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琅琊榜][靖苏靖无差]生命线·05

*《大梁异闻录》的系列篇之一

*前文链接:(一)(二)(三)(四)


  29

  自从萧景琰来到东海练兵,林殊也前往北境的赤焰军营之后,两人虽各自天南地北,却从来没有断过消息。

  每隔半月,萧景琰总会收到一封林殊寄达的书信,然后次日,再将自己的回信交给驿站的传讯兵,让他们捎往北方。

  林殊在这半个月的信件,原本昨天就应该抵达,萧景琰却未曾收到。然而近来天渐寒冷,各地陆陆续续下过几场雪,想来驿站通讯兵的脚程必定会被耽搁几分。信件有所延误,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萧景琰还是忍不住向梅长苏提了提这件事:“苏兄,这次没有及时收到小殊的来信,我忽然有些不安……”

  他微微蹙起眉头:“总觉得是发生了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我却一无所知。”

  

  30

  [梅长苏陷入了沉默]

  ——“苏兄?”

  “啊,没事。”

  “只是在想殿下方才提及之事。”

  “我记得殿下曾说过,你们每一次通信,间隔半月?”

  ——“不错。”

  “北境与东海相去万里之遥,书信即便是通过驿站的快马传达,在路上也要耗去十来天时间。那么不论北境发生何事,殿下都是无法立刻得知的。”

  ——“我担心的正是如此。倘若小殊遭逢了什么变故……”

  “倘若他遭逢了什么变故,殿下身在东海,纵然闻讯,亦是无能为力。”

  “所以,若当真有事发生,殿下也切勿自责。”

  

  31

  萧景琰不由有些疑惑。

  他不过是内心稍有不安而已,怎么看梅长苏的反应,倒像是真有其事一般:“苏兄莫非也在北境?是否听闻了什么消息?如今边境不稳,大渝随时可能兴兵来犯,赤焰军战力虽强,大渝皇属军亦不容小觑。若是战事一起……我着实有些替小殊忧心。”

  “在下一介江湖布衣,哪里能知道北境军情。”

  ——“也是,若北境有变,不需小殊的书信,朝廷的邸报里自然会着重提及。我的确是有些关心则乱了。”

  [梅长苏冷笑一声]

  ——“苏兄何故发笑?”

  “朝廷邸报?”

  “此物不过是遵循帝王心意,在官吏笔下,以春秋笔法模糊事实、粉饰太平而已。”

  “若朝廷有心隐瞒,靖王殿下以为,您远在东海,当真能知晓北境之事吗?”

  

  32

  听梅长苏话意,好似对当今朝廷十分不满。大约是曾经遭遇过某些不公之事。

  萧景琰深知父皇治下,党争日益严重,朝臣不务实事,只知争权。虽然如今有祁王兄辅政,也实在算不得时局清明、天下升平。

  二人如今交情尚浅,不便言深,于是萧景琰也没有细问缘故。

  他沉吟片刻,只道:“苏兄不必过虑。朝中有祁王兄在,定然不至于如此。”

  [梅长苏心情低落]

  [梅长苏不想跟你说话]

  ——“苏兄?”

  [梅长苏还是不想跟你说话]

  ——“苏兄,是否我方才的言语里有所冒犯?我道歉便是。”

  [梅长苏低声叹息]

  “殿下,凡事无绝对。”

  “就像你我二人可以凭借这块玉牌通讯,在此之前,难道殿下会预料到此事吗?恐怕连想都不敢想吧。”

  “如若我是殿下,稳妥起见,大概会派亲兵北上,亲自探听一下消息。”

  萧景琰心底忽然咯噔一跳。

  有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浮了上来——莫非,梅长苏其实是暗指,在朝中的祁王兄,遭遇了什么麻烦?

  祁王兄虽是皇长子,母家显赫,又协理政事多年,将来入主东宫是众望所归。但如今几位皇兄已然成年,太子未立,夺嫡之争渐渐浮上台面,若是有谁给祁王兄设了些绊子……也不无可能。

  

  33

  虽然梅长苏一再强调自己是个江湖人,然而萧景琰观其言谈,竟是对朝中诸事分外熟悉。

  他直觉对方应该是知晓了什么,然而梅长苏并未直言相告,萧景琰也就当他是有所顾虑,不由对梅长苏的身份起了猜疑:“苏兄,莫非是……传闻里通晓世间诸事,贩卖天下消息的琅琊阁中人?”

