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琅琊榜][靖苏靖无差]赴山河(上)

*有个前篇叫《生命线》,看不看都不影响阅读。

*故事时间设定是续接在结尾,梅长苏领兵北上,以身殉国之后。

*清水无差。依旧是个撒糖的he,信我!

*设定以电视剧为准。也有部分是原著梗。因为前篇设定萧景琰和梅长苏在梅岭之事一年后就相认了所以后来的事态发展和时间线会有一点点的改变。

*为了便于区分,以玉牌传话的时候,前面带破折号的是景盐。


1

萧景琰最近特别忙。

数月之前,大渝、北燕、东海、夜秦四方,趁着大梁境内颇有内乱之兆时,兴兵来犯。皇帝经重审赤焰旧案一事之后,身体与精力都迅速地衰竭下去,身为太子的萧景琰便几乎承担了所有朝政。

外有强敌环伺,内历宫闱之变,太子殿下面对雪片般从各地飞来的奏章,忙得衣不解带。在深夜时分实在倦极,卧在书房外的软榻上打算小憩片刻,再行处理。

无奈刚要闭上双眼,就被心口处一阵刺目光华给弄起身了。

那里挂着一块平安玉牌。

是太皇太后所赠,梅长苏手里也有一块相同的。不知是何缘故,两块玉牌之间可以相互传讯。

如今太皇太后已然老迈,神志模糊。萧景琰曾去问过她这块玉牌从何而来,老人家却全然说不上来,反而拉着他问成亲了吗生娃了吗,害得太子殿下最终落荒而逃。

自梅长苏坚持要领监军之职,与蒙挚一道前往北境、出战大渝之后,两人便一直以玉牌互相传讯。

倒是十分方便,大大提高了军情传递的速度。

萧景琰原本以为这次也是那边有什么紧急军情,使得梅长苏不得不在深夜联系他,然而拿起玉牌一看,却猛然怔住。

上面并没有写着梅长苏的话,而是玉牌本身的状态提示。

[啊啊啊啊太子殿下你快别睡了梅长苏他又把另一个我摘下来了啊啊啊啊啊]


2

……这个玉牌近年来越发地有灵性了。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许多年前,梅长苏也曾经摘下过这块玉牌,那时是为了去解火寒毒而不愿让他知道的缘故。

这一次……又是出了什么事?

萧景琰心里升起了浓重的不安感。以他对梅长苏的了解,对方会这样做,十有八九是发生了什么需要再度隐瞒他的事。

脑中有许多念头一一闪过,太子殿下神色一变,骤然起身,直奔芷萝宫。


3

东宫与芷萝宫相去甚远,此时又值深夜,宫禁已开,静妃也早就安寝,然而萧景琰全然顾不得这些,为了尽快赶路,甚至还用上了轻功。

所幸也没有巡逻的禁军敢来阻拦他。

太子殿下一路闯进了静妃的寝殿,早有伶俐的宫人在听见动静的时候便轻声唤醒了静妃。萧景琰到时,静妃已披衣下榻,蹙眉问他:“景琰,有什么急事吗?”

萧景琰素来孝顺,若无大事,绝不会在深夜相扰。

“母妃,您实话告诉我,”萧景琰挥退了殿内宫人,神色凝重,“小殊的身体……当真无碍吗?”

静妃闻言一怔,并不作答,只笑了笑:“怎么问起这个,蔺少阁主不是已经向你细细说过了?”

“您不用再搪塞我!”萧景琰的声音忽然拔高了一个调,“北境苦寒,军旅劳累,他身体很不好,已经到了支撑不住了的地步对不对!”

静妃微微闭了闭眼:“景琰。”

萧景琰猛然大力喘了几口气,才平复了激动的心情:“对不起,母妃,我……”

他忽然话音一哽,低下头去:“这么说,我猜对了?”

