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谢云流x李忘生]几时共客长安·07

*前文链接请搜索TAG#几时共客长安#来getXD


  (七)更漏长

  

  谢云流拄着剑,努力将自己的喘息声压到最低。

  小腿处的剑伤仍在淌血,淡淡的血腥气扩散开来,极易暴露行迹。他在怀中摸索一阵,找到了随身带着的金创药,低头卷起裤腿,撕了一截内衫下来包扎止血。

  敌手太强……他竟然全然落在了下风。

  幸好方才让李忘生先走,否则恐怕护他不住。想来,现在他也该找到吕洞宾了。

  谢云流暗暗咬牙,他未曾料到潜入李隆基府邸的人会有这样强的功力。那人在被自己拦阻之时上手全是杀招,剑剑狠厉,全然不像一个探子,倒像是特意来取命的杀手。

  他过手数招便知不敌,且战且走,欲要将人引开,好令李忘生脱身。孰料那人尚有同伙,虽然功力相对较差,但合力围困谢云流,仍是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之后便被那人一剑所伤。

  幸而他轻功绝顶,才得以脱出重围,藏身到这一处僻静小巷。

  此时闭市鼓早已响过八百下,宵禁已开,街上时时有金吾卫巡逻而过。谢云流凝气于耳,却听见那群人搜捕他的动作未曾耽搁,心底微微一沉。

  这些人……恐怕不仅仅是探子了。

  

  谢云流所料不错。

  临淄王府里有武帝的耳目,不知通过什么途径,探听清楚了吕洞宾将治国宝典《大统典论》献给了临淄王。武帝怒上眉梢,立令神策将军武镜潜入王府,先取《大统典论》,再暗中处决李隆基。

  武镜身为神策军中剑术第一人,功力自然不是尚且年少的谢云流能够抵挡。他并不知道吕岩其实将大统典论放在了徒弟身上,见李忘生逃开便未放在心上,谢云流不敌退走后也未追捕,径直率人找寻李隆基所在。

  

  可惜,此刻李隆基并未在王府里。

  他原本是在雅阁设宴,相邀吕洞宾,然而吕洞宾却忽然道,闻听临淄王有一别院,杏花开得正好,不如去别院饮酒赏花,更添意趣。李隆基欣然应下,遂备马备轿,趁宵禁未起,一径去了别院过宿。

  王府虽有武帝眼目,却来不及将这样突生的变故上报,于是武镜领人到王府里,竟扑了个空。

  一怒之下,回想起适才吕岩的两名弟子行迹可疑,便派人全力搜捕起来。

  

  李忘生此时也遇到了难处。

  他往北去时丝毫不闻丝竹乐声,心念一转,已知不妙,趁着还没人来追他,扬声唤了几句“有刺客”。

  王府里的侍卫虽然没发现有人夜入府中,却被他这一嗓子惊动,纷纷围了过来。武镜接到的密旨再三强调要隐秘行事,显然武帝并不愿把暗中处决皇室子弟这事翻到明面上,李忘生这样一喊,反倒令他们行动受限,不敢妄动了。

  王府里一名管家认出李忘生是贵客的徒弟,上前施礼后问他:“小道长,敢问发生何事?”

  “有刺客夜闯王府!”李忘生立刻道,“我师兄已经和他们交上手了,你们快去帮忙!我师父在哪里?”

  管事身无武艺,听不见远处动静,倒是旁边的侍卫长略一点头:“是有刀剑声。小道长你别担心,我已经派人过去,务必能将之拿下。也看看是什么人竟敢在王府撒野!”

  李忘生才松一口气,又听管事说吕洞宾去了别院,今夜不归,复又忧心起来。不久后王府侍卫铩羽而归,不仅没截住闯入者,还颇有伤亡,李忘生一颗心登时提到嗓边,急问:“那我师兄呢?”

  “没在府中看见他的踪影。”侍卫长尴尬地抓了抓头,“兴许也去找吕仙长了?”

