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莫毛]心剑解红尘·16

*前文链接请搜索自带TAG#心剑解红尘#来get


  (十六)小西天

  

  裴元是次日清晨苏醒过来的。

  

  鉴于王遗风只是个才学会握针局针和彼针的半吊子离经……他们最后还是把裴元送到了基地里的医院。

  检查下来发现他只是虚脱才导致的昏迷,好好休息一番便可无碍。

  王遗风就对着裴元读条了几个局针,眼见他的脸色不那么苍白之后,又想起包裹里还有一些九花玉露丸,反正补一补修为即便不起什么作用也是无害,就都给裴元灌下去了。

  然后各自回卧室歇息。

  洛风道长觉得自己一路上多亏裴元照顾,所以特别坚持要和裴元睡一个屋以防万一。结果第二天清早,好梦正酣的时候,忽然被人一针扎醒了。

  “裴元你怎么又扎我针!”

  “给你醒神。”

  药王大弟子不急不缓地给自己切了个脉,眉心微锁:“真是麻烦。”

  “什么麻烦?”洛风睁大眼睛看他,“你被那个叫阿萨辛的家伙弄过去,他为难你了吗?”

  裴元摇摇头,并不答话。

  

  洛风被扎醒之后的那一嗓子动静太大,整个别墅里的人都被他弄醒了。

  不久之后,两人的房门被人叩响。裴元穿衣洗漱已毕,回头看见洛风还在赖床,也不管他,径直向门外道:“请进。”

  房门未锁,进来的是王遗风和叶英。昔年叶英为小妹叶婧衣天生三阴逆脉,曾去往万花谷求药,与裴元算是相识,当先朝他点了点头:“裴大夫。”

  裴元打量他片刻:“阁下是?”

  顿了顿,不等叶英答话,又道:“我有些许失忆的症状,如今已隐约记得一些前事,只是尚未痊愈。两位有些面善,莫非与我相识?”

  王遗风微感惊讶:“听裴大夫言下之意……你可以治愈失忆症状?”

  “只在早晚。”裴元淡然回应。

  王遗风一笑,果然是正牌万花谷医术的传人啊……自己这个游戏界面出品的离经没法比。

  “相识说不上,只是曾与裴大夫有过数面之缘。”叶英开口道,“前尘旧事说来话长,日后再提不迟。不知裴大夫可否知晓阿萨辛找上你的目的?”

  “我当然知道。”裴元微微挑眉,却没有立刻作答,视线在洛风身上一扫而过。看见洛风朝他用力点头之后,才道:“他身负尸毒,想向我求取解药。”

  王遗风目光一肃。

  他正要细问,叶英忽然打断他:“有访客到了。”

  这些天里两人白天打怪升级,晚上的时间则用来修习各自的内功武学,叶英的心剑之术,如今已恢复得有一二分,感知自然比王遗风更加敏锐。王遗风侧身走到窗边,往楼下大门处望了一眼,神色不耐:“怎么又是他。”

  

  来人是谢渊。

  大约是看出了此间众人脸上明晃晃的“不欢迎”三个大字,谢渊在客厅落座之后,也不赘言,直接挑明来意:“你们昨晚去找了阿萨辛?”

  王遗风眉梢微扬:“干卿底事?”

  “……我是来告诉你们一些事的,不必如此防备。”谢渊叹口气,“既然同是来自千年之前,有些事也没必要隐瞒。”

  “哦?”王遗风稍稍端正了神色。

  谢渊正要详说,忽然手边被递了一杯热茶过来,转头看时,是刚刚下楼来的莫雨面无表情泡好端过来的:“请用茶。”

  完全没想到莫雨能有这样的举动,谢渊有些惊讶,接过茶杯,看一眼王遗风,夸道:“令徒……很是热情好客啊。”

  王遗风但笑不语。

  正好有些口渴的谢渊低头喝了一口茶,险些喷了出来。

  ……这酸甜苦辣集一起的玩意儿,到底是什么茶!

  莫雨早已经三两步跑到楼上,心满意足地回头送了谢渊一个白眼。

  ……觊觎毛毛的人果断都是阶级敌人!

