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剑三][王遗风x叶英]闲花(二)

龟速更新中,前文链接在此


  (二)


  千万里山水迢迢之外的恶人谷,也在筹备着过年的事宜。

  整个烈风集里难得地不再煞气腾腾、满目荒凉,被灯笼红结、窗纸对联装饰得透着几分热闹团圆的喜气。

  王遗风向来是不怎么管这些琐碎事务的,以往都是陶寒亭在打理,里里外外忙得团团转。然而今次王遗风忽然心血来潮,觉得徒弟既然长大了也该历练历练,遂把莫雨塞到雪魔堂,对陶寒亭道,今年谷里的大小事务,皆可交付给莫雨去办了。

  正包袱款款预备远行的莫雨,忽然感受到了一股不祥之兆……


  莫雨是没准备要留在恶人谷过年的,他已经和人约好要回去稻香村看一看,留在那里过个年……纵然时隔多年人事两非,当年的小村落早已历经摧折、面目全非,然而那个绿水青山之间的所在是一切美好回忆的源头,总是令人惦念的。

  然后在他动身成行之前,就被王遗风逮住拎到了雪魔堂。

  “有言道有事弟子服其劳,”王遗风悠悠然一笑,“为师在这些事上帮不上什么忙,交给你来,也是一样的。”

  “谷主有心,我就不客气了。”陶寒亭正好忙得分身乏术,连忙上前一步,拍拍莫雨的肩膀,”正好长乐坊的人给咱们送了年货过来。莫雨你辛苦点,去找几个弟兄先把那批猪给杀了,把香肠腊肉什么的熏上。“

  忽然之间沦为杀猪匠的莫雨:”……“

  莫雨觉得,是时候和师父做一下深入的交流了。


  于是他在晚些时候,熟门熟路地翻上了烈风集的最高处。

  王遗风坐在窗户边,闲闲逗弄着一只翎羽青苍的鹰,似乎对莫雨的到来早有预料,连眼角的一点余光都不曾分给他:“鬼鬼祟祟的,说吧,有什么事?”

  “喂喂,你挖了个大坑给我跳,反倒问我?“莫雨没好气地在他对面坐下。

  王遗风眉角微扬:“年纪不大,气性倒不小,连师父都不叫了?”

  “少扯闲话。”莫雨敲了敲桌子,“我最迟半个月之后就要走,你得放行。”

  王遗风笑了笑:“天要下雨,徒弟要走,都是拦不住的。我不放行,莫非你就不走了?”他伸手抚过苍鹰羽翼,仿佛在同它说话,“你说是不是?”

  那只鹰竟然低低鸣叫了一声,颇有附和之意。

  莫雨一时无语:“那你今天整这一出又是什么意思?”

  王遗风却不作答,只拍了拍苍鹰的头顶,那只鹰低头蹭了蹭他掌心,展翅飞出窗外,长唳一声没入云里。莫雨抬首看去,依稀能看到鹰腿上绑着一枚竹制的信筒。

  于是瞬间福灵心至,开口道:“我和毛毛约好在枫华谷见面,之后过洛道下扬州,再去稻香村里过年。”

  他着重把字音咬在了“扬州”两个字上,王遗风闻弦歌而知雅意,含笑点头:“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徒弟,果真深得吾心啊。”

  莫雨已经完全不想说话了。


  总之时隔半月,恶人谷里年味日渐浓重,莫雨已经打理好了行装。王遗风养的那只鹰早前几日飞了回来,脚腕上绑着的竹筒似乎换了一个大些的,不知道里面又装了什么。

  临行之前,王遗风把他叫了过去,递给他一个密封得严严实实的小坛子。

  莫雨拿着打量一番,格外好奇:“这是什么?酒?”

  他举起来摇了摇,觉得声音不太像,又换了个猜测:“谷里做的酱肉?“

  “不可说。”王遗风高深莫测地一拂袖,亲手把那个小坛子妥当地打包进了莫雨的行礼里。

  莫雨也没一定要寻根究底,闻言耸了耸肩不再追问。正好王遗风又递了一张给纸过来,他低头看见上面写着两个地址,微觉疑惑:“这个是?”

  而后忽然又想起早些年,自己去巴陵县时,王遗风也曾有过类似的举动,不由猜到了几分:“……别告诉我你在枫华谷和稻香村也都买过房子。”

  王遗风略略颔首:“知我者,弟子也。”

  莫雨简直油然而生起一种打土豪分房产的心情:“……你以前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不可说啊不可说。”王遗风轻声一笑,“行了,别忘记途径扬州的时候,去见一见你那位久别多年的师兄。

  到底是要自己去见师兄,还是见别的什么人,莫雨完全心知肚明。然而他没有戳破这点师徒之间心照不宣的小默契,难得听话地应声:“放心。”

  王遗风点点头,又补了一句:“哦,听说你师嫂已经有孕……看看你师兄连儿子都快有了,你居然还是形单影只……啧。”

  “师父,我跟毛毛这样天各一方,难道不是跟你学的吗?”

  王遗风:“……”

  王遗风忽然觉得,徒弟的嘴炮功力好像见涨……遂挥袖赶人:“趁着天气好,昆仑山这些日子不会起风雪,赶紧去吧。”

  莫雨正在把行礼挂上马鞍,闻言却沉默了一瞬。他忽然收起了方才的嬉笑之态,端正了神色折返回来,在王遗风面前恭恭敬敬地屈膝下拜。

  “年节降至,弟子提前敬贺恩师正旦。”他说,“多年以来,师父教诲之恩铭刻于心,万言不足谢。”

  多谢你昔年在紫源山巅出手相助;多谢你昔年陪我稻香村里救了许多性命;多谢你教我红尘心法和凝雪功,令我不至陷入癫狂;多谢你带我分辨善恶之道黑白之途,纵然满手血腥,亦不曾忘却初心;更多谢你,不以正邪分阵营,纵容我暗藏于心的一己私情。

  如师如父,不外如是。


  王遗风看着莫雨在身前三叩首,眼神复杂,似乎开口欲言,最终却化作一声带笑的轻叹。

  “起来吧,”他扶起莫雨,道,“你长大了,想做什么,便放手去吧。”

  莫雨用力点头。

  他不再多言,起身上马,提缰远去。王遗风站在三生路上,展目望着他带起黄尘滚滚,如滚滚红尘席卷过身,良久之后,只摇头一笑:”臭小子。“


  腊月初八,藏剑山庄里飘荡着腊八粥甜香的时候,有两位访客上门。

  “我是你们五庄主的师弟。”声名在外的恶人谷少主看着眼含惊惧的迎客弟子,言简意赅,“上门来送年礼。”


  ——TBC——


  *嗯……下一章就见面了。叶凡的“有妻有子人生赢家”BUFF给王遗风造成了会心一击【x

  *大唐第一房地产CEO·我是能一个人建立长乐坊的男子·房产遍天下·王遗风使用了“金钱数额来源不明的千金一掷”,对莫雨造成了会心一击【x


评论(25)
热度(125)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嗜睡。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
漫画脚本约稿请私信。

微博:http://weibo.com/sucangyun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