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琅琊榜][靖苏靖无差]毛绒绒与暖烘烘


  *对,这篇看标题就知道是动物设定……大梁异闻录系列的第三篇。

  *误吞了鸽主奇怪小药丸而变成大白喵的梅长苏和小浣熊景琰。

  *依然是清水无差只糖不刀。

  *前置设定是在梅岭案发不久后靖王就知道了梅长苏的身份。

  

  01

  琅琊少阁主蔺晨是个收藏癖患者。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反正整个琅琊阁就是一个大型收藏癖患者协会。

  身为一个在医术上颇有造诣的人,蔺晨的收藏品里自然包含有许许多多药效奇怪的药丸。

  他在有闲暇的时候,对这些效果不知的药丸向来很有研究的兴趣。

  不过少阁主是绝不会亲自试药的。

  首个遭殃对象自然就成了飞流。

  然而,在飞流还对蔺晨保留有信任的时间里,他被以各种名目喂下了诸如吃完会不停地打上一整天喷嚏的药丸、让声音变得尖细听起来犹如少女的药丸、服用后会散发出熏人臭味的药丸、使人走路只能同手同脚的药丸……等等。

  花样繁多,无一重复。

  后来飞流也学聪明了,每次看到蔺晨有往外掏药的趋势,立刻抽身就跑。

  

  02

  不过如果蔺晨这样就会停止他的试药大业,那他就不是蔺晨了。

  反正都是鉴定过无毒无害的,吃下去看到那些千奇百怪的效果多好玩!

  “飞流,蔺晨哥哥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告诉你。”某一日少阁主神神秘秘地把人堵在角落里,“我研制出了一味新药,可以很有效地调养你苏哥哥的身体哦。”

  飞流双眼一亮,顿时不准备跑了。

  “不过你也知道,这种药刚刚做好,虽然我和晏大夫都确定它颇有神效,但梅长苏那个身体……啧,还是轻易不敢给他吃啊。”

  飞流用力点头:“对!”

  “所以啊,”蔺晨眨了眨眼,笑得意味深长,“就麻烦飞流你来帮蔺晨哥哥试试药效怎么样?”

  飞流歪头想了一会儿,这次意外地没有拔足就跑,反倒向他伸出手:“给我。”

  “拿去拿去,就装在这个小瓷瓶里……嘿你站住!别跑!小没良心的你还学坏了,敢骗了药去扔?”

  

  03

  这一番追追打打持续了很久,直到靖王来访苏宅。

  在不熟的人面前要保持高冷的气质,是蔺少阁主一向的行为准则。

  于是只剩下飞流捏着那个小瓷瓶犯愁。想扔掉吧又惦记着蔺晨说它可以给梅长苏治身体,不扔吧……过去的惨痛教训实在太深刻。

  托着下巴坐在屋顶上的飞流郁郁不乐,恰好一眼瞥见室内安然端坐的靖王殿下,顿时灵机一动。

  

  04

  “……景琰,你最近不宜再有什么大动作,以免让誉王心生警惕……飞流?!”

  梅长苏正语声缓慢地和萧景琰说话,却见飞流忽然闯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个茶盘。里面有一壶泡好的热茶。

  他端着茶,径直走到靖王跟前,放下茶盘,分外认真地说:“给你喝。”

  萧景琰面上闪过诧异之色。

  这可真是奇了,梅长苏这个武功高强的小护卫向来不怎么喜欢理会他,这回居然会特意替他泡茶?

  他不由看向梅长苏,猜测:“是小殊你吩咐的?”

  梅长苏也很意外,略一摇头:“不是。”

  转而问起飞流:“飞流,怎么今天忽然来替靖王殿下泡茶了?是你蔺晨哥哥让做的吗?”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梅长苏也算是发掘出了一半的真相。

  然而飞流破天荒地没有回答他的话,一个纵身从窗户里飞出去,末了还不忘倒勾下身,向着萧景琰强调一句:“要喝!”

