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琅琊榜][靖苏靖无差]生命线(六)

*是《大梁异闻录》的系列篇之一

*前文链接:(一)(二)(三)(四) 、(五)


  37

  次日是冬至。

  依照金陵那边的习俗,冬至乃阴极之至,阳气始生,是一年中阴气最重的一天,素来有吃饺子、蒸赤豆糯米饭和拜祭先祖的习俗。

  萧景琰起了个大早,习惯性地瞄一眼玉牌。

  [梅长苏正在磨刀]

  ——“苏兄哪里找来的刀?”

  “一开始就有的,我没提到过吗?”

  “不然,殿下以为,我这一身刀剑伤又是从哪里来的。”

  “可惜刃口有点卷了,得磨一磨。”

  “这屋子里太冷,我得去多砍点柴来确保火堆不灭。”

  “否则,靖王殿下大概很快就能在玉牌上看到,[梅长苏已经冻僵]这样的话吧。”

  ——“听起来,苏兄似乎是经历过一番厮杀?”

  “是啊。”

  “一场……格外惨烈的厮杀。”

  [梅长苏情绪好像在失控]

  萧景琰不由记起,对方曾提到过父亲已经过世,莫非……正是在不久之前那出变故里身亡?

  他想了想,问道:“苏兄还记得今天是冬至日吗?”

  “原来今天已是冬至……?”

  “最近遭逢变故,颇有些不知今夕何夕之感。”

  “多谢靖王殿下提醒。”

  

  38

  这时有亲兵近前来,禀告萧景琰祭拜之物已经准备妥当。萧景琰心下一动,想着梅长苏只身困在荒山野岭,手边并没有可以拜祭亡者的东西,于是问他:“苏兄,需要我这边替你也准备一份吗?”

  “殿下的好意,我就却之不恭了。”

  “有劳。”

  [梅长苏正在砍柴]

  ——“苏兄,敢问令尊名讳?有何喜食之物?我让人添进祭品里。”

  “先父……梅石楠。”

  “他平素好酒,烦请靖王殿下,替我洒薄酒三杯为祭吧。”

  “也顺便告诉他,我定会完成他的遗愿。”

  ——“还有吗?”

  “还有……”

  “靖王殿下,替我另立一块灵位可好?”

  ——“可以,是给谁的?”

  “是给我那些遇难的同伴。人数太多,无法逐一写上姓名。”

  “殿下替我多多地烧一些黍稷吧。”

  “他们在天之灵,亦会感念殿下的一片心意。”

  ——“好。”

  

  39

  萧景琰觉得有些奇怪,好像并没有听说,近来江湖中有什么声势比较浩大的厮杀发生,不知梅长苏口中的“许多人”到底是有多少。

  不过他远在东海,姑且算是自己消息不灵通吧。又见梅长苏道:

  “山野间虽然简陋,不过今早我猎到一只狍子,也算是可以简陋地祭奠一番。”

  ——“苏兄昨日还伤势颇重,现在居然已经能打猎了?”

  “对啊。”

  “我也正觉得奇怪。”

  “身上伤势复原的速度,实在有点太快。”

  “不过相应地,那些奇怪的白毛……也长得越来越多,完全不可控制了。”

  ——“听起来有些令人担心。”

  “还好,除了看起来像个雪山野人,我现在暂时还没发现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哦对了,说话的时候,舌头也不太舒服。”

  “希望我父亲的那位旧交能尽快找过来……”

  萧景琰想象了一下对方“雪山野人”的状况,忍不住笑了起来。为免被玉牌传达给梅长苏知道,他还特意把这东西放远了一点。

  

  40

  待得靖王殿下祭祀完毕,在灵前供奉上黍稷梗、黄裱纸和锡箔捏制的金银元宝之后,忽然想起一事。

  “苏兄,”他伸手去脖子上掏玉牌,“我跟小殊以前看到过一些农户的祭祀。他们买不起锡箔,就用树叶来折成了元宝的样子,然后烧给……”

  萧景琰在心口摸了个空,这才想起来,玉牌方才已经被他搁置在卧房。于是折返回去拿上它,正要开口,忽然一眼看见上面的字样。

  然后沉默了下来。

  [梅长苏正在折元宝]

