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莫毛]心剑解红尘·19

*前文链接可以搜索自带TAG#心剑解红尘#来get


  (十九)纯阳子

  

  虽然没有了八卦盘指示方向,不过王遗风和叶英的系统任务还在。按图标提示,最终目的地离他们降落的地方,尚有几个小时的车程。

  算上谢渊,团队里的人数已经增添到了七个。就在叶英以为王遗风又要手动开车的时候,恶人谷主从容地在坐骑槽里,召唤出一辆……大巴车。

  也是特别的机智。

  叶英觉得,以后大概不用再担心晕车这种事了,甚好。

  

  顺着任务图标的指引,他们将车开到了一处山岭附近。接下来任务的方向已经偏离公路,众人只能下车步行。莫雨再三盯着王遗风看了又看,后者莫名其妙:“你怎么回事?”

  莫雨说我还以为师父您老人家一挥袖还能掏出其他奇奇怪怪的坐骑呢。

  王遗风说你不要心急,等我以后多收集一些就有了。

  山路崎岖,他们绕了好半天的路,终于快要接近任务点。忽然团队界面里有消息弹了出来。

  

  [团队][阿萨辛]:你们到得挺早。

  [团队][阿萨辛]:你们的勤奋成功地取悦了我。

  [团队][阿萨辛]:朕决定开恩加入你们的队伍。

  [团队][洛风]:……卧槽谁把他放进来的?!

  [团队][王遗风]:我。

  [团队][王遗风]:然而圣教主你的画风能不能不要那么跳脱。

  [团队][王遗风]:我其实是很想和你像正常人那样理性交流一下的。

  [团队][莫雨]:楼上居然觉得自己可以是个正常人。

  [团队][王遗风]:逆徒你可以退散了。

  [团队][谢渊]:……所以,你们其实是经常在团队频道里互相聊天吗我觉得我好像被愚弄了。

  [团队][穆玄英]:给你蜡烛。

  [团队][阿萨辛]:要不是我一个人不行谁带你们玩?

  [团队][叶英]:敢问圣教主,为何邀我们在中元节前来此地?

  [团队][阿萨辛]:你们不是有个道士吗,怎么不先看看此地风水。

  [团队][洛风]:诶我看看……咦???!!!

  [团队][洛风]:观此地山岭行止起伏,有群龙汇聚之势,是帝王陵寝的上佳选址。莫非?!

  [团队][阿萨辛]:眼力不错啊道长。

  [团队][阿萨辛]:此处地下,正是秦皇陵,祖龙脉。

  

  秦始皇的主陵墓一直未曾出土,关于它的地点所在,也一直众说纷纭,未有定论。当年安史之乱的时候,安禄山为求长生之术,曾派人从长安地宫里挖掘出了秦皇陵墓的一部分。是以和叛军合作过的阿萨辛知晓陵墓位置所在。

  也正是他截取龙脉运势的地方。

  众人正在讶然打量四周,忽见远处林木间光华闪耀,正是阿萨辛到了。他从一道光圈里踏步而出,目视众人,唇角勾起一抹笑:“来得真是齐全。”

  王遗风却不再愿意与之周旋。上前一步,眉间微有不耐:“圣教主,你邀我等来此,到底意欲何为?”

  阿萨辛并不答话,微微侧过身,信手指向地上那处看似是传送阵法的光圈,冷声道:“你们自己进去,便知道答案了。”

  

  那道光圈王遗风看着有些眼熟,仔细一想,却有些类似游戏里,过地图时候的传送点,不由深深看了阿萨辛一眼。阿萨辛神色自若,见他们都站立不动,面上露出几分嘲讽:“怎么,不敢?”

  王遗风转头看向叶英,叶英似有所感,向他轻轻点头:“走吧。”

  两人执手相交,当先踏入光圈之中。

  霎时之间,眼前光影变幻,足下一空,顿时如坠虚无。

  待那阵疾速下坠一般的眩晕感过去,王遗风与叶英定睛四顾,竟发现四周一景一物尽皆如泼墨山水画,泛着古旧的苍黄色,全然不似自然风光。

  ……这是一处幻境。

  正待细看,已被凭空出现、八爪鱼一样紧紧抱住裴元的洛风打断。

  “救救救救救命我觉得我要摔成八瓣了啊啊啊啊啊裴元你带够药没有我的心脏有点承受不来……咦我没事啊?!”

