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笙

[全职高手][喻黄喻无差]光阴一掷·06

  (六)

  

  然而,尚未在训练营里一鸣惊人的喻文州,此时还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将来,对于自己的未来仍旧充满不确定。

  

  他今天在公共训练室里也待到了很晚。没有上自己牧师的账号,而是新买了一张账号卡,创建了一个术士的角色。

  既然想要尝试改变……总该付诸于行动。

  

  喻文州没有急于练级,而是慢慢地从最低级的技能开始,摸索起了术士的玩法。他的长处既然是战术和整体布局,对于荣耀的二十四个职业也有相当的熟悉程度。只是,如果要专精地选一门来作为以后的职业,之前的熟悉程度,肯定还远远不够。

  而越是深入了解,越是觉得,术士这个职业,或许真的是最适合自己的。喻文州的决心又坚定了几分,斗志忽然之间就被点燃了。

  他一专注起来就有点忘记时间,直到训练营里的楼管大叔来招呼说要关门了,喻文州才猛然回神,站起来拔账号卡关电脑,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他家住得倒是离这里不远,不过这么晚回去……喻文州想到老妈的念叨,小声叹气:“惨了。”

  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训练室里另一处角落,也有人正推开椅子关上电脑站起来,发出长长的哀嚎:“惨了惨了惨了惨了惨了!”

  喻文州转头看过去,有点眼熟,想了一会儿,不大确定地问:“你是……黄少天?”

  他只见过黄少天几次,依稀记得黄少天的样子,加上那极度印象深刻的一句话重复三遍以上的说话风格……

  “谁叫我谁叫我谁叫我?”黄少天闻声抬头,看见了训练室里唯二的活人喻文州,“你是?”

  毕竟今天刚认识,虽然语音里聊了这么久,真正听到声音还是不怎么反应得过来。

  喻文州笑着朝他点点头:“喻文州。”

  “居然是你啊!在训练室发奋用功这么刻苦吗值得敬佩!”黄少天只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弯腰低头,两只手都在兜里翻找着什么,还往桌上地上看了几眼,一脸痛苦。

  喻文州走过来,帮他挪开椅子腾出空地:“在找东西?”

  “钥匙不见了……我明明记得带出门了!”黄少天郁闷地抓头发,“不知道掉在哪里了真神奇,不会是我其实忘记带了?惨惨惨惨惨!”

  “家里的钥匙?你是一个人住?”喻文州有些奇怪。

  像他们这种,来参加训练营的未成年中学生,一般都会优先选择家附近的城市里的战队,因为家长大多不会放心让小孩子一个人长时间出远门。

  黄少天耸耸肩:“我不是G市人。老爸老妈……哎,其实不让我来训练营,说打游戏耽误学习。不过魏老大说我打荣耀那是大有前途我也觉得我绝对是大有前途,就先斩后奏跑到战队这边来了!”

  “……你父母会很担心啊!”喻文州惊讶。

  “嘿,我过来之后给他们打了电话。反正都这样了,还能抓我回去?”黄少天把手一摊,“我就是想打荣耀不想上学我老爸老妈有点被气到暂时断了给我的生活费……所以我就住在魏老大家了!”

  现在联盟起步初期,职业选手的身价还不像后日那样昂贵。走这条路,在家长眼里绝对是极其严重的离经叛道、不务正业。黄少天在上学的时候就经常往网吧跑,现在突然对家里说以后要以打游戏为生,这对于他的父母来说,第一反应就是孩子被网上的狐朋狗友骗了。何况,老魏混混出身的气场,实在是……说他不像个人拐子都没人信啊。

  黄少天目前还只是个训练营里的学员,没有和战队正式签约,自然没有什么钱拿。不过他的魏老大很够意思,当时胸脯一拍说我认你当干儿子吧我养你!黄少天没大没小地笑着说养我准奏干儿子免谈。

  ——黄少天的语速那多快啊,噼里啪啦倒豆子一样就把前因后果交代了干净。他目前住在魏琛家,近段时间战队暑期休假,魏琛也趁空回了趟老家,这几天,黄少天就一个人住。

  一个人住却忘带钥匙的黄少天泪流满面,喻文州看着他抓狂,稍稍迟疑了一下,开口:“不介意的话,去我家住几天?就在这附近,不太远。”

  黄少天眼前一亮:“哎哎哎?可以吗!我不介意啊我怎么会介意!只是你爸妈不介意吗会介意的吧……”

  喻文州好险没被一堆介意不介意绕昏头,笑了一下:“没事,我家里……挺开明的。”

  否则他也没法自己来报名参加训练营了。

  “不过我家地方比较小……”喻文州语带歉意,“你可能要么睡沙发,要么只能和我挤一间。”

  “嘿,小看我了吧?”黄少天亲亲热热地凑过来,手一抬揽住喻文州肩膀,“我可是在网吧里边熬过夜火车站上睡过觉的男人!走吧走吧,救苦救难普渡众生的喻同学!”

  

  喻文州的家离训练营大概半个小时的车程。两人出门后刚好赶上最后一班公交车,到家的时候已经将近午夜。屋子里还亮着灯,喻文州开门让黄少天进去,黄少天刚刚迈进了一条腿,就听见有个年轻的女声夸张地喊了一声:“哎哟我的心肝,怎么现在才回来?!”

  黄少天整个人都震惊了,触电一样缩回脚。喻文州在他身后忍着笑说:“没事,那是我妈。”

  “文州?”喻文州的妈妈迎过来,正好看见退回去的黄少天,“呀,带客人回来啦?”

