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莫毛]心剑解红尘·17

*前文链接可以通过搜索自带tag#心剑解红尘#来get


  (十七)初雪落

 

  虽然决定了要去小西天,一行人并未立即动身。

  昆仑离此地路途遥远,王遗风之后又去找谢渊谈了一次,大致是关于裴元的药方,具体内容未知。后来谢渊便派人送来许多物资,主要是武器和药品,其中……便包括一架武装直升机。

  看得出来谢渊已经把H市基地的大部分权利都收拢在手中了。

  王遗风并不太关心他的进度。不过又能填充一格坐骑槽,从开车的王师傅一跃而成开飞机的王师傅,倒是非常满意。

 

  莫雨和穆玄英找人建的房子还在修,王遗风和叶英也就趁机抓紧时间去练级。

  反正有不耗油的高级坐骑,回程又只需要一个神行千里就能解决,两个人便十分热衷于拓展新地图,顺带往帮会领地收集了许多物资,在帮会大厅前的广场里堆成几座小山。

  洛风偶尔会跟他们一起出去挖挖宝,然后带回来各种千奇百怪的东西。有一次挖出来一个藏宝洞,大呼小叫地喊上所有人一起去探宝,结果只在洞穴深处遇到了穿着一身万花衣服的同门师弟燕小霞,递给他一本秘籍说这是纯阳秘典,之后就跟着藏宝洞一起消失了。然而洛风翻开一看,居然是本双修心法……

  最后被裴元没收了。

  相比外出,裴元比较偏向于宅在家里看医书。现代医学里的许多理念都是裴元未曾接触过的,他一直十分好奇,为此还去基地的医院当了一段时间的助手。几天之后就悻悻然地离开了,说那些医生都是半吊子水晃荡,还不如自己啃医书。

 

  王遗风曾经去问过裴元,是否能医治叶英的眼睛。

  裴元替叶英把过脉之后,沉吟良久,只道叶英的双目盲去太久,俗言道沉疴难治,恢复的几率近乎渺茫。不过若是能找齐药材,配上一味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碧露丹……倒是全无问题。

  “需要哪些?”

  裴元提笔又写了一张方子给他,仙茅防风相思子五味子都是常见的,趵突泉谷帘泉也不是问题,偏偏有一个名叫避暑散的配药制法已经失传……王遗风微微有些失望,头一次暗恨这个游戏界面功能不齐,没法找商人买进药品。

  叶英并无太多失望的情绪。他眼盲太久,心剑之术也可以慢慢修炼回来,早已习惯了于黑暗之中看遍红尘,闻言语声淡然地向裴元道谢,之后反倒轻声安慰了王遗风几句。

 

  不过王遗风后来在一家专营电子产品的商城里找到了许多带有拍立得功能的照相机。

  拍下之后即可用相纸打印出来,再让叶英收进包裹,点开即可像书籍那般阅读。王遗风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点一百个赞。

  他陆陆续续拍了许多相片给叶英看,如今的西湖垂柳虎跑泉、灵隐孤山雷峰塔,白日的市集喧嚣,夜里的万家灯火……虽然如今民生凋敝,早已不复升平之景,却依稀还留着几分世道安稳时候的繁华痕迹。

  还有他和叶英的合照。

  背景是渺渺西湖水,郁郁杨柳青,远山如黛,万里无云。两人漫步在苏堤之上,暖光细碎,泼洒如金。

  王遗风借口路上多有不平之地,一直牵着叶英的手。

  虽然王遗风摄影技术十分存疑,不过叶英看见这些照片时,心里总会泛起几分莫名的柔软。

 

  大半个月之后,王遗风和叶英都升到五十多级,陆续得了一些系统奖励,把各自的门派技能也学全了。

  裴元和穆玄英身上的尸毒被王遗风用清风垂露轻松解除,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适应现状,这个技能的CD变得十分漫长,整整24小时。

  帮会菜地里的药材长势十分迅速,只需要几天便能成熟一批,之后取下种子,或者分根繁殖,还能继续栽种,只是土地窄小、数量不多。裴元抓紧时间炼制了一批尸毒的解药,名之清心丸,王遗风都交给谢渊了,算是之前那架直升机和物资的交换。