  之后飞快地跑远了。

  怎么看都感觉很心虚的样子……

  

  05

  “也许只是偶然兴起吧。”萧景琰自发自动地替飞流找了个合适的理由,“毕竟他一直都是孩子心性。”

  他提起茶壶,分别倒进两个茶盏里,向梅长苏示意:“我还是第一次喝到你家飞流泡的茶,你不尝尝看?”

  梅长苏摇头失笑:“我以前倒是喝过,只是味道……”

  他随手端起茶盏,饮罢一口,眉心一蹙:“怎么有股怪味?”

  以前飞流泡的茶虽然味道不好,也勉强尚能入口。怎么今天这一壶……倒像是拿到了发霉的茶叶似的。

  

  06

  飞流端来的茶不过是今天发生的一点小插曲,两人尝过味道便将它搁置在桌案边,继续商议正事。

  不久之后萧景琰起身告辞,回王府去处理一些杂务。梅长苏微有些倦意,打了个哈欠站起身,回屋去补歇午觉。

  睡醒时,忽然感觉各种不对劲。

  他眨了眨眼,只觉得被子好像变得特别的软,整个人都要陷进去了一般。于是伸出手想要掀开它,然而……

  只伸出来一只毛茸茸的爪子。

  带肉垫的。

  梅长苏瞪大眼睛看向自己的手……或者爪。

  那是,一只猫爪。

  他认为自己一定还在做梦。

  

  07

  可惜的是,在梅长苏尝试了各种方式,也没能成功地把自己从这个荒唐的梦境里折腾醒之后,他不得不接受了这一离奇的事实。

  ——自己变成了一只猫。

  梅长苏整个人,不对,整只猫都有点不太好。

  回想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最为古怪可疑的,当属飞流那壶茶。

  他迅速地从床榻上扑腾下来,很是适应了一番四条腿的走路方式,才不至于同手同脚,不,左右同爪地把自己摔成一团。

  飞流就在园子里摆弄几枝梨花。

  梅长苏一个纵跳窜上石桌,仰头叫他:“飞流,我是你苏哥哥!”

  可惜,这句话在飞流听起来,其实只是意义不明的“喵!喵喵~”

  

  08

  “有猫!”

  飞流看到他的时候眼神一亮,伸手拎着他的后颈将之提起来,放在与自己双眼平齐的地方打量。

  梅长苏猛然受惊,身上的毛都炸了起来。

  用尾巴紧紧地护住了某些部位。

  放我下来啊飞流欺负苏哥哥是不对的QAQ

  然而飞流并没有听到他的心声,反而把他抱在怀里,揉搓那一身白毛:“好软!”

  梅长苏挣扎着要跳下地,发现语言不通之后准备去书房拖点笔墨出来写字交流,但……飞流的那几句话把蔺晨给闹出来了。

  他一眼瞅见飞流怀里的猫,一身白毛,碧蓝眼眸,见多识广的蔺少阁主顿时断定:“这是西域进贡来的猫种?”

  飞流摇头:“捡的。”

  “那快放出去吧。”蔺晨果断伸手过来蹂躏猫耳朵,“捡来的也不知道身上会不会带什么病症,过给人就不好了。你苏哥哥身体不好,还是别留着了。”

  炸毛中的梅长喵挥爪挠了他一记。

  拿我当什么借口啊我知道是你自己讨厌四处掉落的猫毛而已!

  然而梅长苏悲哀地发现,自己本应该有尖利倒勾的爪子,居然是被磨平了的。

  抓人就跟挠痒一般,没有差别。

  变成猫之后也毫无武力值可言,简直心塞。

  

  09

  被关到苏宅外面的梅长喵颓然地垂下了尾巴尖。

  他并没有无师自通地掌握一只猫该有的灵活身手,可以让他翻过院墙去继续执行书房找笔墨写字的计划。

  怎么办呢……

  梅长苏忽然眼瞳一竖,想起了方才喝过那壶茶的,还有靖王殿下。

  不知道他那边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梅长苏振奋精神,抖了抖胡须,撒开四肢向着靖王府奔去。

  

  10

  萧景琰被变成了……一只他自己都不太认识的动物。

  只比猫体型略大一点点,棕褐色的皮毛,挂着两圈黑眼眶,尾巴上也有黑色的条形花纹。

  一看就特别稀罕难见……尤其是,靖王殿下悄悄从墙根溜出门,想去苏宅看看梅长苏状况如何的时候,被戚猛给撞见了。

  戚猛这个人……嗯……向来是对珍奇异兽很感兴趣的。

  于是靖王殿下只能在自己属下的大力追捕之中,狼狈地夺路而逃。

  路上狠狠地撞上了一只大白猫。

  “嗷……!”