  迎着王遗风颇为无奈的目光,洛风尴尬地摸摸鼻子,自觉地把裴元放开了。

  相比之下,随后进来的莫雨和穆玄英简直淡定从容得深谙师传。

  谢渊和阿萨辛也一前一后出现在旁边的空地。

  王遗风依然径直开口问道:“圣教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阿萨辛眼角一撇,颇有些不甘不愿地冲着眼前空地上,一个烟雾袅袅的鼎炉道:“让你们的道士过去上柱香。”

  

  这方幻境里,除却周遭极不真实的山水之外,眼前有一小片空地,立着一个看起来是供奉香火的大鼎,不远处还有一座精致庭院。

  被阿萨辛点名的洛风盯着那口鼎上的黑白太极,神色有些迷茫:“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裴元转头看他:“你认识此物?”

  “……想不起来。”洛风苦着脸。

  裴元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妨,我定会治好你我的失忆之症。”

  洛风用力点点头,又在系统背包里摸索半天,终于找到一把散乱的长寿香。拜洛道长挖宝的爱好所赐,他背包里积累的零零碎碎,简直可以去开个杂货铺了。

  不过有些东西还是很能派上用场的,比如现在。

  虽然不知道阿萨辛的目的,不过洛风觉得这只鼎兴许源出道家,说不定还是什么得道之人的遗物,拜一拜也没有什么损失,就恭恭敬敬地焚了三炷香,上前躬身一拜,口中还小声地念叨:“无量天尊,纯阳弟子洛风拜见。”

  他将香插进鼎中,正要后退,忽然之间那鼎上的太极图光华流转,明亮耀眼。

  怀中的八卦盘也微微颤动起来。

  裴元踏前几步,拉了一把在原地发怔的洛风,让他站到自己身后。

  那燃烧的线香在转瞬间逸散出许多灰白色烟雾,几经变幻之后,竟然聚拢成一个人的虚影。

  穆玄英猛地抓紧了莫雨的手,声音里有些紧张:“雨哥,是鬼吗?”

  “管他是什么,充其量也是一股烟雾,你一剑就能打散呢。”莫雨镇定地低声说。

  穆玄英微松一口气:“嗯!”

  那虚影峨冠广袖,手持拂尘,隐隐有几分仙气,却是个道者装束。

  “你、你你你你是……”洛风瞪大眼睛,只觉得有个名字在唇舌间呼之欲出,却一时半会记不起来,虚影向他略一点头,微有笑意:“吾乃山石道人。”

  于是洛风终于把话说完整了:“你是师祖!是纯阳子吕洞宾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是。”吕洞宾含笑道,“诸位小友,幸会。”

  

  王遗风与叶英闻言,心底都有些惊讶。

  他两人百年之时,传言纯阳子吕洞宾早已羽化飞升,得道登仙。虽然不知此事真假,然而眼下看见吕洞宾聚烟化形,不由有些相信了。

  却听吕洞宾续道:“此地是迷仙幻境。我无法以真身来此,只能借助法器,以神念化形。想必诸位心头尚有许多疑问,便先听我从头说起吧。”

  

  他讲述的,正是众人莫名其妙来到千余年后这个世界的因由。

  阿萨辛截取龙脉气运,为自己增添寿数的事,与谢渊所言并无而致。

  而昔年盘古开天辟地,血液化江河,筋脉为地理。这些脉络,便是万万年之后,主王朝气运的龙脉所在,各自对应不同的朝代,或者时代。

  那条被阿萨辛找到,以秘法截走了许多气运的龙脉,正好对应的是如今的时代。

  阿萨辛当初与天一教合作,体内曾被乌蒙贵下过暗手,留有尸毒。他来到现代之后内力全失,虽想尽办法压制住了体内毒素,却也让尸毒传播了出去。

  原本天一教的尸毒自主传播性并不强,否则在开元天宝年间就该有灭世之灾了。只是,如今这个时代的气运被阿萨辛截取,许多事情都会向着最恶劣的情势发展,除了日渐严重的自然灾害,尸毒也慢慢演变成传染性极强的丧尸病毒,传播迅速。人类感染之后或成丧尸,或催生潜能成为异能者,这才有了今日的末世。