  莫雨和穆玄英全程盯着的房子也终于修好了。

  帮会领地里物资堆成山,两个人开出的报酬就十分丰厚,人手方面,老人孩子之类的也都会收下来,安排一些很轻松的事。

  由于王遗风坚持要和帮会里的其他建筑统一风格,最终修出来的是比较复古式的院子。蹴鞠场占地不大,院子自然也不是太宽。除却客厅之类的地方,卧房只有三间。

  “洛风和裴元比较熟你们住一间。莫雨肯定是和玄英住,至于叶英……”王遗风笑了笑,“只好委屈你和我同住了。”

  叶英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接话。

 

  [团队][莫雨]:团长夫人你的险恶用心简直昭然若揭→_→

  [团队][穆玄英]:团长夫人你的险恶用心简直昭然若揭←_←

  [团队][洛风]:我觉得团长夫人很英明神武啊裴元你说对不对!

  [团队][裴元]:……嗯。

  [团队][洛风]:热情一点啊!

  [团队][裴元]:……嗯!

  [团队][洛风]:好吧有个感叹号我也知足了_(:з」∠)_

  [团队][叶英]:团长夫人?

  [团队][王遗风]:你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觉。

 

  一切就绪之后,众人便准备启程了。

  末世之中,除却尸毒横行之外,地球磁场也几近紊乱,手机信号、卫星导航等等都已失效。故此,临行之际,谢渊还好心地送上了一本详尽的全国地图,自带各省份详图的那种。

  王遗风原本觉得自己好歹也算是在天山住了挺多年,大体方向绝不会弄错。无奈开飞机这种事着实是第一次,几个小时之后……莫雨探头看着窗外的汪洋大海,不由得出声提醒:“……师父,您老人家飞反方向了吧?”

  王遗风一时语塞,半晌之后挥挥衣袖:“为师是想带你们来看看海而已!”

  遂选了一处平缓的海滩降落,顺便来个野餐。

  还别说,因为不记得前事的缘故,莫雨穆玄英等人确实没有关于大海的记忆,此时难得被激发出了与年龄相称的童心,在海滩上堆沙摸贝壳,抓螃蟹捉鱼,忙得不亦乐乎。洛风自不必说,就连生性稳重的裴元,也在收集一些生长在海岸边、可堪入药的动植物,十分忙碌。

  叶英早年的时候曾往南海一行,算是见识过海上风光。不过时间相隔太过久远,记忆已然有些模糊。何况那时他已接任藏剑庄主,率众出海,一举一动皆引人注目,自然没有过今日这般玩闹的经历,不免也觉得有些新奇,微微带上几分笑意。

 

  这处海滩隐藏在一个山坳之后,看起来人烟稀少,难得没有丧尸打搅,分外安宁静谧。唯有海浪拍岸,声声如诉。

  王遗风自然又把负责午饭的差事交给徒弟,拉着叶英到了更远一点的地方,蹲下来摆弄沙堆。

  叶英不知道王遗风想做什么,不过他耐心好,也不愿打搅王遗风的兴致,索性半弯下腰来帮忙。许久之后,才听得王遗风笑言一声:“好了。”

  然后快门声响,一张照片被放进叶英手里。

  叶英收进系统包裹,在游戏界面里打开,看见了一栋沙砌的天泽楼,旁边的那个,大约是烈风集。

  “原本想堆恶人谷和藏剑山庄的,”王遗风含笑道,“可惜难度太大……怎样,我的手艺如何?”

  平心而论,手艺挺差的……若不是叶英对天泽楼熟悉至极,恐怕也认不出来。

  不过,在这陌生至极的世界里,乍然看见了故居景象,叶英心里到底是高兴的。

  “有了这架直升机,以后我们去哪里都很方便。”王遗风放眼远望,似乎一直看向了辽阔大海的彼岸,“我听说,这世上除了中原大地、南蛮北夷、西域诸国,尚有许多许多国度,是你我从前闻所未闻的。有景色千般,风俗万象。就比如,这片大海的对岸,便有另一片土地。”

  “等以后……”王遗风慢慢地说,似乎在斟酌词句,“等以后没有那些煞风景的尸人,等以后裴元做出了碧露丹,我都带你去走一走,看一看,如何?”