静妃轻轻叹一口气,眉眼间笼上了深重的哀愁:“是,你都猜到了。”


4

萧景琰霎时眼前一寂。

有那么一瞬间他忽然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没有声音也没有光。静妃接下来说了些什么他再未看见也再未听见,无边的黑暗吞噬了所有,甚至包括他自己。

他好像整个身体都化作虚无,只剩下一点魂魄,飘飘荡荡,浑浑噩噩地去到了北境,看见烽烟万里,干戈寥落,也看见有人银甲长枪,渐行渐远,再不回头。

直到静妃担忧地握住他的手:“景琰?”

于是太子殿下恍然回神。

他没有力气继续站着,后退两步坐了下来,惨然一笑:“你们都知道这件事,全都知道,是不是?”

“仅仅……只瞒着我一个人而已。”

静妃默然良久,才道:“小殊他……是怕你知道了,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领兵出战。”

萧景琰便再不说话了。

他终究是拦不住,林殊走向他自己选择的那个结局。

死生当壮阔,举身赴山河。


5

萧景琰慢慢地从芷萝宫走出来。

静妃十分担心,特意指了两名宫人跟着他,被萧景琰拒绝了。

“我只是想安静一会儿。”他神色平静地说,眼底无喜无悲,“母妃不必过虑,我不会出什么事的。”

他只会放纵自己悲伤很少的时间。

在那之后,继续好好地去打理小殊以性命替他守下来的,这片万里江山。

于是太子殿下只身一人,缓慢又平静地走过长长的宫道。月凉如水,夜色寒微,他似乎在路上想了许多许多的事,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去想。

直到最终走回了书房里,关上门窗,再信手合拢了一封来自北境的奏章,才终于伏案痛哭,几近失声。


6

不久之后,宫羽自北境前线回返,一路南下,给云南王府的霓凰郡主带去了一封信。

信件的内容萧景琰无从得知,也没有去探听过。既然梅长苏在自知寿尽时连玉牌都摘掉搁置一边,不给他留下只言片语,想来书信里也不会再提及他。

萧景琰知道,这是梅长苏的好意。

不留下信件,也没有遗物,待时间慢慢地过去,自己大约会更容易将一切忘记,不至于在每每回想起他的时候,伤痛彻骨。

想到这里,萧景琰忍不住笑了一下。

梅长苏谋略天下,算无遗策,终究还是漏算了一点。

经历过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的萧景琰,并没有那么轻易地能够让时间带走伤怀与回忆。

错算情深。


7

萧景琰没有见到梅长苏的遗体,与之一同消失不见的,是琅琊少阁主蔺晨。

不管蔺晨是出自于什么样的理由将之带走……萧景琰都感谢他的这番作为。

没有亲眼见到尸首,便可以希冀于他还存活于世间的某一处。这还是梅岭一事之后,梅长苏用来安慰他的话。

时光渐逝,皇帝薨逝,太子登基,蒙挚自前线回返,大梁又多了一方精锐之师,名唤长林。

世间诸事,许多都已改变,唯一不曾变过的,是新帝贴身携带的那枚平安玉牌,和无人之时会向着玉牌巨细无遗地说话的习惯。

“庭生近来在跟着飞流习武,已经能在他手底下走完三招了。他说日后想要去军营,像你我一样。”

“母妃给飞流做了一匣子芙蓉糕,被蒙大统领吃了一半,我走的时候他俩还在打着呢。”

“今年年成不错,户部终于不喊穷了。”

“我很想你……”

年轻的皇帝陛下长长地叹息一声,默然静坐,许久之后,才伸手想要收起玉牌。

他一直在期待有朝一日,玉牌能忽然亮起来,然而每次都只能以失望告终。

是以,当此时此刻,手中的平安玉牌忽然微光闪烁的时候,萧景琰还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

他用力眨了眨眼,花了很长时间,才确然玉牌上的字迹是真实存在的。

“你是谁?”


——TBC——


*对没错这个是后续!不过是时间线跳跃了特别多的后续……故事不长。

*[蔺晨]正在对[梅长苏]读条[锋针]

*[蔺晨]试图救助你,确定or取消?


评论(40)
热度(207)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