  阿萨辛截取龙脉,是借助了吕洞宾留给纯阳的八卦盘,故而吕洞宾也要担上一份因果。他在阿萨辛动用秘法时便心有所感,之后卜算到了今日之祸,却无法过度插手凡界诸事。无奈之下,只好在当时的人间挑选出一些或许能够解此危局的人,施展法术,让他们也来到现代,又顺手附赠了一个游戏界面的神通,以便令选中之人行事更为方便顺遂。

  

  “……所以就挑中我们了?”王遗风若有所思,“前辈的这个选人标准,看起来也很随意啊。”

  吕洞宾信手捋了捋长须:“其实我只是起了一卦,算出你们机缘不错而已。”

  “哦,那我们来此之后,各自变得年轻也就罢了,为何有的人还会失忆?”

  吕洞宾动作不易察觉地一僵:“咳,那是……失误,失误。转换时光的术法,贫道也是第一次用啊。”

  王遗风顿时无言,众人的脸色都是精彩纷呈。

  “其实选到莫雨和穆玄英两位小友也是失误……”吕洞宾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原本我找的都是阳寿将尽之人,不会影响到千年前的时局。来到这边之后重新拥有年轻一些的身体,也算是一点补偿……”

  穆玄英忍不住插话:“您的意思是我和雨哥已经被迫英年早逝了吗?”

  “……对。”

  穆玄英觉得,以前不应该给别人点那么多蜡的,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眼下轮到自己允悲了……

  “不过,等解决了这里的事,你们随时都可以回去。”吕洞宾咳嗽一声,又找回了初时的仙风道骨,“先听继续我说完吧。”

  

  吕洞宾接着道,裴元的药方可解尸毒,解决丧尸之祸只是时间问题。只是阿萨辛截取的气运太多,却必须要还回来,否则日后磁场紊乱、地震海啸、火山爆发、冷热反常等等都会越演越烈。

  返还气运一事,需要阿萨辛在龙脉上的龙头点睛处,逆向施展当初的秘术。然而龙脉极具灵性,自从阿萨辛截走大部分的气运后,已然自动在点睛之处附近生出了天然屏障来防护。

  要想顺利通过,殊为不易。

  “除了奇花异植、凶禽猛兽,最难以破除的,却是那里的心魔幻象。”

  “人生而有七情六欲,无穷心念。迷障之中,会回溯此生经历的种种过往,似真还假,令人沉陷,纵使是心智十分坚定之人,也容易被动摇迷惑。”吕洞宾徐徐道,目光落在了王遗风与叶英身上,“是以,我才选中了你们。”

  不论是王遗风的红尘心法,还是叶英的心剑,都是修心如止水、任世事千般而唯心不动的功法。

  “你二人一者身负红尘绝学,一者心中藏剑,心志坚定,远非常人可比。故此,才能在变幻时空之后,还能保留当年的记忆。这也是我将游戏界面这类神通,附着在你们身上的原因。”

  “前因后果,便是如此了。”

  

  众人听罢,都有片刻的静默。这些怪力乱神之事,虽然最近一段时日来经历得不少,却依旧有些难以置信。

  穆玄英甚至特别小声吐槽了一句:“我以为我经历的是末世金手指文的情节套路,结果居然还有灵异修仙吗……”

  听得吕洞宾眉毛一抽,险些失笑。

  他轻拂袍袖,幻化成虚影的缕缕烟雾顿时散开,缭绕在迷仙境里。有刺目白光闪过,众人眼前一花,已经被送回了之前的山岭。

  “七月十五夜半子时,鬼门中开,是龙脉点睛之处屏障最容易攻破的时候。我也只能趁这几天凡界灵气最弱,打破天人两界之间的限制现身。诸位,莫要错过时机。”

  

——TBC——


穆玄英:我以为我是在一篇末世金手指文里面,结果怎么最后这么魔幻我有点HOLD不住
莫雨:去怪开坑的时候没有拉完大纲的作者吧┑( ̄Д  ̄)┍


评论(9)
热度(68)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