  

  被莫雨这一打岔气氛也就不那么紧绷了。谢渊陆续把自己知晓的事告知了众人。

  原来他来到此界是在五年之前,虽然也没有以往的记忆,不过还好生性谨慎,又是和平年代,倒是安安稳稳地生活了下来。之后在新闻上看到了莫雨和穆玄英的消息,直觉他俩和自己来历相似,就一直暗中关注。后来两人被阿萨辛带走,谢渊又耗费了些时日,才顺藤摸瓜查到阿萨辛身上。潜入研究所寻找莫雨和穆玄英时,被阿萨辛发现。

  他虽对许多事都无记忆,好在内功心法、天策枪术未曾忘记,把一身武学从头练起也有所小成,阿萨辛同样功体未复,人手也不足,无法像困住莫雨和穆玄英那样困住他,加上又猜出了他的来历,权衡之下把一些事告诉了他。

  与他们被动地到了这个地方都不同,阿萨辛是主动来此的。

  红衣教主在波斯声名鹊起、年少得志的时候,在座诸人要么还在牙牙学语,要么尚未降世,是以阿萨辛的寿数也自然更早地走到了尽头。

  他不愿像凡夫俗子那样死去,便想起安史之乱时,曾听闻九天之一的赵涵雅,在阴阳世家后人源明雅的相助下,以龙脉续命一事。

  便打定了这个主意。

  然而龙脉何其难得,阿萨辛遍寻无所获。后来还是在隐元会买得消息,说是昔年非说得道的纯阳子吕洞宾,曾给纯阳宫留下过一个古物,可勘河山风水,可测祸福吉凶,可卜天下大势。

  是个八卦盘。

  

  洛风听到这里整个人都有点不好:“我我我我怎么觉得你在说的是我这个八卦盘啊……?!”

  谢渊看向他:“我没亲眼见过此物。不过听阿萨辛说,他上纯阳偷了八卦盘,勘定一条最具天地灵秀的龙脉所在,施展秘法欲要把龙脉的运势转嫁己身之后,就变换了一副年轻面人,又被送来了现在这里,八卦盘也不知所踪。”

  “……就算这样那跟我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也没有一点点关系吧!”

  “这我不太清楚。”谢渊揉了揉额角,“我遇到阿萨辛时尚未有丧尸之事,当时也未曾多加留意。后来观他的反应,好似是在意料之中,这个你们需要留意。我那时想与他合作,弄清我的出身来历,与他多有周旋。”

  话至此处,他抬头看向趴在楼上栏杆处往下望的莫雨和穆玄英,诚挚道:“那时虽有心将你们解救出来,不过我只身力薄,自保无虞却没法护佑他人,只能与阿萨辛交涉让他少拿你们做些危险的实验,此事我一直于心有愧,抱歉。”

  莫雨撇了撇嘴,不打算理他。穆玄英看着他,眨了眨眼:“你也没有做错什么啦……反正我们也不认识啊。”

  谢渊闻言一怔,忽然有些莫名的失落。

  

  他已经将所知之事都一一说明,不愿再久留,便起身告辞。

  叶英将他送至门口,忽然听闻屋内的王遗风唤一声:“留步。”

  谢渊有些错愕,疑惑回头,便见王遗风悠悠然地站起身,道:“谢队长先入个帮会,再走不迟。”

  

  [队伍][莫雨]:……!!!

  [队伍][莫雨]:卧槽师父你疯了!!!

  [队伍][莫雨]:你居然拉他入帮我选择狗带!

  [队伍][穆玄英]:雨哥别急。

  [队伍][穆玄英]:你师父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呀。

  [队伍][叶英]:等一下……王遗风,队伍人数上限了怎么办?

  [队伍][王遗风]:转化成团队就行,在左上角你头像下面找找看。

  [队伍][叶英]:好的。

  [团队][裴元]:???

  [团队][裴元]:……这是个,什么东西。

  [团队][洛风]:裴元嗨裴元么么哒!

  [团队][莫雨]:咦不是加谢渊吗?

  [团队][叶英]:我觉得裴大夫也可以加进来,就邀请了。

  [团队][王遗风]:啊叶英不要拉姓谢的进队,入个帮就差不多了。

  

  他顺手加了谢渊进帮,想了想,又十分不甘愿地把游戏界面也分享了一下。纵然已经在现代社会生活了好几年、自认已经对各种科技司空见惯的谢渊,也被眼前忽然弹出的屏幕震惊了一下。

  然而还来不及反应过来,面前冷风西来我,他下意识地后退几步,已经出了别墅的大门,眼前两扇铁门砰然合拢,将他无情地关在门外。

  不过,好歹也见识过现代的各种游戏,谢渊还是找到了聊天界面这个东西。

  

  [帮会][谢渊]:……这是什么?游戏吗?

  [帮会][王遗风]:好了入帮之后你可以愉悦地滚了不送。

  [团队][洛风]:咦他怎么不在队伍里说话。

  [团队][王遗风]:他没进队。

  [团队][洛风]:可怜。

  [团队][裴元]:所以这到底是什么。

  [团队][洛风]:我来解释我来解释!裴元看密聊么么哒!

