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士兵/团团][龙文章x袁朗]天下太平

*送给@MsTragedy 特别特别迟到的生日贺。
*我一直以为我只能默默地萌着这个拉郎到死的时候!菊花就出现了!出现了!!
*是个短篇。

袁朗正在找路。
他好像不小心迷失在这座小镇蜘蛛网一样错综复杂的小巷子里了。

袁朗刚刚经历过一次并不算愉快的任务。
任务内容是缉拿毒贩,如若遇到反击,在必要时可开枪击毙。
很不幸,身为一个加入老A不久的队员,袁朗在昨天的任务里第一次体验到了亲手杀人的感觉。
虽然知道这是迟早的事,他也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然而在那之后,心情还是免不了会受到一点影响。
大部分新人队员都要过这一关。
铁路体贴地给他们放了三天假期。

袁朗就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在附近转悠。
车是向铁路借的,他拿到驾照没多久,开得并不稳,因此注意力基本都集中在开车上。
等到终于有空好好注意一下周边,他才发现,自己似乎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这个小镇叫做禅达,位于云南腾冲,在怒江边上。
袁朗再一次打量周围,心里升起几分奇怪的感觉。这个镇子看起来着实太古旧了,还充斥着浓重的炮火硝烟的味道。
难道是误闯了什么旅游景点?
他犹豫了一下,把车停在街边,打算去找人问问路。

在他还没停稳车的时候,有人用力敲了敲窗玻璃。
“有急事,兄弟捎我一程?”
那个人向袁朗大声喊。
袁朗上下打量他,一身不伦不类的军装,歪歪斜斜扣着顶钢盔,制式都很古早,像是通常会在抗战片里看到的打扮。
肩上还扛着军衔,袁朗探头看了一眼,是个中校,国军。
他打开车门锁,示意对方上车。
“这一片儿在拍戏?”袁朗问他,“你老兄演国军的?怪不得灰头土脸弄得这么狼狈。”
对方回以相当迷惘的眼神。

袁朗今天穿的是便装。
龙文章还从来没见过禅达有这样的车开进来过,他在各处摸爬滚打多年,反正是没看到过这么奇怪的车——所谓物以稀为贵,龙文章据此判断,袁朗应该是从别的地方过来禅达的大人物,或者,更有可能是给大人物开车的。
不管哪一种,他们的目的地大概都一样。
“兄弟你去师部?我找虞师座有急事儿你稍我一程呗?”龙文章麻利的钻进副驾驶,颇是自来熟地和他搭讪。
……师部?
袁朗回想了一下,不记得附近有驻军,对方提到的……或许是他们拍的电视剧的剧组所在?
还真是敬业啊。
“我不知道你说的师部在哪,你来指路吧。”反正现在也无事可做,袁朗干脆就送他过去,“顺便,你知道……呃,近南大街该怎么走吗?”
那是他来的地方,不过三转两绕地就走不回去了。
然而龙文章只回以了同样迷惘的眼神。
袁朗只好放弃:“算了,我一会儿再问问别人。”
他一脚踩下油门,由于技术不纯熟,车子在起步时很是抖动了几下。旁边的龙文章侧头看他:“你开车挺稳。”
袁朗:“……这叫稳?”
“我坐过的可颠簸太多了。”

在龙文章的引路下,袁朗把车一直开到师部的大门口,被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卫兵给拦下了。
袁朗一眼瞄过去,忽然脸色微变。警卫手里拿着的可是货真价实的真枪,他不可能认错。
是剧组的话……弄真枪给群众演员这也太说不通了。
耳畔响起一阵炮声,是那种老式的山炮,落点似乎在城郊。
龙文章也抬头望那边望了望:“妈的,对面的小日本又不安分了。”
如今两边对轰已是常态,他并没怎么放在心上,骂完一句就准备下车,甚至顺手拍了拍袁朗的肩膀:“谢了啊!”
“等一等。”袁朗忽然叫住他,“现在是……哪一年?”
龙文章诧异地瞅一眼他:“民国三十三年。”
袁朗怔住了。

龙文章大概真的很忙,一头扎进了师部很久都没再出来。
袁朗独自坐在车里,慢慢地理顺了思绪。
民国三十三年……那就是公元1944年,抗日战争还未胜利,全面内战也还未曾开启。
腾冲……禅达,袁朗依稀记起来,在这座怒江东岸的小城外,曾经有过一场极为惨烈的攻坚战。
然而更多的细节,袁朗就不知道了。

他在师部之外停了很久的车,久到连警卫兵们都过来敲他的车窗了。袁朗稍稍把车挪换个位置,继续思考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在做梦这个深邃的问题。
但梦境绝不会这么真实。
想不通袁朗索性也就不想了,他摇下窗玻璃,等待着龙文章从里面出来,再进一步地向他打探些东西。
大概是出于某种缘分……袁朗对龙文章有种莫名其妙的好感。
总觉得他看上去颇为脸熟,似曾相识。