  大概是保养得当的缘故,喻妈妈并不显老,也难怪黄少天误会。

  “阿姨好阿姨好,”黄少天阳光灿烂地上前打招呼。因为他爱说话,向来特别有长辈缘,这一优势在面对喻妈妈的时候也没有例外,只几句话的功夫就跟她聊得火热。喻妈妈听说了他的经历,顿时就爱心泛滥起来。

  “唉,怎么弄到这么晚?肯定饿了吧?来来来,锅里热着宵夜,吃了再去休息。”喻妈妈拉着黄少天往厨房走,把原本给喻文州留的炒饭拨了一大半给他,“年轻人正是该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多吃点。”

  “哎哟好香我的口水已经迫不及待地流了出来真是要羡慕起某人的口福!阿姨您真贴心还煮了夜宵我已经听见了肚子打鼓的音儿!”黄少天赞叹着把另外半盘子炒饭递给喻文州,顺带挤了挤眼睛,后者悄悄冲他比了个大拇指。

  喻妈妈边笑边朝喻文州说:“你看少天,多活泼。”又对着黄少天半真半假地抱怨,“我们文州什么都不错,偏偏年纪小小的,太老成了,不像个孩子该有的样子。”

  无辜躺枪的喻文州带着一身“别人家的孩子”debuff,努力埋头吃炒饭,默然无语向苍天。

  

  喻文州家里住着一家三口和爷爷奶奶,只空着间杂物房里有张客床。不过客房没有空调,G市的夏天炎热难捱,没有空调简直不能活,黄少天在“睡客厅的沙发”和“跟喻文州挤一挤”之间,连一秒钟的时间也没有犹豫,直接选择了喻文州。

  “我睡相好像有点不好。”两个人洗漱的时候,黄少天非常诚实地事先交代,“睡沙发担心会掉下来,要是挤着你了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喻文州正用毛巾擦着脸,声音有点发闷,“我卧室床大,不挤。你敞开了睡。”

  “那就好那就好!”黄少天猛点头。

  

  到了睡觉的时候黄少天果然毫无顾忌地敞开来睡,结果不太习惯跟人同挤一张床的喻文州,很悲惨地失眠了。

  

  他闭着眼睛,从第一只索克萨尔数到了第一百八十七只索克萨尔,仍旧没有半点睡意。正准备改成数夜雨声烦的时候,一旁的黄少天用胳膊肘轻轻捣了他一下:“还醒着?睡不着啊?我挤着你了?”

  “嗯。”喻文州下意识答应了一声,接着醒过神来赶紧否认,“啊不是,你睡。不用管我。”

  “啧啧啧,聪明机智的我是那么好骗的吗?”黄少天往他这边凑了凑,“睡不着跟我讲一声呗我陪你聊天不就好了吗~”

  “唔……”喻文州稍微想象了三秒钟和他聊天的后果,委婉地拒绝了,“还是不要耽搁你睡觉比较好吧。明天的训练任务还挺重。”

  “说得好像你明天不训练……哎对了,说到训练,今天下午和晚上我可都没有看见你的牧师号上线,真去改行术士了?选拔就在暑期结束的时候看着时间还多其实很紧张的你有把握吗一定要通过啊!”

  喻文州摇摇头。

  “喂喂喂你摇头是什么意思是没改行练术士啊还是没把握啊还是不想告诉我啊?”

  喻文州继续摇头。

  “咦这次摇头又是啥意思是说我之前猜得不对还是说也不想告诉我?”

  “不想告诉你。”这次喻文州答得很快。

  “混账啊这像话吗皇天在上后土在下天地良心,我对你的关怀简直可昭日月可泣鬼神你居然不想跟我说话……虽然大家都不想跟我说话但是你怎么能抛弃自己的战友!来,现在快告诉我一下有没有决定练术士了!”

  片刻的静寂之后,喻文州斩钉截铁地说:“我现在有睡意了……”

  幸好黄少天还记得他找喻文州聊天的初衷是为了某人的失眠,闻言失望地“哦”了一声,不情不愿地闭上了眼睛,和嘴巴。

  

  又过了很久,黄少天已经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了的时候,听见喻文州在离他很近的地方,用非常低非常轻的声音,大概是自言自语地,在说话给自己听:“其实,你们不用都太担心暑期结束的选拔啊……荣耀这条路,我会走得很长久。”

  他其实只是在鼓励着自己而已,还不曾料到,若干年后,凭着几乎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有多少下滑的垫底手速,和随着经验增长会更加深厚的战术素养,喻文州真的成为了荣耀职业圈子里在役时间最长的选手。

  黄少天听见了这句话,却仿佛被这样轻缓的语调蛊惑着同化了一般,没有贸贸然地开口乍呼,而是几乎屏息静气地转过头去,对着把半边脸都埋在薄被里的喻文州小声问:“你还醒着啊?”

  喻文州没想到居然被他听见了,莫名其妙地脸上微微一烫,觉得有点难言的尴尬。心思几转,最后严肃正经地小小声回答:“我已经睡着了。”

  “哦………………啊???!!!”

  

  总之,这一晚喻文州到底有没有真的睡着,黄少天不得而知。

  他只知道,很神奇地,自己后半夜也失眠了。


    ——TBC——


    *据说没谈恋爱就同居进程有点太快……【揍


评论(3)
热度(43)

惯用ID苏迟or不许睡过头。
称呼随意。
是个写手。懒,经常消失。
基三/金光/全职/古剑2/霹雳/大圣归来/琅琊榜/中土/漫威/EC 进行时。
cp杂食,真的杂食。
lofter不社交,约稿请私信。

微博:@苏迟不许睡过头

© 白夜笙 | Powered by LOFTER