  他说的似乎是很遥远的事了,又好像近在眼前。叶英没有犹豫,轻轻点头:“好。”

  王遗风便把笑容一展。

 

  那边莫雨似乎已经做好饭食,正满海滩地喊他们。王遗风扬声应了一句,和叶英并肩往回走。

  走到一半的时候海浪微微有上涨的趋势,很快淹没了那沙子堆砌的天泽楼和烈风集。叶英大概是有所察觉,很是惋惜:“可惜留不长久。”

  王遗风却并不放在心上,道:“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这正是一样的道理。我也只图那沙子堆砌时候的开心快意便好。对我而言,世间诸事,过往不可留,未来不可知,掌握于手中的,唯有眼下而已……是以才更要随心而行,不负光阴。”

  叶英终是微笑起来:“我亦如是。”

  他回过头去,虽然目不能视,心剑之术运转之下,眼前却仿佛能看到,身后的潮水正在渐次淹没那两行并行的脚印。

  于是心里忽然淌过几分热意,第一次主动伸出手,悄然牵住了王遗风。

 

  [团队][莫雨]:等等我看到了什么我决定自戳双目!

  [团的][穆玄英]:雨哥,嘘。

  [团队][王遗风]:叶英,队长给我。

  [团队][叶英]:好了。

  [莫雨]已被移除出团队。

  [团队][洛风]:哈哈哈哈哈哈打扰谈恋爱被雷劈啊!

  [帮会][莫雨]:我不服!!!!!

  [帮会][莫雨]:言论自由!拒绝暴政!!

  [帮会][莫雨]:818那个以权谋私的团长夫人!!!

  [莫雨]已被移除出帮会[心剑解红尘]。

  [团队][穆玄英]:……雨哥,我都跟你说嘘了啊,蜡烛。

 

  亲自教导了徒弟应该怎么做人的王遗风分外神清气爽,午饭之后开着直升机继续前行,这次终于找对方向,快要日落的时候顺利抵达天山。

  小西天位于天山东侧的一处断谷里,时至今日,尚未被人发现此处别有洞天。固然是有天山人迹罕至的缘故,还因为此地进出艰难,除了被王遗风以奇门遁甲之术遮掩住的一条陡峭小道,便只能依仗绝顶轻功,从断崖绝壁之间纵跃而下。

  当年叶凡在小西天学艺,王遗风为磨砺他的武艺,不曾为他打开过进出山道的阵法。直到待叶凡武学大成,才能凭借轻功离开此地。

  而今千年过去,王遗风带着众人踏上那条进出的山道之时,却惊觉此地确然有残存的奇门阵法,是自己的手笔无误,顿时大为震惊:“这是……怎么回事?!”

  他曾读过许多唐代的史书,从未在其间发现过自己所熟悉那片江湖的蛛丝马迹,于是以为其实是来到了另外的时空。然而,眼前残存的阵法却明明白白地提醒他,他曾经在这个世界的千百年前,居住于此。

  “或许……只是史官春秋刀笔,未曾记录罢了。”叶英心知他为何惊讶,低声言道,“原本,时间就已过去太久。”

 

  的确,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

  小西天风光灵秀,远望积雪覆野,近看草木葱翠,入目之景,依稀还有与旧有时几分相似。

  然而王遗风当年修建于此的庭院,早已朽化作烟尘。

  裴元对此地环境颇为满意,说不但有利于炼制清心丸,也适合许多药材生长,大可以开垦出田地来栽种。仅仅依靠帮会领地那几块菜地,对世间幸存者而言,无异于杯水车薪。

  小西天位置隐秘,却占地颇广,物产丰饶,否则当年叶凡也无法在此独居九年,衣食无虑。开垦药田自是不成问题……只是人手太少。

  莫雨率先开口:“先说好先说好!我最多最多只种帮会菜地!别的休想!”

