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琅琊榜][靖苏靖无差]生命线(八)·完结

*是《大梁异闻录》的系列篇目之一。

*前文链接:(一)(二)(三)(四)(五)(六)(七)  

  

  54

  时如逝水,来去匆匆。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冬至。

  这一年时间里发生了许多事。

  譬如出使东海练兵的靖王奉召返京,对去年那桩震动朝野的祁王逆案只字未提,让以为他会不管不顾忤逆圣意、为祁王为林家申辩的皇帝好一番惊讶。又看他比起往日成熟稳重许多,仿佛忽然之间开窍一般,进退得宜,沉稳守礼,也懂得了不着痕迹地与朝中众臣来往周旋,与那个皇帝印象里不喜权谋不擅变通,自己一向不大喜欢和在意的皇七子大相径庭。

  皇帝无意深究萧景琰改变的因由,大概是认为祁王一事让他心里长了个教训,终于知道敬畏君父。倒觉得这样的改变颇合心意似的,赞了他东海的差事办得好,后来又晋了他亲王位,渐渐地也交付了他些许参政的权力。

  如今太子未立,献王与誉王龙虎相争,言皇后越贵妃也互不相让,日日争锋,搅得梁帝不得安宁,分外心烦。放个萧景琰进去搅和局面左右制衡,正是梁帝惯用的手段。

  

  55

  萧景琰回京之后第一次去拜见静嫔,便遣出了芷萝院的所有宫人,寻一私密内室,向她询问一些病症。

  “母妃,您博览医书,有没有看过这样的症例——”

  他沉吟片刻,自梅长苏最初始的境况讲起,身受重伤、雪地异虫、快速痊愈的伤口、诡异的白毛,还有最后说话不畅,和欲饮人血的冲动。

  静嫔蹙眉,细思之后轻一点头:“倒是曾在一部孤本里读到过这样的先例,这种毒极少有人知道。”

  萧景琰立刻道:“母妃快告诉我。”

  “梅岭附近,生有一种雪蚧虫。以焦肉为食,同时吐出冰寒之气。你说的这人曾被火焚,又遭虫噬,火毒寒毒交织体内,便成了一种难解的奇毒。”

  以静嫔的冰雪聪慧,在提到梅岭二字时心中已是一跳,再观萧景琰神色关切得过分,顿时有了几分明悟,不由失声道:“莫非你是指……”

  “母妃慎言!”

  不需他提醒,静嫔在刹那的失态后赶忙收拢心绪,将未出口的话语咽回腹中,抚着心口几欲喜极而泣:“若果真如此,真乃苍天庇佑!”

  言罢忽又难过起来,长长叹息一声:“只是这毒……”

  萧景琰心里一紧:“解不了?”

  “解是可以解的。”静嫔神色怔忡,慢慢道,“过程却太过令人痛苦。”

  

  56

  在那之后,梁帝欣慰地发现,萧景琰越发令他深觉满意了。

  行事低调,恭谨守礼,从不伸手争权,却能办好自己交付的各种差事,不管这差事是不是有好处,又是不是麻烦。

  不像献王和誉王那样急于争权,忙着丰富羽翼,壮大党羽。

  祁王一案是梁帝心头的逆鳞,也让他对长成之后开始揽权的儿子们防备更甚。于是尽管心头更为喜爱献王誉王,疑心日重的皇帝却偏向于把许多事交给母家不显、势力人脉都十分单薄的靖王去办。

  那样让他更为放心,不会感到有威胁感。

  萧景琰对此从未出言抱怨,反而更加勤谨。

  

  57

  这一年以来,有很多次,萧景琰都习惯性地对着玉牌说话。

  从自己在谁都没有惊动的情况下,渐渐发展出了隐藏在暗中的势力和人手,到昨日新得一张良弓,还吃到了母妃亲手做的太师饼。

  梅长苏始终没有回应。

  有时候靖王殿下甚至是庆幸于对面的毫无反应。梅长苏曾说自己会去解毒,静嫔也告诉过他若想解去火寒毒恢复常人面貌,需得碎骨重塑。

  削皮之痛,挫骨之苦……萧景琰仅仅是想到这样的场景,内心便痛苦难当。

  他甚至不敢设想,若如今仍旧和梅长苏保持联络,时时刻刻都被清楚地提醒对方正经历着怎样的苦难,又该是怎样的煎熬。

  于是只好更用心去做自己应当做的事

  眼下,夺嫡这条路,似乎也并非遥不可及。

  他好像脱胎换骨一般地改变了,又好像什么都不曾改变。

  他会成为梅长苏想要的那个萧景琰。

  他也依旧是林殊熟识的那个萧景琰。

  

  58

  今年的冬季分外寒冷,南方的许多地方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雪灾。朝堂上献王跟誉王为着赈灾主事的位置吵翻了天,最后梁帝十分不耐,一挥手又把这差事分派给了不声不响的靖王。

