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大圣归来][1599]猴儿酒

*之前收在《花果山同居日常》里面的短篇。混个更……最近产出持续低下【x】


  ——“齐天大圣孙悟空,千杯不倒,不说醉话。”

  

  依猴哥本意,是立志要在后辈面前端出威严稳重的样子来的。

  不过一壶猴儿酒把他的底细卖了个干净。

  

  猴儿酒是大圣特意酿的,采百果置于树洞,得纯酿三瓢。

  大圣原本是好意,想这猴儿酒难得一见,风味绝妙,用来庆贺前辈入住自己的花果山再好不过。

  然而,他错估了猴哥的酒量。

  大闹天宫时,大圣曾将蟠桃宴里仙酿琼浆连吃带拿,洗劫一空,虽醉后惹出些事端,却不曾迷糊了神识。大圣以己度猴,误以为猴哥酒量与他不分伯仲,也是个海量,故而劝酒时尤甚卖力。

  

  酒是好酒,醇而不烈,后劲绵长。猴哥乐滋滋地满饮而下一杯又一杯,对识趣的后辈分外满意,大着舌头起劲儿夸他:“好老弟,不想你还有这般手艺!你孙爷爷我……不对,你猴哥我当年在天宫里喝的御酒也不外如是!”

  大圣洋洋自得:“那是!我齐天大圣酿的酒,岂非凡品可比。想学?”

  “不学不学,”猴哥把手一挥,“老弟你会,就是我会!想喝……找你就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

  大圣忽而心底一动。

  “一家人”……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他说起这个词。心里忽而有莫名难言的滋味涌上来。

  他孙悟空天生地长,石头缝里蹦出来,无父无母无亲无故,自然没有什么家人。花果山上的猴群尊他为王、凌霄殿下的仙神视他如妖、五行山边的小和尚呆老猪大白龙土地公以他作友。生来至今五百余载,尚无哪个与他家人相称,同喜同悲,亲密如一人。

  他说不清这是怎样一种感受,只觉得想要一直抓住它带来的片刻安宁与振奋。

  或许不会再有人比猴哥更合适做他的家人。孙悟空生而桀骜,不服管束,却也畏惧真正的孤独。

  

  猴哥端着酒杯看见自己新承认的小弟不住发呆,忍不住曲起胳膊肘捅了捅他:“喂喂,想什么愣愣怔怔的?咱们喝酒!”

  大圣恍然回神,举杯与他碰了个响儿,转转眼珠,道:“光喝酒有甚意思?不如我们行个令,有赏有罚才有趣。”

  “老弟你怎么也学起那等穷酸来,”猴哥打了个酒嗝,嗤之以鼻,“你又不是不晓得,咱们弟兄读书认字没问题,提到作诗行令……嘿!一个头两个大!”

  “不是那个,”大圣也就是觑准他醉意醺然好糊弄,才能浑水摸鱼,“我这酒令简单,我问你答,答得上你喝一杯,答不上我干一杯如何?”

  猴哥敲着脑门想了一想,对自己的见识广博极富信心,觉得实在难以有什么能将他问倒。如此一来,这不多的佳酿尽数要归他——这买卖做得!

  一口答应之余,又深觉自己收的老弟有点缺心眼儿,这样跟人行酒令可不吃亏,日后还得好生调教。

  

  大圣看他强作清醒状,心内一阵好笑。 初识时这猴子端着前辈高人的风范,脸上似糊了一层假面,而今酒醉露出真性情来,却让他有种其实自己才更年长的错觉。

  这样挺好,大圣想。他的经历是猴哥稍作打听就能知晓全部的,然而对于来得莫名也不知何时归去的猴哥,大圣对他的经历过往,全然一无所知。

  这不太公平。于是大圣心安理得地套起了一只醉猴的话。

  

  “你叫什么?”

  “孙悟空!”

  果然是孙悟空啊……大圣笑了笑,继续问:“为什么想到我这边来?”

  “三界之内太无聊了,”猴哥答得毫不犹疑,“这边更新鲜好玩,跟我知道的很多事都不大一样。还有个老弟等着我教导呢!”

  大圣有点沾沾自得,觉得自己在猴哥心目里肯定十分重要,至少比那边的一整个三界都还有趣好玩。然而猴哥接着说:“你看,等俺老孙把这个老弟教出来了,什么脏活累活苦活都能丢给他,让他天天找乐子给我玩,不听话……不听话就打他屁股!”

  这是养老弟吗!这是养下属加宠物啊,大圣十分受伤,决定换一个话题:“在那边有没有过喜欢的猴?”

  “有!”

  大圣惊讶加警惕:“是谁?!”

  猴哥答得理直气壮:“我自己呀!”

  ……冷静、冷静,大圣对自己说,跟一只醉猴不必计较太多。他反省了一下,认为是自己问话的方式不对,应该更直白易懂才行:“猴哥,喜欢在这边玩不?”

  “喜欢!”

  “喜欢我酿的猴儿酒?”

  “喜欢!”

  “喜欢……我?”

  “喜欢呀!”

  拐弯抹角许久,终于得到想要的回答,大圣心满意足,趁着猴哥醉得不知东南西北的时候,拿自己的尾巴勾了勾他的,权作拉勾,小声回应道:“说定了,不反悔啊。”

  

  大圣酿猴儿酒时,东奔西跑“取”了无数仙果,猴哥酒意上头,大醉不醒,沉酣入眠许多日。

  大圣倒不担心他出什么事,只听小白龙信誓旦旦对他说,酒醉之人,啊不对,酒醉之猴说的话待得清醒之后大多都不记得了。于是有点忧心忡忡,感觉自己这是要被渣的节奏。

  

  百日之后,猴哥终于酒醒,精神抖擞爬起来,看见大圣便笑嘻嘻地跟他勾肩搭背:“老弟,你这酒酿得甚好甚好,什么时候咱们再痛饮几杯?”

  ……这绝对是酒后忘事的样子啊!

  大圣顶着一张明显失意的脸,无精打采地答应:“哦好。”

  “老弟,愁什么呢?”

  大圣瞅一眼他,问:“你说,这醉话,究竟信不信得?”

  猴哥哈哈而笑,却不答话,只拿其他事来岔开。待把大圣一张愁苦的脸观赏够了,才终于大发慈悲,旧话重提:“老弟,猴哥我再教你个乖。”

  “什么?”

  猴哥眨眨眼,笑得狡黠无比:“俺齐天大圣孙悟空,酒量是千杯不倒。”

  大圣似未听懂,一脸茫然。

  “……从不说醉话。”

  

  唉,有个把真心话听成醉后胡言的老弟,真是够心累的。猴哥甜蜜地烦恼着,以后果然还是必须再好好调教调教呀。

  想灌醉算计你猴哥,还是再修炼五百年再说吧。

  

  END.

 


评论(7)
热度(58)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