恶、只身在落雁城里走个来回的睥睨之姿,“我却素来护短,纵是侠肝义胆也好,大义凛然也罢,都抵不得我身边之人的安危。今日,你若有本事将我等留下,随你想要如何绝无二话。若留不住……那便再休提研究二字!”

  他袖手而立,室内寒风乍起,隐有霜雪之势。谢渊虽也是异能者,却并不清楚面前之人的底细,何况对方并不止王遗风一人,他也并不愿意对穆玄英以武相胁,只好长叹一声:“先生言重了,谢某绝无动手之意。今日之事,是我鲁莽了。”

  王遗风并不接话,只看一眼莫雨和穆玄英,示意二人先走。谢渊眼看一行人陆续离开,忽然向一直沉默无言的叶英道:“先生留步。”

  叶英足下一顿。

  “何事?”

  谢渊微一犹豫。他只是觉得这个年轻人神色清淡,似乎并不把方才的争执放在眼底,大约会和王遗风更好说话。然而对方开口冷淡,却让他好生斟酌了一番言语。

  “我观先生举止之间,有清刚正气。”谢渊也不赘言,径直道,“莫非也毫无侠义之心,只想一味藏私,自保求全,不顾天下罹难、家国安危?”

  “侠义二字太大,家国两字太广。”叶英全无犹豫,语声淡然,“我掌中三尺青锋,只护得眼前一方天地。”

  此言不虚。

  藏剑大庄主心中之剑,素来以护山庄为先。

  家国二字,于叶英而言,向来是家在国前的。

  便是到了如今,也并无改变。

  

  王遗风早在谢渊唤住叶英的同时就侧身看了过来,只是他方才气势端得太足,走得略远了一些,如今的内力又远不够达到耳听八方的境界,是故并不知晓谢渊与叶英说了些什么。

  料想也不是什么好话。

  王遗风终是没有忍住,暗地里密聊了叶英。

  

  你 悄悄对叶英说:姓谢的找你什么事?

  叶英 悄悄对你说:无甚要紧。

  你 悄悄对叶英说:……只有这么一点提示的话,猜不到。

  叶英 悄悄对你说:大约是觉得我会赞同他,从而与你们有分歧吧。

  你 悄悄对叶英说:奸诈!好奸诈!

  你 悄悄对叶英说:不要中了敌人的离间之计啊!

  叶英 悄悄对你说:我原本也不赞同他的想法。

  你 悄悄对叶英说:对嘛,我这么英明神武,当然是要站在我这边!

  叶英 悄悄对你说:……

  

  他两人隔空传话的时候,穆玄英也忍不住在队聊里出声。

  [队伍][穆玄英]:雨哥他师父……?

  [队伍][王遗风]:你可以叫我大师父,不谢。

  [队伍][莫雨]:休想占毛毛的便宜啊!

  [队伍][叶英]:恕我直言,这是在……占叶某的便宜吧?

  [队伍][穆玄英]:好吧,大师父。话说你那个治疗技,是不是真的可以对抗尸毒啊?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真的不想办法帮帮忙吗?

  [队伍][洛风]:举手!

  [队伍][王遗风]:说。

  [队伍][洛风]:你们是不是忘了我都说过裴元可以解尸毒啊还要他的半吊子治疗技干什么找到裴元就万事大吉了到时候只要保证我们安全干点什么都好所以重点是你们什么时候去找裴元!

  [队伍][叶英]:今晚如何?

  [队伍][王遗风]:可以。

  

  方才谢渊和莫雨穆玄英二人隐约有对峙之意时,王遗风与叶英没有第一时间赶到,便是因为两人只差一点经验便能升到20了。之后突破20级,才双双飞回基地大门一路闯进谢渊的办公室。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至于欠缺的东风是什么……叶英看着界面上点亮的骑乘图标,略有迟疑:“要去帮会牧场,抓几匹马吗?”

