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金光][杏默]人间何处·之三

之三.小楼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近日来阴雨不断,空气潮湿得让人几乎要发霉。

  深秋天气渐趋寒冷,冥医杏花君睡醒之后一连打了三个喷嚏,只觉口鼻发堵头昏脑胀,顿感生无可恋,忿忿然在床上锤了一拳:“买房!一定要买房!”

  床被他这一拳打得摇摇欲散,也让仍在睡梦里的策天凤悠悠醒转——不怪冥医,实在是因为,他们的床其实就是一捆铺平的茅草。

  

  两人最近刚刚摆脱追杀逃离羽国,好不容易能睡个囫囵觉,却又陷入了另一个困境。

  荒郊野外、无处借宿,只能勉强找个山洞凑合,幕天席地过一晚。

  

  策天凤坐起身,听见旁边杏花君哑着嗓子道:“等路过下一个城镇,我们一定要买间大房子!我得先睡个三天三夜才行……”

  策天凤侧头问他:“你声音怎么了?”

  “……风寒。”

  “你不是医生吗?”

  “医者不自医啊……”杏花君惆怅地摇头。

  策天凤却道:“是你自己睡相不好,昨晚从茅草堆滚到沁凉的地上了吧。”

  “……智者这种生物果然没办法开心愉悦地做朋友。”

  

  不管怎么说,摆脱了追杀也算是幸事一件,值得庆贺。杏花君虽然得了风寒,一路上还是兴致勃勃地说话。

  策天凤却沉默得厉害,似是心绪不佳。

  杏花君知道他心情低落的缘由,识趣地没有提及,只是问他:“喂,我说策天凤啊,你现在想去哪里?我知道你是肯定没钱买房子的,要是没地方去,我不介意收留你啊,不过这个租金嘛就得商量一二了……”

  “不必叫我策天凤了。”

  他忽然听见身边的人低声开口,“既然离开羽国,这个名字……已经属于过去。”

  “啊?名字也能随便换?”杏花君惊讶道,心想早知如此我就也该换个名字才是……他紧接着又问:“那我应该叫你什么?”

  策天凤默然了一瞬。

  “叫我默苍离吧……孤鸿寄语默苍离。”

  “这是你的真名?”杏花君有些好奇。

  “不是。”

  “什么……!”杏花君夸张地喟叹了一声,“好歹也算是生死之交了,你竟然连真名都不肯透露给我,实在是令人伤心。”

  默苍离抬眼看向他:“我的真名?”

  他眼里掠过了极其轻微的茫然,一霎即消,之后又是古井无波的淡然。

  “我忘记了。”他说。

  

  离开羽国之后,两人一路东行,杏花君总是嚷嚷着要买个房子安定下来,但每次路过城镇,又会找出一大堆嫌弃的理由,这座城风水不好,那座城菜价太贵……总之,一直走到沿海的一座小城,杏花君才满意地拍板,决定住下来。

  小城很小,从东走到西只需要一刻钟,房子也卖得便宜。杏花君爽快地掏钱买下了一间大宅子,足有三进,两个人住绰绰有余。

  有钱,任性。

  

  他买下这处宅子的最大原因,是看中了后院里蔚然成林的杏花树。

  “其实我很疑惑,”默苍离难得真心向他发问一次,“你既然不喜欢我叫你杏花,为什么又喜欢杏花?”

  “杏花多好啊,又好看又好吃。”冥医对他的疑惑避而不答,却洋洋洒洒地谈起了美食经,“等明年春天,我做杏花粥杏花冻杏花茶给你吃!”

  默苍离笑了笑,不再追问。

  他点头:“我等着。”

  

  明年春天还很遥远,杏花君现在要添置家具整改庭院,忙得脚不沾地。而自称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默苍离则悠悠然坐在他的琉璃树下,闲闲擦镜。

  杏花君对此特别怨念:“我每天忙得连口水都喝不上,你倒是一派悠闲。”

  第二天,默苍离倒是不擦镜了,他悠悠闲闲地坐在树下泡茶,看见杏花君经过,便分了他一杯茶:“有水了,喝吧。”

  杏花君:“……”

  ……并不只是想要喝水啊摔算盘!

  

  看着杏花君又一次愤然而去,默苍离低头看向茶水,热气蒸腾而起,模糊了他的视线,也模糊了水里的倒影。

  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认真布置住所的经历了……或者说,他并不记得自己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

  感觉很新奇,如热茶入喉,暖遍肺腑。

  默苍离想,或许就是这个原因,让他改变了独行的想法,而是和这个性格与他天差地别的医者走到了一起。

  冥医杏花君的身上,有着他从不曾拥有、也并未相过要拥有的东西。

  

  杏花君终于打理好了居所。

  他仰头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懒洋洋地坐到了庭院里的躺椅上,看见默苍离依然在擦拭他的铜镜,不由好奇:“话说……我早就想问了,你为什么一直在擦镜子?”

  默苍离停下动作。他将铜镜稍稍倾斜,让杏花君也能照见镜面。

  “你看到了什么?”他问。

  杏花君歪了歪头:“呃……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腰缠万贯的我自己?”

  “……”

  默苍离无言。

  “难道你还能看见别的?”杏花君追问。

  总不可能是镜子里住着一只鬼吧……

  默苍离极轻地叹了口气,说不清是在遗憾什么:“我看见……传承和死亡。”

  

  弑师血祭的那一日,镜上鲜血染透。

  他想要拭去那刺目的血痕,却再也无法将之擦拭干净。

  不止是师尊的血,还有更多的人。

  这面铜镜在他的手中日日擦拭,纤尘不染,而黯淡斑驳的血色则沉进了心底。

  

  这些事,默苍离从不曾对杏花君提起过。

  但日复一日,相处渐久,杏花君却无师自通地开始明白。

  

  ——当然,此时此刻的杏花君还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他很会懂得如何驱散开始变得凝重的气氛。

  “天气转凉了,”他说,“今晚我们吃羊肉汤锅吧!”

  默苍离无声地笑了一笑:“好。”

  

  待秋去冬至,冬尽春来,杏花君如愿以偿地吃到了新鲜的杏花。

  默苍离尝了一口他熬的杏花粥,鲜香嫩滑,唇齿留芳。

  “这院子里栽的杏花不错,”冥医神采飞扬地说,“等杏子熟了滋味一定不错!”

  

  但他们没能等到杏子熟透。

  枝上刚刚挂果、青杏尚小的时候,西剑流自东瀛而来,意欲染指中原。

  待这座临海小城也被动乱殃及,默苍离说:“我们该走了。”

  “咦?”杏花君分外不解,“你能去平定羽国内乱,不打算管一管中原的动荡吗?”

  默苍离道:“时机未到。”

  “怎么样才算时机到了?”

  默苍离摇头未言。

  杏花君觉得,或许默苍离自己也并不清楚,什么样的时机才算是时机。

  毕竟,他并非无所不能,更多时候,也还是一个普通人。

  

  只是离开宅院的时候,杏花君回头看了一眼累累青杏,深觉遗憾。

  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来吃一次杏子。

  他在心里决定。

  

  END.

  

  *这篇写得很随意,看起来有点没头没尾……跟后面的一篇《酩酊》会对应起来。

  其实两篇都源自同一个梗——“忽遇芳时频酩酊,却寻醉处重徘徊。杏花结子春深后,谁解多情又独来。”

  这首诗简直把我戳得不要不要的……

  *杏花,好吃!

        *收在CP18的本子《人间何处》里面,摊位号B21-22

  

  

  

  

  

  

 


评论(5)
热度(32)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