龙文章从师部出来,第一眼就又看见了袁朗那辆很特别的车。他走上去打了个招呼:“你还在?”
袁朗笑了笑:“初来乍到,无处可去,介意收留我不?”
龙文章显然有点惊讶。
不过他没问下去,麻利地钻上车:“行啊,我们那儿别的不多,就空地儿多。”
他继续给袁朗指路:“去阵地吧,在祭旗坡。”

这一路上,袁朗大致从龙文章口中打听到了如今的状况。
日军与国军遥隔怒江对垒,全民期盼的大反攻指日可待,却迟迟提不上行动的日程。
龙文章的师长是个狂热的主攻者,他们一起拟定了一个疯狂的作战计划。
袁朗在老A里经受过详尽的训练,然而龙文章向他描述的这个计划,即便是由训练有素的老A来执行,也多半有去无回。
因为他虽然并不知道这场战争最后的结果,却记得最终大反攻的时间……并不在龙文章描述的那个大雾天里。
换而言之,这次行动……会让他们困死在南天门上。

袁朗稍微提醒了一下龙文章:“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们的后续部队无法在四个小时之后跟进,你想过结果没?”
龙文章笑了起来,而且笑得特别欠打:“所以我一直准备的是四天的时间。”
袁朗顿时有片刻的无言。
“不过你说得对,虞啸卿一直想打一仗,上峰却未必。”龙文章耸耸肩,“但是我们早就上了这艘贼船,不管怎么样,都得上啊。这仗必须得打。”
“确实必须得打。”袁朗轻轻叹息一声,“为国为民,寸土不退,身死不悔。我一直敬佩你们这样真正的军人。”
龙文章简直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
除了早就在怒江以西死去的某个书呆子,龙文章还是第一次被人夸奖成这样。
很显然,袁朗会错了意。
“你没懂我的意思。”龙文章挠了挠脖子,“我真没那么高尚,谁他妈想打仗啊?我就是不想死,我想活。”
“我想带着我那群炮灰一起活,可我把他们里面的太多人丢在了东岸。”
“我总能听见他们在说话,我得去接他们回来。”
“但我想活。我不想死得多高尚,我只想打完仗以后,还能带着我的团继续活着。”
龙文章说了很多话,袁朗沉默地听。
事实上他沉默了很久。
这和袁朗在军队,甚至在老A里,接受的教育,或者价值观截然不同。
但这又是来自一个身经百战、即将为抗战而赴身前线的老兵。
它该死的合理。

龙文章把袁朗带回了祭旗坡。
据推测,三天后是大雾天,也是他们那个两百人的特别行动队出发的时间。
龙文章的队员们都没有在训练。
他们或者在狂欢,或者在发呆,或者在睡觉,或者赶着去会一会老乡甚至情人,交代着有很大几率用得上的遗物或者遗言。
袁朗在阵地上转了一圈,去找龙文章的时候,看到他在一片空地里跪了下来,伸出手仿佛在捕捉浩渺长风。
他低声念着袁朗听不懂的话:“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哆夜,哆地夜他,阿弥唎都婆毗……”
声音又轻又低,从袁朗的身畔掠过,一直没入苍茫夜色里。
袁朗听着这样的念诵声,忽然就觉得心底变得无边的平和安宁。
“你在做什么?”袁朗问。
“招魂。”龙文章回答。
他闭上眼,轻轻地说:“人有其土,魂兮归乡。战争终会结束,他们不该徘徊在怒江边上。”
“战争会结束的,很快了。”袁朗说。
龙文章睁眼,看向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得他认为袁朗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赢了?”
袁朗犹豫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龙文章能够看穿他的来历。
“他们输了。”最终,他这样说。

袁朗很想要知道龙文章是不是在这场残酷的攻坚战里活下来了,但他并没有得到这个机会。
那天他再度开着车,要去禅达的街上为龙文章载回来一个叫迷龙的人,却发现自己开车路过的地方已经渐渐回到了熟悉的场景里。
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喧嚣热闹。
袁朗终于想起,为何龙文章看上去格外眼熟了。那是他自己的模样。
昨日种种,有如梦中。

袁朗开车路过了一座纪念碑。
他停下车,向里面走去,纪念碑上的雕塑让他回忆起了龙文章和他的炮灰团。
袁朗只听龙文章念过一遍招魂咒,可是奇迹般的,他竟然能在此刻脱口而出。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哆夜,哆地夜他,阿弥唎都婆毗……”
他望着纪念碑,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直到有人从背后拍了他的肩膀。
袁朗回过头去,看见一个透明的虚影。
“嘿,兄弟。”龙文章向他打了个招呼,“这是你来的地方?”
袁朗点点头,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还是更喜欢你这里。”鬼魂朝他笑了笑,“这里挺好的。盛世繁华,天下太平。”

END.

*其实是个不知所谓的短篇。
*不过我觉得他俩如果能认识,大概真的会很投缘。
*袁朗说的那句“我敬佩一位老军人,他费劲心思却不敢妄谈胜利,他只想让自己的部下在战场上能少死几个,他说这是军人的人道。”感觉特别适合安在团长身上啊XD
*最后,开车的这个梗,出自于团团电视剧最后,靠在一辆车上的团长。
*还有新年快乐呀大家!




评论(9)
热度(56)
  1. 遐依🐳白夜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遐依夏者也
    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