  李忘生心里不安,央道:“能派人再出府去找一找么?或者遣人知会我师父一声。”

  “这可不行。”管事连忙摆手,“小道长,现在已入宵禁,可不敢大张旗鼓地上街。我们顶多能替你在这王府所处的入苑坊内,想办法找一找。”

  李忘生心知管事说的是实话,并非有意推脱,低头咬了咬牙,眼中浮过一丝毅然之色,运转轻功提气纵身,径直朝王府外奔去。

  

  武镜内功深厚,仅凭空气里那一缕散逸的血腥味,已逐渐找出了谢云流逃走的路线。他率手下循味追去,遇见巡查的金吾卫只出示手令模糊道一声“奉旨办差”,一路无人敢拦。

  转过街角,他在一处小巷里嗅见血腥气分外浓厚,心底冷笑一声,知道谢云流伤在腿上无法走远,一定躲在附近,便吩咐众人散开,细细搜寻。

  正当此时,却有马车辘辘之声由远而近。武镜诧异抬头,见前方大街上有一马车疾奔而来,车厢宽广,辕下四马并驾,显见是皇室才有制式,不由眉心一皱,挥手让众人拦了上去。

  马车停下,武镜认得驾车的人是北海王府中役从,低头向车厢行了一礼:“见过殿下。”抬头时话锋一冷,“不知殿下何故夤夜跑马?”

  李重茂未曾应声,车门却微微启开,有宫人低声应答:“殿下宿在宫外,与友人小聚。谁料发了热症,婢子们不敢耽搁,只得连夜送殿下去就医。”

  宵禁虽严,却也不敢拿一位郡王的性命开玩笑。纵然事后李重茂会受些责备,现在却是有理由上街的。只是这事来得太过凑巧,武镜疑心有诈,坚持道:“能否让臣入车内一观?”

  婢子侧身让开,露出平卧车内软榻之上的李重茂,脸色涨红,额带虚汗,确实是发热的症状。他一眼扫过,车厢内并没有藏人的余地,稍稍放心,下车之后便挥手放行。

  然而,之后他找遍附近的整个坊区,却再寻不到谢云流的分毫踪迹了。

  

  在武镜众人的注意力全被骤然而来的马车牵引时,李忘生已经背起腿部受伤的谢云流,在一片黑暗里悄悄地溜远了。

  他比谢云流矮了一个头,背起来有些别扭,谢云流在他背上不自在地动了一下,微有恼意:“我还能走,放我下来!”

  “这样快些。”

  李忘生坚持道。他自习武之后远比常人强健,虽然还不能背着个人运转轻功,却也行动利索,称得上健步如飞。

  直到一口气跑出好几条街,险险躲过一批巡逻的金吾卫,才停下来深深喘了几口气。

  谢云流自己跳了下来,扶墙而立,转头打量几眼附近的房屋:“别走了,找个地方躲一躲。”

  “可那些人好像能找到师兄……”李忘生擦了一把汗,犹自担忧。

  “方才我没来得及处理伤口,留下了血气,被他寻出踪迹。现在我已止过血,不会那么好找。”谢云流道,“何况,这附近应该有许多肉铺,这条街上血气都很浓重,适合我们……藏身。”

  他说到“藏身”二字时,微微停顿了一下,似乎为自己学艺不精败于人手、以至于要东躲西藏而很是不甘。

  李忘生倒没听出来这点细节,闻言眼前一亮:“对哦!”

  他扶起谢云流,找了一家小院,翻墙而入,躲进了无人的灶房里。

  

  李忘生能先一步找到谢云流,得益于两人都在修习《内景经》。

  这部功法是师门不传之秘,远在吕岩自创的太虚剑紫霞功之上,运转时纳天地之气日月之华。谢云流适才打坐调息、平复内伤时,便被同修此法的李忘生察觉出西南方天地灵气有异,从而找了过来。

  谢云流明白此节,未有疑虑,转而问他:“那个李重茂来得太巧,又是怎么一回事?”

