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看不见

 
     *还是一个没什么意义的短篇。

  *虽然腊八节已经过了但这篇就是个腊八梗。

  

  叶英觉得有点饿。

  桌案上倒是摆着整整齐齐的菜肴,色香味俱佳,是罗浮仙烹制的,样样都符合他的口味。

  此来天山小西天,他原本并不愿惊动任何人,但启程之前叶晖说大哥你一向甚少出门,恐怕不习惯外面的饮食,带上罗浮仙也方便照料起居。叶英心内一想,便答应了下来。

  小西天里一个王遗风,一个叶凡,都不像是会做饭的人。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分外英明。

  小西天里风光无限好,日常杂物却是什么都缺。幸好罗浮仙细心,在行李里备用带许多常用之物,否则叶英当真会住不下去。

  这点不能怪王遗风。

  他原先的房屋里其实一应用具皆备,却已经被叶凡入住。但出于某种原因……如今的恶人谷主并不愿与弟子相见。

  

  叶英曾问过他:“这是为何?”

  王遗风回身一笑:“他是你的五弟。”

  看似答非所问,叶英却听懂了言下之意。

  如今的王遗风已是十恶之首的雪魔,若与叶凡挑明师徒关系,恐怕会给藏剑山庄惹来不必要的风波。倒不如避而不见。

  是以王遗风最终选了个与旧居相隔甚远的山谷,建了个新房子,以迎接要来暗中探望探望自己五弟究竟过得好不好的藏剑庄主。

  

  叶英动身之时已经入冬,到得小西天没过几日,便是腊八。

  王遗风兴致颇好,自告奋勇要去煮腊八粥。

  于是罗浮仙让出了一半灶台。她麻利地将菜肴备好、盛盘上桌,之后便和叶英一道,等起来王遗风的腊八粥。

  这一等,就是许久。

  

  叶英实在是觉得饿了,也担心王遗风烧了灶房,忍不住起身,想要去问问情况。刚踏出门口,迎面就听王遗风脚步匆匆地走来:“叶英?久等了,来喝粥吧。”

  热气腾腾的一锅粥被他端到桌上。

  叶英其实相当怀疑这粥究竟能不能吃,到底还是不愿拂他好意,接过王遗风替他盛好的一碗,用勺子搅搅,舀起一口尝了尝。

  ……居然还行。

  虽然味道杂乱了一点,好歹还是能入口的。

  他随口夸赞一句:“不错。”

  王遗风就怡然自得地笑起来:“那当然,我可从来不夸海口。”

  而后在他对面落座,催促:“你再尝尝,能看看能不能猜出来我用了哪八种原料?猜对了有彩头。”

  “你这是欺负我看不见啊。”叶英淡淡然一笑,“猜对了有什么彩头?”

  “吹一首新谱的笛曲给你听如何?”

  “……那我还是不猜了。”

  “唉呀,你真是甚伤我心。”王遗风装模作样地叹一口气,“算啦。我红尘一脉相传有一柄好剑,若你猜对,我将它送给叶凡好了。”

  叶英眉梢微抬:“为何不是送我?”

  “送你也行啊。”王遗风闲闲笑道,“此剑本名出尘,长三尺三寸,重六十五两……若是赠予你,叶庄主肯让我一观藏剑绝学风来吴山否?”

  “……”

  叶英决定专心喝粥。

  

  最终他还是没猜出来粥里的内容。

  王遗风便道:“没关系,咱们换个条件。晚上这一餐,不如由你来下厨煮一锅腊八粥?我来猜,猜不出你就赢。”

  叶英略一沉吟,心想做饭看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反正旁边还有罗浮仙可以请教,于是点头应下。

  

  王遗风找来一根布条,牢牢蒙住双眼。待叶英端出一碗粥给他,低头去尝,只觉除了甜还是甜,又细细品一口,粥却被炖得极烂,内容几乎都化开了,全然吃不出半点异样。

  他思忖片刻,猜测:“有银耳?”

  “没有。”

  “那有桂圆干?”

  “没有。”

  “莲子?”

  “也没有。”

  “薏米!”

  “还是没有。”

  王遗风把可能不可能的原料都报了一遍,结果叶英仍旧摇头否决。他叹一口气,终于放弃:“我认负。你究竟放了些什么?”

  叶英声音含笑:“你一看便知。”

  王遗风解开蒙着的布条,睁眼看去,愣在原地:“……白粥?!”

  “非也。”叶英正色道,“还放了蜂蜜、牛乳、砂糖、方糖、糖浆、饴糖、柘糖。加上稻米,共计八种。”

  王遗风简直被噎住了。

  “真是了不得。”他大笑出声,“我怎么记得你是个端方君子,居然也学会捉弄人了。”

  叶英回以一笑:“岂不闻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这样说来,我莫非成了染黑你的墨?”

  “难道谷主想当猪吗?”

  “好好好,”王遗风失笑,“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我果然对你认识得还不够深啊。”

  

  王遗风忽然有些怅然。

  时如流水,去不回头。如今他身在恶人谷,与叶英远隔天涯,也再不似当初可以随意游历江湖,偶尔能去西子湖畔驻留小住。

  故人之心未变,却也不再是记忆里的那个人。双眼皆盲白发如雪都在其次,他最怕的,其实还是久别重逢,才乍然惊觉自己再也不像曾经那样了解眼前之人。

  他笑意渐收,目光几转,百感交集。分明不曾发出一丝叹息,叶英却仿佛感受到了他的心绪,忽然问道:“何事如此难过?”

  “没什么。”王遗风一笑带过,抬手拍了拍叶英的手背,“我只是想,还好你看不见。”

  “嗯?”

  “不必让你看见一个十恶之首的雪魔,”王遗风轻声道,“也不必让你眼中的我,随世事更迭年岁消磨而变得面目全非。”

  都说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便让你眼中的王遗风,一直都是昔年白衣风雅,快意洒脱的红尘传人吧。

  

  叶英无声一笑。

  他反问:“莫非你眼中的我,不是一如当初?”

  王遗风怔然,释怀而笑:“你说得对,是我多虑了。”

  他俯过身来,亲了亲叶英的眉眼:“为表歉意,吹笛一曲如何?”

  叶英神色一黑:“不必。”

  

  是日,练剑回屋的叶凡,在饭桌上看见了两锅粥。

  他各自尝了一口,一锅味道太杂,简直侮辱了粥这个词,一锅甜得腻人,活像打翻了糖碗。

  最近每天都会有莫名其妙的饭食出现在屋里,他已经见怪不怪,早就猜到多半是自家师父搞的鬼。

  然而今天这两样,真是格外难以入口啊。

  叶凡熟练地在灶间生火,取来自己平日里囤积的各色干果,煮出一锅香气四溢货真价实的腊八粥。

  转身洗了个碗筷的功夫,锅里的粥就少了一半。

  

  在叶凡目不能及的山谷里,王遗风把冒着热气的半锅粥摆上桌。

  “这次味道甚好,哪里来的?”叶英问。

  王遗风悠然一笑:“我煮的。”

  

  END.

  

  *叶凡表示,此时有师不如无。

  

  

  

  

  

评论(22)
热度(219)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