  “……喵!”

  

  11

  然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梅长苏觉得好像听到这只箭一样撞过来的小熊——应该是熊——似乎是喊了一嗓子“小心”?

  萧景琰也听见那只大白猫叫唤了一声“好痛”。

  两只动物相顾无言片刻,萧景琰率先抽了抽鼻子,围着大白猫转了一个圈:“小殊?”

  梅长苏也好奇地凑近观看他的两只黑眼圈:“景琰?”

  好了,这下大家可以一起在家门之外开心愉悦地流浪了。

  

  12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变成了什么。”萧景琰苦恼地摆尾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熊……或者猫?谁知道呢。”

  梅长苏下意识地用爪子挠着下巴,沉思:“其实我觉得你的样子有一点点眼熟……”

  “对了,是在《翔地记》里有记载和图画!”梅长苏终于记起来,“你应该是一种生活在很遥远的地方的熊……那里的人管你叫小浣熊。”

  “……怎么听起来这个名字一点都和我不符。”

  “你的意思是难道我特别像只猫?!”

  冬天的时候,裹在白毛毛的披风或者大氅里,真的很相似嘛。

  靖王殿下对了对爪子,机智地没把这句话说出口。

  

  13

  “书上说,小浣熊特别擅长游水和抓鱼!”

  梅长苏摁着瘪下来的肚子,振奋地抖胡须:“今天的晚饭就交给你了!”

  呃……萧景琰不安地动了动耳朵,觉得压力有点大。

  幸好金陵城郊就有一条河。浣熊和白猫避开行人跑到河边,梅长苏目光灼灼地望着河里偶尔可见的游鱼:“景琰看你的了!”

  大概是被猫的天性影响,想到不久的将来可以啃到鱼,梅长苏整只猫都特别开心。

  萧景琰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猛然被巨大的成就感充盈了心口,十分英勇地一头扎进了河里。

  然后惊恐地发现……自己好像还没有掌握到小浣熊应该怎样浮水这一必备技能。

  救命嗷!

  

  14

  被梅长苏推下来的一根竹竿拯救于河面的浣熊靖王,湿嗒嗒地躺在河滩上,夜风吹过,不由又冷又饿地打了个寒颤。

  “算啦,也不是一定要吃鱼。”梅长苏贴心地靠过来替他舔了舔毛,“找点别的果腹吧。”

  萧景琰有气无力地举爪:“我不吃老鼠。”

  “我也不吃好吗!”梅长苏忿忿地踩了他一脚,“休息够了就起来,我们去树上看看有不有鸟蛋可以掏。”

  

  15

  事实证明,这是个好主意。

  萧景琰看着面前一堆大小不一的鸟蛋,又陷入了新的烦恼:“可我不太想吃生的。”

  “办法我早就想到了。”梅长苏胸有成竹地抖耳朵,抬爪一指,“那个方向有家农户,我们可以去把他们的火石偷出来。”

  “好办法!”

  “所以出发吧,浣熊殿下。”

  “……为什么行动的一直是我?!”

  “你的身手更敏捷。我只负责出谋划策就好了。”

  梅长苏理直气壮地给他看自己钝钝的爪子。

  萧景琰看到了形状特别好看的梅花状肉垫,刚刚才被梅长苏在水边洗过,是粉粉的颜色,忍不住凑过去舔了一口。

  “……喵!!!”