  [团队][莫雨]:所以师父你到底为什么要拉姓谢的入帮。

  [团队][王遗风]:因为我有一种预感……

  [团队][王遗风]:鉴于游戏通关的惯例……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会去打Boss!

  [团队][王遗风]:然而我们缺个T。

  [团队][莫雨]:……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团队][王遗风]:为师是个睿智的人。

  [帮会][谢渊]:……喂,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团队][洛风]:……哈哈哈哈哈怎么办我忽然有点怜悯他。

  [团队][洛风]:寂寞的谢队长。

  [团队][洛风]:蜡烛。

  [团队][穆玄英]:真的不把他加进队吗?

  [团队][王遗风]:不加。

  [团队][穆玄英]:好吧你是队长你说了算。

  [团队][叶英]:我是队长。

  [团队][王遗风]:你是等于我是。

  [团队][王遗风]:(*'▽'*)♪

  [团队][莫雨]:团长夫人→_→

  [团队][穆玄英]:团长夫人←_←

  [团队][王遗风]:逆徒!

  

  暂且不提被拒之门外一头雾水的谢渊,在被洛风科普了一番游戏界面之后,裴元转头打量王遗风,似是十分感兴趣:“此物也能教你万花医学?”

  “大概不能和你的医术相比,只是起效迅速、方便好用罢了。”王遗风笑笑,随手刷了个彼针,草木清新的气息满溢而出,令众人精神一振。

  裴元颇为失望:“……不过尔尔。”

  王遗风眼角一跳,确认自己似乎是明晃晃地被鄙视了。

  好在叶英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地岔开话题:“先前裴大夫提起,阿萨辛向你求解尸毒,不知是为何故?”

  “他身上尸毒,年月已深,恐有数十年之久,不知被他用什么方法压制住了,极其难解。”说起医道,裴元倒是知无不言,“他不知从何处知晓我能解尸毒,又好像识得我是药王弟子,便抓了我过去。”

  “数十年之久?”叶英微一沉吟,“或许,他是昔年与天一教合作之时,已经被乌蒙贵下了暗手。”

  “极有可能。”王遗风点头赞同,又问裴元,“那你替他解毒了?”

  “自然。”裴元淡然一笑,“这等难得一见的病例送上门来,我岂有不研究透彻的道理?虽然手边缺乏药物,不过我的针囊不曾离身,耗时三日、行针四十九遍,他体内尸毒,已被我尽数驱尽。”

  “哎呀你怎么这么笨!”洛风愤愤然一拍沙发,“真是个医痴!他抓了你,你怎么还替他解毒啊,不怕他卸磨杀驴啊不对,恩将仇报?!”

  裴元轻轻笑一声,似含几分冷然傲意:“尸毒是解了,他身上,却还有我下的七种剧毒在。”

  “……咦?!”

  “日后每隔三天,便该他体会一遭寒热相侵、痛痒难当的滋味了。也好教他知道,我裴元,不是任人欺到眼前也无力还手的。”

  洛风简直整个人都怔住了。救命神医大腿一瞬间变得特别可怕这一定是我的错觉!

  所以惹谁都不要惹大夫啊。

  

  本来听见裴元能祛除体内尸毒,莫雨特别高兴,正要上前求医,猛然听见接下来的话……感觉有点不太好。

  “那、那个……神医大大啊,”莫雨小心翼翼地问,“你能……帮我家毛毛解个毒吗?不愿附带毒药的那种。”

  裴元却随意应下了:“可以。”

  他只略搭了一下穆玄英的脉象,便道:“他尸毒入体不深已被压制,并无大碍。”

  又转眼看了看王遗风:“我收回前言,你的万花医术,还是有些用处的。”

  王遗风一笑未言。

  王遗风心说等我学会清风垂露你就等着没有用武之地吧呵呵!

  “尸毒的解药方子我有。”裴元干脆利落地找到纸笔,写出一张药方,“不过药材难寻。有许多我都从未在这个世间见过,不知是否已经绝迹。若要解尸毒,先寻到这些药材才行。”

  王遗风接过药方细看,莫雨闻言有些着急:“怎么还要找药?!你不是用金针渡穴什么的就能把尸毒逼出来吗?”

  “将毒素逼出,只能转移到另一人身上而已,无法消解。”裴元淡声道。这次轮到洛风着急上火了,一把抓住他手,毫无章法地试图给他切个脉:“怪不得你说有麻烦,原来那个什么阿萨辛的尸毒都在你身上了?!”