  “不急,”王遗风伸手扶额,“先回去吃个晚饭。我有……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

  “试试才知道。”

  

  叶英原本不是什么好奇心旺盛的人,若在平常,见王遗风胸有成竹也就不多过问了。然而这件事关系到他会不会一路晕车……所以藏剑庄主只好继续关注了下去。

  几人回返住处,跟着王遗风一路来到车库。

  叶英眼看着王遗风伸手一碰,那辆车凭空消失,不由疑惑:“你把它收进包裹了?”

  王遗风并不答话,自顾捣鼓了片刻系统界面,忽然展眉一笑:“成了。”

  迎着叶英不解的目光,他挥袖又把那辆车放出来,拉开车门坐上去,还向叶英招了招手:“上来试试,这次我一定开得平稳。”

  叶英半信半疑,觉得对方大概不会拿这个开玩笑,便依言坐进了副驾驶。

  王遗风端坐驾驶位,不碰方向盘不踩油门,却果然让那车稳稳当当地起步,而后转头开出车库,绕着别墅周围溜了一小圈,没有半点磕绊。

  围观的莫雨:“……这绝对是作弊!”

  围观的穆玄英:“嗯我确定现在的文风又恢复了金手指爽文了。”

  围观的洛风:“虽然不知道你们在奇怪什么我还是象征性地做出惊讶的表情好了……其实我只想问晚饭何时吃。”

  叶英端坐车上,也深觉如今王遗风的车技与以往大不相同:“你是怎么做到的?”

  王遗风只是笑笑,在队聊里面发了个消息。

  

  [队伍][王遗风]:看这个[奇趣坐骑·越野车]

  [队伍][叶英]:移动速度提升1000%,可五人同骑?

  [队伍][莫雨]:……卧槽果然是作弊!

  [队伍][穆玄英]:居然可以把车放进坐骑槽!

  [队伍][王遗风]:为师就是这么机智!

  

  王遗风不无得意地想,听说这个游戏里许多双人同骑的坐骑,有的同骑可以涨修为有的能涨好感度,以后可以多去找找看。

  找到前者就扔给徒弟练功,至于后者……当然必须给自己用了。

  前景还是很光明的。


  (十五)阿萨辛

  

  有了游戏界面作弊器,一行人吃罢晚饭,便向着任务目的地的方向驶去。

  放在坐骑槽里的越野车不烧油而只是降低损耗度,损耗到底之后只需要花费1金修理即可重新使用,方便性能大大提升了。

  之前的几个系统任务给的金钱奖励并不低,这点耗费,完全不是负担。

  

  然而路途走到一大半之后,一直往窗外看的穆玄英忽然觉得不对劲:“这条路……瞧上去有点眼熟。”

  他顺手摇醒了在车上打瞌睡的莫雨:“雨哥,你来看看。”

  莫雨揉揉眼睛,尚不知他言下何意,往窗外一看,顿时没了睡意:“这是去研究所的路!”

  他比穆玄英年长,当时趁乱从研究所里逃出来的时候也多留了个心眼。这个研究所位于郊外的地下,周围并无任何标识,莫雨便着意记下周边的地貌特征,想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日后若有机缘,一定要回来捣掉这个黑窝。

  只是他两人风餐露宿,一路狼狈,又遭遇好几次丧尸袭击,早已认丢了路,不记得这个研究所具体是在何方。

  不料如今为着寻找裴元的下落,又找到这附近来了。

  

  王遗风问过他们情况,思忖道:“你们说过,这个研究所的负责人,叫做阿萨辛?”

  “嗯,是这个发音没错!”穆玄英重重点头。

  “原以为是巧合,眼下看来,多半又是一位故旧了。”王遗风轻声一笑,“看来,裴元大约是在这位圣教主手里了。”

  洛风顿时急了:“你们说的这人谁?”

  “一个传教的疯子,不必理会。”他看向叶英,“你与此人打过交道吗?”

  “并未。你呢?”

  “一面之缘而已。”王遗风微微摇头,“和你我不是一路人。”

  

  此时天色已暮,新月低垂。H市从前是个以山明水秀著称的风景城,空气污染并不算十分严重,故而抬头还能看见星河高悬。

  洛风把天窗打开,被吹面而来的冷风冻得打了个哆嗦:“好冷。”

  “你做什么?关上。”莫雨不满地瞪他一眼,“天气越来越冷,你让冷风灌进来毛毛感冒了怎么办!”