  梅长苏全身的毛又炸起来了。

  

  16

  浣熊靖王咬着一对火石,匍匐着身体慢慢往外挪。

  大功告成之前……被这户人家的小女儿给发现了。

  女孩约莫七八岁,盯着从来没见过的浣熊,十分好奇的样子。她正要去喊自己的父母过来看稀奇,梅长苏忽然一个箭步冲上去,向着小姑娘特别甜地叫了一声“喵~”。

  女孩果然被这只分外美丽的大白猫吸引了注意力,萧景琰趁此机会立即逃之夭夭。

  边跑边想,小殊刚才那一声喵真是各种意义上的……动听。

  

  17

  萧景琰费劲地用爪子剥完最后一枚烤熟的鸟蛋,梅长苏凑过来咬了一口白色的蛋清,咂咂舌头:“这一个不怎么好吃。”

  萧景琰就默默地吞进了自己肚子里。

  他已经在火堆旁烘干了打湿的毛,如今天色已黯,一只战斗力不强的小浣熊带着一只战斗力为零的大白猫,若是在这种山林里过夜,运气不好遇到凶禽猛兽,简直就是送的一盘菜。

  那样的话,也实在死得太冤了。

  萧景琰举爪提议:“不如我们还是回靖王府?戚猛晚上不会在,我知道怎么避开守卫进入我的书房,那里没有我的召唤是绝不许人踏入的。顺便,还能用上笔墨。”

  梅长苏点头首肯。

  

  18

  趁着夜色的掩护,他们顺利地潜进了萧景琰的书房。里面有张软榻,只是没有被褥。奔波了一路,两个人都十分疲累了,于是爬上软榻,互相依偎着取暖。

  “小殊,你的毛真的特别软。”

  “不许蹭我肚皮!还有你把尾巴圈过来一点。”

  “好。”

  “嗯,你身上还是很暖和的。”

  “你也在蹭我肚皮!”

  “快睡别说话。”

  

  19

  因着两个人的同时失踪,靖王府和苏宅的人都在手忙脚乱的找人。最后蔺晨想起了密道还没去看过,从苏宅的密道一路找过来也不见踪影,只差密道连通的对面——靖王书房里没去看过了。

  他可不管萧景琰的书房许不许人踏进,带着飞流就闯了进来,反正列战英等人也拦不住。

  书房门被推开的瞬间……映入众人眼中的,是软榻之上一丝不挂、相拥而眠的萧景琰和梅长苏。

  蔺晨一把捂住飞流的眼睛就往外拖。

  飞流挣扎不已:“苏哥哥,不盖被子,着凉!”

  蔺晨敲了他一个爆栗:“非礼勿视知道吗?”

  恨不得自插双目以赎罪的列战英特别崩溃:“我都说了都说了都反复说过了不要进去殿下的书房啊啊啊啊啊!”

  

  20

  回到苏宅的蔺晨教育了飞流整整一个时辰何为“非礼勿视”,以及何为“坏人好事被驴踢”。

  飞流似懂非懂地点头,看他似乎讲得有点口干舌燥,眼珠一转,从桌案上的茶壶里倒了一杯凉茶递给他。

  “嘿你今天怎么突然贴心起来了?”

  蔺晨怡然自得地饮一口茶,猛然被呛住了:“这茶怎么一股怪味跟发霉了似的?!”

  飞流无辜摇头。

  

  不久之后,苏宅里飞出来一只颇为暴躁的胖鸽子。

  围着飞流好一阵猛啄。

  

  END.

  

  *戚猛:哈哈哈哈哈这只珍奇异兽是我的!

  *奋力逃命的萧景熊:呜呜呜呜宝宝委屈宝宝难过宝宝心里苦!小殊求蹭毛肚皮!

  *梅长喵:先把今天份额的小鱼干上供了再说。

  *蔺大鸽:扇翅膀,努力扇翅膀,嘿我就不信这个邪,继续扇翅膀,哈哈好了飞起来了看谁还说我肥得飞不动——啪叽!!!

  *这个系列的还有两篇啦,叫《万花植物园》和《命中注定》,会收在本子里当番外别册就暂时不发出来啦XD

  


评论(42)
热度(344)
  1. 离人未归i白夜笙 转载了此文字
  2. 钢铁侠的咖啡机白夜笙 转载了此文字
  3. 唯萌物不可辜负(๑˙ー˙๑)白夜笙 转载了此文字
    《大梁异闻录》系列mark_(_^_)_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