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古剑奇谭二][温留X清和]八骏图

  唔,时间线大概是在西王母把清和跟温留救了之后。

  

  

                                      、 ——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


  

  王驭八龙之骏,其名赤骥、盗骊、白义、逾轮、山子、渠黄、华骝、绿耳。

  清和缓缓展开手里绘卷,古老的绢帛上八匹骏马扬蹄嘶鸣,活灵活现,笔力迥劲。

  “是八骏图。”

  他见识不凡,只一眼已认出此物。

  温留尾巴一扫,毫不上心:“不就一张破画,也值得稀奇!”

  清和收起绘卷,顺手敲上了他的额头:“无礼。”

  

  他将绘卷双手奉还,微微摇首:“西王母上仙所托之事,并非在下不愿尽力,而是……”道士悠悠叹一口气,神色遗憾,“周穆王只怕早已不在人世。”

  西王母端坐殿上,周身仙气缭绕,雍容华贵,眼眸里微微有些失望:“果真如此?”

  “果真如此。”清和轻声缓言,“世间朝代更替已有数轮,周穆王是距今千余年之人,怕是……连坟冢也难以寻找。上仙于我二人有救命之恩,在下不敢欺瞒。”

  凡人寿数何其有限,不过转瞬百年。即便有西王母赠与的灵丹仙药,终究也无法违逆天数。

  “嘿嘿,老婆子,谁耐烦扯谎哄你?”温留咧开大嘴,笑得幸灾乐祸,“你那男人连骨灰都化没啦!”

  西王母闻言眉头一凛,似有怒色,还未发作,清和已然拂尘轻扫,将一道法诀封住温留口舌,使得他无法再开口说话。

  “血契初成,此妖尚有些不服管教。”清和微微一笑,欠身行礼,“在下日后一定好生训诫,上仙地位尊贵,不必与此等妖兽置气。”

  温留恼怒地一甩头,挣扎着发出“呜呜”的低吼。

  然而他之前伤势未曾复原,又刚刚与清和签下血契,精血受损严重,修为不足,竟然一时之间驱不散这个小法术。

  “小子倒会说话。”

  西王母怒气暂缓,手里抚着那张八骏图,眼底透着些寂寥。她寿数无尽,从万古洪荒至今,不知已经历多少事态起落,虽然心内有些伤悲,却终归不再念念不舍。

  “罢了,你们且去吧。替我寻着穆王葬处,将这幅图烧给他,就算是偿还了你两个欠我恩情。”

  她信手轻挥,一朵祥云托着绘卷,凭空落下。

  清和接过,将之纳入袖中:“必不负所托。”

  西王母点点头,再一扬手,浓重的云雾乍然间围拢过来,将一人一妖卷入。云开雾散时,已然将两人送出了昆仑墟里的宫殿。

  

  温留在此时终于挣开了禁言之术。

  “道士臭不要脸!”乘黄憋了一肚子火,破口大骂,“竟敢大言不惭说要管教老子?”

  清和此时已有些摸清了他的脾性,丝毫不以为意:“莫非,你更愿意让西王母管教?”

  “呸,死老婆子也配!”温留骂完,转了转眼珠,心下忽然敞亮,“嘿嘿,道士你还会玩阳奉阴违?”

  “什么阳奉什么阴违?”清和淡然一笑,八风不动,“我确实要将你带回太华山看管,哪里有不尽不实之语?”

  “奸诈!”温留眯缝起双眼,神情不屑。

  

  昆仑墟外围设有结界,无法御风飞行,两个人慢慢地从山道上往下走。

  温留嗤笑道:“西王母那老太婆真蠢,周穆王不来找她,她自己就不会去看看?若是老子……”

  他忽然顿住,抬起爪子挠挠下巴。清和闻言,似是听见个笑话,哈哈一笑:“你么?你先讨上个媳妇再说。”

  温留一时被堵得直瞪眼,搜肠刮肚找不到句能反驳的,只好把头一昂,尾巴大力拍在地上:“老子要你管!”

  “山人可不想管。”清和顺势接话,“悉随尊便。”

  温留又是一噎。

  

  一时出了昆仑墟的结界。清和正要拈诀御风,温留却大摇大摆过来,施舍般地往他跟前一趴:“你上来。”

  妖兽往往性格高傲,很少向他人俯身低头。清和见状略感诧异,奇道:“为何?”

  温留支吾两声,见清和仍站在原地,不由又暴躁了:“老子嫌你脚程慢,上来!”

  清和慢悠悠道:“你背上刺太多,不好坐。”

  温留暴跳起来,双眼圆瞪:”臭道士!你不识好歹!你不识抬举!你……!”

  他正骂得起劲,清和摇摇头,似是无可奈何,道一声“盛情难却”,伸手拽住他尾巴尖儿,翻身跃起,在他尾巴前头、背上倒刺较少的地方,安然坐好。

  温留忿忿然地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心想你这道士真是不识货,老子堂堂乘黄妖兽,多少人求着让我载一次也求不来呢。

  

  他跃上虚空,双足踏风,急速奔行。口中说道:“道士,你欠我一个情。”

  “你幼时我救你性命,如今你救我性命。两相抵过,互不相欠,哪里又欠下你的情了?”清和反问。

  温留“嘿嘿”笑两声:“老子分了寿数给你,臭道士是想赖账?”

  古有乘黄,其状如狐,其背上有角,乘之寿二千岁。

  清和自然心知肚明,闻言只问:“你想如何?”

  温留脱口而出:“替老子找个媳妇!”

  清和一怔,继而哈哈大笑,笑完点头:“好罢,山人尽力而为。”

  “不许敷衍!必须找!”

  “好好好,一定找。”

  “找不到,老子让你自己赔!”

  “哎呀,山人这是上了贼船,不妙不妙,大大不妙。”

  “臭道士你反悔试试?”

  

  反悔也不怕。温留在内心盘算着,这道士如今能活上两千岁,老子天天在他跟前看着,还怕他食言?

  西王母和周穆王那种蠢蛋,若赶得上我温留一星半点儿,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后来,清和带着血契灵兽游历山河,寻幽访古,当真寻见了周穆王的墓。

  他依照前言,将绘卷烧在主墓室里。

  离开之后,温留趁他不查,悄悄折返回墓室里,一口丹火吐出来,却将周穆王的棺椁烧成了灰,随手捡个陪葬的坛子装了,一路带去昆仑墟。

  “据说世间有个谢红娘的习俗。”温留把周穆王的骨灰坛送到西王母手头,说,“老子没什么好送的,你情郎都在这儿了,拿去!”

  好在西王母没有斥责他鲁莽无礼,反倒感兴趣起来:“谢红娘?你娶亲了,与我有关?”

  

  温留嘿声一笑,高深莫测地抬起爪子在嘴巴上比划了个叉,摇头摆尾地回去太华山了。

  

  END.

  

  *好徒儿给我的新年短信开头第一句就是“王驭八龙之骏”……顿时就让我有了这个梗!新年种下了护短真人和大狗子,希望明年可以收获更多哇呜!


评论(2)
热度(38)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