  [梅长苏略有怔然]

  “靖王殿下慧眼如炬。”

  “在下……算是与琅琊阁有些渊源。”

  ——“原来如此。”

  萧景琰心里疑虑稍解,之后复又为林殊悬起了心。梅长苏先前建议自己派亲兵去探听消息,大约并不是随便说说而已。他心头微微一动,出门召来自己的副将,如此这般地吩咐一番。

  列战英领命而去。一人一骑,避开皇帝钦派的监军耳目,悄悄出了东海兵营。

  

  34

  ——“苏兄,多谢你的点拨。我已经派出副将,等他……咦?!”

  萧景琰正在向梅长苏道谢,冷不防低头看见玉牌上的字迹,险些手一抖没能拿稳它。

  [梅长苏正在拔毛]

  ——“等等苏兄你这是……这是在做什么?!”

  “哦,被你看见了啊。”

  “这个玉牌也有一点挺不好的……什么事都往上面写。”

  “知道今早我还看见过什么吗?”

  ——“什么?”

  “[萧景琰好像在晨勃]。”

  “[萧景琰去出恭了]。”

  “哦对你看,还有现在[萧景琰此刻的神色是呆滞的]。”

  靖王殿下何止是呆滞简直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他觉得对方一定是在开玩笑。

  ——“为什么我没有看见过它上面写苏兄……嗯,五谷轮回?”

  “我做这些事的时候把它摘下来了。”

  “你没看见是吗?”

  “那挺好的,看起来这个玉牌离开我一段距离之后就失效了。”

  萧景琰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35

  为了转移这种巨大的尴尬感,靖王殿下决定立即换个话题:“那么苏兄到底……是在做什么?”

  方才捉到的锦鸡早已被对方拆吃入腹,怎么现在还……

  ——“是在打理那几只麻雀吗?”

  “不是。”

  “是……我身上,不知为何,忽然生出了一些白色的细毛。”

  ——“白毛?!”

  萧景琰觉得,自认识了梅长苏之后,好像就一直在遭遇许多奇奇怪怪的事。他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全身长出白毛的对方……不知道为什么却突然想起了,早些年祁王妃嫂嫂养过的那只大白猫。

  是西域番邦进贡而来,碧蓝色的眼睛,平素里优雅高傲,有时候又特别爱粘着人撒娇。

  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梅长苏忽然有点脸红]

  ——“抱歉,一时想到了别处。”

  

  36

  靖王殿下连忙端正了自己的态度:“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也不知是中毒还是生病……苏兄在此前,是否吃过什么奇怪的东西?”

  “吃的东西……倒是没有。”

  “但我想到了一个可能。”

  “或许,是和昨日,雪地中噬咬我的小虫子有关。”

  “极有可能。”萧景琰眼前一亮,“我听闻,苗疆一带,便颇有些以蛊虫疗伤的秘术,然而那些虫类多是毒物,取的是以毒攻毒的法子。”

  ——“苏兄眼下的状况,莫非便是中毒?”

  [梅长苏陷入了沉思]

  眼见对方一时没有说话,萧景琰想了想,又替他忧心起来:“不知苏兄今后有何打算?你有伤在身又缺乏食物和药材,不能在这处小屋里久留。”

  “这倒不必担心。”

  “我父亲曾有一位多年的旧交,他消息素来灵通,如今大约已知道我出了事。”

  “我的仇家以为我已经身亡,这位伯父却一定是不相信的。”

  “大概再等上一两天,他的人就会前来此地附近找寻了。”

  “如今贸然出去,或许会惊动仇家的耳目。我只需静待他们前来便好。”

  ——“原来如此,却是我多虑了。”

  “多谢殿下关心。”

  “昨夜通宵未眠,我先去好好睡一觉。”

  “靖王殿下,明日再会。”

  [梅长苏倦极而眠]

  

  萧景琰看着手里的玉牌,想到之前梅长苏举例的那两条自己被显示的状态,暗暗在心里发誓,一定要记住在做某些事的时候,把这东西有多远放多远。

  

  ——TBC——

  

  *早上会有反应说明你是个正常的年轻人啊靖王殿下233

  *下一章景盐就会知道梅岭的事啦……然后小殊的马甲就藏不住了XD


评论(18)
热度(182)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