  “受制于人,不得不为。”裴元安然不动,反而抽回手,似在安慰他,“我无碍。”

  

  王遗风将那张药方看罢,递给叶英,两人轻声交谈了几句,裴元这边正乱着,没有听清。

  片刻之后,叶英才开口道:“裴大夫,敢问此方,可否救治那些尸人?”

  “这个不行。”裴元一口否决,“尸人灵智已失,不过行尸走肉罢了。这味药丹,只能解救那些身染尸毒又灵智未失者。甚或……”他微微停顿片刻,“服下此丹药,亦可从此不惧尸毒。”

  叶英闻言,并不失望,反而颔首道:“既然如此,药材之事我们会办妥。不过尚有一事,想请裴大夫应允。”

  “说说看。”

  叶英神色一正:“我们欲将此方公告天下。”

  裴元显然有些惊讶,却道:“药丹只能以万花秘传之法配制,纵是公告天下亦无用。”

  “那便只好劳累裴大夫了。”

  裴元久久不语,忽然将视线移向王遗风,眉梢微扬:“好,即便你们找到足够的药材,即便我不嫌辛苦,专心只炮制这味药丹,却不可能一日之内,广发至天下人手中。那之后呢?此物一出,恐怕天下之人趋之若鹜,私心抢夺者众,你们又待如何?”

  “这些琐事,无须烦劳裴大夫操心。”王遗风轻描淡写地笑了一声,“有我在此,宵小何惧?”

  开元十九年,他抛却一切,远遁恶人谷,自此白衣公子换作雪魔。他王遗风既然昔年有本事在群狼环伺、步步险恶之中坐稳十恶之首的位置,更让恶人谷在之后声威大振,这末世之中,一些掌控人心、搅弄风雨的手段,自然难不倒他。

  

  在此之前,王遗风对此界诸事不过冷眼旁观,他清楚自己是个局外人,无意改变现状,凡事过得自在就好。不过,如今的游戏界面已经指引他们开始完成主线任务,隐约又与消除尸毒之祸有关,便让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无法再袖手不管了。

  而之前完成的探寻裴洛下落那个系统任务的奖励,更是证实了王遗风的猜测。

  “药方里这些药材的种子,我们已经从任务奖励里拿到。”叶英缓声向裴元道,“若裴大夫没有其他需求,待这些药材长成,便可着手驱毒了。”

  裴元沉吟片刻:“最好是在一个天寒地冻和四季如春两者皆备的地方,制药最为快捷。”

  洛风最先叹气:“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地方,裴元你的要求也太苛刻啊。”

  “巧了,还真有。”

  王遗风只是略微一怔,便悠然答话。他不禁扫了一眼叶英,后者似有所感,微微一笑:“昆仑,小西天。”

  

  昆仑小西天,昔年曾是王遗风的居所。谷外积雪封冻,谷内草木葳蕤。叶凡便是在这里拜师学艺、一困九年,故而叶英对此地也有所耳闻。

  裴元听他详说了小西天的状况,也点头同意。王遗风就把药材种子翻出来,尽数丢给莫雨:“去帮会领地把菜拔了,种下去吧。”

  莫雨:“……”

  这种辛辛苦苦种完地一朝回到解放前的感觉……心情复杂,难以言表。

  他深呼吸之后继续深呼吸,嗯一切都是为了给毛毛解毒要冷静!

  

  诸事落定之后,王遗风左右无事……决定去努力磨练一下车技。

  孰料他刚刚落座,旁边的车门也被打开,叶英端端正正坐在副驾驶位上。

  “呃……我要去练习一下怎么开车。”王遗风委婉地表达了希望叶英下车的愿望。

  叶英神色未动:“我也应该练习一下,怎么不晕车。”

  王遗风难得地微微怔住。

  ……这这这这是怎么个意思?!

  叶英接着道:“其实我很感激,谷主未加思虑,便同意了我的提议。”

  原来是为这个,王遗风轻舒一口气,又觉得稍稍有点惆怅。

  将裴元的药方公之于众,是叶英的想法。这并不容易,稍有不慎便会为不轨之徒所趁,然而王遗风答应得丝毫未见犹豫。

  “你不必放在心上。”王遗风斟酌片刻,缓缓道,“我曾在此间太平之日,游历一二,倍觉有趣,十分想带你去看一看。然而世道变更,盛景不复。”

  “善恶于我,全无所谓。可既然有此机缘,何妨还此界一个清平人间?”


评论(11)
热度(88)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