  穆玄英在他旁边用力点头。

  王遗风胸有成竹地笑一笑:“人手方面不必担心,我心里有数。再多等些时日就好。”

 

  一行人便在小西天安顿下来。

  趁着空闲,叶英把先前洛风给的玄铁矿拿出,开始铸剑。

  游戏界面里可以学生活技能,叶英学的是铸造,比较方便的是,使用之时会自带铸造工具台,有些工序不再那么复杂耗时,替叶英省却许多功夫。

  往常他铸剑,半年一载是寻常,三年五载也不无可能,如今这两柄剑却只历时月余,便已完工。

  给穆玄英的一柄,长三尺三寸,流光泛华,明若秋水一泓,寒光湛然,似能照彻人心。叶英将剑赠予穆玄英时,只道此剑自有浩然正气,妖邪辟易,名之“龙影”。

  穆玄英如今已修得些许内力,又初初悟得几分剑意,正是上进心十足的时候,拿到剑兴奋异常。他问叶英此名何故,叶英说,你原本另有师承,剑法名唤十煌龙影。如今因故失却记忆,改随我学剑,便将佩剑取名龙影,以示不忘昔日师恩。

  穆玄英认认真真地点头应了。

 

  王遗风候在一旁,眼见穆玄英拎着剑欢欢喜喜去找莫雨,待他走远,才笑吟吟开口问:“我的呢?”

  叶英将另一柄递给他。

  王遗风双手接过,屈指一扣剑身,铿然若龙吟。又观此剑约长三尺七寸,入手轻重适宜,初看时,寒芒若流光,耀眼夺目,再看却已光华内敛,含而不露,只余扑面而来的凛然寒意,缭绕难散。剑柄是暖玉雕琢,与叶英身持的长生剑材质相似。

  王遗风心里分外满意,问:“我这把剑,你又取的什么名字?”

  “名之枕雪。”

  “何解?”

  叶英似是有一瞬间的怔然,连带语声也放得轻缓了几分:“我至今仍记得……开元七年,你那场比剑。”

  王遗风不料他提起此事,闻言微讶。

  “一剑飘然万里身,等闲袖中隐红尘。彼时观你剑意,颇有此感,当真是枕雪流风,过眼难忘。”叶英轻轻叹息一声,“可惜……”

  可惜王遗风弃剑入谷,叶英也只在第二次名剑大会的时候,见过这样惊鸿过影、昙花一现的剑意。

  王遗风不由笑了笑:“我心如皎月,清寒枕霜雪,这是个好名字。”

  又道:“既然如此惋惜,何如切磋一二?这回,你尽可以看个仔细。”

 

  相处日久,叶英心剑之术渐渐恢复,行动间不再如盲人不便。很偶尔的时候,王遗风也会忘记,眼前之人,其实是看不见的。

  叶英却并未说破,只是起身拔剑相迎。

  很多时候,他都不觉得自己的失明有何妨碍,然而眼下,却忽然怀念起双目尚能视物的那些时日。

  以心剑之术映照而来的感知,终究是和亲眼所见的景象,不一样的。

  叶英也很想再看一看,当年令他见之难忘、剑意风雅又洒脱的白衣公子,是不是的确在历经数十年寒暑之后,在光阴逆转、时空变换的机缘之下,能够再度现于眼前。

  叶英终于开始期待,裴元口中的那枚碧露丹。

 

  恍神之际,忽有一点冰凉落在脸侧。

  剑风在耳畔划过,叶英与王遗风双剑相交,在错身之时,听见王遗风悠悠然含笑道:“落雪了。”

 

  ——TBC——

 

  *被旧版本淘汰的药品里面我最怀念的就是碧露丹和截元丹啊……当年磕着碧露丹在阿萨辛大人脚下死去活来的日子【x

  *小西天是在天山我之前错记成了昆仑……感受到了身为一个老王粉的失败_(:з」∠)_


评论(18)
热度(97)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