  “我先看一眼星象……”洛风顶着他的眼神杀,拿着宝贝八卦盘探头往上看去,“紫薇移宫,四宿偏位,是乱离大凶之兆。”

  莫雨听他说得煞有介事,将信将疑:“别装了,你还真会看星象啊。”

  “天分九野,下辖九州。”洛风一本正经地作答,“我是正宗纯阳座下亲传的道术,你爱信不信呗。”

  莫雨还要相辩,忽然眼前一黯,霎时之间星月辉光收尽,无边黑暗压顶而来,天地之间唯一的光源,只剩下这辆小车的灯光,也不过照见眼前方寸之地而已。

  洛风失声:“怎么回事!”

  王遗风缓缓停车,淡声道:“是幻阵。”

  

  红衣教素来擅长蛊惑人心,当年不知以迷幻之术在中原大地骗取多少教徒。王遗风对这般手段略知一二,是以并未惊讶,处之泰然。

  他打开车门,凭空抽出长笛,在掌心微微转了一圈:“既已相逢,何不相见?圣教主,霍桑·阿萨辛。”

  黑暗之中无人答话,王遗风也不意外,横笛于手,低头吹出一段短曲。

  说是曲子,其实更似一些单独不成调的音节。高亢清越,如利刃破长空、鹰隼遨于野,那曲声仿佛化为实质,洞穿一切虚无,在一片昏暗之中,直扑阿萨辛所在。

  而剑光乍起,如霜似雪,霎眼光华。

  是叶英。

  他下车之后瞬间拔剑,循笛声所指,铮然击向阿萨辛,迫得隐身于黑暗之中的圣教主不得不出手回击,暴露行藏。叶英一招之后合剑回鞘,眨眼之间已回返车旁。

  “好精妙的剑法。”阿萨辛冷然道。

  他被叶英一剑逼出,也无意再闪躲,大大方方走出来,站到众人面前。

  “笛声是红尘心法,剑术是藏剑叶家。”红衣教主逐一打量眼前之人,面含惊讶,“你们……都是和我来自同一方?”

  他大约听闻过王遗风和叶英的名号,却并不熟悉面容,能从各自的招式猜出一二来历,已属难得。

  王遗风无意隐瞒身份:“恶人谷王遗风,他是藏剑庄主叶英。”又朝仍坐在车里的三人一点头,“至于我的徒弟,想必你并不陌生。”

  阿萨辛也看到了车里的莫雨和穆玄英,冷笑一声,并未言语。再一眼扫过洛风,目光在他的道袍和怀里抱着的八卦盘上停留片刻,神色微动。

  最后问道:“你们……竟然记得前事?”

  王遗风也略有惊讶。这一路遇到的故人之中,除却叶英和他一样留有记忆,莫雨、穆玄英、谢渊、洛风都前尘尽忘。如今阿萨辛却拿这个来问他,莫非也记忆未失?

  王遗风发觉阿萨辛或许比他们知晓更多的前因后果,便有意要引他说话:“私囚我徒弟的事,暂且不提。圣教主关心我等的记忆,却是为何?”

  “你在套我的话。”阿萨辛并不上钩,“莫名其妙地到了此界,想必恶人谷主有许多疑问未解吧?”

  “的确。”被他揭破用意,王遗风也不着恼,漫不经心一笑,“怎么,圣教主愿意解说一二吗?”

  阿萨辛低低笑了几声,似有几分嘲讽之意。

  他是最早来到这个世界的,自然知道此事因由,尸毒一事也是因他而起。劫走莫雨和穆玄英,也是后来在新闻里听说了莫雨和穆玄英的事,对两个少年的身份起了疑,才施计掳来。

  不过……这些事,他虽然原本就起意要告诉几人,却记恨方才王遗风与叶英联手破了他的幻阵屏障,有意刁难一番:“即便我知晓诸事因果,为何要告知尔等?”

