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闲花(一)

  闲花

 

  *是“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系列的第四篇,相对独立,不看前文也没有关系。

 

  ——云中雁回岂是故人托。

 

  (一)

 

  今年冬天,江南之地下了一场大雪。

  雪最大的时候曾在地上积了寸许深,几乎能淹没脚背,藏剑山庄的屋檐上全是融融一片白,叶琦菲跑到廊下团了个雪球,举起来朝着叶凡示意:“五叔!是雪哦!”

  叶凡回过头来,伸手稳稳接过迎面而来的雪团,微一扬眉,朝她飞了个大大的白眼:“这么大了,还是淘气。”

  叶凡和唐小婉结缘的经过,整个藏剑山庄就没有不知道的。叶琦菲小时候听叶炜讲到这件事,还特别疑惑过:“五叔干嘛要去天山呢?剑冢里不是就有冬寒谷吗?里面全是雪呀!“

  “呃……”叶炜默然无言地拍了拍女儿的头,“你五叔他,大概,小时候脑子不太灵光吧。”

  叶琦菲此刻想起小时候那个问题,不由又笑了起来:“怎么样五叔,江南的雪也不比天山的差吧?“

  “那可说不好。”叶凡心知她在打趣什么,偏偏不想让她如愿,“天山的雪景壮阔瑰丽,冰雕玉砌傲骨皑皑,和江南之地很是不同,没法放在一起比较。”

  叶琦菲撇了撇嘴,伸手又是三个雪球砸过去,叶凡赶紧侧身躲过,转头朝着坐在不远处的叶炜告状:“三哥!管管你家菲菲啊!这么没大没小!”

  叶炜悠悠闲闲靠在廊柱边,不为所动:“我可管不了……谁让你自己一向纵着她?”

  事实也是如此,藏剑山庄里,能和叶琦菲一起玩闹的,大概也就只有叶凡一个了。

  在叶琦菲心里,父亲叶炜沉着可靠、二伯叶晖关怀细致、四叔叶蒙粗犷豪爽,小姑姑叶婧衣体弱多病,都是值得敬仰的长辈,却不能和她一起玩耍。只有生性开朗、素好玩乐的五叔叶凡,才是她可以追逐打闹的玩伴。

  至于大伯……她回身看向临窗独立的叶英,藏剑庄主双眼闭阖、神色淡淡,安安静静地听着他们说笑玩闹,眉目间落满温柔。

  他站在那里,似一柄无锋古剑,护庇着整个藏剑山庄。

  对叶琦菲而言,大伯叶英一直是一个需要仰望的存在,也是一个令人心安的存在。仿佛只要有他在,世间就没有任何事需要畏惧。

  但是……叶琦菲或许偶尔还能和自己的父亲、或者几位叔伯开点小玩笑,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打扰叶英的安静。

  虽然叶英对她一向温和、几乎有求必应,然而叶琦菲总是觉得,这位最为年长的伯父与其他的亲人都不相同,她走不进叶英观花悟剑的世界里,也很少有人能走进那个世界。

  那是一个似在红尘之外又犹在红尘之中的天地,离她很远,难以跨越。

 

  叶英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注视,微微将头侧了过来,朝着叶琦菲露出一点笑意。

  叶琦菲简直猝不及防,连迎面而来的雪球都忘记闪躲,被叶凡砸出的回礼糊了满头满脸。

  叶琦菲:“……五叔你这是趁人之危!”

  ”小丫头,这可是你的不对了,”叶凡兀自得意,“小小年纪,怎么能沉迷在大哥的美色之中呢?“

  叶琦菲:“……”

  叶英:“……”

  围观的叶家众人:“……”

  叶英特别想知道,自家五弟这种瞎说大实话的特质,是不是也承袭自他师父,那个远别千里、久未相见的人。

 

  如今已是腊月,就快过年了。叶氏兄妹平日里都有各自的事情,往往奔波在外、天南海北,临近年关的时候倒是纷纷准时赶回了藏剑山庄。

  这些年里,叶炜父女早已相聚、叶凡刚刚成婚、叶婧衣身体康复,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团圆美好。因此叶晖打定主意要把今年的年关过得热热闹闹,正带着一众藏剑弟子准备年货、备置牲礼、剪红纸挂灯笼,忙得不亦乐乎。

  叶琦菲还没来得及再去团雪球,叶凡就已经被叶晖叫去帮忙了,同样被叫走的还有叶炜叶蒙和卫栖梧。临走之前叶晖让人抬过来好几大箱的账簿,拍着她的肩膀语重心长:“菲菲啊,二伯知道你在经商一道上天赋出众,这些各地交上来的账本就交给你帮忙过目了。”

  叶琦菲:”……二伯我以为你是最疼我的原来我错了。“

  还好叶婧衣和唐小婉留了下来,也能帮着她归一归总账。三个人围坐在桌案边忙碌,一不留神就忽略了旁边坐不住的卫琉璃,小姑娘不耐烦听她们讨论账目的事情,抓着一把糕点蹬蹬蹬地跑到天泽楼的另一头,找上了这间大堂里唯一一个看上去清闲自在的人。

  “舅舅!”她抓住叶英的袖摆仰起头,“我们也去打雪仗吧!”

  叶英微微一怔,而后抬手摸了摸她的头:“你还小,玩雪容易着凉。”

  “才不会!爹娘有教我练武,我身体可好了!”卫琉璃不依不饶地摇了摇他的袖摆,“去嘛去嘛。”

  叶英略一哑然,面上浮出一丝为难。

  他对后辈素来温和,颇为爱护,不过他生性淡然,从来没法像叶凡那样与小孩子玩成一团。五弟、小妹和叶琦菲等人小的时候虽然顽皮,却都知道他的性格,没有像这样来闹过他。卫琉璃年纪尚小,又不是在藏剑山庄长大,并不知晓叶英的性格为人,所以才会想要过来拉着他去玩。

  “我……”叶英犹豫片刻,终于想到了折中的办法,俯身将卫琉璃抱起来,温声道,“这样吧,看舅舅给你变个戏法?”

  卫琉璃兴奋点头:“好呀!”

  叶英将手伸出窗外,向上平摊。昨夜的大雪早已停歇,如今有太阳从云层之后照耀而下,带来一丝短暂的暖意。有风自叶英身侧拂衣而起,轻柔回旋,吹过屋檐、吹过栏杆、吹过海棠树的枝干,将重重积雪卷到半空之中,映着苍白而稀薄的日光,晶莹璀璨。

  纷扬的雪片在风的吹拂下各自聚拢,逐渐开出了漫天白雪砌成的梅花。

  “哎呀好漂亮!”卫琉璃看得目不转睛,从叶英怀里探出去半个身子,试图抓一朵空中的花,“舅舅你真是太厉害啦!”

  叶英收回手,微微一笑,他目光放远,似乎将一片空茫、其实并不曾有的视线,落到了千山万水之外、未可知的某一处地方:“我也是……跟别人学来的罢了。”

 

  正在招呼着藏剑弟子打扫祠堂的叶凡忽然回头,看向不远之处的天泽楼,颇有深意地一挑眉梢:“……凝雪功?”

 

  ——TBC——

 

  *本来说趁着七夕来个一发完结的短篇的……结果写了一千字开头才写到叶英我就知道我又是爆字到死的命了【x】慢慢来吧,肯定会更完的,不会太长。

  *所以七夕快乐呀大家!

  *题记出自基友给我安利的一首写陈寅恪先生的歌叫《晚来芳》,真的超棒啊!!!

 

 

 

 

 


评论(10)
热度(154)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