  这样恰到好处的巧合……让萧景琰忽然觉得,对面那个和他每时每刻都在交流的梅长苏,竟然和小殊的身影有了一瞬间的重叠。

  怎么会呢,靖王殿下用力摇了摇头。倘若对方是小殊的话,没有理由对自己隐瞒身份吧。

  一定是因为没有及时收到小殊的来信,有些担心而产生的错觉。

  不过萧景琰完全不知道,千里之外,梅长苏手里的玉牌忽然提醒了他这件事。

  ——[萧景琰开始怀疑你的身份]

  

  41

  “殿下在想什么?”

  “玉牌上说……你好像有点心神不宁。”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没什么。”

  不知为何,萧景琰直觉地不想和对方提起自己方才的想法。然而他完全不知道,玉牌早就将他彻底卖了个干净。

  萧景琰迅速地转移了话题:“今日吃饺子,膳房预备下了许多馅料,苏兄有什么想吃的吗?”

  “这话问得奇怪,我又吃不到殿下那边的饺子。”

  ——“我可以让膳房做上一份,待我吃下去之后,再向苏兄描述一二滋味。”

  ——“如此,大概也算是苏兄吃过饺子了吧。”

  “殿下。”

  “我发现你这个人,有时候也挺会捉弄人的。”

  ——“过奖。”

  “不过,方才殿下说让我选一份饺子馅儿的话,当真吗?”

  ——“言出必行。”

  “那我想想……我能点一份芥末加野山椒馅儿的饺子吗?”

  “虽然味道一定很奇怪,不过我很期待殿下吃完之后,与我分享这番滋味的时刻啊。”

  [梅长苏悄悄笑起来]

  

  42

  言出必行一诺千金的靖王殿下,自那天以后,暂时是不想再看到饺子这种东西了。

  梅长苏的情况在第二天又恶化了一点。

  “殿下,我觉得我好像有点不对劲。”

  “有种……特别想饮人血的冲动。刚才险些往自己胳膊上咬了一口。”

  “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莫非是毒素作祟的缘故?”

  “很有可能。”

  “不过好消息是我今早已经看到一些信鸽了!一定是父亲的那位旧交放出来找人的!”

  “信鸽还能找人?”萧景琰有些难以置信,“你那位伯父家的鸽子是都成精了吗?”

  “他家的鸽子,颇通灵性。”

  “总之我已经成功地打了两只鸽子下来。”

  “第一只被我不小心弄伤了翅膀,没办法,只好用来炖汤。”

  “他家的鸽子真是特别鲜美可口。”

  ——“苏兄可真会挑东西吃。”

  “第二只没受伤,我让它捎了封信回去。”

  “或许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接应我了。”

  ——“恭喜苏兄。”

  

  43

  知晓梅长苏有望脱困,萧景琰是真心实意地替他高兴。他甚至还向对方发出了邀请:“若日后有机会,兴许你我能够相见呢。待苏兄养好伤,不如来东海一游?”

  “多谢殿下盛情。”

  “若在下伤势得以痊愈,定会去拜访。”

  “那就说定了。”萧景琰展眉一笑,“这里有挺多风味独特的海产,在别处是吃不到的。苏兄若来——”

  他难得谈性大起,正欲向对方描述一番此地特产,然而忽然有人不经通报,闯入了他的书房。

  萧景琰正要出言斥责,抬头却看见,来人是三天前被他派去打探消息的列战英。

  满身风尘,神色仓皇。

  让靖王殿下顿时有了不妙的预感。

  “殿下!”列战英急促地喘了几口气,似乎是一路跑进来的,“我在路上遇到了祁王府的几个家将。他们正欲来见殿下,却一直在被人追杀!”

  “怎么回事?”

  “祁王殿下、祁王殿下被扣上谋逆的罪名,已经在狱中被赐死了!”

  

  ——TBC——

  

  *我高估了我的进度扒马甲大概还要下一更……

  *[靖王宝宝获得了狂暴buff]


评论(19)
热度(188)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