  王遗风微微皱眉,正要说话,忽然被洛风在队聊里刷了屏。

  

  [队伍][洛风]:喂喂喂!

  [队伍][洛风]:问他裴元啊!

  [队伍][洛风]:别的先放一放裴元呢!

  [队伍][洛风]:我们说好的找裴元!

  [队伍][叶英]:道长稍安勿躁。

  [队伍][洛风]:这个穿水晶高跟鞋的死人妖也不知道把裴元怎么样了我好捉急!

  [队伍][莫雨]:你不说我还真没发现。

  [队伍][穆玄英]:这个高跟鞋,真的是很高跟啊。

  [队伍][洛风]:他到底是男是女?!

  [队伍][王遗风]:……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队伍][莫雨]:师父师父!别让他嚣张!先揍一顿再说!

  

  王遗风清了清嗓子,觉得自己切换在队聊和正常的对话里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遂放弃了和阿萨辛继续绕圈子:“看来圣教主,是执意不肯直言相告了?”

  他说话时微微聚气于掌心,叶英察觉他气息稍变,是即将出手的前奏,也默然握紧剑柄。然而阿萨辛一直凝神关注两人的动静,此刻心道不好,瞬息疾退,转眼便借助黑暗的遮掩消失在众人面前。

  莫雨失望之极:“……师父你怎么就让他跑了!”

  王遗风:“……”

  恶人谷主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过,这种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憋闷感。

  该怎么说呢,不愧是他玩过的那个游戏里,从旧版本年复一年打荻花,一直打到新版本也没能被成功打死的圣教主阿萨辛吗?

  所以,若论起逃跑的功夫,在场诸人,都是望尘莫及啊。

  

  阿萨辛离去之后,皎然月华与漫天星光再度泼洒而下。借着车辆未熄的灯光,洛风眼尖地发现不远处的地上卧有一人。

  他顾不得许多,拉开车门跳下去,被叶英伸手拦住:“小心有诈。”

  王遗风缓步上前,见那人昏迷不醒,长发未束,黑衣宽袖腰携药囊,显然是万花弟子装扮,便向洛风点了点头。

  洛风急忙上前,半扶半抱把人弄到车后座上,长出一口气:“是裴元。”

  他恨恨一锤座椅:“也不知道那个死人妖对他做了什么!”

  阿萨辛人虽无踪影,大约却还徘徊在附近,听见他的谩骂隔空就是一束流光袭来,直指洛风胸口。叶英长剑一荡,震开那道诡异光芒。便听阿萨辛冷笑道:“再让我听闻此语,定取尔性命!”

  洛风仗着有人相护,不甘示弱:“人妖人妖人妖!”

  穆玄英噗嗤笑出了声。

  阿萨辛久久未言,似乎是被气得狠了。然而自知无法在王遗风与叶英眼前取人性命,只得恶狠狠地远远扔下一道传音,于夜风中弥散开来:“若要寻访因果,次年七月十五,鬼门开时,循八卦盘指引来便是!”

  言罢,再无踪迹可寻。

  

  穆玄英惊奇道:“咦,他居然不生气还主动告诉我们线索?”

  “看来此事不简单。”叶英微微垂目,道,“听闻红衣教主秉性高傲,如今主动相邀……怕是内中乾坤,已非他一人之力可掌控。”

  “正是。”王遗风点点头,“明年七月十五……那还早呢。我们还是先愁眼下吧。”

  叶英微讶:“眼下?”

  “是啊,”王遗风无奈地摊开手,“你看,现在多了一个裴元,我们有六个人,系统坐骑限载五人,所以,回去的路上,大概我只能手动开车了。”

  叶英:“……”

  

  回程的路上,依旧获得了持续晕车DEBUFF的藏剑大庄主,感受到了来自系统的深切恶意。

  

——TBC——


  *叶英: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超载是要坚决禁止的。当然某人车技也是要坚决练习的……

  *[洛风]的言语攻击对[阿萨辛]造成了-9999999点伤害。

 


 

 

 

 

 


评论(13)
热度(131)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