  “说来当真是个巧合。”李忘生笑笑,“我在找师兄你的时候,瞧见他在一处园子里与几个东瀛武者比试,说赢了的人有赏。想到以我只身之力,只怕救不成师兄,便去问他,可还记得二月十五花朝节,赢过他的那人?”

  谢云流一点就透:“……他居然就答应帮忙?”

  “是啊,”李忘生眨眼一笑,“只是他让我传话,问你明年同一时日,还敢不敢再去比过。”

  “有何不敢。”谢云流扬眉一笑,“就是再让两只手也行,量他也……嘘!”

  他骤然收声,李忘生神色一凛,片刻后听见小院里门扇开合,似乎有人朝着灶房走来。谢云流正要拔剑,却有听有少女脆甜的嗓音响起:“爷爷!灶上还蒸着碗糖梨,你咳得厉害,我去给你端过来吧?”

  师兄弟二人皆松了口气,接着灶房的门被推开,有小姑娘提着盏灯走进来,乍然照见屋内有人,不由吓得慌忙后退。之后又“咦”了一声,奇道:“怎么是你们啊?”

  

  世间缘分奇妙,这个小姑娘,正是花朝节那晚,卖灯给他俩的那一个。

  此刻谢云流和李忘生坐在她家的内室里,身边点着炭盆,面前摆着一碗喷香的羊肉汤锅,听小姑娘的爷爷扯闲篇:“嘿,不是我吹,咱老许家的羊肉锅子,是这一带出了名的好吃!都怪这病……干不动了,就盼着秀娘再长大些学了这道手艺。啊呀,差点忘了,小道长,你们不戒荤的吧?”

  瞧见谢云流点头,他便又高兴起来,接着絮叨:“大冷天的被仇家追杀,一定又渴又累,造孽啊。喝点汤先暖暖!还别说,小道长给的药真是灵验,老头子一气儿说了这些话,都没再咳一声了!”

  李忘生笑一笑,谦道:“家师颇通丹药之道,我只是恰巧带了些常用药物在身上。老人家服的那丸只能补益精气的,恐怕并不对症,待日后再请家师诊治一番方好。”

  老人笑着点头,又催他们赶紧趁热尝尝。谢云流正是失血乏力的时候,急需补充气力,便不客气地提箸下锅。果然入口鲜美,毫无膻味。

  李忘生也忍不住赞道:“老人家您手艺超凡,这真是我尝过味道最好的羊肉汤锅了。”

  谢云流觑一眼他:“饮食宜清淡,忘了?”

  李忘生回以一笑:“师兄吃肉,我吃里面的萝卜豆腐菌菇……以及喝汤,好了吧?”

  谢云流满意点头,又道:“肉还是可以分你几块的。”

  李忘生低头暗笑。

  

  他们在这户人家歇了一晚。

  这里床铺极小,两人只好侧身躺下,紧紧挨在一起,呼吸可闻。

  谢云流忽然睁眼,问李忘生:“就算你找不到师父,不会好好地躲着?非要来找我做什么,麻烦。”

  李忘生悄悄笑了一下,很快又抿住了唇角,不敢让谢云流看见。

  他知道谢云流觉得自己身为师兄,非但没有护好师弟,还在狼狈负伤之后被自己救了,心里别扭过不去,当然不会回答“担心师兄出事”这种大实话,闭着眼睛慢吞吞地说:“我怕躲起来之后,师兄回来找不见,会替我担心。”

  谢云流轻轻哼了一声,再不言语。

  街上有巡夜的更夫敲响了竹梆子,一慢两快,是三更天了。

  

  ——TBC——

  

  *嗯……武镜之后在名剑大会上被谢师伯狠削,也算是,事出有因啊233所以莫欺少年穷(x)

  *我好饿我想吃羊肉锅……

  *以及改下bug,武则天在位的时候李重茂还是北海王。

  


评论(9)
热度(97)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