  献王和誉王暗自恨得咬牙,却依旧要对萧景琰摆出和善拉拢的姿态。

  如今祁王亡故不久,这两人手底势力大部分都是那之后发展起来的,远不够羽翼丰满,虽然深觉萧景琰碍眼,却都忌惮着对方,不敢先出手对付他,以免逼得急了,平白让他倒向自己的对手。

  幸而靖王一直不曾表露出争储的意向或者做法,素来处事都是公允为先,并不偏颇,两人倒都还没有非除去他不可的心思。

  于是靖王殿下奉皇命出京,却当先去了灾情并不是最为严重的江左十四州。

  据负责暗中整合各地情报的列战英禀告,那里有一个忽然崛起的江湖势力,名唤江左盟。

  

  59

  萧景琰行至廊州的时候,正好赶上冬至。

  整个江左盟里都弥漫着赤豆糯米饭的甜香。

  萧景琰并未从正门经通报而入,而是改行做起了梁上君子,一纵身翻墙而过。

  有一点点是出于怕梅长苏避而不见,更多的则是觉得当初小殊向自己隐瞒身份的确很让人生气,所以决定小小地回敬一下这种惊喜又错愕得手足无措的感觉。

  原本江左盟里高手众多,防卫严密,即便靖王殿下身手过人,也是很难一闯到底的。不过现在大家都聚在一起,要么帮忙包饺子要么围观包饺子,热热闹闹忙忙碌碌,倒让萧景琰顺利地钻了这个空子。

  反正,整个江左盟里,最需要保护的也只有梅长苏了。

  

  60

  最先发现萧景琰这个不速之客的,是飞流。

  他本来团了一个特别特别特别巨大的雪球,蓄势待发地准备砸到蔺晨的身上,忽然一眼瞟见了萧景琰,立刻转移目标,干脆利落地向他扔了过来。

  可怜靖王殿下闪躲不及,只来得及抬手护住头脸,被扑面而来的雪球结结实实地砸得一个趔趄。

  旁边蔺晨幸灾乐祸地哈哈哈哈笑起来:“飞流干得漂亮!你谁啊来做什么的?”

  萧景琰并不认识他,拍了拍身上碎雪,径直看向栏杆处,拥裘而坐的梅长苏。

  那是一张分外陌生的脸。

  眉目清雅,容颜灵秀,神色沉静,眸光深深有如幽潭。唇色浅淡,脸色也有几分苍白,着一袭白衣,身畔还放着个火炉,上面茶水烧得正沸。

  与林殊截然不同。

  但萧景琰就是清楚地知道,这便是他要找的人。

  在他足够靠近梅长苏之后,萧景琰那块黯淡许久的玉牌非常应景地亮了起来。

  [梅长苏此刻的内心是懵逼的]

  

  61

  梅长苏在见到他时,神色有转瞬间的惊讶,复又恢复了淡然,只道:“飞流,不要无礼,这是客人。”

  于是萧景琰避免了再次雪球加身的噩运。

  他上前一步,无视身后诸人好奇的目光,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小的乌木盒。

  “答应你的事,我全都不曾食言。”他说,“小殊,你答应过我的呢?”

  梅长苏知道那里面装着什么。

  ……虽然明白萧景琰猜到自己的身份,然后再找过来简直是必然的事,只在时间早晚而已,但梅长苏仍旧惊诧于萧景琰耗时之短。

  近来知道江左盟的人很多,可知道江左盟主姓甚名谁的,却寥寥无几。

  看来,他拔毒疗伤、少问世情的近一年里,萧景琰大概已经做了许多、许多的事。

  梅长苏伸出手,没有去接那个装着珍珠的小匣子,反而连带着匣子一起,握紧了萧景琰的手。

  “答应过的事,我不会忘记。”他说,“今后刀山血海,万丈深渊,与君共赴,九死无悔。”

  

  62

  这一年的冬至,萧景琰在江左盟食用了一顿饺子宴。

  非常荣幸地,当真咬到了一枚芥末馅儿。

  不用问也知道只可能是蔺晨包的。

  靖王殿下在给自己灌下整整一壶茶的时候,透过打开的窗扇,望见庭院之中有着两个小小的雪人。

  紧紧相贴。

  应该是飞流玩累了打雪仗之后堆起来的。

  右边是梅长苏,左边是他自己。

  忽然之间,心里分外温暖安宁。

  

  他知道,这两个雪人并不能留得长久。

  待天气回暖,它们会一起在阳光下渐渐融化,踪迹无存,最后只余下一摊水,慢慢渗透进泥土里,在明年春来时节,浇灌出满地繁花。

  便如同他和梅长苏的未来。

  终有一日,寒雪消融,春暖花开。

  

  END.

  

  *于是这篇到这里就结束了,谢谢喜欢。

  *是个系列文,叫《大梁异闻录》,对,听名字就知道它充满了各种奇奇怪怪的梗。会有后续,不过其实各自应该算是单独的短篇。

  *生命线这个游戏蛮好玩的推荐一下!不过我觉得我不该取这个标题……文和题目没有半点关系躺平。

  *会出本,来得及的话……大概会赶帝都1.3的国产only吧。


评论(41)
热度(369)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